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六章 僵尸軍團

危機暫時過去了。

卡蕾忒伸手召回“揮瀾”神杖,往死去的冰龍那面看了一眼,身子歪歪斜斜從地上站了起來。

驚甫未定,她大口大口喘著氣,為流血的左臂療了傷。

卡利一直立在仙女石像下分毫未動,帶著冷漠的表情觀望卡蕾忒與兩只魔龍的對戰。當第二只龍被卡蕾忒飛擲出去的神杖刺穿咽喉身亡時,兩點銳利的兇光自卡利寒紫色的眼眸中放射出來。

腳下的理石磚地震蕩起來,似有千軍萬馬呼嘯而來。但是仔細聽,這充入耳鼓的響動中,除了含有節奏笨拙的腳步聲音外,還有另一種很特別的聲音,并不似常人軍隊那樣雜亂起伏的喊殺聲,而是一種的“咿咿嗚嗚”的含糊混沌的聲響。

卡蕾忒當即心中一驚,她對這種異常的動靜記憶猶新。不久前也是在這所神殿里,她和德莫斯、諾亞就與他們交過手。

他們就是由血之女神卡利一手打造出來的“打不死的戰士”,僵尸軍團!

卡蕾忒所猜的不錯。伴隨那股震顫心髓的聲音越來越響,數不盡的僵尸正在瘋狂的涌進東配殿內。

他們身穿黑衣,與神殿的保鏢裝束無異,但是一個個五官,面貌怪異,青綠色的皮膚散發著惡臭,如一發不可收拾的潮水從這所配殿的兩側角門源源不斷泛濫而至,沖著卡蕾忒直撲過來。

卡蕾忒強忍撲鼻的作嘔氣味,舉起手中神杖“揮瀾”一個高呼,雙眼望定神杖上方的圓盤,祭起了法術。

極光冷利,漫天“撲撲爍爍”俯沖下來,好似梨花飛雪般密疾,光幕籠罩下的僵尸躺倒了大片。卡蕾忒再將神杖舞個半圓,即刻收了招。可就是這刻,方才受到攻擊而倒地的僵尸立馬都重新站了起來。

卡蕾忒急得皺緊了眉頭。

她曾在人類拍的僵尸影片里看到過結果僵尸的唯一方法,那就是直接擊爆他們的腦袋。可是那畢竟只是虛幻的電影,此時擺在自己眼前的才是最為真實的存在。

剛才她的那式法術攻擊,倘若對付普通人類的話,完全可以命中所有敵人。可是眼下用在這些僵尸身上居然不起效果。

卡蕾忒有些發慌。她知道這種強度與密度均是中上乘的攻擊,不能說可以擊中所有僵尸的頭顱,至少也能碰個三分之一的運氣吧。但是,他們居然全部安然無恙。

看來,擊破僵尸腦子的說法用在這里,或者說,用在對付卡利制造出來的僵尸身上,根本毫不見效。

就在卡蕾忒心緒煩亂的時候,僵尸們已經形成一個包圍圈將卡蕾忒困在其中。他們手中沒有任何武器,因為對于他們來說,僵硬的十指與尖厲的牙齒就是武器!

卡蕾忒快速朝卡利那邊望了一眼,見她不知何時已經把身子浮在了半空,似乎早有籌謀。而她的旁邊,那根吊著荷西的高柱底端,也已趴了一層僵尸。他們正手腳并用向柱子上端爬去,其中有三五個僵尸已經爬到了柱子一半高,超過了下面那群一大截距離。很明顯,他們的目標是柱子頂端的

荷西。

困住自己的包圍圈正在迅速縮小,她顧不上再使法術,閃身在一眾僵尸的圍困中靈活轉動,好像一只陀螺靈俐的飛旋不停,左右上下輾轉移挪,迅速躲避僵尸們的利爪攻擊。

必須趕快救下荷西!

