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亭前受辱(1)

寢宮里見面后,柏修雙眼望定卡蕾忒,金眸中洋溢著激昂不已的光輝。

“這不算什么……”

他說話的時候情緒甚為激動,忍不住拉了她的兩手,顫聲著道:

“你……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體!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不用擔心,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想盡辦法保護你,還有……你腹中的孩子!”

“嗯!我知道……我知道……謝謝……”

卡蕾忒很感激,使勁對柏修點著頭,眼圈開始發熱,她急忙低下頭,看著自己依舊平坦的小腹,內心感慨萬千:

德莫斯的親骨肉,就算再苦再難我也會生下她。只有她在,暗族的希望就在,我與德莫離的愛也就有了寄托和延續……

“卡摩德過來向你求婚了,是嗎?”

柏修這時候問卡蕾忒。

“什么——”

月神阿爾提彌斯本來正在和侍女們收拾帶過來的眾多禮物,聽到柏修的問話忙扔了手里的事沖過來,不滿的追問:

“他來向你求婚?這時候?那小子又湊什么熱鬧!”

柏修沉思幾秒,篤定道:

“依我看,就卡蕾忒你目前的處境而言,卡摩德此時的求婚并非沒有一點可利用之處。只是他的性格陰狠歹毒,心里究竟在盤算些什么……”

“你讀不出來嗎,柏修?”阿爾提彌斯表情很緊張的問。

柏修搖搖頭,遺憾地答她: “抱歉,剛才那點工夫,我還無法看得出來……”

卡蕾忒聽后,微笑著開釋他們兩個:

“沒關系,我自己會小心的,也不會輕易答應卡摩德。你們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顧自己,照顧好肚子里的小寶寶!”

“嗯……加油,卡蕾忒!”

阿爾提彌斯本想撲過去給卡蕾忒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是又怕那個大動作會影響到她的有孕之身,于是動作極小心的攬住她,在她后背上輕輕拍拍以示鼓勵。

卡蕾忒展開手臂反而將月神抱得很緊,接著很有感觸的看看柏修,稍顯疲乏的臉上終于綻出燦爛的笑容。

這一刻的她并不感覺到孤獨無依,因為就在她最需要關懷和體貼的時候,她至關重要的朋友們就在她的身旁。

卡蕾忒欣慰不已的想,這樣的自己,有朋友陪伴、在需要的時刻就會得到關心的自己,難道還不算是最幸福的嗎?

……

接下來的日子卡蕾忒過得比較清閑。

因是孕初,愛神維納斯特許卡蕾忒休息一個月,不用再過去愛神神殿服侍她。盡管如此,卡蕾忒還是不忘神族禮數,每日晨起以后和傍晚時分,她都會依照舊例去愛神宮中請示問安。

這天午后,卡蕾忒不覺困倦,于是聽了宮里歲數大點的掌司侍女的建議在圣山的花園里散步,據她們說這不僅可以打發無聊時間,更對孕期的身體十分有益。

卡蕾忒安靜地走在午后暖而不燥的日光下,那抹斜斜打在光亮卵石地面上的纖長身影清凜而單薄,看起來好像缺少了幾絲勃勃的生機。

這段時日里,她除了沉浸在孕育新生命的驚喜之外,更多還有一種因前途未知而產生的忐忑、迷茫的心情中。

她內心清楚得很,大神宙斯處心積慮,費盡周折剛剛剿了暗族,偏偏這個時候自己又懷上德莫斯的孩子,那么宙斯絕對會牢

牢盯住這個未出生的孩子。

再看圣山的其他神祗,除了維納斯女神念及著主仆情分,雅典娜女神顧著德莫斯當日以死相托的情面,對她身子上下打點、照顧周全,還有月神阿爾提彌斯有事沒事總往她的寢宮里面跑外,其他神祗們早就習慣了“站隊”,對懷有暗族血脈的她避諱不及了。

卡蕾忒邊走邊微微嘆著氣,有感奧林帕斯那一汪死水般令她窒息的氛圍。雖然表面平靜如鏡,而水下卻暗藏了一股兇險已常的渦流,將她緊緊困在其中,根本無法脫身……

卡蕾忒邊走腦中邊思慮不停,她不得不為自己的今后早做打算。

一旦大神宙斯決意斬草除根的話,自己又該如何做才能保得住暗族最后的血脈?假如,可以逃離奧林帕斯,可以逃離宙斯的視線的話……

兩名上了年紀的掌司侍女緊緊跟隨在卡蕾忒的身后,目光寸步不離的盯在她的身上,因為太過緊張,一副全神凝注的表情看上去總顯得有些不自然。

如今她們的女主人剛剛有孕正是最要勁的時期,她們每每做事才要特為小心,謹慎,生怕任何不當就會影響到女主人和肚子里胎兒的的安危。

不知不覺,卡蕾忒一行已經逛完了半個園子。

前面是座圓頂子的白石涼亭,被簇簇荊花藤蔓從頂棚自上而下裹覆其間,依稀現出個囫圇相貌。

“小姐,您該過去休息一會了。”

一名侍女示意卡蕾忒,手指向不遠處的那間石亭。

“哦……好,我們過去歇歇。”

卡蕾忒點頭應準。

關于懷孕這項事她懂得不是很多,全憑自己貼身的老侍女們料理,因此她們怎么說,自己就怎么做。

她們剛剛走至亭下,亭子里面便傳來一陣嬉笑聲:

“哎呦呦,這是誰家的女神啊?艾莉斯,我們可要好好瞧瞧。”

卡蕾忒聽見不覺暗自咬牙。

自己還真是倒霉啊!沒想到在花園里閑逛歇腳都能遇到赫拉與艾莉斯這對母女。都怪這亭子被荊葉遮蔽得太嚴,亭洞里光線不足,才使自己雖距亭子不遠,卻沒能注意到亭子里坐著的一對冤家對頭。

“卡蕾忒,過來啊!”

