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章 一劍誅心

圣山,午夜——

宙斯全身金衣華服,站立在奧林帕斯的最高峰,肩上那襲大紅色的拖地披風在夜風中斜斜飄揚著,抖出“啦啦啦”的微響,極像一面耀眼的導旗。

在他身子右側的正是他的妻子,祝福女神赫拉。

剛才,就在他們正前方的天際遠邊,一束蘊含強大能量的光柱沖天而起,奇光異彩霎時間捉住了他們的眼球。

赫拉再也保持不住雍容的儀態,柔美飽滿的的面容顯露出極其的不可思議。

“那是……那道光……難道是……”

徒然睜大了兩眼,她的祖母綠的眼眸與大面的眼白相較,比例顯得很不對稱。

她的身旁,宙斯背著雙手,神色依然持有足夠的平和,只是在那帝王的貴氣覆蓋之下冷靜俊逸的五官之下,u總有微許浮躁的漪紋正暗暗涌動不停。

“干的真漂亮,卡蕾忒!”

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那道點亮夜空的光芒,似笑非笑著稱贊:

“封印解除了,你……總算做到了……”

“哎呀,可不是嗎?卡蕾忒可真是能耐啊!”

赫拉聽到丈夫的夸獎,斂起無以名狀的驚訝,臉上硬擠出幾分笑容,很不情愿地隨口附和:

“取回雅典娜寶石,也算為大神了卻了一樁心事……先前啊,還真是嚇死我了呢,還以為她……”

“她不會有事!”

宙斯搶言,果斷截了赫拉的后半句話:“我一開始就知道她有能力做到……”

他的視線一直追著那束冉冉不滅的光輝,一對利眸被它點得精亮。停頓一下他接著說,語氣尤為篤定:

“……因為,她是忒提斯的女兒!”

……忒提斯……又是忒提斯……為什么!為什么總是忒提斯——

此刻,赫拉沒再說什么。很顯然,她對“忒提斯”這個名字相當敏感。

她皺著眉,悄悄把頭側向一邊,特地把自己臉上種種怨毒至深的表情避出了宙斯的視線。

耳邊,宙斯忽又對她問道:

“軍神那面,可都準備好了?”

“額……是!阿拉斯的人馬已經集結完畢了,只等您的一聲令下呢!”

赫拉聽到宙斯問話,急忙收了跑偏的思緒,集中注意力認真答道:

“還有,其他神祗也已經正裝待發了呢。”

“很好!是時候動手了!……這次,我要一舉滅了他——”

宙斯神情定定地望著天邊,睨眸說完,唇角卷起一絲冷笑。

……

異次元,黑暗神殿,東配殿——

卡蕾忒看著步步向她走來的德莫斯,緊張得一時語塞。

腦中清晰記得自己與他在冥府黃泉路上的奇幻經歷,至今想來,當時他向十八層地獄的洞口跌進,她都絕望得想要放聲痛哭。

可是如今,眼見他真實的朝著自己接近過來,周身上下似乎安然無恙,她的心頓時輕松不少。

現在,她越來越趨向于相信地府之路的經歷不過是個荒誕的夢境而已。

隨之,她的心中也生出很多個疑問。

德莫斯中了我的昏睡法術,怎么會那么快就清醒過來?

他在最關鍵的時刻趕來異次元,又是從何得知我

被卡利捉來的事?

“德莫斯……德莫斯……”

卡蕾忒與德莫斯四目相對,干澀的叫了他兩聲,滿副羞愧的模樣。

她沒忘記,他們曾經有言在先,一起將雅典娜寶石交給戰爭女神,然后去過平靜的生活。

可是今時, 她卻拋下他,還親手開啟了禁忌的封印,將至關重要的雅典娜寶石奉送給了敵人。

看到德莫斯的那刻,卡蕾忒想到的是他一次次出手,從海倫、從海底神殿解救她,又因她痛失異次元支配權的血淚往事。正是他對她的種種傾注與維護,使她此時此地更覺無地自容。

“寶石的封印,到底還是開啟了……”

彼此互望間,德莫斯平靜地自嘆,一對幽邃的黑眸閃過別樣的神采,教卡蕾忒疑惑,是不是該稱那樣的眼神為‘悲愴’。

根本不用過多打聽,眼前的情景,卡利與卡蕾忒神色各異的表情,以及懸在高柱上端的荷西,就可說明一切問題。

眼前的一切正在煎擰著他的內心,他不愿去相信,可這殘酷的事實卻教他不得不信。

“德莫斯……原諒我……”

她對他輕呼,毫無底氣。她知道,這次,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討來他的諒解。

四目相對的場景似乎有些熟悉,就在很久的曾經,她也在一個夢境中見到過同一副悲切而孤獨的眼神。

這時的她如同那次的夢境中一樣,渴望在即刻間沖進他的胸懷,可最終還是沒有勇氣做到。

“卡蕾忒,你知不知道,封印一旦解除的話,對你我,對提坦神族而言,究竟意味著什么?”

