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風波驟起(1)

阿爾提彌斯與轉身的卡蕾忒在眼神相會之間,臉上的表情也透露了些許的變化,凝眸的神態顯得頗有些尷尬,遲滯的氣氛中又夾帶著幾分失望的意味。

“卡…卡蕾忒……你來了……”

“嗯,柏修今日脫刑,我怎么會不來看看?在人界執行任務時,他幫我太多了。”

卡蕾忒的神色卻是淡淡的,很好的保持著最初的平淡與安靜。目光下降,她注意到阿爾提彌斯的兩手正拖著一枚雕花鑲寶的金盤子,里面放著行色各異的瓶瓶罐罐。

卡蕾忒的答話使阿爾提彌斯臉上那些莫名復雜的神情很快緩和下去,她不再看她,而是三步并作兩步匆匆沖到柏修近前,黛眉微皺很是焦急的看著他,那充滿擔憂的情緒也是不斷的詢問著:

“柏修,你怎么樣!你又在猛烈咳嗽了!別怕!我從赫米斯那邊要了很多珍惜的藥劑,配合我的法術調理,相信你的神力源一定會恢復回從前的強大!”

“謝謝你,阿爾提彌斯女神……”柏修對她投來感激的微笑。

“哎呀!你和我就不要客氣了嘛!”

阿爾提彌斯盯著他笑答,臉頰蕩漾起了一絲幸福的紅霞。

卡蕾忒站在他們的旁邊,靜默的看著他們兩個各自的表情,沒有插進一句話。

終于,柏修察覺到她這反常的安靜,于是轉臉對她道:

“在天水寒池受刑的日子,是阿爾提彌斯女神一直在關照我。如果不是她利用自己的力量定期吸收了寒水的凍氣,恐怕我的神力源會被侵蝕得更加嚴重……”

“……對不起,是我讓你受苦了。”

卡蕾忒明藍的雙眸一動不動的直視著柏修俊白纖瘦的臉,過會才語速平緩的對他說了一句。

“你跟我……大可不必說這種話……”

柏修聞言臉色稍變,那縮緊眉頭張大兩眼的勁頭,分明表達出了強烈的不可思議。接著,就如一絲微瀾飛速掠過湖面,他的神色又恢復了平靜與優雅,再也尋不到剛才的異狀。

柏修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剛才他說那那番話的目的再簡單不過,只是想要解釋自己與阿爾提彌斯的關系不像她想的那樣,然而事與愿違,說到最后還是使她產生了其他的誤會。

確實,面前的卡蕾忒不再是從前那個爛漫天真的女孩,對待一些事情有了她自己的認識和想法。

在她心中,也許并非在意他與阿爾提彌斯的關系如何吧!

柏修內心無比涼澀的想。

或許,阿爾提彌斯也好,其他女神祗也好,任憑誰對我產生愛慕的想法,她都不會在意……只因,我根本不是她心中的至愛——

柏修這時才感覺到,自己剛才的解釋是多么無力,多么多余。

盡管柏修的心房正在刺痛不止,他的神態卻沒帶出分毫的痛苦不悅,依然保持著男性的自若與灑脫。

“那個……明天的舞會,卡蕾忒會參加的,對嗎?”

一旁的阿爾提彌斯對卡蕾忒突然發問,也許她也對眼

前這種僵冷的場面感覺不適,所以才要刻意將自己擠進卡蕾忒與柏修之間。

“嗯…”

卡蕾忒將臉龐輕輕扭個小角度,目光鎖定表情稍窘的阿爾提彌斯,安然回應道:

“我會出席,身為是維納斯女神的使者,我自然要跟在她的身邊隨侍。”

“哦…”

阿爾提彌斯點點頭,附和的聲音明顯降了好幾度。隨后,她蠕動著兩片嬌美的嘴唇還想說些什么,可又因為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話題,最終只得閉了口。

“……你們聊吧,我宮里還有事,先告辭了。”

卡蕾忒將目光從阿爾提彌斯臉上移開,又朝柏修那里望了兩望。

阿爾提彌斯的到來使她感覺到自己選擇在這個時候來柏修寢宮探望有些不合時宜。于是,她邊說邊準備離開,背后響起柏修不舍聲音:

“卡蕾忒,我現在的身份比較特殊,無法參加神族的復活節舞會了……”

她應聲停下急躁的腳步,耐心去聽:

“以后,我都不會太忙碌了,有很多的時間休息……你若有空…常來看看……”

“……好,我一定會來!你好好保重。”

卡蕾忒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盡可能不讓自己的嗓音太過走形。盡管如此,說最后那句話使聲音還是顫巍巍的發抖。

從神代~開始,她與柏修、卡摩德便是族里公認的“鐵三角”,那種血緣與友誼相結合的情意使他們都感覺彼此的關系似乎比親人更親近,比朋友更密切,因而他們一直都以為彼此間是永遠不會分離的,直到重生后接受了人界尋找雅典娜寶石的任務……

