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六章 風波驟起(2)

“母親,我來啦!”

一個撩著大波裙擺的身影悠然踱步到赫拉眼前,將她從惡毒的臆想之中幡然拉回到了現實中。

“哦……艾莉斯,你來了……”

赫拉似是受了突然的驚嚇般身體猛搖一下,臉色不太好的向那身影投去目光,口中喃喃念叨了句。

“大好的日子,我來陪陪你……大神,我來看看你們。”

說著,艾莉斯轉頭對全神之神宙斯欠身參拜,到底沒忘記族中的規矩。

宙斯并不說話,對她和藹的笑笑,算是回應。這個時間里,赫拉則抬起右手,飛快在自己的額頭拭了兩拭,抹凈了一頭的細汗。

“各位聊著,我去那邊和大家打個招呼。”

旁邊的愛神維納斯見狀便對他們三位神祗說了一句,隨后將半側臉輕扭個小角度,不動聲色的示意自己的大使者隨自己撤身。

通常,赫拉與艾莉斯這對母女湊在一起時,其他神祗最好還是知趣一點,盡可能躲她們遠遠的為妙,搞不好只會惹禍上身。

就這樣,卡蕾忒跟隨主人維納斯繞殿一周,與舞會現場的神祗們依依見過后,不知不覺便和戰爭女神雅典娜走到了一處。

“嗨,維納斯,你怎么才來!”

雅典娜女神身著暗紅色長裙,將一頭光亮的淺紫長發扎成高高飄逸的馬尾,箍著火彩閃爍的寶石發圈。恢復力量后,她一副青春的外形,看上去總是神采奕奕的。

維納斯邊朝雅典娜迎上去,邊笑著對她說道:

“你呀還是個急性子!大神都說了,我到的時候可是剛剛好呢,呵呵呵……”

卡蕾忒緊步跟在維納斯身后,行進中,她看到了站在雅典娜女神斜側的卡摩德。

因為雅典娜寶石現世的地方正好是柏修、卡蕾忒與卡摩德一行的據點,而和暗族的最后一戰中卡摩德首當其沖,因此雅典娜對他特別嘉獎,由原來的侍衛晉升至近侍,隨時在女神身邊侍候。

他早就看準了卡蕾忒,因而笑得意味深長。

兩位女神見面后即刻談笑風生起來,通常這時候,跟在身邊的侍從就可隨意一些,行動也更自由了。

卡摩德趁機湊向卡蕾忒。

“可以請你跳支舞嗎?”他向她舒展右臂,手即刻拉向她,并沒有誠心想要征求她的同意

卡蕾忒很反感的輕輕皺了皺眉,后退了一步,看著他俊美卻冰冷的臉淡淡回答道:

“抱歉,我必須跟在維納斯女神身邊。”

“哦?也好……”

卡摩德情知自己遭到了她的回絕,于是有些尷尬的笑笑:

“也好,那我們聊聊天。”

卡蕾忒心里并不想和他多說一句話,從知道他和糾紛女神搞到一起后她對他的情意便生分起來。而他打傷柏修,對德莫斯與荷西下殺手的事更令她對他深惡痛絕。

眼下身在奧林帕斯,她也不想把他得罪得太狠,畢竟他還是自己主人的好朋友雅典娜女神的部下。

權衡利弊,她決意采取冷處理,任憑他說什么,不去理睬他就是了。

就在卡摩德開始自顧自談天說地的功夫,重生后的糾紛女神艾莉斯已經陪著她前世的生身之母祝福女神赫拉溜溜逛逛了一陣,一面保持著優雅的姿態和神祗們打招呼,一面品嘗各自酒杯里的瓊漿玉露。

“母親,剛才在大神那邊,你為什么事那么出神?”

糾紛女神艾莉斯抿了口酒后問身邊的赫拉,聲音低到只有她們兩個才能聽得到。

“哦……沒什么……”

赫拉的回答略略停頓,臉上的微笑明顯一僵。

艾莉斯側頭看看她,精明的笑了笑。

其實,身為糾紛女神的她一早就洞察到了使自己母親分神的原因,不過就是為了引出可以談論的話題,才故意要那樣發問。

“…卡蕾忒,長的太像曾經那個下賤胚子了不是嗎?海洋女神忒提斯,您不會已經忘了她吧?”

艾莉斯輕松的說完整句話后,便安靜下去,帶著有幾分挑釁意味的淺笑仔細觀察赫拉的神色起伏。

“哼!那又如何!下賤坯子生出來的孩子終歸還是下賤東西,怕她能折騰出什么名堂來!”

赫拉寥寥答了句。

她十分了解艾莉斯,糾紛女神的名號可不是名不符實的。那無差別的打擊和挑撥離間的個性,有時候使身為她的母親的自己都恨不得躲她遠遠的。

“我看未必吧!”艾莉斯并沒有聽出赫拉話語中帶出了些許對她的反感,繼續發表自己的看法:

“只不過到人界執行任務才半年光景,居然撈了個美德女神的身份回來!大神正在選日子籌備她的晉神大典,這事在眾神之間可都傳得沸沸揚揚的,您長伴宙斯枕邊,可別告訴我壓根就不知道。”

艾莉斯的話像一柄重錘狠狠撞擊著赫拉羸羸的心房,但是偏好面子的她卻咬牙忍耐著那份撕撕拉拉的疼痛,臉上神色平和,只從口中沉悶的哼了一聲。

眼尾的余光瞥見艾莉斯那副輕狂得意的勁頭,赫拉感覺既氣憤又無奈。別過頭去,她忽然被前方一景吸引住。

那邊,扮相華俊的卡摩德正半步不離的緊追著卡蕾忒,嘴里喋喋說個不停,像是極渴望博得 她的好感。而卡蕾忒則一聲不吭,顧盼神游,表情厭淡。

赫拉對此心知肚明,不覺詭笑著對艾莉斯說道:

“哎,你說得確實有理呀!不過就是個女侍,還沒晉得正神之位就已經被太多男神們看好,甘心情愿拜折在她的裙下,這下賤坯子倒是有幾把刷子呢,真不可小瞧了她啊!”

