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章 攜手同行(為黑暗之神默哀吧)

暗結界封鎖后的黑暗神殿,東配殿——

卡利慢慢從脖子上撤去了金斧頭,以奇怪的目光打量著德莫斯:

“你搞錯了吧?你還會騙卡蕾忒?你究竟是欺騙她還是一直在欺騙我?利用我?假如真你心騙她,暗族又何來今日滅族大難!?”

卡利瞇眸一口氣對著德莫斯說完,口吻僅僅只是冷語凄凄。

眼下敗局已定,卡利不需要再對他發瘋發火或是吵鬧不休。看著滿目破敗的景象,她一陣心寒。五臟六腑之中兀然翻起股股幽怨不堪的悶氣,她難以找到能將這滿口腐濁之氣發泄出來的途徑。

距離卡利一掌之遙,德莫斯面色平靜地蹲身下去,和卡利臉對著臉。

卡利只是卑微地挪動身軀向后退,兩眼流淌出的盡是暗色的血淚。她用兩手捂住臉,極是痛苦的搖頭:

“不!德莫斯,你別看我……求你別再看我……我不想你看到我這副鬼樣子……嗚嗚……”

德莫斯扶住她在哭泣時刻抽抖不停的肩膀,使她的情緒稍稍穩定下去。他拉下她的兩只手,使她那張綻裂的臉旁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卡利頓時又有些激動,表現得驚慌失措,一張衰臉左躲右閃,直到耳邊響起德莫斯溫柔的磁音:

“姐姐,不管在何時,你都是最美麗,最耀眼的女神。這點,毋庸置疑!”

“……你說我美?”

她癡癡正過頭,期盼地凝望著德莫斯,似乎渴望他給予再次肯定:

“可是……為什么你認為我是美麗的,卻始終無法愛上我……德莫斯,我愛了你兩世,等了你兩世……還是不夠的?是不是……”

德莫斯無法立刻回應她,她的提問令他的心莫名澀痛。

老實說,他似乎從沒有像此時此刻這樣認真端詳過面前這幅嫵媚卻哀怨的容顏。又或是,這個女人陪伴他的時間太長了,跨越亙古的神代直到今天,所以他對她的模樣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熟悉到那抹清晰的記憶,也因為這份熟悉而變得模糊起來?

德莫斯未曾說話先行開口,吐露出一記淡泊的感嘆。

也許,神祗較之人類來講本無區別,都是喜歡傷害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

確實,是自己怠慢了卡利,是自己的冷落,使她的這份愛,終是化為了無盡無由的恨!

德莫斯的內心懺悔起來。

倘若不是走到了最后的時刻,誰又會真正懺悔,真正認識到一個真實的自我?

“姐姐,無論是哪一世輪回,卡蕾忒都是我最愛的女人,而你……”

話到這時,德莫斯漆夜的眼眸里漲起兩點盈亮的水光。他重重呼吸一下,哽咽地接著說:

“你卻是最令我心疼的女人!”

“德莫斯……”

卡利在認真地聽著他說,這最后半句話才出口,她的臉上立刻流露出無比詫異的神色:

“你在說什么……你是說……”

“我是說,我真的很心疼你,你的情意,你的愛,我其實都懂,只是無法給你想要的東西。我愛卡蕾忒,愛得幾乎忘乎所以。但是,只有面對你的時候,面對你對暗族、對我的全部付出時,我才會

發現自己是那樣的卑微、怯懦……”

“德莫斯……你別說了……別再說了……”

卡利被說穿了心事,立刻搖了搖頭,哭得嗚嗚咽咽。

“姐姐,我曾經說過,有朝一日定會報答你對我所有的恩情和付出。在生之年,我無法給你什么,不如,就以攜手同赴黃泉,結束一切仇恨吧!”

德莫斯說完,向卡利緩緩伸出一只手,等待著她的決定。

“……德莫斯……德莫斯……”

卡利的神態從驚愕落為了徹底的感動,哭聲也漸為激烈:

“德莫斯……原來……你一直都在把我當做你最親近的人……嗚嗚……我好蠢……我居然背叛了你……我真的好愚蠢啊……”

卡利邊訴邊泣,抽抽噎噎。最終,她也遞出一只手,與德莫斯的掌心合在了一起……

異次元——

眾神忽然感覺到一絲悸動,兩股強勢的神力源正在剎那之間膨脹到了極限。

“全軍后退,快——”

