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五章 攸關之際

“戰爭女神……的……血?”

卡利聽了雅典娜的話,看看她,又看看地上的藍寶石,表情驚愕,疑惑著重復起來。

“對!解除第二道封印的關鍵……就是我自己的血!”

雅典娜與卡利對視,蒼老的容顏現出一抹篤定的顏色,一邊做出肯定的回答,一邊朝護在自己身邊的卡摩德伸出左手:

“卡摩德,把刀給我。”

卡摩德默然點點頭,將手上的“芒石”奉給主上,眼神卻一直警惕的獵視著卡利,生怕她會突然起身對雅典娜搞偷襲。

雅典娜接過寶刀,毫不猶豫地擎起右手,隨后手起刀落。

冷光在眾神眸前森然劃過,唏噓中鋒利的刀刃已經割破了女神的右腕。鮮血如注,順著她那受傷的小臂流落下去。而她面不改色,顏色鎮定的將正在滴血的手臂朝著地上的寶石揮去。

紅色的血液,拋灑在了灰暗的方磚地面上,也澆筑了地上那顆冰冷卻華美非凡的寶石。

幾秒鐘后,寶石的火彩之光再次擴充到了極限,千萬道在沖出寶石外壁的瞬間,也擊穿了整個神殿的黑暗,彷如千萬年被黎明遺棄了的殿堂終于得見黎明的曙光。

在這個過程中,整顆寶石儼然化作一個發亮的燈泡,光亮柔和,完全看不到之前它那通藍的美色。

地面上,雅典娜的血液也在寶石傾出的光輝中淡化消失,變為一種吸引的力量,將那顆屬于戰神的寶石從地上托到空中,平穩引向宿主雅典娜飛來。

雅典娜半揚了頭,看著距離自己越發挨近的寶石,微點著頭,表情卻是百樣的交集,無比復雜。

她就要取回屬于自己的力量了,神力源一旦歸體,她又是圣山地位第二的戰爭女神,不僅神力無窮,也可徹底擺脫如今這副老態龍鐘的樣子,不受那些無聊神祗的嘲笑。

可是,后面的事情……又該怎么辦呢……

雅典娜看著越來越近的寶石,內心生生被狠蟄了一下!

她也想綻放欣慰的笑容,慶祝自己取回了屬于自己的東西,可是,一想到那個秘密終會隨著寶石封印解除而大白于天下,想到那個計劃即將實施,她完全笑不出來。

“不……它是我的……它是我的!”

卡利這時一聲裂空長嘯,不知從哪里借來的力氣,忽然撐地站起了身。她望著越來越遠離自己的寶石,惱羞成怒:

“雅典娜寶石是屬于我的!你不能奪走——”

叫嚷中,她一抖身,剎那間,有更多灰暗的戾力從她的體內迸射出來,紛紛撲向了寶石,像是要將它奪回卡利那邊。

雅典娜二話不說,凌空舉高受傷的右臂,立時,傷口處的鮮血涌得更兇。

“雅典娜!”

卡摩德為侍主擔心,不禁大叫。他早已擎回了寶刀“芒石”,見此情形想要沖鋒陷陣,直接趕上去與卡利對戰。

雅典娜像是沒聽到卡摩德的疾呼,還在繼續與卡利抗衡。

右腕中涌出的血液在寶石蘊射的光芒中勿然輻散,成為一種更加強勢的力

量,在空中與卡利的戾氣分勢對立,旋踞時引發了劇烈的氣流渦旋。

那枚發光的寶石就在氣渦的正中,隨著氣流的牽動不停搖擺轉動。一刻偏于雅典娜女神這邊,一邊又被戾氣帶向卡利那里。斗法中,兩位女神都挺直了身體,凝住了臉上的表情,將全部意念都集中在法術的施展上。

“唔……可惡!”

卡利的體力正在法術的消耗中流失,眼見自己與寶石遙遙相隔,她不禁急火攻心,決意不惜一切代價,勢必奪下寶石。

眼下,任何代價,都抵不過自己先前的犧牲與付出了吧。

如今這最后的一步,自己只能贏,不能輸——

卡利想著,橫展了雙臂,拼盡最后氣力使出一招。

霎時,她的頭顱撐大了數倍,與身體形成極不協調的比例。而那頭瞬間猛長的同時,她的嘴也在無限放大,兩個嘴角眼看已經扯到了耳根,其他將其他五官擠向了額頭那里。

此時,她那與身體比例搭配失衡的腦袋看起來就像一個圓滾滾的面團,除了開著一張血噴大嘴外,其他變形的五官都堆在一起,看不見任何形狀。

“啊——”

糾紛女神最先被眼前的異狀嚇壞,發出刺耳尖叫聲,眾神也接二連三發出驚嘆,就在他們還未及反應過來之時,卡利已經擴開大嘴,高高挺起兩胸,對著半空的寶石狠狠吸進一口氣。

“呼嚕”一陣風嘯過后,寶石被卡利吸進自己的大口中,她含住寶石隨后使勁做個吞咽動作,將寶石吃進自己肚中。

“寶石——”

