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新的希望

異次元空間,繁華落幕,一切都退為寂靜與平淡。

冥王哈迪斯將過往的一切交代清楚之后,轉身吩咐冥后貝瑟芬妮:

“我們該走了!”

“哦,好……卡蕾忒,你要保重。荷西大哥,我先帶你離開這里。”

“……可是……卡蕾忒……”

荷西猶豫不決,看樣子根本不想走,目光還停在卡蕾忒身上,一副擔憂且不舍的模樣。

“……”

卡蕾忒的注意力完全沒在荷西身上,她根本不可能從失去德莫斯的哀慟中即刻回過神來。

“走吧!我們快走……”

貝瑟芬妮扯住荷西的手臂,再次催促。看看左右,全是奧林帕斯的神祗,她知道身為異族的冥王與她在此地并不宜久留。

“等等!”

糾紛女神艾莉斯以兩只厲眸盯上荷西,突然橫身截住冥王一行的去路,臉上皮笑肉不笑道:

“這男人只是普通人類,然而卻親眼目睹了諸多神祗。既然看了不該看的東西,就這么走掉了,不太好吧?”

貝瑟芬妮自然明白糾紛女神的意思,不禁臉色一變,以身護住荷西,怒斥艾莉斯:

“你想怎么樣!”

“怎么樣?當然是留下他的命!”

卡摩德這時也纏上來,邪笑道:

“神代,誤闖神的世界的人類,都會受到殘忍的懲罰,以防止他們回到人界亂說。哈迪斯,被他看到你也有份,難道還要縱容了他?”

卡摩德并非有意向著糾紛女神,他在說這番話之前心里已經把一切盤算的非常清楚。

眼前,就是這個叫荷西的男人和卡蕾忒一直保持著親蜜的情侶關系,就在她在人界執行任務的三個月時間里,這是不爭的事實。

卡摩德心中隱隱生出一種不安的感覺,雖說對方只是一個人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高校研究生,可是只要他還活著,都會令卡摩德寢食難安。

因此為免后患,卡摩德想要立刻出手,用自己手中的寶刀結束這個人類男子的性命。

對手阻截在前,貝瑟芬妮不由得一陣緊張。她擋著荷西,而冥王擋著她!

哈迪斯臉上絲毫看不到任何波瀾,一雙幽綠的眼眸盯著眼前面目猙獰的卡摩德,眸光冰涼涼的瘆人。

“你要殺的這個男人,我要了!能夠決定他的命運與生死的神祗,不是你,也不是你們,而是我,地府的主宰,冥王——哈迪斯!”

哈迪斯的聲音此刻沉定有力,雖然還是稚嫩的孩童嗓,可是蘊含著不怒自威的十足的氣魄。

艾莉斯的額鬢滲出一絲冷汗,她強匿著恐懼感,神色僵戾:

“開什么玩笑,冥王!你作為提坦神祗,幾時開始幫人類說話了?我們奧林帕斯做事一向公道,不會無緣無故懲罰生命。大家說,是不是!”說著,她轉臉看看左右。

“是啊!確實是那男人有罪!”

“我們神族的世界,可從來沒有人類介入過!

奧林帕斯眾神開始七嘴八舌,大多順了艾莉斯的挑撥之意。

“……”

荷西意識到自己處

境的危機,轉眼看向卡蕾忒。只見她依舊低垂了頭,不發一言,身子停浮在次元之中,動也不動。

卡摩德被艾莉斯挑得已然沒了耐性。他就在身材矮小的哈迪斯面前攥緊了“芒石”的刀柄,突然對著他高高舉起了寶刀。

“噌”地一聲,鋒利的刀刃掛著陰毒的冷風,在高抬的瞬間,將哈迪斯鬼火一般的頭發與精美的華服衣擺吹得亂揚。

“卡摩德,不準放肆!”戰爭女神雅典娜見勢不妙,急忙責令屬下住手。

卡摩德一心只想盡快取了心頭禍患的性命,對雅典娜的命令根本充耳不聞。

他在抬起“芒石”的下一秒便用力揮刀下落。

“冥王,得罪了!”卡摩德口中歹毒說著,刀刃已經直逼哈迪斯的頭頂而來。

“哐當”——

一聲巨響猶如行星相撞,在卡摩德的寶刀觸到冥王哈迪斯身前的氣壁結界的剎那,火石電閃的光芒在刀與結界抵觸的地方生出來,轉瞬化作一輪耀眼的白色光輪。

“哇!好亮——”

卡摩德的視物承受能力明顯招架不住這等極晝般的輝芒,未極抽回寶刀的那時,頭已經不自主的扭轉到一旁,瞇緊的雙眼根本無法輕易打開。

耳畔,傳來哈迪斯忿怒低沉的聲音:

“哼!不自量力!”

