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契約轉換

“那個……”

冥后貝瑟芬妮低頭沉思著,兩個手掌合在一起垂在身前,緊張得相互摩擦著,一副欲言又止的難受模樣。

德莫斯立馬來了精神,從方磚上躥起了身,幾步過去,急切追問:

“快告訴我!貝瑟芬妮,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其實,這個辦法……有一定風險,不一定能成功……”

“是什么!說出來聽聽啊!”

不等貝瑟芬妮說完,德莫斯便搶過話去:

“快告訴我,是什么辦法!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要試一試!”

貝瑟芬妮用力吞咽一口唾液,神色肅然的回答德莫斯:

“其實,冥府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黃泉路上不回頭’!可是,一旦有魂魄在墮入十八層地獄之前,肯在黃泉路上回頭望額時候,他們便可脫離地獄的懲罰,立時還回人界,即所謂的‘還陽’。黑暗之神,你應該記得神代的吟游詩人歐拉士吧!”

“歐拉士?那則關于天琴星座的傳說?”

德莫斯當然對那個人類男子的名字記憶尤新。

半年前的某一天,在他為救卡蕾忒而與海王波塞頓激戰的時候,正是那個男子手中的傳世魔琴差點將卡蕾忒害死。

“貝瑟芬妮,你是要我,像歐拉士那樣……”

德莫斯驚看冥后,他的額頭與后背全都在瞬間凝起了一層冷汗。

貝瑟芬妮以重重點頭作為回應:

“神代,吟游詩人歐拉士的愛妻被毒蛇咬死,使深愛她的歐拉士痛不欲生。為了再與妻子團聚,他自殺后,魂魄帶著豎琴進入冥府,以一曲旋律打動了冥王。當時,王就是為歐拉士出了這樣的主意,叫他等在黃泉路上,看到妻子的靈魂便用盡一切手段令她回頭。只要他的妻子肯在落入十八層地獄之前回過頭看他,王便會放他們兩個一同還陽。只可惜……”

話到這刻,貝瑟芬妮傷感地停了聲。

“可惜,最關鍵的時刻,歐拉士正在彈奏的豎琴鬼使神差般斷了弦,無法彈奏出可以打動他的妻子回頭的韻律……”

德莫斯感嘆一聲,接著道出了后半句結尾。

神代,他對那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也有所耳聞,心里清楚,分明就是哈迪斯為了所謂的規則和秩序,耍詭計玩弄了歐拉士。這也是后來那個吟游詩人懷恨成魔的直接誘因。

德莫斯垂下頭,緊縮愁眉。

他還記得六個多月前在天涯海角時的情景。那個時候,面對元靈分裂的卡蕾忒時,他都沒能下定決心,去冥府走上一遭。

因為他清楚,即使自己真的去求冥王,到最后也只會被那個變態冷血的神祗捉弄。

可是如今……

德莫斯握起一個拳頭懟住嘴,狠狠用門牙咬著手指上的皮膚,心情煩悶而糾結。

腦中,揮之不去的都是往昔和卡蕾忒在一起的每一幕。他不想就此放棄救回卡蕾忒的念頭,更不想這輩子就這么失去她。

貝瑟芬妮見狀,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只是擔憂地望著他。

最終,德莫斯抬頭,黑色的雙眸決決盯著貝瑟芬妮:

“你現在有辦法,可以送我的元靈下冥府嗎?”

“你?真的決定了?”貝瑟芬妮詫然地看過去。

“嗯!”德莫斯使勁點點頭:“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都不會放棄!貝瑟芬妮,想辦法送我下去吧,我肯定會令卡蕾忒回頭,帶她平安回

來的!”

“好!黑暗之神,我們就來這水池的旁邊……”

貝瑟芬妮被德莫斯的決心感化,情緒也激動起來,她不停招呼他快步走到那座噴水池的白石邊緣。

“聽著,黑暗之神,現在我就要以這池回魂水幻以冥術,引領你的元靈脫離你的身軀進入冥府。記住,在冥王的結界里盡量不要使用法術,任何小程度的神力源催動,都會引發過多的體力耗損,時間長了你的元靈根本吃不消,很可能最終導致灰飛煙滅。因此,找到卡蕾忒后,一定要抓緊時間回來,盡可能避免與亡魂糾纏,千萬記住!”

“好!謝謝你。可是,哈迪斯那面,你又如何交代?”

德莫斯在感激之余,又開始擔心起冥后的處境問題來。

貝瑟芬妮淡淡一笑:

“眼下,先別替我擔心了,快去喚回卡蕾忒吧。有句話說的好,黃泉路上不等人啊!至于到了那邊是否真能成功,就全看你們的努力了……”

話畢,貝瑟芬妮安靜地合了兩眼,揮展雙臂施展法術。

噴泉的水轉瞬突然停止了噴涌,幾乎同時,池中的一汪清水變為了混綠的顏色,安靜的水流在旋轉中自行分為了兩個水渦,越轉越疾,越轉越快……

德莫斯按照貝瑟芬妮的指點,兩眼直直看著那池翻滾不迭的渾濁綠水。他被那兩個不停旋轉的水渦帶得頭暈目眩。耳鼓之中是“稀里嘩啦”的刺耳響聲,像是沸騰的水發出的聲音,又或是其他怪異的響動。

接著,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突然附著到她的身上,正在將他體內的某種東西強行拖出來,他的身體變得輕飄飄起來……

貝瑟芬妮最后的囑托在他耳邊響起來,聲音已是渾濁而扭曲:

“千萬記得,早些找到卡蕾忒!一定要在她落入十八層地獄之前,找—到—她——”

……

空蕩蕩的異次元之中,冥王講到這里,神色暗沉下去。

“后面,就是他在黃泉路上喊你回頭的事,你自己也都清楚了,不需要我再次陳述,是不是,卡蕾忒使者?”