糾紛女神艾莉斯帶著狡黠的笑意朝卡蕾忒這邊勾勾手指。

卡蕾忒知道此刻轉身走掉,已是不切實際的事了,于是忍住煩躁的情緒呼了口氣,邁腿步入石亭。

“兩位女神午安。”

卡蕾忒規矩地鞠躬,向端坐于亭子正中的赫拉母女行問安禮。她刻意將兩眼的視線放低,輕易不去看她們臉上的表情。

赫拉身穿一襲性感的羅蘭紫色綢緞長裙,側測身倚在了石桌的邊沿。看到卡蕾忒傾身禮拜,她懶懶散散翻個白眼,隨后晃晃身子,抬起一條腿疊在另一腿上。頓時,便有一段豐瑩白膩的誘人肌膚從那處大開叉的裙擺里突顯了出來。

赫拉單手托腮,挑睫瞄向其他處,戲謔笑道:

“呦,可真是快要晉封神位了,怎么連禮拜的規矩都不懂了?見了我,鞠鞠躬就完事了,是嗎?”

“卡蕾忒,祝福女神是大神唯一的妻子,貴為天后,你見到她難道不該雙膝及地,恭恭敬敬地叩頭跪拜嗎?”

艾莉斯當然明白她母親祝福女神的意思,緊接赫拉的話茬對卡蕾忒厲聲厲氣一句。

卡蕾忒身邊的掌司侍女們看出情形不太妙,女主人確實遇到麻煩了。誰都清楚圣山的法紀宮規,只有每逢大典,或是神位以下的侍從于正神的寢殿內參拜時,才可行正規跪禮。

今天這事,明擺就是赫拉母女想要有意刁難。

兩名掌司急忙對赫拉屈身下拜,那個年歲稍大的懇請:

“天后,請您有所擔待,我們小姐才有了身孕,行動不太方便。”

赫拉聽后不但不怒,反而“噗嗤”一聲笑了:

“懷孕怎么了?肚子里只是長了個肉包,又不是結上什么了不得的金疙瘩,怎么就嬌貴的不得了?想當年神代,我先后生下艾莉斯、阿拉斯和春夏秋冬四姐妹,挺著肚子那會兒還不是照樣打理全圣山上上下下的事,替大神排憂解難。”

“就是……”

艾莉斯在赫拉身邊得意地搖頭晃腦:

“那全因天后賢德淑慧,能干多勞。卡蕾忒,你可不要因為懷孕把自己頭腦懷糊涂了,竟不如自己的下人知曉禮數!她們都知道見天后跪拜,你作主子的卻不知道?如今天后讓你跪下,你就給我跪下——”

“啪”——

艾莉斯右拳狠狠砸到身前的石桌上。就在這拳落下的同時,卡蕾忒被猝不及防的重力襲擊,只覺兩個膝蓋一軟,全身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摜倒在地。

“唔……”

卡蕾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已經沉沉匍匐在地上了。那股禁錮之力還在挾制著她,她掙扎著想趴起來,可每動一下,她的皮肉和骨骼都會感受到說不出的疼痛。

“卡蕾忒小姐——”

兩個掌司侍女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驚叫著趕上來想要將女主人扶起來。她們驚惶地圍著女主人身前身后左看右看,唯恐剛才那劇烈的震動危及到她肚子里的胎兒。

可是無論她們兩個怎么拉拽攙扶,卡蕾忒的兩膝就好像牢牢長在了地上那般,怎么都無法站起來。

兩個掌司臉色更加煞白,聲音顫抖著問個不停:

“小姐……卡蕾忒小姐……您怎么了,不要緊吧……您說句話啊……”

赫拉此時調整了坐姿,端端正正坐在石椅上,將下首正在受罰的卡蕾忒的窘態盡收眼底。

艾莉斯見此情形更加囂張,一屁股從石椅上跳起來,點指著兩個手忙腳亂的侍女,劈頭蓋臉訓斥不迭:

“哎呀!你們兩個不懂事的下人,還要扶這賤人起來不成?天后還沒發話饒過她,你們誰敢擅自動她?誰敢?我看你們誰敢?”

似乎越說越恨,艾莉斯干脆繞過石桌走下來,轉到侍女們面前,甩手一陣脆響,賞了她們每人幾記耳光。

兩個掌司侍女實在委屈,不禁哭出聲來。可礙于圣山的森嚴法紀又不敢哭得太過隨意,只好斂著情緒抽抽噎噎,邊抽泣邊央求:

“求求你們,天后、糾紛女神,你們寬洪海量,念在我們小姐身子不便,就放過她這回吧,你們行行好吧——”

“艾莉絲!你……”

卡蕾忒被接二兩三的羞辱惹怒了,仰面瞪住糾紛女神,紅似火炭的臉上寫滿無盡的憤恨。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鬢發之間滾滾落下,打濕了涼亭的地面。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兩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男頻東方玄幻《帝醒山河》!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