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七章 暗力催生

“揮瀾”神杖通身祭起一襲紫黑的光芒,那光亮得冷厲,也亮得邪美,就在卡蕾忒吼出怨憤的聲音時,回旋著溢滿了整個黑暗神殿的殿堂。

與這光芒交相呼應的是一股奇異的黑色旋風,帶著火一般燒灼的氣息,從卡蕾忒分開的兩腳間涌現出來,轉剎便向四處蔓延開來。

“哇!這是什么——”

“卡蕾忒到底在做什么——”

“ 大家快散開——”

奧林帕斯神祗們的驚呼聲此起彼伏。他們明顯感覺到卡蕾忒瞬時爆發出了異常強戾的神力源,而她腳下的奇異黑風就是發出的一式攻擊,因而紛紛飛身升空躲避她的招式。

月神阿爾提彌斯因為惦念著自己和卡蕾忒昔日的情誼,躲得多少有些遲緩。多虧她的同胞哥哥太陽神阿波羅沖上來揮手撈起她的腰,扭身將她帶到半空才避過一劫。可就算這樣,她的鑄銀箭套子還是被那股攻擊的戾氣削到。

“嘩啦啦——”

銀箭與斷裂的一半箭套掉了下去。

“哇啊——”又是一陣慘叫。

圣軍團的多名侍從沒能及時反應,身子被這股黑風中,立時皮肉崩散,化作團團紅色的血霧。

就在眾神分散躲避攻擊的同一時刻,黑風虐過的地面又生出一簇簇冰筍,密密絡絡的排列著,遍及了整個配殿。

現在,卡蕾忒、德莫斯、荷西與卡利四個就躲身在這面由冰筍形成的滿圓形防護圈的正中。

“她瘋了嗎?居然攻擊起我們來了!”

太陽神阿波羅看著阿爾提彌斯身上背著的另一半破損的箭套子,立馬氣不打一處來。

糾紛女神艾莉斯緊緊貼著卡摩德的身體尋求保護,也不在乎他已經寫滿極其厭煩的一張臉。她將身體穩穩停駐在半空中,向配殿下方看去,頓時驚聲色變。

“你們看!那是——”艾莉斯大叫著,伸手一指下面的冰筍。

神祗們定睛看去,臉色也都變得愕然起來。

那些冰筍的顏色,竟然是黑色的!

先前兩次,卡蕾忒使出了極北攻擊法術,“揮瀾”之下幻生的冰筍之色俱為透明,高矮也只是多半人身。而眼下,這些集她提升到極限的神力源之力所催出的冰筍卻是剔透黑亮,每枚都有樹高,冰筍的主干上又有大小不等的小冰筍,錯落無序,遠望過去仿若棵棵帶有尖刺的巨型仙人掌。幽黑的光澤撲爍迷離,美得令人炫目的同時,也使他們感覺到近乎窒息的壓迫感。

“那是……”

“卡蕾忒她……怎么會用出如此邪門的法術?”

奧林帕斯諸神浮在空中,特是不解地看著下方手持神杖,低頭重重喘~息著的卡蕾忒。

看得出,這次的法術,消耗了她不少的神力源,體力方面終是有些不支了。

卡蕾忒“呼哧呼哧”吐納著粗笨的聲音,緩緩豎起脖子,將飽滿憤恨的目光投向空中,凄聲嘶吼一記:

“要殺他,先殺了我——”

一時間,他們看清了她的雙眼。

“啊!那是……她的眼睛!”

糾紛女神的叫嚷尤為夸張,她捂

了嘴,惶愕的神色總是夸張不已。

令她感覺恐懼的東西來自于卡蕾忒的兩只眸子。此時,它們已經不在是清澈的藍色,而是被徹底的黑色填滿,深邃而冷酷的黑色!

德莫斯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表情甚為愕錯。對于卡蕾忒此時爆發的異常神力源也覺不可思議。

“暗力量!那是暗力量在作祟!”

艾莉斯用手不停點指著下空神色恐怖的卡蕾忒,對其他諸神說道:

“我親眼目睹她傳承了黑暗之神的血液!現在,她不再屬于圣山了!你們快!快!快出手!”

“對!她已經是暗族的一份子了!剛剛還要殺死我們!”

艾莉斯的話音剛落,她的弟弟軍神阿拉斯立馬響應道:

“大神有令,今日出手勢必清剿暗族,任何血脈不容放過!”

“你們誰敢動她——”

卡摩德反應果速,當即抵在阿拉斯前面,一揮手中的“芒石”寶刀,不準他對卡蕾忒下手。

“卡摩德!”

艾莉斯恨得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她剛才確實在挑撥奧林帕斯的神祗,想要借助他們之手解決掉卡蕾忒這個心腹大患。

她知道,只要卡蕾忒活在世上一天,卡摩德就算躺在她的床上,心里所想的也僅僅只是他的這個妹妹而已。

局勢開始凌亂起來——

卡蕾忒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狂力正在橫沖直撞,她緊緊握著冰冷的武器,情緒越發狂躁,她的意識似乎已經被體內的正在亢動的力量所支配,極其想要去屠戮,去毀滅一切。

她已不再顧及自身的這番改變。

從前的她,對于作神本已不屑。

今日成魔,她也毫不在乎,只要他不死。

她不想失去心中所愛,她不想失去德莫斯!