哈迪斯舉起眸光與卡蕾忒的對接在了一起。這時的他,無論如何也表達不出先前諸多的嘲諷或是不屑,沉寂的表情似乎隱露著些微的憂傷。

卡蕾忒的身體紋絲不動,兩個沾滿淚珠的眸子更是半天不都不眨動一下,像是再次遭受了石化那般。

“是……我知道……”又過了好一陣,她才抖動兩下嘴唇,抽抽搭搭地回答:

“我都知道……為了喚我回頭,他想盡方法,甚至拼上神力源。最后,他把我送了回來,自己卻……落入了十八層地獄的深洞……”

“沒錯!”冥王確認地回應道:

“老實說,我縱容貝瑟芬妮幫他,也以為他根本無法實現歐拉士做不成的事。可真是沒想到啊,他為了你簡直可以豁了一切。我的種種手段,到了最后,還是沒能阻止他想要救你的決心……”

“那個火烙……德莫斯身上的火烙究竟是……怎么來的?”

卡蕾忒飲痛問去,心中已經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那是……一次交換!那時候,當德莫斯跌入十八層地獄的入口后……”

冥王聲音肯定的回答,接著陳述起來……

——

冥府第十九層空間,無間地獄——

德莫斯頹然睜著兩眸,望著眼前一片火紅的天河。

“這里……好

美……”

良久,他兀自輕語,發出一聲感嘆。慢慢低了頭,他好奇的看著腳下那片絢爛的紅色花海。

“知道嗎?卡蕾忒剛來這里的時候,也曾說過和你相同的話。”

德莫斯背后,一身精美華服的冥王哈迪斯悄然現出身形,對德莫斯如實說道。

等了半分鐘,見他沒有想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哈迪斯心里便知道德莫斯還在為自己于黃泉路上出手阻止卡蕾忒回頭的事怨恨著。

哈迪斯倒也不怪德莫斯,淺然一笑道:

“我真是徹底服了你這瘋狂的神祗了!為了卡蕾忒,簡直什么邪事都干的出來!”

“你認識我,不是一天兩天了吧!”

德莫斯頭也不回的甩出一句,還在生悶氣。

“呵呵……好!霸氣外露啊……”

哈迪斯被噎得無奈地點點頭,繼而問道:

“既然你放走了卡蕾忒,自己卻跌進了當初她和我立約的無間地獄,想必就是天意。你該知道,冥府從來沒有能夠死后無故還陽的魂魄,就算是歐拉士曾經努力,最終也是輸給了我。”

“我當然知道!無論走到哪一世,冥王在意的都只是面子嘛!”

德莫斯當然明白冥王的意思,因此冷冷回敬他。

迎面吹過一陣清風,將漫天飲不盡的花香帶進德莫斯的鼻腔。他貪婪地吸進一口香氣,腦中不停聯想著卡蕾忒在這寸美麗卻邪惡的世界里曾經遭受過得折磨。

心,撕痛一片——

“別廢話了……”

德莫斯收回放遠的視線,吸了吸鼻,接著道:“我趕時間!哈迪斯,就用我的命換卡蕾忒的命吧,然后暫時放我回去。事情一旦了結,我立刻返回你的冥府!”

“你要考慮清楚了!你很可能已經犯了一個大錯了!封印如果被解開,大劫必在眼前。你犧牲蒼生,只為一個女人……這……”

“錯就錯吧……”德莫斯釋然的笑起來:

“改用你哈迪斯的話說,我是卡蕾忒的男人,我只做一個男人該做的事!”

哈迪斯怔怔立在火紅的彼岸花海中,再無話可說。他的一對眸光暗了下去,最終悲傷地合了眼。

“好吧,沒辦法了!我就達成你的愿望,放過卡蕾忒,改由你受業火刑劫。我們,現在開始,做契約轉換吧……”

……

“正是因為靈魂契約發生轉換,你身上的火烙印記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卡蕾忒,如今德莫斯的元靈已經回到了冥府的第十九層空間里,承受他該受的劫難呢。”

哈迪斯在異次元的空間中立身,一口氣解釋完以往的全部,最后看著次元無際幽黑的時空,凄涼的長嘆著:

“相愛相殺……這一世,宿命之門關閉了……”

“呵呵……呵呵呵……”

卡蕾忒突然大笑起來:

“德莫斯…… 他好傻,他好傻啊!干嘛非要救我……我本來就是一個該死的女人……不值得救……根本不值得啊……哈哈哈哈……”

笑到后面,她的聲音又轉為嚎啕的大哭。悲痛之間,她不顧諸多神祗在場,毅然拉下左肩的護袖。

凝脂皙白的肌膚上,那朵如彼岸花般妖冶的火烙印記,已在不覺間神秘的消失了蹤跡。

卡蕾忒看著空白的左肩膀,抽噎著。突然,她仿若犯了失心瘋,張嘴凄厲的嚎叫一聲:

“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