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八章 訣別在即

“好了,貝瑟芬妮!我們走吧!別再這里浪費時間了!”

黑暗神殿東配殿內,冥王哈迪斯以意念術隱去“斷念”魔壺,隨后冷峻地轉身,吩咐冥后與他動身離開次元,返回冥府。

“荷西大哥,我們走吧!”

貝瑟芬妮伸手去扶荷西,決意要帶他遠離此處是非之地。

荷西身形未動,憂慮的目光還是停駐在卡蕾忒的身上。

他擔憂自己學長德莫斯的安危,更對卡蕾忒的處境擔心,因而不愿離開。

殺戮的氣息好像高昂的死亡禮贊沖斥在整個黑暗神殿里,一切都在卡蕾忒不可遏止的憤怒與悲慟中顫栗、燃燒。

碩重的天頂、支柱紛紛攘攘坍塌下去,砸在斷裂的地面上,與高聳的冰筍想撞,全都碎為不等的數段。撲揚的塵埃被烈烈紅焰燎燒得正烈,不停躥出簇簇團團的火星。

奧林帕斯眾神聯手布下一道結界,受這道屏蔽的保護,墜落的碎石瓦礫根本無法觸到他們的肉體,因而結界內的他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就算這樣,在晃動不堪的地面上站穩,對于神祗的他們來講也有些困難。

“大家快離開!卡蕾忒就要摧毀整座神殿了!”

大使者赫米斯最先感知到卡蕾忒那近乎瘋狂的神力源,大聲向同伴們呼喝示警。

“可是,黑暗之神與血之女神還沒有得到懲辦!這樣,我們就算回圣山也無法向大神復命啊!”

軍神阿拉斯頻頻搖動著手中獸牙鋼錘的鎖鏈,很是不滿地說道。

命運女神在半空注視著下方的幾位男女,長長嘆息一聲:

“就留他們在這里吧……只有異次元才是他們最終的歸宿。同為提坦神祗,我們都要尊重他們的選擇,為他們保留最后的尊嚴。”

“可是卡蕾忒還在那邊!我不能不管她——”

卡摩德焦躁地叫嚷著,他看了一眼地面上近乎走火入魔的妹妹,對她那半步不離黑暗之神的決心也是無可奈何。

他的話音還未完全落下去,一旁的糾紛女神艾莉斯便厲聲反駁他道:

“你傻啦?你還管她做什么!想要推倒這座神殿的是 她,想要害死咱們的也是她!你看她的樣子,分明早就把自己的身心賣給了暗族,哪還有一點‘愛與光明的使者’的樣子!”

“是啊!簡直太可怕了!”

“她現在的樣子,應該不能繼續留在奧林帕斯了吧?”

傳令神赫米斯被大伙七嘴八舌的議論攪得心煩,他狠狠握住盤蛇杖凌空舞動一下,眾神隨機止了議論的聲音。

他們都知道,當赫米斯與他們一起參與任務行動的時候,他便具有了最高的權威,他的任何決策都代表了大神宙斯的旨意。

剛才他那揮舞手杖的便是一個習慣動作。每到這時,諸神都知道傳令神即將發號施令,他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安靜的聽清楚,然后,絕對服從。

待奧林帕斯諸神安靜下來,赫米斯便開口吩咐大家:

“時間來不及了,我們立即撤離黑暗神殿,圣軍團后退五百米!”

奧林帕斯諸神領命,紛紛傾身從露臺的位置飛出東配殿,撤向茫茫異次元中。

卡摩德最后望了一眼身子還在原地紋絲不動的卡蕾忒,又朝一旁的德莫斯狠盯了一眼后,才忿忿地跟在侍主雅典娜的身后,等她安全進入異次元內才子一縱身,躍出了神殿的露臺。

東配殿里,一塊巨石從高處落下來,朝著荷西與貝瑟芬妮悶頭砸來。

面沉如水的哈迪斯并不需要出手,僅僅只向那塊石頭看了過去。兩點精光自他幽綠的利眸上閃過后,那石頭立刻化為一陣飛灰,和著次元的冷風散在空中。

“還不走!”

哈迪斯走過去,伸手扯住貝瑟芬妮就要朝向露臺那邊邁步。雖說他的外形只是個幾歲大小的孩子,可是力氣卻大得驚人。

貝瑟芬妮借力使力,抱住荷西的手臂隨冥王的力氣向逃生的方向移去。連拖帶拽,總算是搬得動荷西了。

“卡蕾忒——卡蕾忒——”

荷西想要掙脫,身體已經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他還不清楚貝瑟芬妮在拉他撤離的過程中偷偷使用法術禁錮了他的身體。

他扭不動脖子,無法回頭多看卡蕾忒一眼,朝張開嘴,異常不甘地叫著她的名字。

很快,黑暗神殿的東配殿里只剩了德莫斯、卡蕾忒與卡利三位神祗。

德莫斯扔了圣劍“毀滅”,挨近卡蕾忒,將她輕輕攙扶起來。

“……別這樣,卡蕾忒。收斂你的情緒,別再過度損耗你的神力源了,嗯?”

