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章 亭前受辱(2)

涼亭里——

“艾莉斯,你想對付我就沖我來,我的下人沒礙到你,別拿她們出氣!”

卡蕾忒根本無法直起脊梁,看不見的力量左右著她,令她只能弓背像個羅鍋那般狼狽。

無奈,她只得仰頭鐵著臉向仇敵一句話甩了去。她知道自己剛才摔那一跤分明就是被糾紛女神用法術暗算了。

艾莉斯往前幾步,近距離的對視之中,她饒有興趣地注視著大汗淋~漓的卡蕾忒,發出驕傲而滿足的冷笑。

“怎么?生氣了嗎?我就是故意和你過不去,故意拿你的人出氣?!你能怎樣?當初人界,我身為‘審判者’卻被你這個傲慢的丫頭打敗。那時我就說過,有朝一日這仇定會加倍追討回來!你可能做夢都沒想到會有今天吧?自己就像條衰爛的母狗那樣趴在我的腳下,任我蹂~躪!”

“……”

卡蕾忒干咬了牙,很多反擊的話頂上喉嚨可愣是憋在口中,輕易不能吐出來,只因為自己腹中有了個羸弱的小生命,而自己太想保全還未出世的她了!

緩慢垂了頭,卡蕾忒再也不言語。

耳邊是赫拉母女的譏笑聲和侍女們的抽泣,可她已然無能為力再做什么。

面對強惡時無奈的低頭與服從,也許正是生存的殘酷本質吧——

“天后,我愿替卡蕾忒承擔冒犯之罪!”

卡摩德到來得很是及時。

就在赫拉母女停止肆意的狂笑之時,他已經在卡蕾忒身邊止了步,彎屈左膝跪倒,虔誠地向上首的兩位女神下拜:

“請兩位女神高抬貴手,不要再為難她了吧!”

“咝……”

艾莉斯吸入一口涼氣,爾后順舌尖將它如數吞進她的咽腔。她沒好氣地看了看陪卡蕾忒一起下跪的卡摩德,面色大為不滿。

“卡摩德……卡摩德,你一邊去!”

艾莉斯擋在赫拉的視線前方,壓低聲音對他甩甩頭,示意他別插手這事。

平日里她最看不慣卡摩德對他那個妹妹明里袒暗里護的。如今可好,他竟然當著自己母親的面偏為她求情,這種行為不僅是與天后作對,更是在打她糾紛女神的臉啊!

艾莉斯惱恨地暗想。

可卡摩德此刻的表現卻更像是沒有聽到艾莉斯說的話,俊挺的面容帶著點點不屑的淺笑,自顧自繼續向上請求道:

“人類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兩位女神圣體高貴,受萬世臣民敬仰膜拜,又怎會單單缺得如今這一跪呢!”

赫拉聽后將眼珠轉了兩轉,彎唇歹笑著看看卡摩德,又轉臉望望女兒艾莉斯,隨后沒有即刻說些什么。

那個急躁的女神祗到底還是自己親生的女兒啊,怎么也要留幾分面子給她吧!

“哎,算了……”

赫拉慵懶地扭扭腰,裝出無聊的樣子嘆了口氣,接著將目光降低,瞄準了還保持跪拜姿勢的卡蕾忒,對艾莉斯吩咐:

“今天就到這兒吧,放了她。”

話畢的瞬間,卡蕾忒果然感覺到自己身體上的重壓感消失了,她好似一塊軟泥,輕飄飄地匍匐在地上。

“小姐,小姐……”

侍女們哭叫著上前,卻被卡摩德搶先一步,伸手將她護到胸前。立時,他的這個舉動就招來糾紛女神艾莉斯翻眼狠剮過來去。

赫拉也是不滿,哼道:

“奧林帕斯究竟刮的什么風?當媽的未婚先孕懷了個孽種回來也就算了,不想孽種女兒長大了又懷了了個孽種回來,還沒出世就連父親都沒有啊……還真是人類的話,‘上梁不正下梁歪’……”

卡蕾忒愕然舉頭望向正座位置的祝福女神赫拉,美麗的雙眼中滿含羞憤的淚水。

她知道赫拉正在指桑罵槐,將自己和自己的母親海洋女神忒提斯一并謾罵了。

“天后您多慮了,卡蕾忒所懷的孩子絕不可能沒有父親……”

卡摩德倒是一臉從容與不亢,緊接赫拉的惡毒言辭之后正色回擊道:

“從今天開始,我便是這孩子的父親!”

“你說什么!你瘋了卡摩德,你……”

艾莉斯氣得繃不住勁,開始喋喋喊叫。

卡摩德淡然起身,也不理睬艾莉斯,而是在赫拉怔怔無言的敵視中拉起卡蕾忒,大步走出了荊花涼亭。

……

“謝謝你。”

一脫離赫拉母女的視線,卡蕾忒便停住腳步,迅速甩開卡摩德的手,冷冷對他道了句謝。

無論如何,剛才若不是他現身得及時,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要被那對賊母女折磨到何時。

“剛才你也看到了,她們找個把柄就恨不得把你往死里弄,我可以救你一回兩回,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我剛才那番話都是認真的,我確實不介意做你肚里孩子的父親。”

卡摩德說完,在卡蕾忒無波無瀾的臉上靜靜盯了兩秒,俊臉上泛起一絲狡猾的笑意。

對現在的卡蕾忒講話根本不必再拐彎抹角,卡摩德想。如今,她已被太多太復雜的壓強之力逼進了一個死胡同,急需一根救命稻草,因而任何拐彎抹角的話都是多余,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在這時雪中送炭!

