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九章 火烙重現

黑暗神殿,東配殿——

“蟒金”斧繞開德莫斯橫向掃來的直劈,在空中回旋半周后又朝卡蕾忒繞腰襲過去。

德莫斯蹙眉揮動右臂。“嗖”的,“毀滅”嗆然從他手中脫出,飛到空中劃出一條弧線后擺尾朝“蟒金”撞去。一陣鈍響,金光與紫黑的火彩交匯閃耀,于暗色的穹頂下造出空前華美的光輝。

這柄由玄石鍛造頗具靈氣的圣劍,在感知到危險的第一時間所做的事,便是奮不顧身的以身抵御敵方的進攻,為侍主爭取到最為寶貴的時間。

“卡蕾忒,快動身!我隨你走!”

趁“蟒金”和“毀滅”博擊爭斗得酣,德莫斯催促卡蕾忒,隨后拉起她一個飛躍,迅速趕向露臺。

“哦!好!”

卡蕾忒聽到他對自己那樣說,高懸的心總算踏實下來。

對,彼此要在一起!無論去哪里,無論是生或是死亡,只要自己所在乎的、珍視的人陪在身旁,便是最完美的,幸福的結局——

露臺的對面就是那道漆黑而神秘的空間——異次元。

望著那頭密密匝匝的奧林帕斯軍團,卡蕾忒狠狠咬牙,將“揮瀾”神杖再次握緊。她和德莫斯一旦踏入異次元空間,軍團的人勢必會對他們兩個窮追不舍,因此她已做好了全部準備,隨時可能展開廝殺,開出一條血路沖出次元。

卡蕾忒不會就此舍棄德莫斯回圣山,就算是死,她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德莫斯站臺在露臺邊沿,放遠深邃的目光,直直對準了戰爭女神。

“雅典娜,你欠我一個人情!”

面對浩浩宇宙,德莫斯對神祗隊伍首位的戰爭女神高聲喊嚷,朗朗聲音鼓蕩在次元如夜的色彩里,格外洪亮:

“作為回報,請你守護卡蕾忒!我把她交給你了——”

驚駭的神色轉為閃耀的流星,滑過雅典娜清晰的眼眸后逝去。眉頭擰蹙,可她卻配合地點頭,似乎早就預知后面將發生的事:

“好,黑暗之神,我答應你。”

“你在說什么……”

卡蕾忒聞言色變,扭頭看向身邊的德莫斯,神色焦躁:

“什么意思……你不要和我在一起嗎?德莫斯,不要放棄,你我合力殺出重圍!”

“……對不起,我只能陪你走到這里了……”

德莫斯與她平靜相望,以坦然的表情對應她的慌張,緩慢的語速所傾露出的盡是難以割舍的哀傷。

“卡蕾忒,今后的路,你必須獨自走下去。無論那條路是多么艱難,即使充滿崎嶇和苦難,我都相信,你那充滿光明力量的偉大感召力,都能將你和戰友們凝聚在一起,與你共同戰斗,共同迎接光明的時刻的到來!”

德莫斯訴說的同時舉目望去,眼光依依的流過月神阿爾提彌斯、冥王哈迪斯與冥后貝瑟芬妮,最后定定地落在了荷西隱忍悲傷的臉上,像是給予了他們最后時刻的囑托。

“不!我們一起走!我不能再離開你,求你了——”

卡蕾忒發瘋般扯住德莫斯的衣襟,哭泣著哀求道:

“不要放棄!德莫斯!可以的!我們合力一定可以殺出去,我們可以在一起的——”

“一切……已經太遲了……”

德莫斯凝視著卡蕾忒說完,聲調有些哽咽。他哭澀的笑著,一滴淚花一側臉龐滾落下去。

低垂的左手掌心悄然生出一色紫黑的能量球,卡蕾忒被那道奪目的光彩吸引住,低頭看卻還未反應過來時,德莫斯驟然將那能量球砸到露臺的理石地面上。

“咣當——”

雷鳴電閃之中,卡蕾忒的視野一片凌亂。她下意識地閉了眼,腳下失重,身子與斷裂的半個地面一起向著在漫無邊際的次元空間墜去。

“德莫斯——”

卡蕾忒急急睜開雙眼,一只手中緊攥的是一片被扯斷的衣襟。

那時的她,愕錯地盯著德莫斯袒露在外的胸廓,已經完全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那健美的左側胸肌上映有一枚醒目的印記,那張揚如血的顏色、妖嬈冶艷的形狀,無論怎么看,都像是那朵來自地獄的死亡花朵——彼岸花!

火烙?

為什么……會是火烙!?

