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七章 初夜難眠

晚間,德莫斯又來看卡蕾忒,給她送來之前落在TerraMaris咖啡廳的皮包和手機,還有一個已經壞掉的數碼音樂播放器。

聽他說,當時這個播放器被她掛在脖子上,可能進了太多雨水的緣故,現在它已經播不出任何聲音了。

卡蕾忒并沒告訴德莫斯這個音樂播放器是荷西留給她的最后念想,心里盤算著過兩天找一家電子維修店,看看能不能重新修好它。

卡蕾忒沒什么胃口,于是拒絕了德莫斯邀她出去吃晚餐的提議,只喝了一些熱粥。

肚子里有了東西,她走到隔壁的浴室中,脫掉一身濁氣的衣裙進入玻璃淋浴房,扳開熱水龍頭,溫熱的水流噴出來,久久澆著她的身體,而生根在她內心深處的悲傷也因這水流的灌注再次發芽,結出串串晶瑩的果實從她的兩個眼眶奪出,瞬息與她臉上的熱水融合。

卡蕾忒根本沒料到事情竟會有如此巨大的轉變變化。

從遭受卡利重擊后到德莫斯的別墅過夜,與荷西鬧出誤會直到計劃出逃根本還沒一周的時間,自己的命運就急劇直轉,失去荷西后又被德莫斯“撿”了回來。

不可預見的未來,把握不住的命運都像一池粘濁的泥潭將卡蕾忒的身體吸進去,使她越是奮力掙扎身體就被埋得越深。

種種失意與迷茫折磨著她,打壓著她,最終令她放棄所有斗志,甘愿隨波逐流。

花灑的水流被開到最大,熱騰騰的白氣逐漸填滿透明的玻璃房子,也吞沒了她在里面的整個身體。

“嘩嘩啦啦”的音符在這所隱蔽的空間里不止不休地奏響著,有水聲,也有她的哭泣聲……

好長一段時間,心情徹底脫離陰霾時卡蕾忒才走出淋浴房。套上掛鉤上的男士浴袍,她用吹風機略略吹過頭發后離開浴室,下樓來到一層。

在客廳和廚房等處轉了一圈,她找不到一個人,于是就回到二樓,推開臥室的門。

德莫斯站在里面,身穿咖色的綢緞睡衣。

卡蕾忒頓時臉一紅,窘迫地解釋道:

“抱……抱歉,我…

…我不知道這是你房間,我……我到處都找不到諾亞……所以……”

“諾亞已經離開了,馬上要開學,所以未來幾天他要忙學校的事。我也只是進來拿包香煙……”

德莫斯攤開手里的煙盒和打火機,解釋的同時視線卻久久凝在她身上。

寬長的男士浴袍下,她的玲瓏身軀根本看不出絲毫曲線,反而顯得有些單薄滑稽。

“那……還是我……我到樓下的房間去睡……”

卡蕾忒被德莫斯看得有些心慌,結結巴巴的說著,隨后轉身準備開門離去。

德莫斯從她身后幾步沖過來抱住她,力道有些猛烈,讓她感覺透不過氣,慌亂之間心跳加速。

“砰”的一聲,房門被德莫斯伸出的一只結實手臂果斷閉合了。

“我知道這樣做是趁人之危,但我確實已經等得太久了。這次,說什么都不會再放開你……”

他聲音緩緩地說著,溫柔卻深沉。

“德莫斯……”

卡蕾忒驚得兩眼睜大,目光孤獨無助,聲音抖動著只呼了一聲就靜下去。

隔著浴袍,她的身體正被德莫斯的暖暖的兩手殷切撫慰著,這使她更為忐忑。

她的金色長發尚未干透,有些潮濕的絲發正散出一種特有的香氣。德莫斯把臉接近她的頭頂,一邊貪婪嗅著這迷人的芳香一邊在她的金發間落下幾個吻。

“就算洗過澡,為什么你的身體依舊冰冷?我都能透過這層浴袍感覺到那種噬骨的涼度……”

他疼惜地感慨一句,引領她走到床邊。

卡蕾忒想掙扎,卻力不從心,她深知自己已經躲不過今夜。

這就是分針的命運軌跡,無論怎么走都要投回時針的懷抱,與時針在某一點交匯——

突然之間她想到宙斯委派她的任務,心中頓時打個寒戰。

她必須向德莫斯守住這個秘密,然而,身負秘密而結合,未來之路……究竟是喜是憂呢——

忡忡心事中,卡蕾忒被德莫斯擁到床上。

他小心翼翼起她的臉,在她每

片嘴唇上都印下溫存的長吻。

伸手正要去扯她的浴衣,她卻以手半推著抵擋。

“德莫斯……等一下。”

她聲音顫顫充滿祈求,顯然沒有完全做好心理準備。

從未有過的撕裂疼痛從身下傳來。

她難以忍受,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通身都結出冷汗,雙手不由自主緊攥了身下的浴袍……

卡蕾忒幾乎無法呼吸。

直直看著天花的空洞雙眼中流出串串淚珠,她張大嘴唇一顫一顫,舌齒之間隱約釋放出來的音節只有一個字,“疼”。

德莫斯表現得更加憐愛,在她耳邊語聲激動:

“我要你永遠記住這個時刻,過了今夜,你的一切都會屬于我,只屬于我!”

……

同一時刻,圣山奧林帕斯,糾紛女神艾莉斯的宮殿——

卡摩德心神不寧,躺在軟床上不停輾轉,最后干脆一躍而起。

“你怎么還不睡?”

這動靜驚擾了艾莉斯,她在一側懶懶動動身子,有些不耐煩地看看他健美挺直的上半身。

“卡蕾忒……應該已經和黑暗之神在一起了吧……”

他又呆坐了幾秒鐘,才神色落寞地像是自語著說了句。

艾莉斯冷漠笑過也坐起來挨到他身邊,眉梢一挑故意氣他道:

“那當然了!已經兩天了,她絕不可能自己在街上閑逛吧?說不定此刻……她正在黑暗之神身下承~歡,爽得不得了,才不會想起你!”

卡摩德“格格”攥緊了雙拳沉默一刻,突然翻身下床撿起衣服配飾不停往身上穿。

“你干嘛!想去哪?”

艾莉斯見狀厲色尖叫起來,儼然一副可惡的管家婆嘴臉。

卡摩德氣呼呼一甩披風斜罩單肩,大步向宮殿大門位置邊走邊頭也不回地硬聲回應道:

“回我自己的寢宮!我沒心情陪你——”

“卡摩德!你……你給我等著!”

他的背后,氣急敗壞的艾莉斯坐在床畔,好一陣惡毒的賭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