卡摩德再要動手挽救已為時尚晚,他眼睜睜看著卡利在吞了寶石后即刻幻回原貌,迅速盤腿坐在地上,兩臂交疊開始運作體內的神力源。

“德莫斯……德莫斯!卡利她……”

卡蕾忒現在的想法也和其他諸神一樣,認為咽了寶石的卡利已經穩贏了她與雅典娜女神之間的比拼。她不安的看看德莫斯,表情急躁。

德莫斯眼望正打坐運力的卡利,沉默不語,凝重的表情更多是在為卡利的處境擔憂。

同是暗族神祗,他了解卡利的手段,她在此等狀態下催動神力源,很顯然想要自身的神力源與寶石的力量強行合一。

然而,如今氣力衰竭的她,究竟還有幾成勝算呢——

就在德莫斯的斜側,形容枯槁的雅典娜與命運女神克羅托則是一臉的無畏。特別是克羅托,就在卡利胡作非為的自始至終,她都作為一個靜默的旁觀者,靚麗飽滿的臉上始終掛著一絲神秘的淡笑。

“大家一起上!活劈了血之女神!取出雅典娜寶石!”

諸神之中,阿拉斯再也按捺不及,揮開左臂向同伴們招呼一聲。艾莉斯、卡摩德與太陽神兄妹立刻響應,呼喝著朝四面包抄過去,全速沖向紋絲盤坐的卡利。

可還沒近得她身,他們幾個就撞上一股肉眼看不見的屏蔽,全身像別電流擊到痛叫不止,接著被彈去老遠,不是重重撞上了神殿的墻壁,就是連滾帶爬,幾乎飛出了露臺。

也就是諸神慘

敗的下一秒,卡利徒然前胸一緊,腹部燥痛,“撲”的噴出一口熱血。

也就是在這個時刻,雅典娜混暮無華的兩眸閃過兩點凌厲的光芒。

“為什么……為什么……”

卡利慢慢頹了背,瞪大了難以置信的兩眼愕然滯于地面上的某點。

她臉上的皮膚現出了第一條龜裂,很快,那條裂紋便加深延長,生出更多的分支,迅速擴散到她的周身。此時的卡利,無論怎么看都像是一具活的拼圖。

“哇!快看!”

“真是惡心至極……”

“啊呀!她還是從前那傲嬌的血之女神嗎?嘖嘖……”

眾神發出一陣聲音輕微的驚呼,緊接著竊竊之聲如海濤一般,此消彼長,一時間毫無間斷。

再看卡利,周身上下已經全無一塊完美的皮膚。從那些縱貫無序的裂紋之間流出的并不是凄紅的血液,而是一絲絲色彩奇特的異光,縈淌在眾神的身形之間,肆意飛躍起舞。

最終,它們匯聚在一起,成為一道寬而直的奶色光柱,順勢向下注進雅典娜的腦頂,為她充入源源的力量。

光柱消散之際,雅典娜不再是一個垂暮的老者,她完成了蛻變,搖身成了一個綽約優雅的女神,身著閃亮的黃金戰甲,散發著神祗特有的青春與魅力。

“雅典娜……你恢復神力了?”

“哇!我們贏了!奧林帕斯勝利了!”

“恭喜女神重振神威!”

卡摩德支刀單膝下拜,為侍主雅典娜獻禮。

圣山神祗們又是一時歡呼,與之遙相呼應的是停駐在異次元中的圣軍團方隊。

卡利的全身已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在那種神奇光芒外泄的同時越發頹萎下去。最終,她披頭散發側臥下去,再也爬不起來了。

“我的臉……我的手……”

卡利痛苦的躺在地上,被全身撕裂的痛處折磨得桀桀顫栗。她撫摸一下自己的臉龐,又將一只手臂呈到自己眼前看了看,頓時發出恐怖而凄切的喊叫:

“啊——我的身體……我的身體怎么了——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嗚嗚——”

卡利身形輾轉,伏在冷而硬的磚石地面上痛哭流涕。

此刻,不需照鏡子,她也知道自己的容顏該是多么丑陋、愕怖。

她支起頭,看看臉色好像看怪物一般盯著自己的諸神,又看看怔怔而立的德莫斯,更為自慚形穢。

“為什么……卡利她吞了寶石,反而會輸給了雅典娜女神……?”

卡蕾忒從驚愕的狀態最先清醒過來,不明就里的問起來,雖然她并不知道在場諸位里,究竟有誰能給她合理的解釋。

“寶石第二道封印的作用,除了可以保護你的神力源,最重要的就是……反噬其他力量,對嗎?雅典娜?”

德莫斯兩眸中的神采在圣山諸神慶祝勝利的歡呼聲中黯然消退,他神色凝重地回答了卡蕾忒接著語峰一轉,矛頭直指雅典娜。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