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情訴無言

圣山,奧林帕斯——

眾神之神宙斯緩步進入卡蕾忒的寢宮,行走間,伴隨身姿的擺動,他那身精美絕倫的金色華服在空氣的搖曳間散發出輕微的淡雅香氣。

在他身后隨行的并非是大使者赫米斯,而是卡蕾忒的主上——愛神維納斯,一位面如滿月,長發及腰的嫵媚女神。

“都起來吧。”

宙斯走到一眾侍女近前,對施行跪大禮的她們隨口吩咐一句,繼而眸光流轉,落在了妝鏡前端坐的卡蕾忒的身上。

卡蕾忒一動未動,面色淡淡的看著鏡中映出的宙斯的半段身子。

她無法回身,回身去面對這個至高無上的神祗。看到鏡中他那截錦服的影像,她就會立刻想到德莫斯與卡利,以及被奧林帕斯圣軍團清剿的暗族部眾。

畢竟,那場殘酷的屠殺行動才結束不久,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將摯愛辭世的記憶放空得一干二凈。

卡蕾忒蹙眉盯著眼前的妝鏡,胸中漲悶,竟然沒來由得一陣作嘔。

她仿佛嗅到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味,隱隱的從身后的宙斯那身名貴的華服下散發而出。

眾神之首宙斯,他那致尚榮耀的背后,究竟隱沒了多少權欲斗爭下犧牲的亡魂?又有多少生命的鮮血,染浸了他那身艷美的華服?

“咳咳……”

等了兩秒,不見卡蕾忒回身行禮,作為她上級的愛神感覺有些尷尬了,急忙清清嗓子,聲色和悅道:

“卡蕾忒,你呀!在人界呆得太久了,如今回來怎么都忘了族中的規矩了……”

“不必!”

宙斯擺擺手,截斷維納斯的話:

“回來就好,何必那么多禮數?卡蕾忒累了,這段時間不必在你身邊侍候,放假好好歇著吧!”

“哎呦!大神您都發話了,我還沒說什么?”

愛神維納斯表面掩嘴“呵呵”笑著,事實上內心已是七上八下,緊張得要命。

“那好,你下去,讓我與卡蕾忒……讓我們父女兩個好好說會話。”

宙斯吩咐維納斯,一對明眸之光卻是凝向卡蕾忒的背影。在訴說的時候,特意將“父女”這個詞的音調吐得格外的重。

卡蕾忒兩眼直勾勾看著鏡子,斜起一側嘴角,不出聲地發出一記冷笑。

“好,那我退下了。你們也不用在這邊伺候了,隨我離開吧!”

愛神維納斯對宙斯稍稍鞠躬,退后招呼跪地的侍女們,隨后與她們腳步匆忙地離開了。

寢殿里,就剩下宙斯與端坐在梳妝臺前的卡蕾忒,因而,四方形的寬敞空間里顯得尤為安寂。

宙斯等了一刻,張口淺嘆一聲,才道:

“卡蕾忒,你真的不愿意轉過身……好好看你父親一眼嗎?”

“……父親?確實……倘若今日你我以君臣的身份見面,我參拜確是我無禮。可是,如果真是父親的話,抱歉,我無法面對你,更無法接受你的所作所為!”

卡蕾忒終于開了口,聲音清冷。

“我知道,你是因為黑暗之神對我心存怨恨。可清剿暗族早已是我計劃之中的事,所以我一早就告誡你,別對他動真情。”

宙斯依舊拿出一副很好的脾氣,不肯輕易對她挑戰他天威的行為發火。

卡蕾忒冷哼的聲音更加沉悶:

“好!現在,我是不是應該恭喜大神?您利用我成功拿下暗族,不僅贏回雅典娜寶石,還以此為由排除異己,少了一處心腹禍患。”

宙斯有些無奈的點點頭:

“算了,無論我再解釋什么,都會讓你感覺我很虛偽。卡蕾忒,既然回來了,就收收心吧。你為圣山,為我我付出了太多,我定會好好補償你。”

“補償?”卡蕾忒又是一個冷笑。

“是!我已經決定了,讓你晉圣山正神的位子,擇日舉行晉封圣典,職司‘美德’。今后,奧林帕斯會多出一把專屬你的金椅,你就是這里獨一無二的美德女神。”