“您說什么?”艾莉斯聽出赫拉話里有話,于是反問。

“你看那面……”

赫拉止步,也不看艾莉斯,雙眼盯準卡摩德那里揚揚下顎,示意艾莉斯看過去。

艾莉斯順勢放遠目光,沒出兩秒,臉上的表情便從剛才的囂張穿越為極度的憤怒。甚至在她緊閉不動的薄唇間,都能聽到生硬的“咯咯”聲,那是她的牙齒在狠狠咬合時所發出的動靜。

“哎呀呀,我看啊,當務之急你還是管好自家的男人才是!”

赫拉明明已經聽到了艾莉斯那令人心驚肉跳的咬牙聲,卻偏要火上澆油,手搖翠羽折扇瞇眼說笑著。

艾莉斯大踏步沖過去——

“你們在干什么——”

叫嚷間,她已經將瘦高的身形插在卡摩德和卡蕾忒之間,不讓他們兩個再挨近在一起。

“你……你怎么來了……”卡摩德看到突然而至的艾莉斯后先是一愣,隨后表情很不自然。

“我要你管?我問你和她在干什么!”

艾莉斯氣勢洶洶,顯然有備而來

。她將不大的兩個眼睛瞪得滾圓,兇巴巴瞅住卡摩德,爾后又沒好氣的轉向看了看卡蕾忒。

“我能干什么?我來和我妹妹打個招呼……”

卡摩德的俊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白,尷尬了好一陣才磕磕絆絆對艾莉斯說道。

艾莉斯不屑笑著:

“哼!妹妹?你也說她是你妹妹!你頭腦夠清醒就好,別是好日子過膩味了找不自在……”

“……抱歉,你們聊,我還有事。”

卡蕾忒早就在卡摩德糾纏她時厭煩透頂,哪想如今又跑出個糾紛女神艾莉斯。她可不愿在今天眾神聚會的慶典上惹出事端,于是借機會想要撤身。

“別走卡蕾忒,我還有事找你!”

艾莉斯醋性大發,喊叫著搶先一步擋住她的去路。

“聽聞你即將晉升正神位,與我和你現在的主人維納斯女神平起平坐,今天舞會之際我們該好好慶賀才是啊!”

“……”

卡蕾忒一時語塞,和艾莉斯對視間,她清楚對方不懷好意。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愛神維納斯注意到這邊的異常,與戰爭女神雅典娜一起趕了過來。而幾乎與此同時,祝福女神赫拉也搖曳著掌中的折扇,帶著不做聲的微笑向她們圍攏過去。

“各位不必太過緊張,我是聽聞卡蕾忒即將獲封美德女神,專門趕來為她慶賀的。”

糾紛女神艾莉斯對維納斯女神并不怵頭,依然對她笑意囂張。同是全神之神的子女,天后嫡親到底還是比庶出的身份居高了一些。

“維納斯啊,我說你到現在怎么還在對卡蕾忒指手畫腳,身前身后的使喚不停?她可很快就會與你我尊位相等了呢!”

怪模怪樣的說完,艾莉斯又轉頭看看左右,隨即抬手對一名環場巡游的侍者揮了幾揮。等侍者急步走到她的身邊,她就壓低聲音對他吩咐了一番。

“你到底想干什么!”

維納斯語氣反感的質問艾莉斯。

眼見那侍者領了她的命令匆匆離開了,維納斯的心中不覺糾得更緊,情知今天她定是想找卡蕾忒的麻煩。

很快那名侍者就原路折返了,右手上穩穩拖著一枚锃亮滾圓的銀盤,盤中豎著一只長頸酒杯。

在那酒杯中盡是些五色混合的液體,伴著侍者很有節奏的邁步動作,那些折射著潤澤珠光的微稠液體便在透明的水晶容器里開回滾曳,不斷灑溢出一股接一股甜膩濃郁的奇特酒香。

祝福女神赫拉將手中折扇盡情展開,毫不猶豫的蓋住鼻梁以下的半張尖臉,不讓那陣醺腦的誘惑香氣鉆入自己的鼻腔。

“這是什么酒,艾莉斯?”

她假裝不知情的樣子,半張臉躲在折扇后邊偷笑著邊問身邊的糾紛女神。

“這可是酒神狄俄尼索斯釀制的杰作,提坦神族的絕頂好酒‘蠱惑莎樂美’。無論色澤,香氣還是味道,都猶如古時那位魔姬莎樂美的舞姿般極具致命的誘惑。據說只要飲上一口,人類會立刻醉倒昏睡上三天三夜。而神祗嘛,也會如癲如狂,做出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因此從釀成至今,連酒神他都不敢親自嘗試一口呢。哦呵呵……”

艾莉斯得意說完,示意侍者將酒杯送向卡蕾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