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六章 格殺勿論

“沒錯!反噬,那確實就是第二道封印的最真實效力。”

神力復體的雅典娜稍稍轉了個身,長長淺紫的頭發即刻拋出一小股柔柔的波浪。

她坦然面對德莫斯,不再對他隱瞞任何秘密:

“打開施在寶石身上的封印關鍵,的確非我的鮮血莫屬。然而,隨著這道封印的解除,寶石的神力源不僅會回到我的身體里,還會侵蝕非宿主的神力源,使之和我的神力源結合,最終轉化成我的力量。”

“也就是說,從卡利身體里傾出的異光,就是你與她的神力源結合后的全部力量……”

聽了雅典娜的全盤解釋,德莫斯靜靜的和她對視了幾秒。

突然,他淡笑著點點頭,沾了塵灰的俊臉上泄出一絲凄涼的神色。

“這就是你的最終目的嗎,戰爭女神?假如,最初我舍棄的是卡蕾忒,寶石外面的水晶球上的封印便無法解除。而我得到了卡蕾忒,最終又侵占了寶石,也無法解開寶石身上的封印。如果幾樣都具備后最終打開了寶石,最后的防線還會使自己的神力源遭受反噬,轉成為你的力量……”

“德莫斯……你在說什么?”

卡蕾忒一直待在德莫斯的身邊,被他那長篇大論的推斷之詞搞得一頭霧水:

“怎么回事?德莫斯?你到底在說什么?”

德莫斯涼嘆一聲,目光仍然放在了雅典娜已蛻變得圓潤豐華的美臉上:

“想不到……你也是心機頗重的神祗。你從未真正相信過誰,無論我幫不幫你,終究還是要成為你設防的對象。你的野心,就像現在自己想要侵吞對手力量的想法那樣,都是在毫無節制的膨脹吧!”

雅典娜縮了縮絳色的眸子,使它們放射出銳利的光芒看上去有所淡退。

靜了一會兒,她才開口,神色滿是無奈:

“沒辦法,身為奧林帕斯神祗,我不得不維護圣山自以及大神宙斯的利益。德莫斯……你終是輸給了對卡蕾忒的愛。”

說到最后半句時,雅典娜刻意有所停頓,面色顯得更為艱難。似乎自己的那半句話音已在喉嚨里憋了半天滾了多時,才被她生生釋放了出來。

“……呵呵呵呵……說的好……說的太好了!這可真是……一石幾鳥啊!”

德莫斯慢聲笑起來,那副笑容卻比最真實的哭泣還要難看。

卡蕾忒站在德莫斯的身邊,聽了他與雅典娜的對話,立刻像是被當頭一棒擊到,腳下站不穩,身子晃了幾晃。

暗族得以有今日,只是因為德莫斯輸給了對我的愛?還是……我的愛,終成為扼殺他的武器?

這就是……宙斯最終想要的結果?

卡蕾忒環視在場的諸神,突然感覺這些昔日的伙伴在今時的場面之下見面,又顯得是如此的陌生。

自私,虛偽,任性而為,也許,這才是他們最真實的本性……

赫米斯這時揮動一下手中的盤蛇杖,神色肅然地幾步走上來。

“諸位提坦神祗,現在我來傳達大神宙斯的神諭。如今暗族得以清剿,卡蕾忒使者即刻隨圣軍團返回奧林帕斯!黑暗之神,血之女神……殺無赦!”

“……你說什么……”

卡蕾忒愕然,一張纖美小臉上的表情像是

瞬間遭受到嚴寒的洗禮。

她僵硬地對著赫米斯搖頭:

“你在說什么……赫米斯使者……為什么……”

“卡蕾忒……這是大神的命令。”

看到她那兀然瞪大的眼睛中慢慢漲出了瑩瑩的淚光,赫米斯的神態有所緩和,卻也無奈地說了句。

“那……雅典娜!克羅托!你們呢?你們的意見呢!?”

卡蕾忒強忍憤怒甩頭看著斜對面的兩位女神,大聲質問道:

“你們難道也贊同大神的想法?你們應該清楚,德莫斯死戰海王波塞頓,與血之女神反目,是他守護了寶石呀!”

“卡蕾忒,你必須明白,宙斯的神諭無可反駁。剛才黑暗之神……不是已經受了雅典娜重重一拜了嗎?”

命運女神克羅托輕嘆一聲,緩慢傾吐出聞聽起來似乎麻木無情的語句。

“……你說什么……”

卡蕾忒張著嘴,剛說到一半便已無力反擊,眼淚在這個時刻奪出了兩個眼眶,碰上冰硬的理石地面上,頓時被摔為碎裂的好幾瓣。

她以為,也許只有她自己以為,雅典娜那深深一拜及地,是為了報答德莫斯的護寶之恩。卻不知,那一拜,僅為了殘忍的送行——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啊哈哈哈——”

一旁,在地上匍匐不動的卡利掀起一陣詭異的笑聲。

此時,內傷與外傷加身的她已沒了太多的力氣,聲音卻在不斷肆溢的笑聲中越擴越為強硬,好像一面警鐘正在狂躁的悲鳴,狠狠撞擊了那些虛偽天神的內心。

“別笑了!給我住口——”

卡摩德被卡利怪異的笑聲激得后背發毛,他揮動手中的寶刀,厲聲道:

“赫米斯使者,請下終極命令吧!我馬上就過去,斬斷卡利的頭!”