宙斯一口氣不間斷地說了許多,語氣平平靜靜,倒是沒有

過多留意旁邊聆聽者的心情。

卡蕾忒終于忍無可忍,“簌”的轉身,眸光凌厲。而就在她轉身回頭的剎那,他的眉梢微微舒展一下,顯出些許的得意之色。

這一刻,卡蕾忒駐足于宙斯的藍眸,卻無話可說。

那抹藍色永遠像是平靜卻無邊無底的海面,流閃出璀璨睿智的亮光。可在這時,那奪目的光芒卻無比刺眼,好像數不盡的刀光劍影。

“哈……”

卡蕾忒突然低聲呻吟,用力一扭頭。避開宙斯對她的關注。

她還是無法直視宙斯,這個親手奪去德莫斯的性命,雙手沾滿暗族鮮血的神祗

大神這套路,果然玩得高深啊——

卡蕾忒心說。

從前,他千方百計將我逼到德莫斯身邊,以我為餌步步為營,最終清滅了德莫斯統帥的暗族。如今,德莫斯剛剛故去,他把我接回圣山,還要從使者的位置直接晉正神位。如此,不明真相的,只會以為我真是賣弄色相欺騙了德莫斯,暗自協助宙斯消滅異己。

如果接了宙斯的饋贈,我更有負于以自己的元靈換得我的重生的德莫斯——

“大神,我不要神位!”

卡蕾忒終于收斂了才露頭角的盛氣,對宙斯緩緩的說了一句。

“哦?這可是尋常低級神祗盼都盼不來的殊榮啊。”

宙斯看著卡蕾忒狡猾一笑,似乎對于她的讓步做法很是受用:

“那你想要什么,大可以說說看。”

“兌現你當初對我的承諾……放了柏修!”

卡蕾忒直視著宙斯回答,神色篤定。

“……沒問題,我即刻命人遣他出天水寒池就是了。后天是提坦神族的復活節舞會,我希望可以在現場看到你的身影。還有,關于立你為正神的晉封大典,就定于舞會之后吧!”

宙斯微微揚頜,說完后并不耽擱,直接轉身拂袖離去,不留半點辯駁的時間給卡蕾忒。

她攥著拳頭,木怔怔看著他灑脫離去的背影,神色越聚越為凝重……

——

陰沉的宮殿里,卡蕾忒終于見到了柏修。他才從天水寒池中脫刑,現在正在他的寢宮中修養。

時間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旅者,他的行進速度由來不變,可是擁有不同心情的人們,卻能感受到,時間的流走似乎在那不經意間,多出了千差萬別的分化。

卡蕾忒與柏修,在他們那次人界的分別后直到再度見面,已是半年有余的時間。這半年對于卡蕾忒來講,好像只是一瞬間的游走,而對于身為太陽神大祭司的柏修而言,卻如滄海由桑田的轉換,挨得無比艱難。

柏修的寢宮如今已不復從前,眾多富麗華美的陳設與殷勤的使喚仆從們早就沒了蹤影,整個宮殿空蕩蕩的,每一絲呼吸都透著回音,氣氛因而顯得壓抑沉悶。

時過境遷,一個失寵過季的臣子,有個地方棲身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還需要那些精妙的奢飾品沖門面?

若是還有,那似乎也是一種自我的傷害而已。

此刻的簡單而壓抑,或許亦是一種解脫也未可知。

“柏修……”

卡蕾忒站在柏修對面,舉目光徑直向他望去。

柏修不再身著大紅色灼眼的禮服,而且一襲素色長袍加身。

他依然保持著從前的習慣,很隨意的散著一頭齊頸的銀發,攜著優雅的淡笑定定站立在寢宮的中央,只是在卡蕾忒記憶中那健美挺的身姿,如今有些坍坨。

他清瘦了許多,那張有著精俊五官的臉棱角更加分明。從前,那對能夠洞察一切秘密的金瞳總是放出炯炯的光芒,如今卻也毫無神采。

他的膚色本就很白,在那冰心徹骨中待得太久了,如今已顯得更加的蒼白,蒼白得讓人心寒,蒼白得就像是塊泡發的肉,慘白之中折射出些微的青光。

眼前的景象使卡蕾忒內心一顫,眉頭輕微蹙動一下,卻未顯露出太多的悲喜。許是,經歷的事情太多了,便逐漸學會了掩藏,學會了不露聲色。

柏修沒

有回應卡蕾忒,一對黯然的目光仍然專注在她的臉上,直直的半晌沒有挪移。

他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在做夢,讓他魂牽夢縈甚至甘愿以自身性命去守護的女孩,此時正真切的站在他的面前,與他四目相對。

