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四章 雙重封印

“再生之恩……?”

卡蕾忒驚訝的重復著雅典娜女神的話。

“是!再生之恩。如果沒有他的堅持,寶石……一早就會被邪惡力量奪去了……咳咳……”

雅典娜用蒼老的嗓音慢聲細語地陳述著,剛剛起頭,卻被咳聲打斷,樣子極為痛苦,雙肩在無法抑制的咳嗽中顛顛不止。

卡蕾忒不再辯駁,轉頭看向德莫斯:

“德莫斯,你一直都在守護著寶石,對嗎?”

先前在西崖公寓里,冥王哈迪斯就已親口解釋了關于寶石的全部秘密。只不過,今天雅典娜女神的做法更加證實了冥王當日所講。因而,她對雅典娜躬身下拜德莫斯的舉動并無疑惑,也理解她為何當眾對他表示由衷的感激。

“你……都知道了?”

德莫斯也看著她,黑眸之中盛滿深情。

“是……都知道了……你才是寶石的守護者。這就是你第二次追去天涯海角時,對我欲言又止的秘密吧……”

卡蕾忒挺胸深深吸進口氣,因情緒激動而沖上來的強烈哽咽感撕得她喉嚨生疼。

德莫斯很認真地凝望卡蕾忒的臉龐,看那上面雪白細膩的膚色因情緒的變化而被粉紅的顏色浸染,看她明澈純凈的眼神投射在他這里寸步也不肯離去。

為此,德莫斯此刻生起一種莫名的感動,這情懷猶如一股溫暖的清泉注滿他體內逐漸轉涼的心房,登時使它恢復熱勃勃的生機。

“…整件事確實像你知道的那樣…”

寂靜了十幾秒,他終于開口:

“最初我得到雅典娜寶石后,就慶幸地以為是命運在助我,為了報當初被逐的仇恨,我每天都在盤算如何解開寶石的封印,利用寶石的力量去對抗宙斯,占據他的王權。于是我不擇手段接近作為封印關鍵的你,威逼脅迫著想要占有你。直到你被海王捉去,第一次在天涯海角看到元神分裂的你,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真實感情,控制不住自己去愛你…”

時間和一切動態的物質均被德莫斯最后的陳一句陳述凝固。在卡蕾忒靜止的意識世界,只有“愛你”的聲音不停循環唱響著。

“德莫斯……你是在說……”

嘴唇上下顫抖起來,她張大盈~滿淚花的眼睛望定他。

這并非是他對她的首次表白,只是今天此等場合之下,在諸多神祗面前,他再次對她勇敢地坦露,她無法不為他的真心和真意感動得落淚。

“是,我在說我愛你!”

德莫斯又一次加重語氣肯定道:

“我想用自己的心去感染你,用行動去呵護你,愛惜你,不想讓你承受一丁點傷害。卡蕾忒,這些并不是想要讓你為我解除寶石的封印。從真正愛上你的那天開始,我便放下了仇恨,這些都是真話,我曾經對你說過…”

“是……是……你說過……都說過……”

卡蕾忒兩手抱頭后退了兩步,在德莫斯誠摯的表訴聲中哭泣起來:

“可是,我不配擁有你的愛……我一開始就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我離開荷西,選擇了你,就是為了今天啊!”

“我知道……但是有些感情,于你于我,都是難以把控得住。我想帶你去大馬避世,只是想逃脫這種困境,享受你我的世界。但是,如果你的最終選擇還是回到戰場的話

,我也會隨你而來,絕不會……讓你獨自面對……”

德莫斯最終也無法繼續訴說,五官顫顫,強忍著快要流淚的表情。

荷西看著他倆,張張口卻不知該說什么,表情悵然。

過去,他一直沉浸在自己與卡蕾忒無奈分手的悲痛中無法抽身。直到今天,眼見那對正承受著比自己還要痛苦萬倍的男女,他開始心疼他們。

“夠了……夠了!你給我閉嘴——”

眾神當中,卡摩德早就聽得火起,暗自提刀發招,叫囂著朝情敵偷襲。“芒石”掛起一陣陰風,寒冷刺骨的刃氣惡狠狠沖向德莫斯,不容他再繼續下去。

德莫斯以“毀滅”推開刃氣的傷害,卡摩德怒顏厲目,扭轉身體正要舉要再次攻擊,卻見一朵刺目的火蓮花騰空升起。

“啊哈哈哈……”

卡利手握寶石飛身停在半空,冷眼望著下方的德莫斯,狂笑之聲充滿悲情。

“德莫斯啊,你果然有種!就為了一個女人,你姑息養奸,時至今日,生生絕了暗族的命脈——”

卡利瞪眼對德莫斯指責不斷,絕戾的聲音在穹頂之下蕩著回音:

“現在,雅典娜寶石就在我的手里,只要我得到戰爭女神的力量,別說是你,就算十二主神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

“大家上!把寶石奪回來——”

糾紛女神一聲令下,諸神又躍躍欲試。

雅典娜仰著頭顱看著輕狂的卡利,皮膚蒼皺的嘴角突然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似乎對某種事情的判斷已經胸有成竹。

“卡利,你確定真的可以吸收那寶石中的力量,使它與你的神力源合一嗎?”