卡蕾忒再次將“揮瀾”舉過頭頂,正要展開攻擊的時候,異次元之中又侵入兩股提坦的神力源。

幽綠之光涌進神殿,冉冉光輝的正中,正是冥王哈迪斯與冥后貝瑟芬妮。今日他們兩個一改人類裝扮風格,改為神職華服罩身。

“怎么回事?他……那個男孩是……”

“他們……真的是冥王夫妻……?”

奧林帕斯的神祗議論紛紛,雖然他們對于冥王那孩童的身形感覺很不可思議,但是那鬼火顏色的光輝所蘊含的強大神力源,確實就是能夠證明他的神祗身份的有力證據。

只見冥王沉穩地移動腳步,幽綠的神力源光芒隨之移動,他與貝瑟芬妮徑直穿身越過一枚高而直的冰筍,走到卡蕾忒與德莫斯對面停住。

鬼火般的綠光滅去了,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對飽受愛情摧殘的愛人,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冥后貝瑟芬妮站在他的身后,一扭頭,她看到了荷西。

“荷西大哥!”

貝瑟芬妮尖叫一聲跑了過去,蹲身扶住他,卻被他上身插著的兩枚鐵鉤嚇得臉色發青。

“怎么會這樣……荷西大哥……荷西大哥……嗚嗚嗚……”

她看著在他鎖骨上的兩團血肉模糊,難過的哭起來。

“那娜,你來了。別哭,不要緊……已經不要緊了……”

荷西早已知曉貝瑟芬妮的神祗身份了,因而對她與那男童穿過卡蕾忒變幻的冰筍防御周身卻未受任何傷害的原因心知肚明。

看到她因自己而傷心的哭出來,他反而勸慰起她來了。

哈迪斯漠然瞥了一眼荷西,不屑地輕笑:

“圣山與暗族的神祗真是宅心仁厚啊!兩派糾葛,偏要把一個無辜的人類牽扯進來,呵呵……”

卡蕾忒慢慢低下了頭,失神的看著身形矮自己幾頭的哈迪斯,幽幽問道:

“冥王,難不成……你要來索德莫斯的性命嗎?”

“我?不需要我親自動手吧?”

哈迪斯嘴角一彎,笑容冷酷,話中明顯透著弦外之音:

“卡蕾忒使者,無論你承不承認,從黑暗之神再遇你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經‘死’了!”

哈迪斯的話就像一陣寒意襲人的冷風掠過卡蕾忒面頰,剎那間冰封了她那潺潺弱弱的表情。

“……!”

她目不轉睛的怔看著面帶嘲笑的哈迪斯,已經不知該說什么。

“雅典娜寶石的封印……最終,還是開啟了啊!已經逃不開了,大劫之日了。我的種種手段,想要舍棄你換得天下太平,終是落了個空……”

哈迪斯沉沉地嘆息著,沒有把話說得太過明顯。

卡蕾忒的倔強在哈迪斯隱忍責怨的語句中渙然坍塌下去,她簌地倒身下去,無法再站立起來。

哈迪斯不再和她多說,他將波斯貓樣的綠瞳盯向卡利:

“此番,我是為收回斷念魔壺而來。血之女神,得罪了!”

哈迪斯朝卡利那頭伸出右臂,未及數秒,卡利前胸驟然浮出一尊銀壺。

“過來吧!”

哈迪斯果斷的說一聲,那壺隨機向他飄過來,落到他的掌心之中。

哈迪斯對它端詳一番,又笑道:

“海王被除,暗族被剿,當今體坦神族貌似在沒誰可以與宙斯抗衡的勢力了。呵呵……貝瑟芬妮啊,你我還是縮進地府,再不冒頭方是王道啊!”

“等等!王,請你幫助荷西大哥一下吧!”這時,貝瑟芬妮對哈迪斯艾艾懇求著:

“這個歷劫十三世的執著靈魂,如今再次卷入神祗的恩怨糾葛之中,請你救贖他吧。”

哈迪斯單手抱壺走到荷西眼前,望了望他身上的一對利鉤,又望了望他,自言自語:

“特洛伊王子……也好,你今世的大限未到。”

說完,哈迪斯用空閑的那只手撫過荷西的傷口。一對鐵鉤頓時化作一灘軟泥,從荷西身上淌下去。這時的荷西,身上也再無一絲傷損的痕跡。

貝瑟芬妮如釋重負,扶住荷西對他說:

“荷西大哥,和我走吧。我帶你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卡蕾忒,還有學長……”

荷西的意思并無猶豫,簡直就是不想離開。

“抱歉……我們……管不了其他……”

貝瑟芬妮轉頭看看卡蕾忒,無比幽怨的嘆道。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