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一章 舊夢情深(男主魔君來了,求)

奧林帕斯,山腳鄰湖邊,卡蕾忒的寢宮——

整個下午,全宮上下的男女侍從們都在鴉雀無聲中忙忙碌碌地做事。他們都已經得知了女主人在中午外出時受了天后及糾紛女神的羞辱,因而每個人除了忙活自己手里的事外都不說話,更不敢相互交頭接耳,或者將任何的喜怒哀樂表情流露在臉上。而在這樣壓抑、苦悶的環境中,卡蕾忒的內心更加悲傖。

入夜,卡蕾忒終于撐不住了,昏昏合上了眼睛。

四周很緊,靜得使人聽不到那些昔日里細微的風動和夜下的蟲鳴。

卡蕾忒閉著雙目感受著這種特殊的寧靜。意識還在,可她又感覺有些模糊,好像是在似睡非睡之間游離不定。

迷蒙中,她感覺到有一股溫暖卻也無比熟悉的氣息,輕輕地透過了曼紗的圍帳,慢慢靠近到了她的床前。

不……不會……怎么可能——

卡蕾忒急匆匆地睜開了兩眼,果然看到了他,那個久違了的清朗身影,此時此刻正坐在她的床邊,攜著深沉的微笑。

“……德莫斯……”卡蕾忒對著那副絕俊而又是許久不見的容顏顫聲呼喚著。

緊張時,一呼一吸喘得已然沒了規律。抑制不住的,始終都是那滾熱的淚水,泛著思念的味道奪眶而出。

“天啊……德莫斯,是你嗎?真的是你嗎……天啊……”

她下意識地捂住張大的嘴巴,不想讓難聽的嗚咽聲輕易釋放出來。

她沒忘記眼中的男人早已逝去多時,可是此時此刻正與她四目相對著的,究竟是感傷的夢境,還是虛妄的幻像?

但是,無論現實也好,幻境也罷,只要能夠像這般再次與他相見,她都會感覺異常欣慰和滿足。

“對不起,卡蕾忒,我來晚了,讓你吃了這許多的苦……”

德莫斯的一雙漆黑夜眸溫柔地凝著卡蕾忒,張口閉口之間,聲音依舊如從前那樣富有十足的磁性。

單臂一展,他將她撈進臂彎。

“德莫斯!”

卡蕾忒撲進他的懷中,想著中午遭遇的種種,她泣不成聲:

“別離開我……求你別再離開我,德莫斯……”

德莫斯摟住她,在她耳邊柔聲勸慰道:

“卡蕾忒,你已經長大了,就要做媽媽了。保護好自己,保護好我們的女兒,這是你的責任,也是你必須擔負的使命。我相信你,就算是自己一個人也會做的很優秀。”

“不!我不要!”

卡蕾忒在德莫斯的胸前拼命搖頭,啜泣著:

“沒有你不行……德莫斯,我需要你!沒有你的陪伴我走不下去……我真的沒有力氣走下去了……”

德莫斯將她擁得更緊,語氣更加堅定,也更加決然:

“我就在你的身邊,從未離開!在你的體內,傳承有黑暗之神的血液,我們自始至終都是在一起的。卡蕾忒,記住,不管什么時候,我都會留在你的身邊護佑你,護佑我們的孩子。你從來都不孤單,也不是獨自戰斗!”

“可是……可是

……”

德莫斯輕輕托起卡蕾忒的臉頰,頭漸漸低下去,向她的面頰越挨越近……

他的手掌飽含著暖暖的體熱,他的每寸指腹的肌膚都是那么儒軟而柔和。

沒錯,是你!德莫斯,真的是你,你回來了……

卡蕾忒感覺到此刻的德莫斯正真實的存在著,內心開始激動不已。

順從地垂下眼睫,她反手抱緊他,和他吻得密不可分……

當卡蕾忒再次睜眼時,卻看到德莫斯已經背對了她,直直地立在帷帳外面。

“卡蕾忒,快!快去保護我們的孩子!”

他像是在催促她,聲音聽上去異常焦急。

“不,別走!別離開我!德莫斯——”

卡蕾忒頓時驚惶失措,邊大聲叫邊伸手向著他的背影抓過去——

——

“德莫斯——”

卡蕾忒大叫著從夢中驚醒,習慣性一個魚挺想要從床上坐起來。

可這次很奇特,無論她怎么使力,身體卻不像是她自己的,始終都無法動彈自如。

在她四周,空氣的壓強變得詭異無常,壓強越發加重,使得她氣悶難耐,呼吸愈來愈疾。

借著火燭的光亮,卡蕾忒看到在她視線的正前方正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曲曲彎彎的盤成個圓盤壓在她的身上。

“啊——”

卡蕾忒驚叫一聲,本能地察覺到危機。

帷帳里,她視野的的上空,更有兩盞金黃的冷光飄飄忽忽的,好似一對奇異的圓形燈籠。就在她的尖叫的同時,那對冷光驟然增亮了不少,在夜的映襯下也更顯突兀。

卡蕾忒迅速聚起神力源,對準面前那團模糊的黑影發出一記攻擊。

伴隨一陣刺耳不息的嘶鳴,那團迷般的黑影頃刻間從她身上散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身體能動了。

“來人——”

卡蕾忒對帷幔外大聲喊,意欲招來守夜的下人們捉住這可惡的行刺者。

她在這一刻居然渾身膽起,利索地翻身伸出手臂,抄起枕邊的配劍憤然劈開合攏的紗帳。

懷孕以來她變得警惕了不少,入睡時都習慣在右手的枕邊放置一把防身的長劍,以應對突發的不測,不想這銳利的武器居然在今天便派上了用場!

