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厄獸來襲(1)

卡蕾忒的寢宮,內室——

蛇群們爭先向著目標卡蕾忒猛撲過來,一條條、一隊隊,顏色各異,形態百出,很快就順著她那直立的身子爬滿她的全身。

遠遠看去,卡蕾忒披著白紗長裙的身體已經完全被這座“蛇山”湮滅,而這些體溫冰涼,泛著腥臭味道的柔軟軀體還在相互擠壓中來回滾爬,密密匝匝的狀態好不惡心。

卡蕾忒就埋在這群冷血生物之中,全身被他們冰冷的鱗狀肌膚凍得直打哆嗦。她感覺它們并沒有用毒牙撕咬她的皮膚,而是順著毛孔鉆進她的體內,否則又哪里來得這般蝕骨的冰寒?

這種體驗就好像是失足落水一般,被越來越重的寒氣包裹住整個身體,她無法掙扎,漸漸地越來越趨近于窒息……

卡蕾忒在蛇群中艾艾掙扎,暗暗叮囑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

絕不能就此罷休!必須想辦法突圍出去。倘若就這樣不明就里的死去,那肚子里的孩子也會白白地枉送了性命!

卡蕾忒下定決心,開始凝神聚氣,心中默念:

“冰雷…”

一道又一道的金光如威力強勢的圣劍,突然從眾多盤繞蜿蜒的蛇身縫隙中冒出來,頃刻之間舉空直射。

“動——”

卡蕾忒以意念下達終極指示后,這些犀利的光頓時絞為了一股勢力,接著迸裂開來。

“嘎”——

伴隨著一聲劇烈的震響,卡蕾忒的整間寢宮都在一片炸開的金光顫巍巍的晃了幾晃。

蛇群消失了!

確切說來,它們是在剛才的震響中被炸得四散紛飛,眨眼又被那神力源所幻化的金光燎成了滾滾的濃煙。此刻,這座宮殿沒有一處不充滿著焦糊惡臭的味道。

“到底是誰?好大的膽子!快給我速速現身——”

卡蕾忒在滾滾焦煙中緊咬牙關一刻,才將胃里那股倒騰不止的波浪咽下去。隨后,她邊左右扭頭,警惕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對手,邊對著騰騰煙霧張嘴斷喝一聲。

不多時,果然有陣陣妖冶的笑聲自宮殿的大門外向著內室里飄零進來:

“呵呵呵呵……卡蕾忒使者,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的還難應付得多啊……”

是女人——?

卡蕾忒心里想,她完全可以從對方那過于尖細的嗓音來判斷來者肯是個女性。

那些碎蛇幻化的黑煙從地磚的縫隙間滲了出來,條條道道的騰空亂躥飛舞,很快就在卡蕾忒的面前形成一個女人的形態。

卡蕾忒大氣不敢深喘一下,兩只明藍水眸紋絲不動地盯緊了眼前正在發生的狀況,右手下意識用力握了握長劍的劍柄。

眼前是副凹凸有致的形體,暗色無華的皮膚,土綠色的鱗甲護胸、三角褲以及短靴,裝扮倒是熱辣性感。

“剛才得罪了,卡蕾忒使者。”

來者同樣盯著卡蕾忒,姿色平凡的容顏上展出幾許邪魅的笑容。她微微晃頭,甩一甩灰白色的齊耳短發。

“你是……什么怪物?”

卡蕾忒舉起劍向她點指過去。

很明顯,剛才那些以蛇群為攻擊的巧妙幻術就是她搞出來的,而且從她周身釋放出的氣息判斷,面前這怪異的女性絕對不是人類,但也絕非神祗。

“我可不是什么怪物!”

對方鄙夷地對卡蕾忒

笑笑,眉色一挑,得意說道:

“我并不是什么怪物,更不是無用的平庸人類。確切講,我自遠古時代誕生,原本就沒什么固定形態。只是時運轉向,或者受苦主的意識驅遣時,才會遁形各種理想的形態出來,擾亂乾坤,或者將好運轉化成霉運。因此,我被你們稱之為……‘厄’!”

女人一口氣解釋完,一對緊盯卡蕾忒的紅瞳放出兩點殺戮的兇光。那種猩紅的色彩極是扎眼,紅得仿佛就快要滴出鮮血來。

“你就是……‘厄’?”卡蕾忒惶然,表情開始顯出幾絲慌亂。

所謂的‘厄’就是指厄運, 是存在于自然界的無形的存在,一種由生命體的負面情緒積聚而生出的晦氣。無論人或是神祗,只要被它纏上,就會有不幸、苦難,就算交了好運最終也會變成霉運。人類常說“倒大霉、倒大霉”,就是指被厄運纏身的意思。

卡蕾忒沒想到自己身為一名提坦神祗竟然也有孤陋寡聞的時候。她只聽過“厄運”之說,卻不知這厄運也會衍變成形,還堂而皇之地站在此地和自己對話。

厄看著卡蕾忒繼續冷笑著:

“今日我受苦主托付,顯出真身與使者相見,使者便可叫我做……‘厄獸’!”

“厄”不行?還非要“獸”?

卡蕾忒懵然,心說這怪物哪里來得那么多的講究。明明變作人形,還非要人家稱她為“獸”!

