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三章 戰神亮相

卡蕾忒怔怔站在黑暗神殿的露臺上,放眼望向外面浩瀚的宇宙。

異次元的空間里,奧林帕斯圣軍團的五路方陣已經嚴整待命,密密麻麻的長方隊形就在距離露臺二百米的位置集結。

首方陣最面端,軍神、糾紛女神、太陽與月神兄妹各自手持武器,呈一字形排開。只要他們一聲令下,軍團就會立時沖進神殿,再開殺戒。

這是……難道,宙斯真的那么絕情——

卡蕾忒遠望對面神祗們一個個冷峻的表情,心中悚然。 她終于意識到,有關自己與德莫斯未來的種種不好的猜測,如今真的成為了現實。

“呵呵呵呵…”

黑暗神殿東配殿內,卡利在德莫斯身后迭一陣低沉的怪笑:

“德莫斯,今天你應該認清你兄長的嘴臉了吧?就算你維護卡蕾忒、維護圣山又如何?到頭來下場還不是都一樣!”

卡摩德眸光動動,凜厲盯向卡利:

“血之女神,外面就是我們奧林帕斯的軍團,你與黑暗之神匿藏雅典娜寶石,蓄意謀反,如今陰謀敗露,不如就此認罪吧!”

“要我認罪?”卡利狠狠攥住“蟒金”的斧柄,挑睫笑看卡摩德,神色不屑:

“真當我卡利看不出來?宙斯早就在尋找機會,意欲清剿暗族排除異己,寶石的事情只是被他逮到了由頭罷了!”

卡利越說越氣,話到最后她把滿腔怒火噴到了卡蕾忒身上,咆哮道:

“都是你這賤人害人不淺,我先劈了你!”

說話間她已掄斧傾身追來。

卡摩德眼神變厲,正要飛越過去攔截卡利的攻擊,身側左右突然虐過兩道惡風。

半空祭過紅白兩色流彩,正是一金一銀兩支神箭與擦著卡摩德的身形掠過,并駕齊驅刺向了敵人卡利。

卡摩德身后是剛剛落步神殿的太陽神與月神兄妹,他們手中,“祈日”“祭月”神弓戾勁十足,分別盤繞著金紅燦爛的火苗和銀白朦朧的冷光。

卡利鼻翼皺出道溝壑,劈斧將最先到的金箭斬為兩段,爾后半扭身軀,騰空翻個滿圓的跟斗避過又一銀箭,猩紅的大擺短裙立時挽出一小朵紅蓮。

她剛剛落地,一記獸牙錘就撲到她面前,它的主人軍神阿拉斯前腳登上露臺就碰上這種激戰的好場面,他體內兇虐好斗的血液頃刻間便被喚醒。于是,他抖開手中圓錘的鎖鏈逆向血之女神展開猛烈的攻擊。

卡利身姿沉穩地掃斧擋開錘上的獸牙尖峰,錘在空氣里拋一道半弧后再次襲向卡利,卡摩德也已忍耐不住,配合軍神擎刀朝她揮去。

神祗們的廝殺即刻展開陣勢,大有漸進白堊的趨勢。

全身紅色武裝的卡利已然被諸神圍在當中,獨自以一柄金斧抵御眾多神器的夾擊。

各式利刃械斗不停,化作條條道道的森光,顏色各不相同。它們就像嗖嗖的彈片撕空吟舞,圍住同一團金光展開困獸之斗。

金光所向披靡,與眾數利光激烈抗衡,不斷有光暈從兵刃的對接碰撞中綻出,

從平底躥到穹頂,又于穹頂下爆開。矍鑠的輝火照亮了配殿,又灑溢出去,令漆黑的次元夜空換上白晝的激情。

空中的光暈瞬間爆裂時便發出“隆隆”如雷的聲響,伴隨各路兵器火拼廝殺,殿外的各個方陣響起整齊的吶喊。

“哦吼——哦吼——殺——殺——”

這回蕩在無際時空里的呼喝像是翻滾不歇的海浪滾滾而來,直直逼進東配殿內,既是為圣山的神祗們助威,也是為這烽煙火氣的角逐喝彩。

卡蕾忒痛苦的捂了耳朵,不堪忍受那種四面楚歌的折磨。德莫斯一手摟住她,她已經為他們與荷西立足的地方構筑起一道結界,使他們不會受任何連帶之傷。

空氣中塵煙起起伏伏,兵器在摩擦之間生出一股難聞的金屬氣味,隨著激斗的熱氣彌漫開來。刃氣在這刺鼻的味道里肆意流躥,不時撞上這籠半弧形的結界,剎那之間火石電徹,波震不斷。

德莫斯的右手上,黑亮的“毀滅”栗抖錚鳴,紫色的玄氣縈聚劍身盤旋不止,像是德莫斯悲哀跌宕的內心。他也想立劍沖出結界,為那些遭受圣山剿殺的族人報仇。然而為了懷里的女人,他終究又一次違背了自己的心。

結界里的卡蕾忒凄然抬頭,望一下殿外的圣軍團方陣,又將目光投回身旁的德莫斯,看著他漆黑的雙眸中映滿了眾神奮力廝殺的影像,一陣撕心裂肺之痛占據周身。她仿佛感受到他正處于進退兩難境地里卻又無可奈何的悲苦。