“你問我?”

卡利居高臨下回應雅典娜,兩個紫眸里閃爍的都是寶石自她指縫間流露的火彩。

“寶石的封印已經被卡蕾忒親手打開了!你的力量馬上就會屬于我!這一世的你,就踏踏實實當個丑陋的老太婆吧!哈哈哈……”

“好!既然如此,你盡管出手吧!假如你真能與寶石的力量合二為一的話,我就此放棄神力源,不再做收回力量的打算!”

“雅典娜!你……”

“你在說什么啊!”

此言一出,對戰卡利的圣山神祗們立刻驚慌起來。

形式如此緊張下,可容不得半點玩笑,更不準有任何失敗的可能性發生。

“哼!”

卡利對著一臉不迫的雅典娜翻了翻眸,不屑道:

“你真是老糊涂了!等著——”

說話間卡利隱了金斧,兩臂區于胸前,將兩個掌心相對催動了自身的神力源。

一陣強磁般的力量在她掌心應運而生,那藍色的雅典娜寶石就在這種力量的引導下兀自豎立在她的掌心之間。

卡利擰眉擴目,再次加大運力。

登時,寶石像是有所感應,圣光瞬間激增了數倍,透過堅硬剔透的藍色外壁直射出來,刺得在場的眾神下意瞇起兩眼,或者干脆扭頭閃避。

“哇!太亮了!我睜不開眼……”

“她在干嘛?怎么這么亮?”

“那些光是不是雅典娜女神的力量?難道卡利現在正在吸收寶石?”

“我們……到底該做什么……”

奧林帕斯諸神

浸身于寶石徒然激增的光彩中,驚恐地議論紛紛。

“德莫斯……德莫斯!我們……該怎么辦?”

卡蕾忒無法看清正全神集中于施法的卡利究竟是何表情,然而那種將神力源提升到極限時幾乎目眥盡裂的樣子,她想象起來也會覺得愕然。

這時的卡蕾忒非常后怕。

寶石是她自己打開的,假如真的被卡利吸走了里面的力量,自己也難以承擔任何后果。

德莫斯表情極異嚴肅,額頭也被無數冰冷的汗珠覆蓋。當他看到在圣光沐澤下的雅典娜那半張隱藏于暗影之下的蒼老臉頰,似乎正攜著似笑非笑的神色時,他立刻意識到了,也許事情遠沒有卡利想象得那般簡單。

果然,寶石的光輝沖溢了不多時,便徒然暗了下去。光輝徹底泯滅之時,寶石和卡利一同從半空落下去。此時體力幾近透支的卡利更像片沒有一絲重量的枯葉,因而落到地上的速度比起寶石來略略慢了些,輕聲了些。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卡利感覺身體綿軟如若無骨,她異常費勁的支起脖子,呆呆望著幾米外地面上的藍寶石,表情大為震驚。

前方,那顆蔚藍剔透的寶石通身正被一圈圈明藍的光紋籠聚著,像是電流來回傳蕩在它的周身,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響。

剛剛,她在施法吸收寶石力量的過程中感受到一種真實的感覺,那就是隨著體內神力源的擴張,自己所運用的力量越強,身體里的神力源消損便會越快。

此刻,她因為損耗了太多的神力源,終于再難在半空撐得起身了。

卡利倒地,震驚的自語:

“我無法從寶石里吸取力量……而且,催動自身神力源的同時,我的力量……居然也在減少……”

“那是因為,寶石……還有第二道封印!”

“什么!?”

“第二道封印?”

“這是怎么回事?”

雅典娜口氣淡定的解釋又在眾神之中引發了一陣騷亂。

“你說什么……雅典娜?什么第二道封印!”

卡利似乎難以接受,她兩次掙扎著爬起來,最后還是失敗了。又踉踉蹌蹌撐起上半身,她跪坐在地上,氣急敗壞地追問起來。

雅典娜降低視線,以平和的面色審視這個向著失敗的終點越走越近的女神祗,等了幾秒后才道:

“神代,提坦一族滅亡之時,每位奧林帕斯神祗都將各自的神力源封存在一枚傳世寶石中。然而千年之間,滄海桑田的變數我們無法預知,為使神力源萬無一失,我們便會以幾個神祗同時施法為手段,為不同寶石構建封印,以固化寶石,穩住存于其中的神力源。

因此,要取到這顆寶石里的神力源,除了要以封印的關鍵卡蕾忒親手解開最外層的水晶球封印外,還要解開一道非常重要的封印,它就是施加在寶石身上的最后一把鎖。”

“你快說!是什么——”

卡利已經惱羞成怒,對著眼前的老太婆一陣神經質的吼叫。

“那就是寶石的主人……戰爭女神雅典娜的鮮血。”

話到這刻,雅典娜突然長大雙選目,一對昏黃的眼中珠放射出銳利的光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