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八章 被他逼婚

“她懷孕了……她懷孕了……她怎么可能懷孕——”

奧林帕斯,巍峨的宙斯神殿里,全神之神宙斯倚在雕紋瑰麗的金椅上,一只靠近角桌的臂肘支撐在桌面上,那只手則不斷揉捏著兩眉間褶皺突出的皮膚,嘴里無氣無力的念叨不停。顯然,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作為提坦神族的他也感覺一籌莫展。

“在人界我曾告誡她,與黑暗之神生活必須采取措施以絕后患!采取措施!采取措施!!卡蕾忒……你終是不肯聽我的話——”

突然,低訴話為一記如雷的咆哮,從宙斯口中迸出,與此同時,方桌上的鑲寶酒壺已被盛怒中的他隨手抄起狠狠甩了出去。

宙斯的大使者赫米斯立在一旁,緘口忍耐著宙斯的瘋狂。很多次他都抬起頭,微微張開嘴后又慢慢閉緊,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無疑充滿了無盡的擔憂與躊躇。

是的,卡蕾忒懷孕了。歷經千年,時光荏苒,這個在提坦神族剛剛覺醒不久后即將出世的第一個新生命,本該最值得擁有眾神的祝福。然而,事與愿違,只因為,這個小生命的父親是黑暗之神,那個才被遭滅族之災的神祗……

“大神……”待宙斯的情緒有所穩定,赫米斯才鼓足勇氣,邊小心的察言觀色,邊試探著對他道:

“其實,那不過就是個女胎……”

“女胎?”宙斯聽后迅速的抬頭看向赫米斯,極是在意的追問:“你沒搞錯?”

赫米斯用力點了點頭,肅然回答:

“請您相信我的預見能力……”

“這樣的話……”

宙斯迷眸扭轉視線,心中似乎已經有了打算。

“就算是女胎也絕不能掉以輕心!”

就在這時,赫米斯身后拋來一聲厲喝之聲。隨即,祝福赫拉以離弦之箭的勢頭猛沖到宙斯身邊,口中振振有詞:

“大神,您應該清楚卡蕾忒懷的那一胎無論是男是女,都是黑暗之神德莫斯的骨肉。如今暗族已滅,為了我們提坦的全面復興,絕不能讓異族的骨血存留于世!今天你的半點仁念,很可能為日后徒增禍患啊!”

“那只是個尚未出世的胎兒,她的母親卡蕾忒為了神族已經犧牲了太多了!大神——”

赫拉激烈的言辭使赫米斯忍無可忍,他反駁性的語氣對宙斯叫道,那拉長的尾音再不掩飾對祝福女神的極度不滿。不用她說明,他也清楚她在這個時候出現,究竟想要干什么。

“赫米斯你好大膽——”

赫拉勃然大怒,抬手指住下首位置的大使者,一雙美目兇光畢現,緊敵赫米斯不放。

吃里扒外的東西,可真是礙眼啊——

此時赫拉心想。

赫米斯不知該繼續說些什么,在和與赫拉對視時他的表情變得鄂錯不已。

靜了幾秒,他那僵化的神態才得以溶解。

“大神,天后……”赫米斯傾身,對上首的兩位神祗深深鞠躬,接著語氣憂傷的說:

“現在,除了這個孩子,卡蕾忒……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赫米斯你什么意思——”

赫拉截斷大使者的話,憤然怒吼道:“什么叫她什么都沒有了?你話里有話分明就是在暗示大神對暗族的余孽網開一面!大神,卡蕾忒所懷的胎兒分明就是孽種,我們可要盡早決斷,免得夜長夢多啊!!”

拉氣勢洶洶的斥責赫米斯一陣,又甩頭對宙斯喋喋不休。

她生怕宙斯當初那清剿暗族的決絕態度因為大使者赫米斯的預見而有所轉圜。甚至,她開始擔心令宙斯態度轉圜的原因并不是赫米斯的預見,而是那懷有身孕的女人……是卡蕾忒!

“大神?……大神!”

赫拉見宙斯斜靠著坐椅,半天不再說話,便耐不住性子催促起來,口吻越發不容回絕。

她巴不得立刻聽到丈夫的決定,用非常的手段處死卡蕾忒肚子里的小生命。當然,最好的結果還是一同處死卡蕾忒——

“好了!都給我住口——”

一聲清嘯劈空而至,瞬間為無盡的爭端化上了休止符。

宙斯的心緒本就因為赫米斯與赫拉的爭吵而混亂,如今赫拉的咄咄逼人終于將他的神經引向崩潰的邊緣。

他雙手捂頭,五官獰緊的模樣暴露出十足的痛苦與矛盾。

“別說了!都別說了!我的頭好疼……讓我想想……再讓我想想……”

“大神!對不起……對不起……”

赫拉演技惟妙,見狀不再相逼,而是換了一副賢良妻的姿態,搶在赫米斯前面上前扶住宙斯,關切問詢著:

“您不要緊吧!怎么樣?我扶您去休息片刻……”

赫拉小心翼翼的攙起頹靡的宙斯,慢步向后殿挪去。轉身時刻意用眼尾的余光狠掃了赫米斯幾下,那毒厲的嘴臉使赫米斯不寒而栗……

——

卡蕾忒慢慢睜眼,晃晃悠悠的掙扎著起身。

頭顱里昏痛不止,她揉著兩邊的太陽穴,轉頭審視四周景物的同時,腦中不斷努力做著回憶。

“你在舞會上喝多了,是我把你送回你的寢宮來了……”

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卡摩德正站在卡蕾忒床榻最近處的床邊,雙眼眺望外面的夜景,頭也不回的對她解釋。

卡蕾忒很不自然的整理了兩下衣角,想說話卻又不知對他說什么。

“……你對你的身體狀況,了解嗎?”

