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一章 同仇敵愾

“卡蕾忒——”

德莫斯沖上來,在她脊背快要挨到地面的瞬息,將她撈進自己的懷中。

盡管內心怨著卡蕾忒對他百般的絕情絕義,可這刻的德莫斯還是做不到死心塌地去恨她。

其實她和他一樣傻一樣癡,他認為。愛一個人,無論用什么方式去愛,本就沒有任何過錯——

卡利被絕望地晾在一邊,她茫然直視眼前那對緊緊相依的男女,兩個嘴角徐徐上揚,發出最是僵硬、無聲的冷笑。

她的同族兄弟,黑暗之神德莫斯,高傲、絕情已經成為了他的過去式。只要站在卡蕾忒面前,他就會變得毫無原則,變得方寸大亂。在她面前,他更會拋下一切王者的身架去寵她,愛她!

唯有她那眼淚的溫度才可融化他那堅冰般的情感世界,只有她的軟語輕言才能令他敞開全部的心扉。

卡利必須承認自己的失敗,就連最后的努力也敗給了卡蕾忒的溫情與悲情…

空洞的眼神逐漸蔓延出無以名狀的怒火,卡利機械地揮起金斧,用力向著前方那兩個密不可分的身體劈出去。

危機迫近,德莫斯抱起卡蕾忒靈活一躍,躲避了卡利突然發起的攻擊。剛才他與卡蕾忒待過的地面頓時被卡利瘋狂的行為劈得徹裂,陷出一條筆直的深壑。

“喀拉”的響聲過后,此次攻擊的最終落點停駐在一根大理石柱上。此刻高高的立柱已經斷為兩截,癱倒的上半段正朝德莫斯他們的方向飛去。

未曾觸到他們的身上,他們的身形簌一下消失了。半截石柱撲了空,蠢笨地撞到對面的墻壁上。“轟隆”震響中,石柱伴著灰塵滾到地上。

“可惡!德莫斯和卡蕾忒到底躲到哪去了!”

卡利眼中空空如也,再留心去感受對方的神力源氣息,竟也毫無收獲。她便知是德莫斯布了防御的暗結界,帶著卡蕾忒一同躲了進去。

再怎樣他們兩個都是一對好管閑事的神祗,有那個叫做“荷西”的人類和雅典娜寶石在,他們絕不會自己逃走。

卡利心想,對德莫斯而言,當務之急不是逃跑,而是立刻動手為卡蕾忒療傷。

就在配殿的一個角落,德莫斯布了一層障眼的結界,此時他就和卡蕾忒在這層特殊的防御中避身。有它保護,他和卡蕾忒一時半刻還不會被敵人卡利發現。

望著卡蕾忒胸前正在瀝血的長劍,德莫斯的額頭不斷滲出冷汗。他不知該怎樣把這柄被他自己親手插進她身體里的利器再親手拔出來。

眼中,她明明痛苦萬狀卻偏要倔強的忍耐著,即使疼得全身都在不自主的抽搐,卻還是緊咬牙關,吭都不坑一聲。

德莫斯猶豫而焦灼,他實在下不去手。無論以法術還是用自己的手去卸劍,勢必會讓卡蕾忒再承受一次那種死去活來的痛感折磨。他絕不忍心如此。

“拔劍吧!”

卡蕾忒躺在德莫斯的懷中,已經從他擰眉怔止的表情讀出他的不忍和躊躇,于是忍痛憋住一口氣對他說:

“拔出來,你還要用它對付敵人。”

“對不起……卡蕾忒,我無心傷你……”

德莫斯看著她血色盡失的嬌弱臉龐,心疼的自責起來。

事到如今,他明白是卡利暗中算計了他,故

意引發他與卡蕾忒之間更深的誤會。

卡蕾忒卻艱難的搖了搖頭:

“德莫斯,我知道你的心……一開始就知道……”

卡蕾忒望定德莫斯說著,淺澈的藍眸突然放射出堅毅的神采。話畢,她的表情瞬間扭做一團,顯出異常痛苦的樣子。

“卡蕾忒——”

德莫斯大叫。

他看到她的身體忽然挺直,好像正在使用全部力量較著一股勁頭,她那受傷的身軀在這時已經緊繃到了極限,脊背完全離出了地面好幾寸,全身看起來就像一個拱橋。

“呲”——

簌的,在意念術的引導下,“毀滅”圣劍從卡蕾忒的胸膛中自行脫離出來,就像被一股強力拔出了劍鞘,順勢直接飛到半空之上。

鮮血自利劍飛升的瞬間噴出傷口,此時還在源源不絕向身體外面涌著。

“卡蕾忒!你……何必……”

德莫斯心痛不已,哽咽了半句便說不出話來。兩手急忙蓋了她正冒著血的傷口,幻出療傷的法術為她醫治。

剛才,正是卡蕾忒不顧安危使用了力量,自己拔了劍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

卡蕾忒對他一個勁道歉,全身都沐澤在德莫斯的療傷法術所衍生出的光輝里,血止了,傷痛也漸漸有所緩釋,蒼白的小臉慢慢生除出了溫潤的血色。

近距離之內,她凝視著他的一對黑眸,對那里正閃爍不止的潮濕悲光懺悔不停:

“原諒我……原諒我……德莫斯,原諒我……”

“別說了,我知道你的苦……”

