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九章 封印解除(已改文)

卡蕾忒被卡利強行拉到那節被砍斷的石柱旁邊,與承載了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面對面。

配殿那頭,荷西又發出幾聲痛苦的叫嚷,聽得她頓時揪心不已。

“打開它——”

卡利早就等得不耐煩了,用“蟒金”的斧頭朝著水晶球點指一下,對卡蕾忒撕聲吼叫道:

“快!不想讓那男人繼續受罪,就快些打開寶石的封印——”

卡蕾忒望一要正被僵尸們肆意欺凌著的荷西,急得兩眼直冒淚。她反目瞪著卡利,憤恨卻也無奈:

“卡利,你為免太狠毒了。荷西他再怎樣也曾與你朝夕相處過,你怎么可以如此待他?”

說這話確實是無可奈何了。

卡蕾忒并非想要故意揭示卡利與荷西那層特殊關系,而是礙于眼前形式急迫,不得不想其他辦法,目的僅是希望卡利能念及舊情,哪怕只是丁點真情的流露,對荷西手下留情。

哪知對方聽聞此言后臉色驟然轉得更陰更寒,好似河水冰封,神情霎時繃緊。

“你說什么!?你再敢說一次——”

卡利對卡蕾忒咆哮一聲,光輝奪目的紫眸里閃現的盡是四射的涼意,令卡蕾忒的目光與它們相互抵觸的第一時間里便被擊退回來,全身不禁冷得直哆嗦。

卡利盯緊了卡蕾忒,狠嘚嘚嚷道:

“你以為我和他有過關系,就該放過他是吧!你大錯特錯了卡蕾忒!我永遠忘不了將逼入絕境的人!更忘不了自己失身給自己不愛的男人的恥辱。你憑什么得到德莫斯的愛?憑什么和他卿卿我我的時刻,我卻要躺下一個骯臟的人類的身子下面!只要一想到那些,我都會感覺無比惡心——”

卡利越說越氣,一時間情緒起伏極大。她突然回身,對那些拉拽荷西的僵尸們大聲呼喝道:

“給我好好折磨他!讓他尖叫吧!我要聽最刺耳最痛苦的叫聲——啊哈哈——”

她接著仰面朝天,歇斯底里大笑出來。

“卡利!不要……”

卡蕾忒內心一驚,悔不該自己竟在百般焦急時拿錯了主意。看卡利這時的表現,分明是對昔日之事懷有相當強的憎意。

卡蕾忒終于明白了,也許卡利以僵尸百般折磨荷西不止是逼她就范的手段,更多是對自己失身的事實進行補償、報復。

這時,僵尸們已經全都聚集在高柱的頂端,他們不停摧殘著荷西,使他的身軀在他們生拉硬拽的扯奪中看起來更像是根軟面捏成的麻花,擰得完全沒了正常的形狀。

耳邊,他的叫喊聲從高亢變得低靡,此刻又微弱得沒什么聲了。

“荷西!你怎么樣?……你應我一下啊!”

卡蕾忒嚇出全身的冷汗,她掙扎著往他那里的方向挺了挺身子,卻碰上卡利冷戾的金斧頭。

一抹蠱毒的笑容在卡利絕美的顏面上迭起來。笑過,她的神色轉為極端的兇殘,劈掌將卡蕾忒推到斷柱上,瘋叫道:

“別磨蹭了!你還不是想要他活著!打開它——打開封印——趁現在——”

卡蕾忒趴在斷柱上,對著面前的水晶球哭泣不止,頗為一籌莫展。

假如真的順從血之女神,就等于完全輸了。封印一旦被打開,先不說奧林帕斯想要如何,擋在自己眼前的勁敵卡利必先得到雅典娜寶石。

卡蕾忒不禁擔憂起來,如果真像自己想的那樣,到時候得到戰神力量卡利會變得更難對付,而且說不定最后她還是會殺了自己與荷西。

卡蕾忒要救荷西,說什么也要救。因為早在前世,遠古神代,她就曾對瀕死的他起誓,下一世再遇,就算犧牲所有傾盡全部,她也要護他一生安寧!