似乎等了幾秒,聽不到她的動靜,卡摩德繼續追問了句。

“……身體……狀況……?”卡蕾忒斷續重復一遍,語氣充滿疑問。

“你懷孕了!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卡摩德在回答的同時簌地回身,面對著坐在床前的她,神色嚴肅。

“你說……什么……”卡蕾忒睜大眼睛,難以置信。

“你懷孕了!不到一個月,大使者赫米斯的預斷從來都不會有錯。”

“……”

靜了一會兒,卡蕾忒緩緩低頭。

我懷孕了?……我懷孕了!這是真的嗎……

卡蕾忒低下頭,雙目看著自己的腹部,那種不可思議的表情只在她的臉上停留一刻后便逐漸變淡。

我懷了德莫斯的孩子……我要做母親了,德莫斯要做父親了……假如,他還在世……

卡蕾忒內心激動不已,捧出兩個溫暖的手掌放在那個孕育奇跡的地方,動作輕柔而小心。

想到辭世不久的黑暗之神,那個對她奉獻全部愛的男人,她美麗而幸福的笑容又摻進了太多的悲傷,欣喜而痛苦,是難以形容的復雜。

“未來你打算怎么辦?”

卡摩德突然放出冷冰冰的一句問話。卡蕾忒

那悲喜交加的表情他看在眼中,恨在心頭。不等她有所回答,他就像是插刀子般又補了一句:

“要知道,這孩子的父親可是黑暗之神,是剛被剿滅的暗族之王,你認為圣山這邊會對你置之不理,放任你去生下她嗎?”

“卡摩德……”

卡蕾忒瞪住他,眼神怨恨而不甘,兩只手死死揪住裙擺,顫抖不止。

他說的確實不無道理——

“和我結婚吧!”

他盯著她,一對眼眸因貪婪而縮成極小的兩點,將床上的女人牢牢鎖定。

“和我結婚,你完全可以生下這孩子,我絕對會保證你們母女平安。”

卡蕾忒感覺恥辱,一口悶氣頂上她的胸口,張口險些吐了出來。

“卡摩德,請你滾出去——”

她氣憤難平的對他一記怒吼。

他笑得更為得意,也更為冷酷:

“沒關系,你還有時間考慮我的建議,不過……你肚子里那個東西恐怕沒多少時間了。如果我是宙斯,很可能正在琢磨怎么幫你拿掉她了!”

抬手撣撣絳紅刺繡披風的搭肩,卡摩德一路哼笑著離去,帶著一副勝利者的桀驁姿態。

卡蕾忒怔怔目送著他,憤怒卻無可奈何。

——

卡摩德快步走出卡蕾忒寢宮的那刻遇到了月神阿爾提彌斯,她帶了四名侍女和一些禮物趕來,看樣子是來看望這寢宮的主人。

卡摩德急忙停身止步,按照提坦神族尊卑禮數微微鞠躬,向身份高他一等的女神祗敬禮。

“我來看看卡蕾忒,想必這會兒她已經酒醒了?”

阿爾提彌斯對卡摩德笑笑,不緊不慢的問他。

“是的女神,我剛剛和她說過話了。雅典娜女神那面還有事情,所以我現在不敢耽誤,要趕回她的身邊。”

“好,你去忙吧。”

看著卡摩德經過自己身邊,直直下了石階,阿爾提彌斯才帶領侍女們往宮殿里面走去。

“卡蕾忒,你還好嗎?親愛的看我把誰帶來了!”

才和卡蕾忒見了面,阿爾提彌斯顧不上吩咐侍女們放下手中的禮物,卻將自己身后一名高個子侍女拉到卡蕾忒眼前。

“你來了……咦?這是……”

卡蕾忒早就得了月神到來的消息下了床,她不解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仆人裝扮、身材卻高人一等的女孩,陌生的神情終于變得熟悉起來。

“你是柏修?……不會吧,真是你!可是……為什么……”

卡蕾忒驚叫著認出他,繼而忍俊不禁。

“卡蕾忒!”

面前的“女孩”張嘴噴出一副深沉文雅的雄性嗓音,接著在她眼前摘掉頭飾和假發,又抹去滿臉的脂粉。可是這樣一來,他的樣子就更為滑稽。

月神阿爾提彌斯這時湊上來,笑著對卡蕾忒解釋:

“柏修聽到舞會上你懷孕的消息,急著過來看你,我就想到這么個招。剛剛在門外遇到你哥哥卡摩德,他真的沒有發現呢……”

“我擔心你,可是被罰不準擅自離開寢宮,還好有月神幫忙為我化妝,扮成她的宮女,才好掩人耳目。”

“柏修,為了我,難為你了……”卡蕾忒感動萬分。

敬請關注下一章《亭前受辱》!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