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七章 血河廝斗

怎么辦?怎么才能過去?飛,飛不過去;跨,根本更是癡心妄談……

卡蕾忒身子向后節節退去,眼看已近露臺的邊緣,而離荷西與那高立的石柱越發遙遠,一時間不禁慌亂得沒了主意。

“怎么,害怕了?”

卡利在半空看到卡蕾忒舉步維艱的樣子,立時猜到了她的心思,厲聲的呼喝劈空而至,嘹亮之聲在空曠的神殿四角久久回蕩:

“你不是很想救那人類嗎?那么就趟過這條血河!別想使用法術飛躍,要一步一步走到那柱子下面去!看吧!那些僵尸們很快就會爬到柱子頂上,活活把那男人的腦漿吃進肚子里——”

卡蕾忒馬上向石柱那里看去。果然,圍在柱基周圍的僵尸們已經沿著聳立的石柱向上攀登了很大一段距離。

雖然這之中偶有幾個僵尸爬著爬著便又墜落到石柱腳下,可還是有兩三佼佼者爬向了最高的頂峰,眼看就快要夠到荷西的兩腳。

卡蕾忒定住身形,表情驚錯不已。她怔怔看著自己和這條泛濫的血河之間的距離正在步步縮短,早就不知該做如何的抵抗,又該以什么辦法趕到荷西身邊救他逃離。

腥臭的味道更為濃重,極輕松的從她掩蔽的手指縫間鉆入她的鼻腔,觸動了她那尤其敏感的嗅覺神經,再也無可遮擋。

她難過地低吟一聲,身子無助的晃了兩晃。與前面激情高亢的暗黑血河比起來,她感到敗退的自己竟是如此膽怯、乏弱!

呼吸變得緊張而急促,卡蕾忒就快癱軟在露臺最上。

身后十步以外就是浩瀚的異次元,只要飛離露臺,她就可以逃出可怕的黑暗神殿,打開次元結界回到外面的世界,再不必面臨這樣的險境。

可是,荷西呢?難道真要對他置之不理?

卡蕾忒將“揮瀾”神杖緊緊抱在胸前,極力克制自己驚恐萬狀的不良情緒。

面前,那條橫亙寬廣的血河似是受了某種命令,已經在卡蕾忒兩腳前一指的距離內止住蔓延,讓她終得長出口氣。

這條血河就是接近荷西的必經之路,怎么辦?

卡蕾忒惆悵地低頭凝望它起伏跌宕的暗色微瀾,憂傷的明藍眼底已被它們的顏色徹底侵占,變得幽暗無華。

絕不能放棄——

卡蕾忒再次暗暗告誡自己的內心,使怯懦的它恢復強勁!已經沒有退路,只有堅持前進!

之前,自己全部的隱忍與付出不正是為了能夠解決被邪惡所控住的荷西嗎?如今又怎可輕易認輸——

卡蕾忒心一橫,屏住呼吸邁腿向前落了下去,右腳腳脖以下瞬間就消失于墨色粘稠的液體中……

那刻,卡蕾忒切實感覺到它的溫度。

那是種真實體暖的熱度,帶著一股乳漿的稠度襲住她的周身,使她確信無疑,那正是從那些腐敗的僵尸體內流出污濁的血液。

卡蕾忒全身再次激起一層雞皮疙瘩,即使浸身在這片溫暖的污河之中,她的身體卻冷得要命,哆哆嗦嗦好像立于冰雪封結的天地里,刺骨的寒意在她體內亂穿,絲絲冰冷的汗珠從脊背上滑落。

大匐呼吸兩口,卡蕾忒邁開大步伐向彼岸走去。為了節約時間,

她顧不得墨黑的污血正在逐漸加深的事實。

血河已經沒過了她的腰肢,還在繼續慢慢上揚的趨勢,卡蕾忒這邊只得雙手過頭高舉起“揮瀾”神杖繼續前行,每進一寸都步履艱難,她不想讓自己鐘愛的法器被穢~物侵染。

沒走幾步,時間卻仿佛凝止一般,流逝的速度極緩,極慢。

卡蕾忒艱難的前行著,抬眼憤怒的望了半空的卡利一刻,又調轉視線,看著目標的石柱一點點向著自己接近。

內心的恐懼明顯淡然許多,但這樣足以使行進中的她對周遭掉以輕心。她邊走邊時刻警惕著,暗自提防險惡的血之女神又搞什么陰謀偷襲。

忽然,血河的表面不再平靜,接二連三卷起大大小小的渦旋。粘稠的墨漿迭起之處冒出一個個黑衣侍衛,直直圍在卡蕾忒身體四面,阻擋了她的去路。

“納命來!使者——”

“別走了!留下來陪伴我們吧。”

“和我們一同長眠在這河底吧!”