腦中,兩幅畫面一直相互糾纏,在她的記憶里揮之不去。一副是前世,在茂密圣林里,她與赫克托在參天樹木下相依相偎。

一副則是今生,荷西攜著溫暖的笑容,捧著親手煲制的熱湯送到她的唇邊……

卡蕾忒被它們攪得難安難寧,哭聲更甚。

犧牲所有……傾盡全部——

她在心中默念。

抬起淚跡斑斑的臉看向前方的高柱,她那模糊的視線里已經找不到荷西正在受刑的身軀,只能看到眾多僵尸們擠成一堆……就像是,他的前世里,那些高舉了武器的士兵們圍在一起……

卡蕾忒眼前一陣暈眩,上身栽倒在水晶球旁邊。與此同時,在她另一側的血之女神卡利輕輕揚起唇角,不作聲的邪笑著。

“快點吧……卡蕾忒,打開封印吧。對你而言救那男人易如反掌,只需要你的兩只手而已……”

在卡利極其誘惑的聲音中,卡蕾忒終于重新支起虛弱的上身,挨近斷柱上的水晶球。

每近一尺,水晶球內正悠悠自轉的蔚藍寶石就會與她更近一尺。寶石通體的圣光沐澤著她悲傷帶淚的小臉,使它的本色愈發輕透如一張稀薄的白紙。

卡蕾忒將臉湊到水晶球上方,垂下淚濕的眼睫看了它一刻,迷懵的視線又透過它,轉而向著里面的藍寶石望去。

卡利挑高細而彎的兩眉,笑容特為猖狂,她知道此時的卡蕾忒別無選擇。就算她擁有了德莫斯的鮮血,傳承了他的暗力量,就算她擁有一顆正義之心,但是……她始終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情感極為細膩的小女人!

事實正如卡利所想的那樣,卡蕾忒此時確實再沒其他招數化解危機了。

她呆呆坐在斷柱前面,眼神渙散,思維比任何時候都要混亂。

“…為什么是我……解除封印的關鍵……為什么偏偏是我……”

她對著水晶球喃喃細語,在藍寶石光輝普照之中的身形微微顫抖著。

徒然,兩朵淚花垂落下去,落在了水晶球光滑拱圓的表面。它們沒有即刻碎成晶瑩的幾瓣,只一簌,就穿過堅硬的晶體外殼直達圓球核心,貫在那枚藍寶石的上方,與它相交相纏著盤旋流轉起來。

似是回應,寶石的光輝在這個時刻激增,幻化成型如一道筆直的利刃沖出圓球直達神殿穹頂,又“嗖”的一記穿越透過穹頂插入了整個次元的黑暗空間里。

東配殿內一片寂靜,全部空間都被寶石的光輝籠罩得嚴嚴實實。那些聚在高柱頂端的僵尸們對這神圣的光芒尤為恐懼,在光束出擊的剎那就像毒蟲觸到了殺蟲劑,紛紛揚揚落到石柱下方的地面上,轉眼沒了生氣。

卡利完全被這道奇異沖天的光束吸引住了,神色貪戀而愕錯。

卡蕾忒眼中,外表堅實的水晶球已于此時變為綿軟無力,彷如一汪稀稀落落的清水包裹著外形完美的藍寶石。

猶如神助,卡蕾忒腦中靈光一現,她意識到只要自己伸手進入水晶球里,就能取出中心區那枚藍寶石。

可是,一定要取出它嗎……

內心備受煎熬,只因責任心與情感正在激烈交鋒中。

卡蕾忒,我會在來生等待再見到你。不管到什么時候,不管降生在哪里,赫克托的靈魂都會指引那時的我再去希臘,在那里的某個角落里等待你——

哈哈,用實際行動來報答我們吧!等你身體養好了,趕快隨我回家見家長,以身相許報答我,生個混血小精靈報答我父母——

我答應你,我會再到人間。不管在什么時候,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不會放棄,不會氣餒地尋找到你。決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也決不會再和你分開——

一時間,這幾種聲音在卡蕾忒耳邊反復回響,像是聲調不齊的交響曲,將她的精神世界最終逼上崩潰的絕境。

“啊——”