“……”

德莫斯光彩異樣的眼神始終盯在卡蕾忒腫起的臉上,一步也不曾移開。靜了幾秒,他幽幽嘆道,語氣感傷:

“無論何時,我都會以你為重。為你,我可以不顧其他。而你,讓你不顧一切去付出的人,始終是他?”

“……”

卡蕾忒怔怔望著他,雙腮凝淚。那語意蒼的問話,竟叫她無從回答。

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似乎是宿命的安排,早已貫穿在卡蕾忒與德莫斯的感情生活中很久了,而那糾葛的焦點,永遠都是荷西。

無論他身在何方,無論是在各種場合,哪怕是今天異常關鍵的戰場,只要涉及到他,這對神祗的神經都會變得敏感又脆弱,他們一直小心維護的感情世界也會成為沙子堆成的高壘,一點風吹雨打落下來,都會使沙壘渙散轟塌下去。

“學長……學長——”

荷西吊在高空,神智完全清醒過來。他看到下方的德莫斯,忍不住對他大喊大叫。

他的思想很單純,只是認為德莫斯一來,卡蕾忒便有救了,不會再受女魔頭卡利的欺凌了,因而才會興奮不已。

德莫斯沒理睬荷西,任憑懸掛的他亂叫不止,一雙黑眸還在緊緊抵住卡蕾忒。

猛然,德莫斯抬起右臂亮出“毀滅”,將厲寒閃亮的劍鋒直指向她。

“為什么不辭而別?為什么要公開宣布與我解除婚約?為什么要那樣對我!我為你付出了全部,卻終究不是你想要的好,對嗎?”

德莫斯絕決地持劍,不住對她提問,聲音清冷而幽怨。

對不起……”

卡蕾忒

對著他苦澀一笑,雙目或許是被“毀滅”璀璨的黑色火彩刺痛,睫毛略垂,盈在眼眶中的淚水便紛紛不絕落下來。

除了簡單說句“對不起”外她不想再其他。她注定已是犯了彌天大錯的人,不指望請求他的原諒。

“對!殺了她——”

卡利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看著熱鬧。德莫斯揮起“毀滅”的那個瞬間她也曾有過不解,不明白德莫斯為何會有這樣的舉動。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

德莫斯一向對卡蕾忒用情至深,可稱得上心里心外只有她一個女人。先前,就為了取悅她,他守著解除封印的關鍵卻再三拖脫,最終放棄了打開封印的念頭。可是時至今日,寶石的封印還是被打開了,為封印啟封的人,正是他摯愛不疑的女人,而解開封印的理由,卻是為了一個不是他的男人——

這種搬石頭砸了自己腳的結局,這等被自己所鐘愛的女人背叛的侮辱,自然足以使性情桀驁的德莫斯發瘋!

“殺了卡蕾忒!她是為了那個男人才打開寶石封印的!德莫斯,你在她心里從一開始就什么都不是——”

卡利借機狠狠敲起鑼邊,瞇起的雙眸也在盯著德莫斯的劍鋒。

猝不及防間,她偷使一記意念攻擊,不需出手便著實打在德莫斯的背上,將他的身子向前推了出去。

“噗”——

銳利的劍鋒刺入前面軟綿綿的胸膛。

“卡蕾忒——”

德莫斯失聲驚叫,那只被動行兇的右掌顫栗不停,卻再沒有力氣將那貫入她身體的兇器拔出。

“學長!學長!卡蕾忒是被我托累的——”

高柱上,荷西看得很清,分明就是德莫斯故意出手才令卡蕾忒中劍,卻不知卡利背后使計的隱情。他激動萬分,不顧鐵鉤穿身的駭痛瘋狂扭動著懸空的身軀。

傷口處的鮮血在這刻淌得更歡,然而他已然不在意這些,疾疾對下方大喊:

“學長!你滾蛋!為何要傷卡蕾忒——害她的人是我!是我啊!哇哇哇——”

他在上面放聲大哭。

卡蕾忒強忍著劇烈的疼痛,對刺痛之苦哼也沒哼一下。她想對德莫斯說些什么,可剛一張嘴,一口熱血就噴了出來。

這一劍,刺傷的不僅僅是她的身體,還有她的心……

她蹙眉望著對面錯愕不堪的男人凄然說道:

“是我辜負了你,你應該恨我。德莫斯,刺吧!再一劍,我便解脫了,你也解脫了。”

“干得好!就是這樣,德莫斯!接著刺下去!”

卡利這時更顯癲狂,她不時地激勵催促德莫斯道:

“殺了這賤人!只要她一死,你又可統治暗界了!黑暗神殿是你的,雅典娜寶石也是你的——”

說話間,她悄悄幻化法術,將身上黑色的武裝悄悄褪為奪目的火紅色,和德莫斯的黑色衣衫相比有了顯著的區分。

最為關鍵的時刻就在眼前,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顯得尤為漫長。眾多的期待和煎熬下,始終見不到利刃的鋒芒穿過悲傷不堪的軀體。

德莫斯最終選擇撤回持劍的右手。卡蕾忒再也支撐不住,身子渙然癱軟下去,在她染血的胸前插著利劍“毀滅”。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