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八章 殺你百回

“哇啊——”

黑暗神殿東配殿里,卡利突然尖叫一聲,浮在半空的身體失去平衡,重重的摔了下去。

那條攔截卡蕾忒去路、可隨她身形飛升降落而變換的污黑血河原是她的力量所孕生出來的。卡蕾忒爆發的神力源烘干了那河等于破解了卡利的法術,直接傷了她的本體。

卡利在冰冷的理石地面上滾了兩個來回,待渾身火燒火燎的疼痛感覺減輕了一些,她將水晶球隱入身體里,隨后支起“蟒金”斧,半蹲在磚地上擺出個雌豹獵食的姿態,一雙兇狠的紫眸盯準前方傷她的敵人。

卡蕾忒從露臺的邊沿一步步走進東配殿中央,兩眼含淚。剛才在血河中傳承到諾亞與阿黛的神力源的經歷,使她確信不疑,剛才的種種絕非自己意識迷幻之刻產生的幻覺,而是那對忠實仆人的靈魂,在最關鍵的時刻趕來助自己一臂之力。

卡蕾忒迅速擦擦眼淚,顧不得再多悲痛,眼下從僵尸的圍困中救出荷西才是大事。

沒了血河的阻礙,她揮動右手的神杖,祭起幾道攻擊波,越過虎視眈眈的卡利直直向著石柱中端的僵尸們射過去。

“嗖嗖嗖”——

半空之內只見幾條白光相互纏繞飛出,迅猛之勢如離弦的利箭,帶著十足的殺傷之力。

卡利兩眸瞇緊,提身飛到空中,接著橫斧一擋。

“哐當當”——

卡蕾忒被眼前的一片盲白刺疼了眼,劇烈的撞擊聲響使浮在次元的黑暗神殿整體都抖了兩抖。她腳下站不牢,不由得隨著震顫的地面趔趄兩步。

同時,以金斧只身攔下卡蕾忒攻擊波的卡利也在震顫發生的那刻落了身形,兩腳在撼動的地面上退了兩步。一陣悶痛從胸口頂上來,她剛了嘴,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她身后的石柱上,已經爬得半高的僵尸們紛紛跌落了大半下去。即使這樣,柱上仍然趴了七八個僵尸。待顫動過后,他們繼續努力向上攀登,不抓到頂段的活食死不休。

巨響過后,荷西終于醒了過來。他艱難的睜開兩眼,又等了一刻,意識才完全恢復。

“我這是……在哪里……”

他輕聲自言自語,剛動動身子,一陣異樣鉆心的疼痛立馬讓他張大嘴叫出最慘烈的聲音:

“啊——我到底怎么了?我的身體——”

他降低視線,第一眼就看到那對貫穿自己上身、冰冷而血跡斑斑的鐵鉤。

“這是什么?啊——”

荷西本能的又扭動一下被懸在高處的身體,緊接著又是一聲驚恐而痛苦的喊叫。

“荷西……荷西——”

卡蕾忒仰頭看向他,心里既急又喜。喜的是,他終是活著的,急的是眼前形式緊迫,她沒辦法立刻飛到他身邊去。

“卡蕾忒?我們……我們還活著?這是在哪啊!”

荷西的目光和卡蕾忒的承接在一起,他露出些微欣喜的表情,但隨之便發覺局勢不太對勁。

視角轉移,他看到伏在地面上的卡利,又順著耳邊“嗚嚕哇啦”的怪異聲音低頭看,頓時就被那些攀著石柱正不斷上爬的僵尸侍衛們的恐怖嘴臉嚇了一大跳。

“哇——走開——你們是誰啊——離開我——啊——”

荷西受了驚嚇,刺耳的叫聲連連不斷。他本能意識到這些怪物爬上來后肯定會威脅到他的安全,于是懸空的兩腳瘋狂蹬踹起來,也就是這個動作使

得被利鉤穿身的他再次被蝕骨的痛苦逼得喊叫出聲。

“荷西!我馬上來——”

卡蕾忒聽得撕心裂肺,不顧一切催身升空,想要直奔他而去。

就在她對他發出安慰的高呼那一刻,卡利冰封美艷的容貌上揚起一個邪邪的笑顏,左手抹一下唇畔的鮮血,右手將金斧握得更牢。

見到卡蕾忒升空,卡利兀然騰身沖上來,攔腰阻截了卡蕾忒,頂起她的身體飛出,像枚勁道十足的流彈將她推出東配殿,直到她的后背重重撞上露臺上一方厚重的石柱上。

卡蕾忒發出難過的呻~吟,貼在柱上的身體好像一片脆弱的紙片,“啪嗒”一聲又掉到地上。她大口大口喘氣,倚著柱子搖搖擺擺重新站立起來,無比惱火的瞪著卡利。

“呵呵……想救他是嗎?那就先過我這關吧!”

卡利挑好了眉頭,歹笑著面對卡蕾忒,對她所表現出的怨恨情緒反倒無比受用。

接著,卡利神色一繃,語鋒轉得甚冷:

“老實說,卡蕾忒,假如沒有封印這回事,我恨不得殺你一百回!”

“哼——”

卡蕾忒不服的重重哼了一聲,持緊“揮瀾”沖上前去。

這時候根本無需多費唇舌,唯有直接開戰才是王道。

卡蕾忒想要立馬拿下絆腳石卡利好去救荷西,而卡利則要盡快制服氣焰囂張的卡蕾忒,逼她為自己打開寶石的封印!