嗆人的血腥氣味撲鼻而來,卡蕾忒剛剛立身在帷幔外面,就被這種味道醺得連連作嘔。

定睛看去,她頓覺觸目驚心。

帳外,男男女女的侍從東倒西歪,俱是倒在一片血泊中沒了生命跡象。在他們的身邊盤踞著無數條蛇,或是在粘稠的血漿中悠閑地曲身前行,或是從滑著繩索般靈活的身軀,在一具具尸體間爬上爬下。

卡蕾忒怔怔看著腳下這地獄般的景象頭腦中盲白一片,她不敢再看凝滯在他們臉上那些形色駭人的表情,不敢想象剛才自己沉浸在睡夢中時這些人和這群蛇進行過怎樣慘烈的戰斗,更不敢想像這間內室的外面到底還有多少死去的仆人。

就在卡蕾忒從帷帳里出來的那刻,這隊兇

惡的蛇迅速挺直了柔軟的身軀,將頭扭向了卡蕾忒,再也一動不動,似乎正在靜待某種命令,一雙雙冷厲非常的蛇眼全都聚焦在她的身上。

卡蕾忒手持長劍站在地上也是紋絲不動。目前,她不清楚這群蛇下一步的動作,從外表看去,她不能確定它們到底是不是些普通的蛇,因而自己不敢輕易露出什么破綻。

“嗖嗖、嗖嗖”……

無數蛇信進進出出,來來回回抖動的聲音機械而麻木,充斥在卡蕾忒的耳邊,也充斥在夜色中的古老神殿內,尤顯奇詭而陰森。

對立中,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得慢極了,卡蕾忒終于定不住了,決意先發制人。

就在她舉劍的同一時刻,兩對直立的蛇突然撲身過來向卡蕾忒這面直取而來。張到極限的蛇嘴中里完全看得到一對鋒利的牙齒,于空氣的摩擦間閃著瘆人的白光。

卡蕾忒奮起揮劍,對準進犯者就是一個斜十字劈,漆夜中登時劃過兩道寒冷的利閃,將四條惡蛇首尾分家。

“噗楞、噗楞”——

切斷的肉條先后掉落在地,卻在轉瞬之間化為一股股的黑煙,就在卡蕾忒沒有完全看清的空當里,如數被她腳下的大理石地磚吸收,似乎沿著那些磚縫全部鉆到了地底下。

這……這是什么東西?難道是錯覺——

卡蕾忒愕然卻也不敢大意,又有兩對蛇接踵而來,從四面包抄襲擊她的小腿。卡蕾忒火起,垂劍鋒向地面猛刺,一口氣間便滅了三條。它們同樣變為飛煙,濃濃的遮蔽了卡蕾忒的視線。

也就是揪住這個時機,有一條蛇已經攀上她的左腳,再一扭身,光溜溜的身體順勢在她左腿上纏了好幾圈。接著蛇頭一挺,這厲害的角色張嘴就往她的腹部咬去。

卡蕾忒當即嚇出一身冷汗,橫劍疾疾一抹,利刃便把蛇頭割了去。

全過程只發生在眨眼的瞬間。

卡蕾忒在此時終于明白了,這些奇異的蛇分明就是沖她肚子里的孩子來的。如果剛才那口咬在她的肚皮上,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地上的蛇紛紛包抄過來,將卡蕾忒圍在當中。挺挺柔軟的身子,它們張大大嘴向她撲去,無數蛇牙在黑夜中閃爍出凜寒的星光。

卡蕾忒神色肅然,倒豎了兩眉頻頻舞動護身的長劍,直舞出火樹銀花,星星點點,在晦暗的夜色中格外的刺眼。

利刃頻頻撕裂空氣,不斷刺穿割破逼近的身體,“呼呼、撲撲”的悶響不絕于耳。冷森森的白刃光芒裹著黑濛濛的飛煙,如滿天撲碩的籠網,將卡蕾忒的身形淹沒當中。

揮劍多時,卡蕾忒并未感覺到蛇的數量有所減少,盡管它們身破之后化成的煙越來越濃,可憑借對方的氣息,她完全能感覺到它們的數量正在增多。

這宮殿里,到底來了多少條蛇?

剛一分神,卡蕾忒只覺右腕重重一疼,似乎被什么東西狠狠撞了一下骨頭錯位那般,手上唯一可用作防御的劍完全脫落了……

美麗女主即將放大招,敬請期待《厄運來襲》《魔姬臨世》!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