卡蕾忒啞然張大嘴巴,聲音卻像是堵在了喉嚨里,無論如何也不能被釋放出來。

德莫斯決然站在斷掉的露臺另一側,不舍的注視著向著無盡次元中落身的卡蕾忒,那個讓他傾注一世情感,嘗盡愛恨糾葛的女人,絕俊的容顏上始終帶著欣然而傷澀的微笑。幽邃的黑眸中,她那布滿驚愕的臉越縮越小。

卡蕾忒墜落一刻,身體恍而有了支撐。是她的哥哥、雅典娜的近侍卡摩德趕上去接住了她。

“卡蕾忒!小心——”

他攔腰抱住她,將她帶去圣軍團那邊。

“不……不!放開我——”

卡蕾忒的意識清醒了,開始不停掙扎。視野中的德莫斯已經離她越來越遠。

“放開我!我要去找他!哥,你放開我啊——”

“快離開這里——”

卡摩德的兩臂死死環住她,使她在他懷中動彈不得。

卡蕾忒哭喊著,卻無法脫身,她那慘淡的叫聲被異次元的漆黑吞噬,顯得尤為空洞、無力。

她看到斷裂的露臺已被層層黑霧圍攏了來,和著塌陷的磚礫灰塵,這股奇異的濃稠霧氣逐漸籠罩了露臺,頃刻又將殘垣斷壁的黑暗神殿整個裹了起來。

“德莫斯?德莫斯——”

當他的身影已被無盡的黑霧淹沒,徹底消失在卡蕾忒的視野中的那刻,她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東西掏空了。

“不……不要……不要——”

卡蕾忒聲音越變厲,在卡摩德懷中抗爭的勢頭也漸進瘋狂。

“別傻了,和我回去——”

卡摩德對她的反抗置之不理,只管死死按住她往自己的方隊帶去,口中對她嚷道:

“你沒看到是他自行封閉了黑暗神殿的結界嗎!貿然過去你會受傷的!”

“德莫斯還在里面——”

“這是他的選擇,他根本不想再見到你——”

“不要!放開我!德莫斯——”

……

東配殿內——

血之女神卡利艱難地移動著四肢,匍匐著一步步挨近躺在地上紋絲不動的“蟒金”斧。

剛剛,它和“毀滅”圣劍脫離侍主在空中殊死一役,兩件神器旗鼓相當,爭斗

得你死我活,最終兩敗俱傷,靈力耗盡的它們紛紛落到在地上,再也顯不出一絲一毫的生命跡象。

卡利眼神空洞地凝視著晦暗無華的“蟒金”,回憶著從上古的神代起它便跟隨自己形影不離,并肩斬殺無數仇敵的情景,不覺淌下一連串冰冷的眼淚。

“啊”的一聲慘叫,卡利像是見到鬼一般,以最快速度退在了角落里,對自己做出每個動作時周身的神經正在承受的痛苦完全沒有察覺。

她被扁平的斧頭側面所映出的銅色的人臉嚇壞了,盡管自己也曾身經百戰,見過無數皮開肉綻的鮮活畫面。

鎮定了好一會,卡利才放開膽量,哆嗦地探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撫摸著自己傷痕斑斑的面頰。

在與雅典娜女神斗法失敗后,那些由于神力源外泄而龜裂的傷口已經流血多時,以至于如今傷口凝結了,卻結出了無數條條道道的暗紅色硬痂,從臉一直遍及全身肌膚,使得那些大小小的溝壑看起來好像一面紅色的蜘蛛網,異常寒磣。

卡利捋了捋一頭亂糟糟的烏發,口中發出陣陣“咯咯嗚嗚”聲音,凄凄戚戚,似是對自己嘲弄的冷笑。

“我的臉……我的臉……”

喃喃自語中,她苦澀地艷羨著自己昔日那張明妍的臉龐,細膩的肌膚和烏黑的卷曲長發。

“姐姐……”

火光和浮塵中,黑暗之神德莫斯徐徐移步而至。

“……你還回來干什么……你走,走開!”

卡利詫異的看著他,驚恐而慚愧的聲音化作歇斯底里的喊叫,卻已經沒了先前那許多囂張和仇恨。

作為女人,又是愛著德莫斯的女人,她很不想讓自己心愛的男人看到自己這幅奇丑的模樣。

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得極有尊嚴。

卡利迅速抄起地上的金斧,將銳利的刃頭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對德莫斯威喝:

“走開!我不需要你現在回來嘲笑我!你走!走開!再不走,我就立即自裁——”

德莫斯沒說什么,他靜靜的站在原地位置,看著百般抓狂的卡利,眼神一抹哀愁。

“快走!離開!我不需要你來可憐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我不需你的假惺惺……你走……聽到沒有……快點走啊……我不想你看到我這幅樣子,你懂不懂啊!為什么你還要回來——”

卡利叫囂不迭,用特有的方式維護自己的尊嚴。最終,那份卑微的倔強還是被德莫斯的堅持逐漸瓦解。她的聲音從神經質的喊叫慢慢轉得輕忽縹緲,仿佛剛剛吐出來就散沒得干凈了。

待她徹底安靜下去,德莫斯才幽幽地來了口:

“姐姐,我之所以回來,是要陪你一同上路!”

“……!你……在說什么?”

卡利注視著德莫斯表情平淡的俊臉,顯然極難相信他的話。突然,她神色一變,高挑一邊的長眉,笑容譏誚:

“呵呵……你剛才不是還說要和那個賤人一起逃走的嗎?這么快就變卦了?該不會是靠不上奧林帕斯,走投無路才想到回來吧?”

“我那么說是騙她的……”德莫斯實言相告:

“不那樣說,那個傻丫頭打死都不會離開這里。”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