卡摩德一邊向著奧林帕斯圣軍團所在的方位大喊,一邊扭身帶著卡蕾忒向著安全地帶急馳而去。

“轟隆隆”——

背后傳來天地崩裂般的震響。劇烈的波動一泄千里,沖頂的神力源在瞬間碰撞后爆發,將整座大理石堆砌的神殿炸成了一堆碎粉。

異次元之中,眾神的身體被劇烈的震蕩之力彈得七搖八落,在曇花一現的刺眼亮光中桀桀掙扎。

驚呼與呻~吟聲音此起彼伏了好久,才在滾滾煙塵之中降了下去。圣軍團重新調整好了隊形,再向黑暗神殿所在的方位看去,大伙全都吃了一驚。

那座磅礴的神殿此時已不知去向,視野之中,僅存了那抹空洞而孤獨的黑色。

一切,再次歸為寂靜……

任何愛恨情仇,隨著這個奇異時空的衰落,變為了廖廖的飛灰,伴著蕭瑟的次元冷風,被帶去了遙遠的彼岸。

卡蕾忒的雙目在嗆鼻的浮塵之中苦苦尋找,尋找著那個暗色清俊的身影。

“德莫斯……德莫斯……”

她輕聲地、喃喃地呼喚著他的名字。

“他……已經不在了……”

卡摩德的聲音從她身后想起來,聽起來極其冷酷。

“……他……去哪了……”

卡蕾忒在問話出口的同時頹然落下兩串清淚。

雖然心中分明已經有了答案,她還是不愿相信這不爭的事實,曾經那個發誓要與她生生世世守在一起的男人,已經先行離開了……

卡摩德的兩點厲眸直直盯著原屬于黑暗神殿的位置,漠然斜起一側嘴角,他陰陰笑了笑,邪惡地回答:

“黑暗之神,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想見他……下輩子吧!”

此刻,最為幸災樂禍的莫屬他了。情敵消失了,再也沒有誰能阻止他繼續去追求懷中的女人了!

“不……不……這不是真的……”

卡蕾忒怔怔望著前方,潺潺清淚頃刻化作洶濤駭浪從兩個眼眶奔流而下。

她突然對著無盡的黑暗時空聲嘶力竭地嚷起來:

“他說過,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他會陪著我,生生世世陪著我——”

她在卡摩德懷中再次開始了掙扎,她想要掙脫她的哥哥,奔到爆炸的源頭一看究竟。

“哥,你放開我,讓我過去!我要去找到他啊!我想要問問他,對我說過的那些話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不會騙我!他絕不會欺騙我——”

“別傻了——那只是他哄你的空話!白癡才會去相信——”

卡摩德聽了,登時氣不打一處來,憤然一嗓子吼了出去。

清嘯之聲立刻制止了卡蕾忒的瘋狂,她的全身好像瞬間被石化了一般,待在卡摩德懷中一動不動。

良久,她才對空有氣無力的傾吐一句:

“是啊,我好傻……原來,在這世上,誰也不可能陪誰到最后……一個人的路,始終……都要一個人走完……”

“學長?……學長!學長去哪里了?他到底怎么了——”

身后傳來荷西慘厲的呼叫聲。

神力源大爆炸后不久,身為普通人類的他才得以理解發生了什么事情。而在他反應過來的第一時刻,就是奮不顧身地想要沖到時空的對面,去尋找消失了的德莫斯。

“荷西大哥!你不要亂動!別過去,那邊太危險了——”

冥后貝瑟芬妮一直緊摟著他,如果沒有提坦神祗的她的扶助,身為一個人類的荷西無論如何都無法辦到在次元這種寸土不生的地方立足。

雖然之前有過許多過節,可生死攸關之際,荷西已泯去了一切夙愿,此時,他在心中真正為德莫斯擔憂起來。

“別去!別去……”貝瑟芬妮奮力拽著荷西,忍不住哭出了聲:

“逝者已矣,荷西大哥,活著的人,還要堅強的活下去啊……”

“什么……逝者……不……不……”

荷西愣住一刻,隨后雙手掩面,痛哭失聲。

卡蕾忒幽幽回過頭去,順著哭聲的源頭看去,目光卻先行落到了貝瑟芬妮身旁的男童身上。

“冥王……哈迪斯!”

她忽然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邊在卡摩德懷中執拗,邊向男童大聲質問道:

“哈迪斯,等等!我有話問你!為什么是他?為什么是他!”

如今黑暗之神已死,卡摩德再無后顧之憂,根本不需再擔心卡蕾忒可能被誰奪了去。于是,見她在自己懷里掙得漸進激烈起來,索性放開了手,不再束縛她的身體。

卡蕾忒在次元之中穩住身,隨后直接飛至冥王的近前,語聲凄然:

“他身上為何會有火烙?與你訂立靈魂契約的是我,該死的應該是我,應該是我啊!”

冥王抬臉,充滿稚氣的面容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全身依舊一副高冷的姿態。

待卡蕾忒安靜下來,才對她淡然一笑:

“真是的……老實說,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德莫斯會那么固執,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就算了,還要賭上世間蒼生,非換你這丫頭一命不可!”

“什么?冥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蕾忒急急逼問,腦中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之前黃泉之路的詭異夢境,頓時心中生出一陣不安的感覺。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