帶著各自目的,兩個女神祗彼此身子剛一挨近就即刻開打。

卡蕾忒高舉“揮瀾”,杖尾一個斜刺,掛著“呼呼”惡風直奔卡利軟肋,招式狠辣,一絲情面不留。

卡利挑起一斧彈開卡蕾忒的攻擊,翻腕又是一斧追到對方眼前。卡蕾忒上身側傾避過,爾后身形彈回迅速自斜向補上一記有力刺擊。

一搏一架之際,兩條身影逐漸化作一黑一白的細線糾作一團,在金與銀匹敵的光芒間交錯舞動,密密匝匝的景象頗為奇麗、壯觀。

幾百式過后,卡利見卡蕾忒突抬起單腿凌空飛起,一股前所未遇的悍猛之力已在她手臂揮攪之間從地面被引領至“揮瀾”神杖的杖首。

好強大的暗力量——

卡利不禁抬頭觀望卡蕾忒。

只見她定身停留在高空之上、通體沐浴在神杖舞動間時所激發出的光華溢彩之中,她的雙手用力握住“揮瀾”,將杖首圓盤蓄滿的攻擊力量瞄準敵人,即刻就要全速傾注下來。

暗力量的催護下,卡蕾忒的背后像是生出一對黑色翅膀,羽翼豐滿,油光烏亮的顏色令卡利陣陣目眩迷惘。

暗力量……那是只有暗族真正的領袖才會擁有的力量——

身為“愛與光明的使者”、奧林帕斯后裔的卡蕾忒,居然會使出這么強大的暗力量——

卡利對眼前那對黑得邪美的羽翼瞪大了兩眼,甚是嘆為觀止。

她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原因。

卡蕾忒·拉其奧,她正是黑暗之神德莫斯一生最為鐘情的女子,在這世間唯一傳承了他的血液,身系他的萬千寵愛的女人——

卡利的心突如澎湃的大洋,翻起一波接一波的怒浪。

憑什么……憑什么——

這刻,她也攥緊了手中的兵器,卻無從察覺因自己用力過度,握在虎口之處的金屬正在頻頻噴閃著暴躁的火星。舉斧過頭,氣得發瘋的她竟然以自己的神力直接迎觸卡蕾

忒的攻擊。

立時,一高一低,一色金一色銀的兩類神光分據了殿堂各半。卡利與卡蕾忒的身體分別被果腹在這兩色光芒內,分別咬牙切齒用盡渾身解數,奮力想要在對持中擊敗對手。

不消多時,金光在巡回漸進的對抗中完全吞掉了銀光,而卡利在最終得勢的那一剎那最先做出的動作,就是極其無情地翻手出斧,削去自己頭頂上方那對令她厭惡至極的黑色翅膀。

“呀——”

卡蕾忒帶著慘叫從高空摔落下去,捂著一側受傷的肩臂在地上扭動著身軀。

卡利步步逼近她,絳紫色的寒眸漸漸被敵手傷口里流出的血紅顏色撐滿,痛恨的心情總算得以一絲快慰。

“真是活該!別以為得到一丁點黑暗之神的血液就可以妄然使用暗力量!我才真正屬于暗族!你什么也不是——”

她一邊對著卡蕾忒發狂叱責,一邊迫不及待用雙掌橫托利斧。

“嗖”——

金光咤過,攜著毒蠱的恨意虐過卡蕾忒的左小腿。殷紅鮮血好像一股溫熱的噴泉,伴著卡蕾忒凄聲的慘叫直直噴向半空。

“卡蕾忒!卡蕾忒!你怎么樣了!女魔頭,你快住手——”

高柱上的荷西聽到卡蕾忒的厲喊時驚得渾身抖了兩抖,他再也管不了腳下的眾多僵尸了,接連對著露臺前方的女神祗們喊叫不停。

“荷西……我沒事……我馬上……想辦法……”

卡蕾忒喃喃不已,本來想要對他說“我馬上想辦法救你”,無奈傷口疼得她再也說不后半句話來。她用手肘在地上趴了兩下,掙扎著想要起身,卻還是倒在地上。

渾身都疼痛不止,被厲斧所傷的地方更甚,卡蕾忒已無法集中意念自行療傷,更無法伸手召喚摔出老遠的“揮瀾”神杖。

卡利怨毒的瞇起兩眸,腦中回放的都盡是剛才卡蕾忒激發暗力量,昂首挺胸與她對戰的畫面,這些都讓她更加憤怒不甘。

她頭也不轉的瞪著眼前的仇敵,甩動右臂砍斷她與卡蕾忒旁邊的一根石柱。

再一運力,她將隱在身體里的水晶球喚了出來。

“打開它!打開寶石的封印,將雅典娜寶石取出來交給我,我立即叫僵尸們住手,放了你男人!”

卡利聲調陰冷的說完,左臂朝浮在她的胸前的水晶球撈去,把它放置在那節斷掉的柱面上。

“不!我不做!”

卡蕾忒索性牙一咬,抵死不從。

卡利的五官立時變得兇惡非常,提斧趕上來扯住卡蕾忒的頭發,連拉帶拽把她揪到水晶球近前。

“啊!卡利,你個瘋子,放開我——”

“女魔頭!你住手——”

荷西眼看卡蕾忒受罪,忍不住又在石柱頂上放生高喝。

“不準吃掉他!給他點顏色瞧瞧——”

卡利被荷西兩次三番的叫罵惹得徹底惱了起來,怒目橫眉回首,朝僵尸們發出命令。盛怒之下,她吼得聲嘶力竭,話到最后嗓音都劈開了。

僵尸們不約而同呼喝一聲,像是回應了主人的吩咐。他們更加雀躍,加速向上攀爬的速度,紛紛向荷西伸出丑陋的大手,拉住了他的四肢。

僵尸們每只大手都甚為有力,他們不停撕扯荷西的身體,甚至用手指去撓他的皮肉,疼得荷西失聲哭叫起來:

“放開我——哇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