他對她溫柔說著,伸出手去,柔軟的指腹拭過她的兩個臉龐,淚水滾過滿臉灰塵,將她的臉搞得一團花瓜。

“噗……”

德莫斯看著眼前美麗蠢萌的小花臉笑出了聲。分別的時刻,他可以用微笑掩飾內心的悲傷,卻無法掩蓋住眸間稀稀落落的淚光。

“走吧!你自由了……”他的聲音憂傷。

“德莫斯……”她的神色愕然。

“卡蕾忒,我一直知道,是我用愛困束了你,用一份執著將你強行留在身邊。如今,一切都結束了,你可以走了,脫離我,過你想過的生活……”

卡蕾忒看著德莫斯慢慢搖了搖頭:

“……我想過的生活,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啊……”

她顫聲對他傾訴道:

“你可以不信我……確實,到了現在,我再也沒有資格祈求你的信任。于你,于暗族,我都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可是,德莫斯,我愛你,我的這份愛并沒有任何過錯,不可以承受被驅逐的懲罰……”

“……”

德莫斯鼻頭泛起一絲濕紅,兩個鼻翼翕動不止,此時此地,他再說不出一句話來。張口深深呼吸兩下,他才啞著嗓音說道:

“卡蕾忒,聽我的,堅強活下去!”

“我不要!”

她激動而任性的喊了一句,身子搖搖晃晃退后兩步。

“我要和你在一起,必須和你在一起!就像雪花從離開天空的那一瞬間便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顏色,我不在乎自己曾經是誰,我只要過今后有你陪伴

的日子!所以,帶上我!天堂也好,地獄也罷,德莫斯……請帶上我……”

說著說著,卡蕾忒實在難以繼續下去,抽泣起來。她邊哭邊對德莫斯展出手臂,期待著他的決定。

德莫斯毫不猶豫拉住它,瞬間拽她入懷。他將深切的吻痕貼到她的嘴唇上,久久不肯移去。卡蕾忒在與他互吻的同時用力扣緊他的脊背,生怕他會變成一縷輕煙,隨時在她的臂彎里消逝。

時間,似乎已在他們殷切的擁吻中靜止不動——

異次元之中,當看到卡蕾忒和德莫斯親吻的一幕時,諸神的流露出各異的表情。

身為普通人類的荷西全靠冥后貝瑟芬妮的扶持才可在次元的時空中立身。盡管如此,他還是緊張得渾身僵硬,直直得像個不會動的木頭樁子。

看著視野中互吻的畫面,荷西的神色一點點落寞下去。

這刻,他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始終無法違背內心,還在深深愛著那個正在吻著別人的女孩。而那個女孩的心中,早已沒有了他的位置……

卡摩德更是氣得七竅生煙,緊緊攥住“芒石”的刀柄,指骨發出一連串“格格”的脆響。他恨不得立馬沖上去手起刀落,親自砍斷情敵的脖子。將卡蕾忒搶回自己身邊。

東配殿內,“蟒金”斧撲面而至,憑空甩出一記嘶鳴。

自雅典娜寶石被奪后就癱坐在地,不搖也不動的血之女神卡利已經抬起僵僵的頭顱,盯著面前身形疊在一起的男女,絳紫的眸色在這刻全部化為了血般的殷紅。

她的眼神中僅僅充斥著無邊無限的咒怨,她把無法終結的仇恨附于自己的神斧上,用最后一點力量向著卡蕾忒和德莫斯發出最為絕命的攻擊。

——不可饒恕!唯有你們兩個不能放過!殺光!全部殺光——

卡利扭曲的內心一遍又一遍詛咒著,繼續催發力量。

德莫斯揮劍抵擋時,伺機將卡蕾忒推去露臺所在的方向。

“快走!卡利就要關閉結界了!”

“……”

怔怔不語,卡蕾忒沒有先行離開。

盡管出口就在眼前不遠處,她的內心卻尤為跌宕不安。

腦中,卡利毒咒般的意念波肆意飆號著,神斧的利刃也在半空呼嘯飛舞,輾轉不休地糾纏著德莫斯,令她真的害怕再有任何微小差池的出現,使她最終還是會失去他!

異次元中,糾紛女神艾莉斯湊過去,壓低嗓音詢問傳令神赫米斯:

“假如一會兒黑暗之神戰勝了卡利,逃出配殿,我們該怎么辦?”

“無論他或是卡利,只要還有口氣,遵大神諭旨,一律格殺勿論!”

赫米斯斬釘截鐵回答,眼睛從不眨一下。

“那……卡蕾忒呢?”她貪得無厭,繼續追問。

赫米斯用怪異的眼神回敬過去,隨后平靜地回答:

“大神的女兒,自然要被接回她的家!”

艾莉斯被生生懟了一下,極不舒服的吞了口氣,白了赫米斯一眼,閃去了一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