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二章 漁翁之利

東配殿——

德莫斯和卡利之間的激斗演到了空前鼎烈的程度,兩色奇輝相互角逐了多時,上空遽然傳出一陣崩陷的響聲。

“轟——嗆——”

響聲釋放的過后,蒼龍互斗金光的景象轉瞬消殆。塵埃滾滾的半空,卡利被強烈的波震彈開,身子飛出去撞到背后的墻壁上,又墜到地上。

德莫斯落回地面,剛要趁勝追擊,眼前的景象兀的起了變化。

神殿不見了,四野內忽而漲起赤彤彤的濃霧。群煙妖繞卷著唳唳風聲,在德莫斯眼前不時幻出各異的恐怖形態,一轉就將他的全身挾進濃霧之中。

“這是什么——”

配殿一旁的卡蕾忒與荷西也遇到了如此情形。

本來,荷西剛才眼見德莫斯取了小勝,忘記自身疼痛正要為學長喝彩,只一錯眼的工夫,視線就被一面詭異的霧壁阻隔了,不覺失聲驚叫:

“這到底是什么?學長……還有那女魔頭跑到哪里去了!”

卡蕾忒不覺提緊了心,右手用力攥住“揮瀾”神杖。憑借經驗,她知道危險正在向他們迫近過來。

她正警惕戒備著,眼前的濃煙突然凸出一個巨影,接著一只高壯的鬼面巨妖徑直撲出煙霧,直奔卡蕾忒他們而來。

是敵人——

卡蕾忒心中暗叫,在它還未觸到荷西之前便搶先舞起“揮瀾”,迎頭向那怪物沖了上去……

另一頭,身陷濃霧中的德莫斯當下有些慌,他一手提劍,一手在霧界攤開來看,除了赤烈如火的色彩還真是見到自己的五指。

左右瞧瞧,既不見卡蕾忒與荷西,也見不到卡利的身影,心里不免開始著急,生怕卡利使了法術絆住他,她自己則去傷害卡蕾忒。

正想著,四周濃霧變換的節奏突然加劇,就在德莫斯訝然的那時,一只魔怪自他對面躥出來,形態纖小身段卻極其靈活,張臂朝德莫斯的臉面就是一爪子撓上來。

果然來了——

德莫斯早知道這詭霧內必會有兇險,見異獸來襲,立時怒然揮劍,對著那獸變是一陣亂砍……

德莫斯與卡蕾忒都在同一時刻與自己面前的怪物拼殺,越戰越勇,武器與獸爪對抗之間摩碰出火星頻頻。

霧中的邪風一時更盛起來,在敵我激戰的同時凌空斡旋,生成一個異常深邃的紅渦。

德莫斯與卡蕾忒越殺越勇,眸色俱被濃霧的顏色浸紅。近距肉搏,他們和對手身上都掛了傷,鮮血的味道漸烈,直灌他們的鼻腔。

很快,打著打著,他們兩個血腥的視覺和嗅覺的沖擊,體內都生出一種極為邪異的心理。

他們非常渴望立時虐殺掉面前的敵人,尤為渴望品味到新鮮血的味道。

心理愈為扭曲起來,德莫斯與卡蕾忒出招越來越狠辣,一種猙獰而詭異的表情逐漸占據了他們的五官。

“學長……卡蕾忒,你們住手……住手……快住手——”

荷西焦灼不堪的聲音不斷充斥著德莫斯與卡蕾忒的耳膜,就在他們的理智就快完全淪喪的那一刻,“嗖嗤——”,一記利器穿破皮肉的聲音令德莫斯和卡蕾忒同時停止打斗,意識驟然清醒。

“荷西……荷西——”

卡蕾忒掙脫迷懵的第一時刻就看到荷西身體搖搖地擋在了她與德莫斯對立的身形之間,此時,他那掛著鐵鉤的羸弱身軀又了她和德莫斯各自一擊,滴滴答答正向體外流出更多的血液。

“喂!荷西,你怎么樣……”

德莫斯一把攙住荷西,又看看自己與卡蕾忒身上不知何時落下的傷痕,神色不解。

荷西手捂一側傷口,喘著粗氣癱坐在地:

“我……沒事……你們……從剛才就一直……一直互相打了起來……好像中邪……”

他的話幡然點醒了德莫斯和卡蕾忒。

原來,正是圍困了他們的奇詭迷霧令他們兩個中了幻術,把對方看做了魔怪,才相互廝殺起來。

而荷西只是一屆凡人,肉眼凡胎似乎也有肉眼凡胎的好處?

“傻瓜!……荷西……你好傻……”

卡蕾忒看著遍體鱗傷的荷西,不忍的哭出了聲。

“別管我,在戰斗沒結束……前,我還能……堅持……快去……擊敗敵人!”

荷西蘊足了一口氣,將最后半句話說的尤為清晰、有力。

“謝謝你!”