卡蕾忒驚聲色變,惶然止步觀望身旁的眾多敵人,急忙豎起手中的神杖正要施展辟邪的法術,卻被張牙舞爪的他們一擁而上,相互拉拽著一同倒入污腐的血河中。

就在神杖跟隨她跌倒的身軀被血水吞沒的時刻,頂端那點煥然亮起的微許神光還未及擴展,便湮滅于滔滔無邊的墨液之中。

“放開我——”

血河中,卡蕾忒剛張嘴大喊就吞下一口腥黑的液體。但她已經沒時間理會腸胃里翻天覆地的不適感覺,還在竭盡全力與那些詭異的侍衛隊周旋,抗爭。

他們的力氣僵蠻而機械,不斷撕扯卡蕾忒的四肢軀干,令手腳被困的她想要掙脫也非易如反掌。

意識即將潰散,她早就操縱不出克敵的招式,而令她最為自豪的武器“揮瀾”也好像在落水的那刻喪失了全部生機,變成一塊死氣沉沉的廢鐵,更無法發揮出一丁點神力救助自己的主人逃離危機!

這時,卡蕾忒的咽喉被一名黑衣侍衛勒住。

“怪你!就是你!是你害我們斃于非命,就算死后靈魂也不得超生!”

他在她身后,聲音含糊不清的怒號著。

“對!對!殺了她——”

“把她變成和我們一樣!去死吧……”

滾滾血河中,那些外形詭異的侍衛不斷發出飲恨的怨毒之聲,他們紛紛蜂涌而至,數雙粗糙的大手向她桀桀反抗的身體抓過來。

他們,難道就是死靈嗎?

卡蕾忒當下悚然心驚。

耳邊,此消彼長的叫囂終于讓她意識到,這些正在攻擊她的黑衣侍衛隊并不是人,也不是方才那撥僵尸軍團,而是先前在卡利篡權的陰謀中被她手刃的神殿侍衛的靈魂。

卡蕾忒手腳極力抗爭著,想要從他們的囚攻中解脫。他們憤怒不甘的叫囂好像一根根毒刺,狠狠戳擊了她心底最為敏感脆弱的地方。

“卡蕾忒,好好聽聽那些亡靈的怨憤聲討吧!他們因你而死,死后自然會帶著無限怨恨纏上你!懺悔吧,你這不祥的女人!”

隔過污濁的血簾,卡利陰陽怪氣的聲音接踵傳來,異常清晰的音節落地有聲,令卡蕾忒羸弱

的心更加脆弱。

我是不祥的女人……是我害死了他們……

卡蕾忒的心智終于受到這些聲音的干擾,她竟順從了卡利的引導,開始自艾自責起來。

漸漸地,手腳上的反抗越來越微弱,她就快要窒息了——

“王妃……”

意識就快徹底喪失的關鍵時刻,卡蕾忒恍而聽到一記女性的清音,飄飄裊裊如一縷溫柔的輕煙盤繞在她的身體四周。同時,她那迷離的視線中兀然沖進一團暖融融的金光,好像是能夠掃蕩黑暗的強勁之光。

卡蕾忒立時打開即將合實的兩眼,貪婪的凝望著那團奇異的光芒。

阿黛——

她居然看到自己的掌司侍女,全身一襲潔白的長裙,在神圣光芒的籠罩下向著她遙遙走來。

“阿黛……”

卡蕾忒仍然沒能從眾多死靈的圍攻中解脫,她把被壓制的聲音強行送出被狠掐住的咽喉,氣暈微弱的呼出那段婀娜身影的名字。

“王妃,不要放棄!”

阿黛走到卡蕾忒的眼前,洗禮著她的周身的圣光早已為卡蕾忒掃清了一切邪穢,而那些圍繞在她身旁的死靈們,居然也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消失了蹤跡。

“王妃,你不需要自責,我們的死根本不是你的錯!”

阿黛兩手扣在一起,幽幽立在卡蕾忒對面,好像已然看穿了她的所有心事,神色篤定的對她說道。

“是啊!你是我們的王妃,你所做的事情都沒有錯!”

這個時候,諾亞也現身在阿黛身旁,一身利落潔凈的黑衣裝扮,青春俊逸的五官流露著蓬勃的朝氣。

“你們……為何……”

卡蕾忒望著他們,雙眸中溢出串串淚珠。

她的內心始終清楚那對侍從已是逝者,然而此刻忽然現身的,卻不知真是他們縈繞不去的魂魄,還是自己在昏迷時產生的錯綜幻覺。

諾亞接著對卡蕾忒說,形容懇誠:

“王妃,不要懷疑自己,更不要輕易否定自己!堅持下去,發揮你身體里真正的力量吧!”

話畢,他與阿黛分身而立,一前一后將卡蕾忒夾在中間。

他們不約而同伸出各自右臂,把右掌放在卡蕾忒的肩膀上。

卡蕾忒只覺自己快要枯竭的身體正在充進一股股振奮之力,她立刻反應過來,無比感激的看著面前的諾亞,又側頭對身后的阿黛哽咽道:

“謝謝!謝謝你們……為我輸送力量!”

只聽他們兩個齊聲高呼一聲:

“爆發吧!滅絕邪惡的力量——”

卡蕾忒應聲催動神力源,將體內盈~滿的無限力量瞬間提升至極限。她感到自己渾身上下都在燃燒不止,滾燙的身軀在這刻已經幻化為一團絕艷的烈火,在黑色的血河內燒灼起來……

“呲呲——啦啦——”

干燒的聲響彌漫在整個已近沸騰程度的血河中。不多時,陣陣烏黑的濃煙自污血的表面騰到半空。一眨眼的功夫,整條粘黑的河水便被卡蕾忒升至鼎沸的神力源氣息烘得焦干。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