卡蕾忒突然發出痛苦的嘶嚷,同一時刻,她簌地伸出右手直接探入了那團蠕動的透明液體里。

貫穿過

程極是輕松,完全沒費一絲氣力,卡蕾忒便將自己的右手全部伸入了水晶球的中心。接著五指一彎,她握到了那枚藍寶石,那枚蘊含著戰爭女神力量的寶石。

再一撤手,卡蕾忒將寶石從水晶球內取了出來。就在她的手徹底脫離水晶球的后一秒中,那道沖破異次元的犀利圣光消失了,水晶球又褪為堅硬的石質形態。

卡蕾忒怔怔看著躺在自己掌心上的藍寶石,看它全身朦著那層神圣卻不灼目的異光。這一刻,她意想不到的抬高了右手,妄圖將手中的東西狠狠摔個稀爛。

“死賤人!把它給我——”

卡利在看到卡蕾忒真的取出了雅典娜寶石的那刻簡直欣喜若狂,接著又看她突然舉起了右手。

卡利嚇得容顏厲變,一個箭步沖過來把她右掌中的寶貝奪了過去,另只手甩起幾個耳光賞在卡蕾忒臉上。

“啪啪啪”……

幾聲脆響過后,卡蕾忒慘白的小尖臉立馬飛圓,幾個紫紅的手印堆疊在一處,囫圇得完全沒了清晰手掌的印記。

卡蕾忒被拉卡利推倒,她滿臉上辣痛一片,已經再不能與卡利爭辯。

她趴在地上放聲大哭,她感覺自己做了件十惡不赦的錯事。

冥王曾經說過,打開雅典娜寶石的封印就猶如開啟了潘多拉魔盒,取出寶石如同釋放魔盒里面一百零八種災禍。為了防止這種邪惡的事情發生,他才要以最極端的手段除掉能夠解除封印的關鍵——她!

然而,她居然在神奇活過來后不多久,就親手開啟了封印,還將寶石送給了敵人。

卡蕾忒為自己的軟弱痛哭,為自己的罪行懺悔。她感覺自己真像海王與血之女神預言的那樣,是被噩運選中的女人,是開啟罪惡魔盒的潘多拉!

“放了荷西……求你……別再折磨他……嗚嗚……”

卡蕾忒跪臥在地上,邊掩面哭泣邊抽抽搭搭對卡利說著。

一切失誤,一切冤孽,只因始終的牽掛,以及心中那份無法拋卻的執著。

卡利如今哪里顧得上其他,只是一個勁捧著那枚藍寶石,嘴上“哼哼哈哈”瘋笑不止。

“……我拿到雅典娜寶石了!我終于拿到雅典娜寶石了!哼哼……哈哈……其他神祗做不到的事情卻被我卡利辦到了!……拿到了……我拿到了……哈哈哈——”

卡利神經質的念叨沒完,投入地反復欣賞了寶石好一陣子,才逐漸恢復了理智。

當務之急,是趕快把寶石里面的強大神力源融進自己身體里,這樣自己的實力才會變得更強大……可是,自己又該怎么做,才能引導寶石的力量與自己的神力源合二為一呢——

狂風呼嘯,從露臺外面的異次元世界席進東配殿,瞬時打斷了卡利的忖度。

那個闖進神殿的氣息如今對她而言已是算久違了的,她慌忙將寶石交于左手攥緊,生怕它再被他人奪了去。她的右手上,是殺氣騰騰的神斧“蟒金”。

“他來了……”

卡利對著迎面撲來的冷風淺聲自語,神色悲恨交加。

卡蕾忒也感覺到了他的到來,于是支撐著爬起來,對著現身在透明空氣中的黑影呼喚一聲:

“德莫斯…”

確實是他,黑暗之神!身著傲然的黑衣黑褲,散著半長微卷的黑發,手持威風凜凜的圣劍“毀滅”,移步走到卡利與卡蕾忒眼前。依然俊美的五官此刻像是凝住一般,看不見太多表情的流露。

“德莫斯,你還是來了!”

卡利側頭,傲嬌的對他說道。

“是啊,我要來的。我來,正是為愛的迷失尋求答案,為仇恨的延續劃終止符。”

他黯然說一句,目光只向卡利左手中閃亮發光的東西上看了一眼,就轉向了卡蕾忒那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