無論如何,別是這東西故意框我,然后借我精神分散之際突然偷襲我。再怎么,我絕對不能繼續聽她在這胡說八道。

心中正在狐疑揣測,只見對面的厄兩腳一提,兩個腳尖飄飄然離開了地面,接著身體“呼”的仿若一股輕煙飄到卡蕾忒的身側。

不好了——

卡蕾忒以為自己真讓當了,匆匆揮劍去砍。寶刃如電,直直的貫穿了厄,將她綿軟的身體扯為兩半。可那浮在空中的兩片身軀依舊那樣蕩悠悠的,在卡蕾忒驚得怔直的眼前浮擺著,繼續發出嘲笑不羈的聲音:

“啊哈哈哈哈,卡蕾忒使者,沒用的!你乖乖服從命運就好,接受我為你降下的厄運吧!”

話音才落,突見厄的身形潰然崩盤,再次化為無數道的黑煙,打著疾疾的旋轉從各個方向朝卡蕾忒攻擊過來。

卡蕾忒慌忙擎劍當空,以無限神力源發出反擊。

圣光萬丈,以卡蕾忒為中心四向迸注勢如驚鴻,“噼里啪啦”好一陣摩擦吞噬聲響過后,無數黑氣俱被神力源的圣光驅散。

再尋厄,已然沒了蹤影。

卡蕾忒心頭一緊,雖說她對取勝有些迫不及待,但也不敢掉以輕心。

她正警惕著,腳下的地面隱隱有了些異動,繼而“乓”的一聲噴響,強有力的破力從卡蕾忒的腳下頂出。巨大的爆發力將她的身體連同碎裂的石磚一同甩到高空。

卡蕾忒的脊背重重撞到寢宮的天花后,又被彈落下來,狠狠甩到堅硬冰冷的地面上。

“啊!”

卡蕾忒疼痛無比,忍不住放聲大叫。

然而很快,她就止了叫聲,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她用兩只手緊張地捂住肚子,生怕剛才那劇烈的動靜影響到肚子里面的胎兒。

可惡的厄,居然如此狠毒!

卡蕾忒盯著一塊塊正方的地磚深深咬了牙。此刻她明白了,這怪物興許也是沖著

她孕育的孩子而來的——

腳下忽然一陣緊縮感,卡蕾忒不由低頭看去,自己的兩只腳踝已經被兩條黑糊糊粘稠稠的東西緊緊纏住。

她心里一涼,才想起手中的佩劍早在剛才自己被丟到空中時脫手了。

再去拾劍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的全身正在向高處升去。

怎么會這樣?

卡蕾忒驚奇,定睛向下方瞧去,地面上不知何時竟然趴著一只怪獸,體型碩大,全身都被褐色堅硬的鱗甲覆蓋,四條伸長的脖子上分別長了四個像龍不是龍,似蛇又并非是蛇的大腦袋。

卡蕾忒的兩個腳踝正是被這怪獸的兩個臨近的長脖繞住,與它正在直起的身子一同升高。也正是這時,卡蕾忒才能看清楚,這怪獸居然生了四條鷹腿,卻沒有長尾巴。

“啊!可惡——”

卡蕾忒也顧不得想著厄那家伙到哪里去了,她被緊緊兩腿纏住動彈不得,便用力蹬了蹬腳,見怪獸還沒有松開她的意思,自己又不能脫身,不由得氣急敗壞。

卡蕾忒看看地面,自己的長劍就在一處角落里。她果斷地揮臂向下,那掉落的長劍立刻感受到主人的召喚,“嗦”的兀自飛離了地面,頃刻間回到卡蕾忒的右掌中。

卡蕾忒隨即舉劍,對準她右腳踝上緊裹著的怪物脖子猛掃一下。

說也奇怪,這記攻擊還未觸犯目標,這怪獸的全身就在卡蕾忒的眼前霧化,化作數不清的極其細小的黑色顆粒狀。

當刃氣從這些正在活躍不止的顆粒間橫向虐過時,它們便隨著犀利的氣焰分散,爾后又似被某種磁力吸附著,從四面八方重新聚在一塊,繼而完全實體化了。

什么——

卡蕾忒當即慌亂不已。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長得這般奇形怪狀不說,身體還能在虛實之間隨意轉還,貌似武器直取對它還不起作用。假如不清楚它的底細,就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弱點啊……

卡蕾忒想著,全身已泌出一層汗珠。雖說從剛才一直熱戰到了現在,可此刻這些汗滴的溫度卻是極冰冷的。

卡蕾忒干脆心里一橫,接著打!總會摸出些規律來吧——

她翻動手腕,準備用長劍再補上一擊。也幾乎在同一時刻,從這怪獸的后背上又躥出兩道黑影,剎那繞住了卡蕾忒的一對手臂。

“當啷”——

用來進攻的長劍再次向下掉去。

遭了——

卡蕾忒心房猛顫不止。

這次,她的手腳都被這不知名的異形獸用長脖子綁住,呈“大”字形被舉在了空中。

再向那怪獸看,只見它頻頻前腿撐地,兩只后腿頻頻踢踏地面。黑色背鬃間,剩余的兩條細長脖子搖搖晃晃,兩個大獸頭顫顫點點,使人望了立時膈應難耐。

“哦呵呵呵,卡蕾忒使者,傳聞你的實力并不差,如今一番交手下來,您可不是我的對手了吧!”

尖銳刺耳的笑聲,正是從那對搖擺不定的獸頭的口中一同發出的。它們再將靈活的長頸挺了挺,兩個頭的高度便和空中的卡蕾忒保持一致了。

卡蕾忒又怎會認不出這個獨特的女聲,這不正是剛剛和她面對面說過話的……“厄”嗎?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