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她懷孕了

“艾莉斯,你這又是什么意思?”

維納斯越來越難忍耐內心的怒火,明知對方是在故意找茬,于是挺身擋在卡蕾忒前面。

“別誤會嘛維納斯,艾莉斯也是好意,無非是想向未來的美德女神敬獻一杯最好的美酒。”

這時一旁的赫拉不失時機的插言。

她早就對青春美貌的卡蕾忒嫉恨不已,巴不得借艾莉斯的手好好懲治懲治這眼中釘。如今看到她的主上維納斯女神與艾莉斯對峙起來,為了使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目的順利實現,赫拉便要站在艾莉斯這面,以自身天后的身份來壓維納斯。

“可是,可是將狄俄尼索斯都不敢沾的酒拿給卡蕾忒,你們也太……太過分了!”

維納斯看著這對奸佞母女,憤然卻也無奈,圓潤飽滿的額頭開始泌出一層細汗。

赫拉在折扇后面又疊起冷厲的笑顏:

“好了,卡蕾忒,快喝了那杯祝福的美酒。然后就像傳說中的魔姬莎樂美那樣,自自己站到舞池中央跳出最誘惑的舞步,就當做你身為神的使者,侍奉眾神的最后紀念吧……”

“什么——要我的部下像舞女那樣給你們獻舞?”

愛神維納斯率先翻臉,手拍胸膛對赫拉嚷嚷著:

“赫拉女神,您存心要在眾神面前羞辱我對嗎——”

“不不不,別激動維納斯!她馬上就不再是你的部下了……”

赫拉笑瞇了兩眼,終于把折扇從半張臉前拿開,置于掌中搖了又搖。

“……我喝!”

卡蕾忒一記清凜決絕的聲音自維納斯身后響起來,隨后她走上來。

“喝完這杯酒,希望兩位女神不要再找我的麻煩!”卡

蕾忒的目光淡淡掃過赫拉母女,接著落下去,緊緊鎖定呈在她面前的烈酒。

“卡蕾忒,你……”維納斯還是擔憂不已。

“女神,我不想總是躲在別人身后尋求庇護。畢竟,能保護我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

維納斯會意,明媚的臉龐逐漸匯聚起傷感的薄云,事到如今,她已無力再阻止什么。

卡蕾忒伸出微微顫抖的右手,將侍者托盤里的酒杯端到嘴邊。登時,那股濃烈奇異的酒香熏得她蹙緊了眉頭。

卡摩德害怕卡蕾忒吃不消,于是湊近糾紛女神哄著:

“好了你別玩了!走,我陪你去那邊轉轉……”

然而艾莉斯并不領情,推開他沒好氣的呵斥:

“走開!你給我安靜看著!”

眾目睽睽下,卡蕾忒屏住呼吸將那杯酒一飲而盡。

“哈哈哈,痛快痛快!來人,為美德女神更換舞隸的服飾!”

赫拉在卡蕾忒扔掉酒杯的一剎那“啪”的合上手中折扇,高聲吩咐自己的下人。即使就有幾名侍女湊上來圍住卡蕾忒。

“喂!你們!你們……卡蕾忒!”

愛神維納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大使者被她們拉去了一旁,急得只想跺腳。

卡蕾忒此刻頓覺天旋地轉,剛剛吞下的那灘酒液變成了一團興奮的火焰在燒灼著她的胃,進而又燎遍了她的全身。她想要嘔吐,想要立時躺倒下去,徹底閉上朦朧粘軟的雙眼,可是她必須忍耐。

頭腦里殘存的最后一點清晰的意識告訴她,就算自己就此睡下去,赫拉那對賊母女也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自己還要堅持下去——

暈炫中她聽到“叮叮當當”刺耳的聲音,那是赫拉的侍女們在為她的四肢套上舞隸專用的金絲環和小鈴鐺。

她們又

粗魯的扒卡蕾忒的衣裙,想要給她換人上舞隸穿著的短裙。

接著闌珊醉意,卡蕾忒奮然推開那些侍女,隨后彎腰下去。“呲啦”的一聲響過,她親手扯下自己身上那拖地長裙的半個大擺。

“好好好!”