“……黑暗之神,請您,放下圣劍吧。”

赫米斯向卡蕾忒望了一眼,然后將目光移向德莫斯,決絕地說。他的右手用力攥住了華光閃耀的盤蛇杖,緊張得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他將手杖高高舉過頭頂,一隊圣軍團的小分隊就從異次元空間疾步涌入神殿,分開隊形將德莫斯與卡利包圍。

“不!不——”

不等德莫斯有所反應,包圍圈里的卡蕾忒先行沖上來擋在他的前面:

“我不準!”

“卡蕾忒!不要任性!隨我走——”

卡摩德早就按不住火氣,伸手過來拉她。

“走開——”

卡蕾忒大叫一聲,意想不到地舉起“揮瀾”神杖對著卡摩德就是一下。

他靈利飛身后退,腳下的地面立時鉆出一列白凜凜的冰錐。護衛隊包圍圈瞬間被這招攻擊割成兩半,兩三名侍衛躲避不及,被冰錐刺傷,痛喊不停。

“卡蕾忒!”

卡摩德躍到安全區域落到地上,看看前方那些泛著“呲呲”的白氣,枚枚冰錐的頂峰還閃著鋒利光芒的障礙物,又看看卡蕾忒被極致怒火燒紅了的整張臉,頓時怔住。

“卡蕾忒,你瘋了!他可是你哥,一定最護著你的人!”

糾紛女神艾莉莉趕到卡摩德身邊,氣急敗壞地沖卡蕾忒吼著。剛才她看的真切,卡蕾忒

那一下子出手狠辣,倘不是卡摩德閃得迅速,鐵定被她的武器所傷。

“走開——”

卡蕾忒不容艾莉斯多說,再次祭起了“揮瀾”。又有兩列冰錐從她腳下的地面鉆出來,迅速向艾莉斯他們那頭蔓延過去。艾莉斯尖叫著,和卡摩德一同飛身,再次向后方退去。

“卡蕾忒!不要這樣!隨我們走吧!”

月神阿爾提彌斯將銀弓扛在肩膀上,避開三列冰錐從側方嘗試著向卡蕾忒,口中勸慰她道:

“我們是最好的姐妹,是不是?卡蕾忒,我不想失去你啊!和我走吧,柏修……柏修還在圣山等著你啊!”

阿爾提彌斯邊向卡蕾忒靠攏邊動情地訴說著,自己卻在盡情傾露的同時感動得滿目盈著淚光。

卡蕾忒的過激反應代表了她對德莫斯堅定不移的愛情,這份堅定不移的愛使阿爾提彌斯想到了柏修的執著。

無可否認,阿爾提彌斯愛著柏修,而她也知道他的心,他的情感,從未屬于過她。

她流淚了,感動了,卻不知道這份感動與掉落的串串眼淚,是來自于對柏修和卡蕾忒的心懷執念,還是對自己內心情感缺失的感懷。

“卡蕾忒……和我一起回去吧,好嗎?我們姐妹還像從前那樣,在圣山游景把酒,自由自在……”

阿爾提彌斯終于走到卡蕾忒近前,兩手扶著她的肩膀,看著她的雙眼,娓娓懇求著。

卡蕾忒“嚶嚶”啜泣,兩片干澀的嘴唇顫顫抖抖,似乎想要對阿爾提彌斯說著什么,卻哽咽得始終說不出話來。

“走吧,我們離開這里……”

阿爾提彌斯等了一刻,感覺卡蕾忒起伏的情緒有了回落,于是替她擦干腮邊的淚水。

阿爾提彌斯小心翼翼拉住卡蕾忒的手腕,正要將她帶離德莫斯的身邊回歸圣山的隊伍,拉她的那只手臂卻被她憤然甩開。

“滾開!我不會和你們走!”

卡蕾忒瞪著血絲密結的雙目瞅著阿爾提彌斯,狠嘚嘚的咬緊了銀牙,仿佛瞬間就要撲上去,將阿爾提彌斯的身體撕個粉碎。

“卡蕾忒!”

阿爾提彌斯不敢再貿然行動,生怕再刺激到她。

“卡蕾忒,你鬧夠沒有!大神顧及與你的父女情分,才要你重返圣山!別不識抬舉……”

糾紛女神艾莉斯看不過眼,又在一旁插話。話音還沒完全落下去,卡摩德斥責的聲音就在她耳朵邊上響起來:

“你給我閉嘴!”

“哼——”

艾莉斯不滿地撅起嘴,把頭甩向一旁。

“呵呵呵呵……父女情……父女情……”

卡蕾忒聞言垂了頭,回憶著那些寒了她的心的件件往事,咧嘴凄凄冷笑不斷。

偏偏這時,蜷縮在她斜后側的血之女神卡利也在發出同頻率的苦笑,口中一邊笑一邊吃吃念叨:

“卡蕾忒,你是個妖精……卡蕾忒,你是個妖精……呵呵呵……哈哈哈哈……”

卡蕾忒的神情在卡利抱怨不迭的聲音中慢慢變得麻木, 她一言不發的慢慢抬起了頭,眼神顯得幾分呆滯。

突然,她雙手擎空,橫舉了神杖“揮瀾”,發出一記撕心裂吼:

“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