人界的種種,那似乎遠沒有盡頭的噩夢結束了嗎?還是,又將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柏修……”

卡蕾忒慢慢張口,對他又喚了一聲,如一絲泛著淡香的輕風朝他撲面而來。

“……”

柏修終于回過了神。

“……卡蕾忒……”

他這才有了回應,喃喃之聲中已包含了千萬種的情緒。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積壓多時的情感,慢慢舉起一只手,朝她一側的面頰慢慢伸展過去。

四周很靜,沒有風動的氣韻。

卡蕾忒神色默默,兩道細而長的眉腳平鋪在她那張絕美無暇的臉上,靜靜的沒有一絲一毫波動。

她完全清楚柏修下一步的舉動,卻沒有采取措施阻止,一對清澈無瀾的目光里尋不到任何的悲或是喜,也沒有驚慌與羞澀。反而,在那過于平淡的神色之中仿佛透出一種難以捉摸的冷艷。

她已經知道了他對自己的情愫,即使無法做出回應,她也不想逃避,感念從前,她想要接受這種算不上曖昧的溫情,算是一種對他的報答。

卡蕾忒,她已不在是那個立于鼻風樹下、被蟲子嚇得哇哇哭叫的小女孩,重重艱難的歷練已經磨退了她那渾身的青澀和稚幼,就像是一塊真正的寶石,鉛華洗盡之后,終被鍛造成型,閃耀著璀璨奪目的光芒。

確實,如今的她,更加成熟,也更為耀眼了——

幾秒后,柏修不再猶豫,直接將那張憑空的手掌落下去,熨帖在了卡蕾忒的一半臉頰上。

那刻,他動動兩片纖薄的嘴唇,隱隱流淌出一裊悲涼的嘆息。

半年之間,卡蕾忒經歷了太多不幸,那些苦難已經化為一種堅不可摧的強力,瞬間催熟了她那原本懷著純真與美好向往的內心。

他一度想要幫助她,拯救她,可是最終還是失敗了。柏修為此一直自責,就算受罰于寒池,他的每一天都在自責,是自己的渺小與無能令這女孩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最后連那個最最愛她的男人,黑暗之神德莫斯,都失去了——

如今,自己所能為卡蕾忒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用自己的這只手掌,用這手掌間不算太熱的溫度去呵護她,憐愛她……

柏修從來不愿用自己奇特的雙眸去窺視卡蕾忒的內心。

他愛她,因而尊重她,尊重屬于她的隱私和秘密可是今天,他想要摒棄這種因愛而產生的卑微與怯懦,大膽去讀她的心事。

眼神下落,停在她的前心。只是不長的一刻,柏修的兩個眼圈就全都紅了。一陣水霧翻起來,睫毛緊接著抖抖絡絡,他的雙眼竟然淌下兩串淚水。

在那女孩柔弱得內心深處,他看到了諸多虐心的情殤,它們就像野草狂肆的蔓延泛濫,堵滿了她的心房。而她偏偏又倔強得很,任憑內心如何憋悶苦痛,也不肯輕易在人前釋放種種。

柏修哭了,并不是被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扎疼了心,而是為她,卡蕾忒,為她那歷經種種也不失倔強與堅強的本性而感動——

面對哭泣的他,卡蕾忒的表情依舊紋絲不動,

她見識了太多突如其來的與變故,已看淡了任何情感的流露,心智成熟到一定程度后,也許會轉向麻木。

“咳咳——”

這時,柏修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他急忙撤回手側了身,又一陣急咳令他消瘦的兩肩起伏不停。

卡蕾忒動動身子,湊上去正要詢問他的身體狀況,背后傳來另一個關切而焦急的聲音:

“柏修!你怎么樣了——”

卡蕾忒聞聲回頭,正看到一身華美短裙的銀發少女站在寢宮的門口。

她,正是太陽神阿波羅的胞妹,月亮與狩獵女神,阿爾提彌斯!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