艾莉斯解恨的稱贊了幾聲后快步走到舞池正中,舉起雙臂拍出一陣清脆的響聲,以引起眾神的關注。

“諸位安靜一下,卡蕾忒將為大家獻舞,諸位千萬不可錯過這絕無僅有的精彩時刻哦!”

話音未落卡蕾忒就像一陣小旋風般沖上來,毫不遲疑的動起身姿。昏沉的酒醉狀態下,她的舞步熱辣而妖冶,使人應接不暇。

相應的樂譜響起來了——

眾神紛紛涌到舞池前沿,形成一個半弧狀將卡蕾忒包在中間。他們都被她賣力的表演吸引了,但是卻并不知道她才飲了最烈的酒,此時正是酒瘋發作,只當她故意要跳這種性感的舞姿,于是全都翹首觀望著。

眾神之神宙斯走到包圍圈的最前面,看著眼前正撩動著纖細雙腿的身影,兩眼中的期翼之光越來越明亮。

“注意腳下!”

不知是誰突然驚叫了一聲,眾神低頭,看到腳下正淌過一股股清澈的水流。

“哦,怎么回事!”

“真是的,哪里來的討厭的水!”

大家抱怨著,不斷將身體提升到半空躲避水流。

“不要驚慌!這不是真的水!”

只有宙斯一眼看出端倪,抬手示意他們回到地面上來。

原來這簇簇的水流不過是由法術幻化而出,在眾神們松了口氣,重新要降落回來的那個時刻,那些水流已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卡蕾忒身前。從高處看下來,它們就像一片片晶瑩花瓣盛情怒放,場面瑰麗而壯觀。而身著淡雅藍裙的卡蕾忒正是那抹狹長跳動的花心蕊,艷麗且惹人。

宙斯怦然心動,蠕蠕動了動嘴唇,輕輕喊出一個名字。

忒提斯——!

赫拉默不出聲的現于宙斯身旁,依據他的口型變化讀出了那個女神的名字……

果然是她……

赫拉頓時感覺自己的心在碎裂。

長久以來,她都把自己對丈夫的愛當做唯一的情感寄托。可是當有一天她發現自己并非構成了他的全部世界,自己的情感寄托因為對方的背叛而坍塌時,她才發現覺自己的內心原是如此的空洞,如此的虛弱到簡直不堪一擊。

赫拉仇視無比的瞪住舞池中央的癡狂不止的舞者。

看樣子,自己與艾莉斯聯手整出的事端不但沒讓她卡蕾忒成為眾神的笑柄,反而為她博得了更多的好感啊!

卡蕾忒漸漸越舞越兇,她聽到耳邊爆發出此起彼伏的熱烈掌聲,這讓她想起了在人界的圣托里尼,她也曾像現在這般盡情熱舞。

那時,在自己的身邊,還站在那個高貴冷俊的男人,那個誓以生命去守護自己的男人……

德莫斯——

卡蕾忒的內心被記憶扯痛了。

你不在了,而我還活著——

她悲痛的扭動腰肢,在舞池中央旋轉出一圈又一圈滿圓。匯聚在她身體周圍的水波幻影跟隨這一快節奏的變化也形成一個奔放的漩渦,以卡蕾忒的身體為中心澎湃的攪動起來。

卡蕾忒的身體越轉越快,她感覺全身的重量漸漸消失了,輕盈得好似個氣泡般飄了起來。

周圍靜了下來,再也聽不到喝彩和鼓掌的聲響。視野中,德莫斯正散著一頭瀟灑的黑發,對她發出俊雅的微笑。

“德莫斯!……帶我走……帶我離開吧!”