“我告訴你,卡摩德……”

卡蕾忒的面色越來越沉,語鋒愈加尖銳:

“無論何時,孩子的父親永遠只有一個,他就是黑暗之神,德莫斯……”

卡蕾忒憤然甩頭離去,兩個掌司侍女小心翼翼跟隨左右,一同揚長而去。

卡摩德看著她那決然的背影慢慢收起笑容,陰陰低聲自語:

“隨你——”

——

“你說!你是認真的嗎!你要娶卡蕾忒?你快給我說清楚……”

卡摩德的寢宮里,糾紛女神艾莉斯雙手叉腰,圍在卡摩德身邊轉個不停,對他撒潑般大嚷大叫,吵鬧不休。

卡摩德坐在椅子上低頭不語,手中反復把玩著一把鑲寶匕首,對艾莉絲的叫囂充耳不聞。

“你聾了嗎卡摩德?你來真的是嗎?回答我——”艾莉斯又將嗓音抬高八度,終于使卡摩德抬了眼皮。

面對焦躁不安的艾莉絲,他的神態傲嬌:

“當然是認真的!你應該知道吧,娶卡蕾忒為妻可是我一直以來的夙愿!”

“你……”艾莉斯臉色一紅,隨后強行壓制著火氣:

“你傻呀,她懷上了別的男人的孩子,你就那么甘心娶個二手貨……”

“那又如何!”

卡摩德憤然打斷了艾莉斯的話,“蹭”地從椅上站起來:

“若不是這個孩子,我還真沒辦法逼她就范。要說,我還真該感謝這

沒出世的孩子呢!”

卡摩德說完,目光重新投回到掌間的匕首上。在他那犀利的眼眸中正倒映出一點精寒的亮光,從他手中那枚刃器的鋒刃上迅速的貫過。

“那我們怎么辦……我是說我們……”

艾莉斯有些不知所措的問。她仗著是天后嫡出的身份,向來在奧林帕斯里橫行霸道、對卡摩德頤指氣使慣了,怎可能想到他也有忤逆她的那天!

“斷了吧!”

卡摩德沉著臉,對艾莉斯答得斬釘截鐵。

“什么?”

艾莉斯瞪大了眼,震驚幾秒后才反應過來,不覺“呵呵”地冷笑出聲:

“卡摩德,我看你真是翅膀硬了啊……你不想想,當初你妹妹在人界和人類勾搭做的那點事,倘若不是我幫你們遮掩疏通,你怎會如此幸運,回了圣山不但沒像柏修那樣獲罪,反而順利升了職?如今你可算出息了,羽翼剛滿就想著過河拆橋……”

“女神您不是也我身上得到等價的索取了嗎?”

卡摩德毫不客氣地唇齒相譏,隨后對艾莉斯邪肆一笑:

“如果還不夠,我們現在可以再來一次!這次過后,我們就不要再交往了。從今以后,我只想一心一意去愛卡蕾忒!”

艾莉斯被噎得直直脖子,表情干澀地對昔日的情郎點點頭,不甘地說道:

“你可真是好樣的!行,行!卡摩德,但愿你別高興得太早。不要忘了,我是全神之神與天后所生的女兒,我能夠抬起你,也一樣可以把你拉下去!”

狠狠說完,艾莉斯頭也不回地離開卡摩德的宮殿。

默然目送糾紛女神憤憤離去,卡摩德揚揚嘴唇,不出聲地邪笑起來,心里暗暗打起自己的如意算盤:

根本不需要擔心,找個機會請宙斯賜婚,先把卡蕾忒娶到手。等她肚里的孩子一出生,我就立馬宰了她!這樣不僅幫助大神除去暗族最后的心患,還可如愿把卡蕾忒搞到手,還真是兩全其美的好事呢!

……

卡蕾忒一口氣回到寢宮里,一下子坐在床上就再沒多余的力氣動彈了,腦中反復回想著剛才自己在荊花涼亭中無端受辱的往事。

自己剛回奧林帕斯不久就被查出懷了德莫斯的孩子,然后赫拉母女的下馬威接踵而至。卡摩德表面上袒護出手,及時替自己解了圍,可暗地里卻只是為他自己那點心思算計,無非是要自己同意和他的婚事。

卡蕾忒躺在軟床上輾轉難寧,煩躁不堪。她感覺自己竟如此的孤立無援,太多事都身不由己。

卡蕾忒忘不了黑暗神殿那時德莫斯與她最后的相望,他推開她時的決絕,他鼓勵她活下去時的釋然。她更忘不了赫拉母女那肆意無度的嘲笑與謾罵。幾種不同的表情在她眼前交替映現,使她眉頭緊蹙,傷心地落下了眼淚。

如果德莫斯還在的話……她假想著,心情更為惆悵。

是啊,已經沒有“如果”了,她沒辦法自欺欺人……

他終究已經不在了,如一縷清風飄離了她的世界。再怎樣,她都要如他期盼的那般,堅強的活下去……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兩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男頻東方玄幻《道主天地》!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