她想要幫他,想不再令他痛苦,可是無從下手。

荷西默默看著身邊彼此相擁的一對男女,心事疊疊。苦笑過后,他轉頭看向那面的戰場。

那里,奧林帕斯的幾個神祗與卡利斗得正酣。

金光在神祗們圍攻圈里數量漸減少,閃轉橫挪也緩鈍下來。卡摩德與阿拉斯對視一下,同時舉臂發力。

寶刀協同獸牙錘一齊向卡利發難過去。

一聲劇烈轟響過后,包圍圈的正中撕出一道筆直的白光,頃刻之間波及擴張,在包圍圈的正中翻著漩渦震爆開來。

“轟隆隆”——

爆炸中,東配殿的地面裂出一道壕溝,將整個神殿斷為兩個部分。一時間猶如天地崩塌,石柱斷裂,卡蕾忒一眾就在顛晃的地面上東倒西歪。

成功了嗎?卡利被我們合力消減掉了嗎——

卡摩德心里想著,凝眸冷漠的看去。

硝煙翻滾,尚未退盡。漸漸稀薄的煙霧中突然紅光一凜,卡利手持金斧飛身直上,踏霧轉剎沖出了重圍。

“她還活著——”卡摩德揮刀劃個滿弧準備沖過去。

卡利在空中一個扭身,徑直朝侍女石雕馳去。左手輕揚,她將石雕上的藍寶石扣在掌中。

瀝瀝光芒從她閉合的指縫間流淌出去,直沖神祗們的眼眸。

“那是雅典娜寶石——大家上,把它搶回來——”

看到目標,從肉搏戰開始就一直停身在露臺之外,沒有參加作戰的糾紛女神艾莉斯馬上大嚷著展開雙臂飛入東配殿。

太陽與月神兄妹撐了弓,阿拉斯噴著粗重的鼻息掄圓了鋼錘的鎖鏈,全副躍躍欲試。

終于,殿外一記溫潤的男音,冷卻沸騰多時的戰斗場景。

一個身材瘦高、半長淺紫直發的男子穩步走進一片廢墟的東配殿,端正的五官持著一派凜然的正氣。外表若是以人類年齡估算的話,也只稍微過二十罷了。

赫米斯!傳令神——

卡蕾忒心中愕然。

她清楚如果沒有緊急大事,極愛干凈的宙斯根本舍不得把他的“私家助理”派到著這污濁聚結的人界。

在她瞠目的關注中,赫米斯高舉了手中雙蛇攀繞的盤蛇杖,以刺目的清光作為警告訊號,頓時使那幾位正為寶石興奮不已的神祗們冷靜下來。

“等一下!雅典娜女神有話要說,話畢你們再戰不遲!”

“戰爭女神?她……也來了?”

卡蕾忒繼續看下去。隨后,她看到命運女神克羅托攙扶著一位形容瘦弱枯槁的身影步入神殿,停在在眾神當中亮相。

“雅典娜?”

面對面前這幅蒼老容顏,卡蕾忒再也抑制不住驚愕的呼叫:

“你……是雅典娜女神?”

卡蕾忒寧愿是自己的雙眼欺騙了自己。

無可想象,才三個月時間,失去靈力的戰爭女神居然會退化老卻至如此。

原本一頭密集光亮如清風般灑脫的蔚色頭發早已沒了蹤影,換之一層薄然銀絲,稀稀松松包蓋了她的頭圍表皮。健康飽滿的肌體此時也好像陳年的脫水蔬菜,蔫癟的外皮上溝壑縱橫。她駝背彎腰,全然被渾濁的暮氣籠罩凝聚著,看不出絲毫昔日戰爭女神的風采。

“德莫斯…黑暗之神……”

沙啞無力的淺喚一聲,容顏蒼老的雅典娜與德莫斯四目相對,昏花的眼中立即燃起兩點激動的光亮。雙膝下沉,她果斷地朝他跪去,隨后上身匍匐在地,獻上虔誠的拜禮。

此舉在眾神之中爆起陣陣騷動唏噓,卡摩德更是無法理解自己侍主的所作所為,甚至懷疑她是否被病痛折磨得神經錯亂,于是當即紅著臉高亢地叫嚷道:

“雅典娜,您在做什么!為什么要對一個遭受驅逐的邪神下跪?”

“別急!再怎樣,黑暗之神都受得起她的跪拜。”

命運女神克羅托打斷暴躁的卡摩德,像是早有默契,她別有用意看向儀態從容的德莫斯,似有似無的點點頭,玫瑰唇畔漾起親和的笑意。

卡利手握藍寶石,陣陣冷笑,截話補充道:

“雅典娜啊,失去神力源的你還真是老了很多呢。不禁眼花,腦子也不靈光了吧!現在,你的命~根~子可是握在我的手中,你不來拜我,反而拜一條喪假犬嗎?”

雅典娜對卡利的挑釁抱以淡然泯笑,隨后在克羅托的協助下顫巍巍站起身,咳嗽兩聲,才慢慢說道:

“其實,黑暗之神是我最該感激的神祗,是他代替我守護了圣石,對我有再生之恩…咳…咳…”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