感念以往,再想到如今自己和柏修各自的悲慘境遇,卡蕾忒再難抑制內心的悲切,大步邁開向殿外奔去,她要在自己的眼淚掉落之前離開柏修的勤宮。

寂靜無聲的宮殿里,柏修目送著那抹逐漸遠去變小的背影,久久不愿眸光撤回來。他的身邊,阿爾提彌斯落寞的垂下頭,望著兩手間的藥罐托盤,眸光閃動,轉出一波一暈的憂傷……

——

復活節當日傍晚,舞會準時拉開帷幕。

從前,這樣的舞會每年都會在奧林帕斯圣山舉行一次,主要是為了慶祝人類豐收之年,享受人類的供奉。而這次,因為是跨越千年以后于現代人類世界重生,因此才場面才更為隆重。

按照神族的老規矩,舞會依然在宙斯宮殿一層的主殿舉行。和神代一樣,現場不乏精致的佳肴和可口的美酒,以及各色富麗華貴的裝飾物品。只是比起神代,如今這些多了幾重現代物質文明氣息,無處不在彰顯出一個嶄新時代的到來。

宙斯坐在大殿最高處的主神位上,不動聲色的轉動著深沉的兩眸,銳利的目光頻頻流落于大殿各處,看著那些外表精湛而新奇的物品以及眾神們眉飛色舞的表情輕輕皺眉,嘴上一言不發,直到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鼓:

“維納斯女神到——”

是殿外的守衛者高聲通傳的聲音。

宙斯連忙將視線

放遠,正看到盛裝的愛神維納斯攜著迷人的微笑一路朝他這邊走過來,身后跟著她的大使者卡蕾忒。

“大神,天后,抱歉我來得有些晚了……”

維納斯在高階前停身,卡蕾忒也緊隨其后,在自己女主人的身邊止住腳步。

按照規矩,到殿的神祗最先要和神族的領袖問安。

“怎么會,時間剛剛好。”

宙斯輕揚唇角,淺笑著回應維納斯時,眸光悄無聲息的轉向了挨在她身畔的卡蕾忒。

遺憾的是,卡蕾忒自剛剛欠身行李后,就一直將視線低垂,臉上不見半點笑容。

她穿著一襲曼妙唯美的淡藍色束腰紗裙,整齊的披著一頭金色的長發,鬢角別著點點閃光的珠寶發夾,那副清冷的姿態倒是別有一番神韻。

宙斯內心在此時此刻像是被什么東西攪了一下,有些很異樣的感覺。他不由得微微動了動靠在黃金坐椅上的身子,雙眼繼續關注卡蕾忒。

“今年的聚會好熱鬧,構思布置上一定花了大神和天后不少心思吧。為了我們提坦神族,你們真是太辛苦了!”

“……”

他似乎沒有聽到維納斯的奉承。

“……呵呵,哪里話嘛!我們只是做了分內的事。”

坐在宙斯旁邊的祝福女神赫拉察覺到丈夫的失禮,等了兩秒,她趕快接過話,硬擠出幾分笑容和維納斯攀談起來:

“今年非同一般,全族復興,大家不久前又因為雅典娜的事情奔走人界,犒勞各位是應該的嘛,呵呵……維納斯,你們不必客氣,玩得盡興才好!”

“好啊!我們……”

后面維納斯在說些什么赫拉根本沒聽進去,她將視野的重心完全集中在卡蕾忒身上,眼神帶著不加掩飾的散漫和不屑。現在的她,已經完全摸清了那個使自己丈夫神游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

赫拉全身忽然一震,那種感覺就像是闊步前行時突然一腳踏空,全身向著無盡的深淵墜入那般的,被措手不及的驚恐和無助包圍著。

赫拉怔怔坐在她的金椅上,盯向卡蕾忒的目光越收越緊,完全不似剛才那樣的漫不經心,反而更像是兩枚鋒利的尖刀逼向她,恨不得她身上的皮肉剜下來。

這眼眉,這鼻梁,還有這身段和服飾喜好,太像了…太像了…除了頭發的顏色,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赫拉的視線在卡蕾忒周身上下移動不停,內心世界也在活動不停。

她仿佛再次聽到那“汩汩”的海浪聲,那個美麗得令她嫉恨不已的女神祗正婀娜于銀白的沙粒間,踩著皎白的月光翩翩起舞,

身姿輕揚婀娜……

想象間,赫拉將滿口銀牙咬得“格格”作響,直直的兩眼放出狠毒的亮光。

果然,宙斯還在念著那個女神,那個讓我深惡痛絕女神祗!卡蕾忒,那個女神祗所生的女兒,絕對不能活在這個世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