這聲剛出口,卡摩德全身連同“芒石”寶刀同時被氣壁回彈出去,在次元虛浮的空間里盡情旋轉空翻了好一氣,方才停住。

卡摩德定穩身形,他感覺這一刻的自己全身還處于激烈的余震狀態,所有細胞都在沖撞與摩擦之中刺激著敏感的痛楚神經。他狼狽的伸出右手,對著懸在次元中的“芒石”發起召喚時,這才注意到右手臥刀的虎口已經被冥王那才那招震裂,正汩汩地不斷淌出血來。

“呀——”

糾紛女神艾莉斯眼睜睜看著她的情郎像一枚炮彈般射遠,驚恐的尖叫起來,再不敢嘴欠了。

“夠了!卡摩德,還不快點過來!給我歸隊!”

雅典娜看出激戰一觸即發,趕快出面向失利的近侍怒斥一聲。眼下,她只求息事寧人,畢竟,如今的奧林帕斯還不想與冥族為敵。

“呵呵,許久沒運動了,熱熱身也好!”

哈迪斯不屑地談笑著,矍亮分明的綠眸子獵視了雅典娜兩秒,接著橫掃其他神祗,一副虎視眈眈的模樣。

“怎么樣?還要攔我嗎?”

傳令神最終揮一下盤蛇杖,示意后方的圣軍團方隊自行分向左右兩旁,為冥王讓出一條路出來。

“走吧,貝瑟芬妮。再遲點,恐怕你我都要被殺掉滅口呢?怎么也算親眼目睹了宙斯的不義了,呵呵……”

在虛空中邁步前,冥王哈迪斯又側頭凝望著姿態仍處于石化狀態下的卡蕾忒,似乎剛才那一幕驚天動地的激斗場面都無法喚醒她的懵狀。

“卡蕾忒……”哈迪斯叫她一聲,也不管此時的她到底能不能聽他說話,又究竟聽進去多少,繼續對她說道:

“今后,在圣山那種環境中生存,你與身體里的那個希望……還是自求多福為好!”

冥后貝瑟芬妮臉上顯出無比訝然的

神色,伴隨哈迪斯話音剛落的剎那,她將驚詫的目光投向了卡蕾忒,卻沒開口說出什么。

隨后,見冥王起步向次元的出口走去,急忙拉起荷西,催他說:

“走啦!荷西大哥!快,冥王要親自送你回人界,別耽擱!”

荷西隨她離去時又向卡蕾忒看了好幾次,卻沒有打擾她,更沒能與她道別。

荷西知道,此時的卡蕾忒還沉湎于失去德莫斯的痛苦中。德莫斯對她而言就像是心臟,是靈魂。沒了靈魂,她已是行尸走肉。失去了心,她沒了生命,斷然活不成了——

……

卡蕾忒的意識徹底清醒過來后,已身處圣山奧林帕斯自己的寢殿里。當時,幾個侍女正圍著失魂落魄的她,為她卸下戰斗裝束,然后抬她去清水池中沐浴。

提坦神族的族規,神祗們從外界返回,都要徹底沐浴,去除神界之外的煙塵,然后更換神職的華服。

光身浸入溫水的那刻,卡蕾忒終于醒了。

她劇烈動了一下坐在水中的身體,猛的長長吸進一口氣,仿佛長久沉在一個可怕的噩夢里,終于醒了過來。

“好了,醒了!終于清醒了……”

“嚇死我了!那個……快點拿香膏和浴乳來!”

耳邊,是幾個年輕女孩的聲音。

卡蕾忒的目光還是迷離的,環顧左右,那幾個侍女裝扮的年輕女孩立馬圍過來,在她身邊嘰嘰喳喳。

“小姐!你回來了!”

“你不在的這些日子,可想死我們了!”

“奧林帕斯……”

卡蕾忒冷笑著,很不情愿的從唇齒之間擠出這個發音。周身泡在熱水中,口里卻釋放出的氣息卻是極涼的。

又一名年齡稍長的女人走過來,身上的套裙和其他女孩的衣服相比更為華美些。她兩手托著一個漆盤,盤子里放置的是為侍主卡蕾忒準備的新禮服。

“好了,你們不要耽誤時間,趕快幫小姐清洗干凈。”

這名年長的女人不滿地瞥了那些女孩幾眼,將托盤放在一邊的圓桌上。

她是卡蕾忒在奧林帕斯的掌司侍女,年齡長幾歲,閱歷就和那些年輕女孩不同。

她知道,這個時刻的女主人最需要安靜,不宜受太多的打擾。

女孩們立刻靜了許多,開始動手拿起器具,為卡蕾忒清洗全身。

沐浴過后,卡蕾忒被侍女們帶到自己的妝臺前,一陣梳整。

卡蕾忒靜靜的坐著,任由她們擺布。腦中不停回憶著那個暗色的身影,仿若她那羸弱的身體雖然回來了,可是心魂卻永遠留守在了那個被遺忘了的空間里。

“德莫斯……”

卡蕾忒輕聲地、悲情的喚出了他的名字,眼眸一痛,火辣辣的穿刺感覺過后,已然流不出一滴眼淚。

身旁,她的掌司侍女剛剛為她攏好了滿頭長發,才放下手中的象牙梳子,就聽到她那一聲嗟嘆。

正要開口勸慰女主人幾句,背后一陣清淡的香風拂過來。

侍女轉頭看,立刻心驚不已,隨即與其他侍女一同附身倒地叩拜:

“大神,您來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