德莫斯不想再讓卡蕾忒為解釋而費神。

他了解她的堅強,也理解她的善良。于情于理,荷西都是人類,確實不該卷進提坦神族的恩怨糾葛中。然而幾次三番,他都有意無意的攪進危急里,如果將卡蕾忒的處境換做德莫斯,也不會被荷西置之不理。

另一方面,血之女神提斧在神殿里一面轉圈尋找仇敵一面叫囂:

“給我出來!卡蕾忒,德莫斯!你們這對狗男女的死期到了!別再躲了,乖乖出來受死吧——狗男女,給我出來——”

卡利轉了一圈又一圈,始終見不到她口中的那對“狗男女”的蹤跡。

卡利終于被磨得沒了耐性,陰沉的睨起了兩眸

妖嬈的身體突然迸出極具摧毀性的力量,好像她漫天難以歇止的怒火噴發出來,頃刻間在整個配殿中橫沖直撞。

火時電閃一刻,德莫斯在角落處構建的防御結界便扛不住侵襲,隔離層一點點龜裂,最后轟然崩潰。

“等我!”

德莫斯擎了“毀滅”,在結界消失的后一秒對卡蕾忒叮囑一句,而后撲身亮劍,向卡利直取過去。

“德莫斯,你千萬別后悔自己的選擇!”

卡利更為氣急敗壞,舞動“蟒金”與之交鋒了數回合后,率先收招拉個架勢,隨后厲警告道。

德莫斯也答得干脆:

“絕不后悔!從走出密室,離開異次元的那日起我便不再后悔我的選擇。卡利,你血洗黑暗神殿,殺我眾多部下的仇今日該報了!”

“你記清了最好!”

卡利使勁點了點頭。嫵媚

的臉龐上,悲切隱忍的神色轉眼如霧退般渙散而去,換之萬千怒焰的綻舞。

這一次,她暗暗告誡自己,決不能再輸。

冰冷邪笑間,她突地升空,高揚起左臂,將掌中緊握不放的雅典娜寶石向上拋了出去。

“啪”地脆響過后,藍寶石穩穩落在卡利身邊巨型仕女石像上,此時已躺在石像對立舉起的雙手之間完好無損。

德莫斯不再與卡利多言,身體也向上飛升,停在卡利對首。嗆然出劍的第一式他沒有對她下手,而是一擊轉向,以凜銳劍氣掠斷了懸著荷西身體的鐵鎖鏈。

荷西大頭朝下,驚叫著從高處栽下去。

卡蕾忒眼見此景,剛要攤開法術接住他,卻見他的身子一晃變得輕飄飄的,繼而穩穩降到了地面上。

卡蕾忒立刻抬頭,向上空的德莫斯投入感激的目光。

“卡蕾忒……”

再次聚面又是在危機四伏的戰場,荷西早已記不清這相似的情景已重復幾次了。盡管如此,和卡蕾忒眼神交匯之時,他的心情還是太過激動的。

“荷西……讓你受罪了……”

卡蕾忒看著還埋在他的一對鎖骨內的鐵鉤,鼻頭越盈越紅,雙眼泛起暖熱的淚光。

伸出雙手,她先為荷西施了一道止痛的小法術。

“荷西,待會戰斗一結束,我會仔細為你療傷,你先在這里忍耐一會兒。”

卡蕾忒剛剛經歷了拔劍之痛,深知那過程有多么難受,因而她認為讓荷西再經歷一次同等的痛苦,在當下的緊要關頭里并不適宜。

荷西用力的搖頭,一個勁閉口傻笑。

他好想再像從前那樣,展開自己的雙臂把面前柔美的女孩抱緊,就算身上掛著傷,他也不在乎那樣的動作隨時都會引發肉體的陣痛。

可是,現在已不是從前了……

荷西內心感嘆著,看著如今已不再屬于自己的卡蕾忒,悲傷卻也喜悅。

他悲傷他們兩個的無果之戀,喜悅他們還有再見之年。多種復雜的情感融匯在一起,使他無法說出話來,唯有用傷懷的默笑來表示此刻的心情。

感慨不多時,他們一同舉首,為半空的德莫斯觀戰。

半空中,卡利正在急揮“蟒金”神斧,對德莫斯招招相逼,一勢狠似一勢,招招不留情面。

昏暗的殿堂內,只見金光霞彩條條點點,相互交結構成一面層疊不窮的牢籠,緊緊圍住德莫斯的身形。

德莫斯臉色肅然,舞動手中圣劍“毀滅”,一時間刃氣流閃,紫光頻現,凌厲勢頭銳不可當。

穹頂之下,四下躥溢的劍氣一瞬幻為數條碩大的蒼龍,全身俱被利而堅的甲片裹覆,閃著錚亮的紫金光彩傾空襲來,搖頭擺尾掛著風聲直沖卡利的斧光而來。

立時惡戰開始,無數金光與蒼龍們斗在一處。時而金光占了上風,將蒼龍圍困,時而又是蒼龍扭著金光,翻滾掙扎,密密疊疊。

死斗中,氣壓越變越低,越降越是沉悶。

配殿上空,兩種兵器相接之時不斷傳出震響,似怒獸的咆嘯此起彼落。金與紫的鋒芒相互交應,奪目的光輝閃閃現現,瞬間奪了神殿原本的昏黑。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