卡蕾忒被酒精麻痹的嘴唇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她唯有用心對他吶喊。她相信他已經聽懂了她的心聲,因為她看到他那迷人的唇畔彎出了更深的弧度。

于是,她對他展開直撲的雙臂……

撲通——

卡蕾忒重重摔倒在地,再也沒能站立起來。

一片寂靜中,最先有所反應的是宙斯。

“卡蕾忒?……卡蕾忒!”

他清醒過來,急步跑到她身邊蹲下去,他的大使者赫米斯緊隨其后,接著是維納斯。

“怎么樣?她不要緊吧?”

宙斯緊張的詢問赫米斯,他清楚自己的使者還懷有一身高超的醫術。

赫米斯右手握著盤蛇杖,將杖首懸在卡蕾忒身前幾厘米的空氣中感受一番,忽然震驚的張大雙眼看著昏睡的卡蕾忒,那紋絲不動的身形和僵滯的表情好像一尊石雕。

“怎么回事!快回話——”

宙斯不耐煩了,大聲責備赫米斯。

赫米斯打個驚顫,重重呼吸幾下才回答:

“她,懷孕了!”

……

冥界,第十九獄,無間地獄——

這里剛剛經歷一場火的刑劫,如今,紅魔終于不再發威了。

鋪天蓋地之間,數不盡的焰舌逐漸蛻落,化為遍野灼目的曼珠沙華,而那些在烈風呼嘯時被撕碎的細小火苗飛舞在赤紅的半空,也慢慢變為了零零落落的猩紅色的花瓣,悠悠蕩蕩的飄向了遠方……

冥府的統治之神冥王哈迪斯全身華服,默然站立在赤色如血的曼珠沙華間,望著身前方那躺在花海之中的男人。

確切的講,那男人現今只是一個靈體。

因為又承受過一場殘酷的業火刑劫,他那赤身的形態眼下正呈射出一輪金紅的色澤,好似一具燒得極燙的烙鐵。而他卻將身軀靜靜沉浸于在一片放著芬芳氣味的彼岸花叢中,年輕英俊的臉上始終保持著一副高貴若笑的神態,就算再苦的劫難加身,再烈的刑罰折磨,都難以改變他那副安然若泰的姿態。

他,正是已故黑暗之神德莫斯的靈體!

冥王哈迪斯倒背了雙臂,碧色的雙瞳久久注視著德莫斯那張陷入安眠的不凡面孔的同時,腦中也在回憶著他生前那種種的叱咤與風流。

不知為何,哈迪斯稚嫩卻清澈的臉龐疊起了一絲與實不符的哀嘆與惆悵。或許世人并不知道,在這看似稚嫩單純的孩童外表下,早已掩飾了太多的滄桑。

“黑暗之神……”

哈迪斯長長嘆了口氣,傷感的對著那個被眾多曼珠沙華所擁簇著的奇異靈體喃喃訴說著:

“卡蕾忒懷孕了……當初在你的異次元空間里我便看出來了。……你真的愛卡蕾忒嗎?如果愛她,又怎么可能輕易放開她,將今后萬般難事的壓力全部交由她獨自承擔?沒有你,她該如何面對宙斯,如何安度即將到來的大劫……”

沒有回答的聲音,只有微裊的風吹聲音擦過哈迪斯的耳畔。他視野里的靈體依舊閉著兩眼,紋絲不動的長眠著。風過,那些簇擁在他四周、色澤鮮紅欲滴的曼珠沙華晃動著花莖,左右招搖間發出了“沙沙”的微聲。

“哎……一念之差……最終你還是救不了她……也救不了蒼生……”

迷醉的彼岸花香使哈迪斯緩緩抬頭,又是一聲輕嘆后他舉起腳步,繞過德莫斯安睡的靈體緩緩走遠。

萃著花香的微風中,那點孩童大小的身影在淡紅色的薄霧中漸漸褪去。

敬請期待新章《被他逼婚》《亭前受辱》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