德莫斯對荷西認真的說,感激之情出自肺腑。剛才若不是他以身抵擋了自己與卡蕾忒的互攻,恐怕這是他們已經兩敗俱傷了。

荷西笑意輕松:

“我愛卡蕾忒……這種感情到何時都不會改變。可是……我不想讓自己的存在……成為你們兩個矛盾的中心……學長……日后,希望你,好好珍惜她……愛護她……”

這次,德莫斯的表情失落下去,怔默的狀態像是正在隱忍著某些不可說的秘密。

卡蕾忒憤怒起身,高高揚起了“揮瀾”神杖。杖首的圓盤感知主人的召喚,立時速轉,旋出萬丈霓光,瞬息沖透了重重魍霧的屏障,使眾人眼前豁然開朗。

結界已破,半空的卡利直奔放置雅典娜寶石的侍女雕塑,她要馬上拿到寶石,與戰神的力量合一。

卡蕾忒凌空一躍,德莫斯也加入作戰的隊伍,縱身飛空到了她們近前。至此,三者在空中的身形組成一個三角,“毀滅”與“揮瀾”同時亮相,果斷阻截了卡利的去路。

卡利惱羞成怒,橫斧逆襲。德莫斯揮起“毀滅”抵御她的攻擊。卡蕾忒舞動神杖緊隨其后。

立時,凌勢逼人的刃氣攜著銀花點點的寒光撲天蓋地,從配殿的穹頂籠向卡利。溫度突降,刃氣轉為撕空破竹的厲風,帶著漫天飛雪洋洋灑灑向卡利傾攘而至。

卡利氣急,掄起斧頭與敵人的法術抗衡。一時間,蒼穹中只見朵朵綻放不止的禮花與一輪滿月般的金輪交相呼應,煞是迷眼。

一記爆破從異次元的入口響起來,幾近毀滅的震蕩波急速向整個黑暗神殿蔓延過來,使這巍峨的殿堂在波動中左右顫抖了好一刻。。

三位神祗被突如其來的撼動震得身形亂晃,因而停止了打斗。

怎么回事——

卡蕾忒倉皇落地,向著殿外的露臺疾走幾步。

異次元時空中,異常的響動繼而變了節奏和音調,從洪水般地動山搖的聲勢漸變得噪雜無序,正由遠極近傳進來神殿里,好似千軍萬馬正在激烈廝殺,將卡蕾忒腳下露臺的塊塊地

磚震起消長的波浪線。

“那到底……是…?”

她心中悚然,驚詫地抬頭望去。

眼前的時空里,原有的黑顏色正被不同神力源引動時幻出的各色顏色所替代。金的、銀的、紫的、藍的、青的……從未有過的繽紛熱鬧。

很快,這些顏色又全部被一種色彩代替,那便是血紅色!

德莫斯沒有表現得如卡蕾忒那樣的緊張與不安,他似乎已經知道那方天地里正在進行著什么。

當看到血紅的面積越擴越大時,強傷感的表情在他俊美的臉上凝滯住了,唯有雙眼中的光輝更加矍亮,那正是斬殺不盡的黑色。

卡利也已收回“蟒金”,對殿外聲響的源頭看看,又看看正強力克制著悲情的德莫斯,不覺解恨般的惡笑起來。

時空的那邊,上演著奧林帕斯的圣軍團與暗族魔眾的生死角斗。

盡管暗族的精靈魔獸多如飛蝗,戰斗力卻遠不及正規軍奧林帕斯方面。很快,它們的血染盡次元的黑暗空間,失去生命的尸體浮在浩瀚的宇宙,渺小如空曠原野里的一簇簇飛蚊。

大戰正式開始時,作為先鋒軍的卡德摩沖在了隊伍最前面,手中的“芒石”被他上下左右舞得正歡。

不時有不怕死的敵人層層圍過來,他反而越戰越勇,最后干脆使個法術令寶刀脫手飛出,閃耀披靡的霞光風卷而馳,徑自盤旋在敵人頭頂削砍倒一片,殺出條血路后調轉刀頭又飛回主人手中。

露臺就在前方,而這刻他也看到了站在露臺前沿的卡蕾忒,于是得意一笑,右手緊握堅硬的刀柄,獨自飛身沖她而去。

“卡蕾忒,到我這邊來!”

雙腳剛登上露臺,卡摩德就對她展開一只迎接的手臂。而卡蕾忒卻被他渾身是血的模樣嚇得不輕,張開嘴正要喊叫卻又克制住了。

見狀,卡摩德用袖口擦擦面頰沾染的鮮血,繼續示意她過去。

她并沒順從他的意愿。

眼前的卡摩德如同兇神惡煞,身披染血戰甲的形象占據了卡蕾忒的整個視線,手中的屠刀此時還在“滴滴答答”向下瀝著血。

聯想到他之前做過的糊涂事,她已經對他厭惡不已。

這時,德莫斯提劍走過來,靠近卡蕾忒的身旁。

卡摩德感覺無比尷尬,他因此將卡蕾忒對自己表示出的冷淡與厭惡的罪責怪在旁邊的德莫斯身上。

“黑暗之神,你的族人就快被我們奧林帕斯軍團殺剿干凈了!”

他殘忍地對德莫斯說。

卡摩德對德莫斯恨意已久,他恨這個遭受圣山排擠的邪神占有了卡蕾忒,而且,他的這種因失愛的妒忌而引發的恨意在此時此地膨脹到了極限。

他就是要用滅族的壞消息去折磨德莫斯的心,唯有這樣他才能飽嘗到報復的快感。

但是很快卡摩德便失望了,因為他對德莫斯聽到消息后還能保持超乎尋常的平靜感覺震驚。

這一刻的給黑暗之神并沒有暴跳如雷,也沒有桀桀悲戚,他只是保持和卡蕾忒攜手站立的姿態。可是,卡蕾忒卻能從他手掌的顫栗與掌心的冰冷溫度感受到他強壓于內心的痛苦。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