她心里一面這樣想,一面直接揮動神杖的尾刺對著眾多僵尸猛戳亂扎。

“揮瀾”神杖,杖如其名。在卡蕾忒一番奮力沖殺之下,鋒利的尾刺上下翻飛,凌空掛出“呼呼啦啦”的刃氣,繁密交織,匯在一處如排山倒海的萬丈驚濤,氣勢如虹。

僵尸們紛紛倒下,又紛紛站起來……如此反復。不久后,卡蕾忒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她想到之前在沙漠中苦戰海倫的情景,可以說與現在的狀況如出一轍。當時,自己就差點吃了敵人的虧,險些耗盡自己的神力源。

此時,卡蕾忒已經醒悟,眼前的活死人必是受卡利的法術操控。血之女神,以鮮血賜人永生,而此種意義上的“永生”,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要想徹底收拾了他們,必須先擊敗卡利。

卡蕾忒稍微分心,冷不防背后一個僵尸趕過來,粗臂一圍,將她攔腰抱住。

“啊——”

卡蕾忒惡心得大叫,翻手向后刺出“揮瀾”。

“嗚…嗷”——

那怪物一只眼睛上挨了一下,發著沉悶的吼聲隨手松開了卡蕾忒。

她抽回神杖的那刻,剛好看到尾部掛著他的一只眼珠。胃里激烈翻滾起來,卡蕾忒緊咬牙關,愣是把涌出喉嚨的一口酸水又咽回了肚里。

“嗷嗚”——

又一個僵尸從她右側沖上來,重如一顆實心的鉛球,狠狠撞了她一下。她沒躲開,身子猛飛出去,碰到對面另一個僵尸身上,接著又落到地上。

三連擊的沖擊力都不小,卡蕾忒當即在地上爬不起來了。這時候,一眾僵尸接二連三撲到她的身上。眨眼間堆成了一座小山。

卡利在半空饒有興趣的關注著下方的惡戰。當看到卡蕾忒被眾多僵尸埋在身下的那刻,她那絕美卻神色惡毒的眉目轉而放晴,露出快意的淺笑。

她并不想置卡蕾忒于死地,真再死一回,誰還能替自己解開寶石的封印呢?她只是想耍些手段好好折磨對方一番,等她沒有力氣反擊時,再威脅她替自己辦事而已。

卡利笑過,正要對疊成肉山的僵尸們發出撤身的命令時,突然的異動使她神色一凝。

“肉”山堆疊的縫隙中突然溢出若干五色華光,帶著氣吞山河的力量沖勢爆發,似一枚枚辟除邪惡的圣劍直指神殿的穹頂。

一時間,千萬道白潺潺的光帶似流淌不絕的暖河,傾灑于整個昏黑殿堂的角落,傾灑在卡利載滿驚嘆神態的臉上,令她被眼前奇異的景觀吸引而忘記身處戰場的事實。

如利劍一般的光輝轉眼擴散,散得迅速而徹底,刺目的光波頃刻之間已聚為一片汪洋驟然向四圍散去,蘊匿著滅絕一切的力量。

僵尸們根本沒有察覺

險情的能力,他們的身體在光起的那時便被光的海洋吞噬。

“砰”——

一記爆裂聲猝然響起來。光之海浪憤怒的掀高,把敵人扔向半空。他們的身體在爆破中被撕得粉碎,陣陣含糊的慘叫只維持了幾秒,就隨之終結。

圣光滅去,神殿又沉入到幽暗的光線中,一切終于歸為寂靜。卡蕾忒已沉默的獨立在神殿中央,站在滿地的支離破碎的肉塊與粘稠的血液之中,右臂凌空托著“揮瀾”神杖。

她一動不動,目光收羅著那些在自己極端的法術攻擊下被肢解的生命,有些僵硬的臉上現出慘白的顏色。此刻,她那只攥緊“徽瀾”神杖的右手正在微微作抖。

這是身為使者的她生平第一次真正的殺戮。無論身處神代還是現代,她總為自己能夠保持一顆平淡心一副悲憫的心腸而自~慰自足,卻不想也會有破戒之日。

眼前的這些僵尸,生前也是為暗族、為德莫斯忠心效力的戰士吧?

卡蕾忒內心悲哀的想,他們在血洗奪權的陰謀中慘遭卡利殺害,而后靈魂也不得安息,被禁錮在沒有思想意識的軀殼里成為魔鬼。今時,他們又被自己下這么狠辣的手段滅除。

與他們的鄂怖相比,自己如此兇戾極端的一面,是不是更像是魔鬼?

又或者,親手滅除了他們,使他們的靈魂得到應有的超脫,也算是善舉一件?

刻不容緩,卡蕾忒騰身升空,直奔懸掛荷西的石柱飛去。與此同時,卡利神色搵怒,晃一下“蟒金”幻出法術。

卡蕾忒正飛向荷西,猝不及一面黑色的巨浪朝自己撲面襲來,泛著極其腥臊的氣味。她的神色一變,揮杖對著它就是一個橫掃。那怪異的浪頭只是劃出一道利直的漣漪,隨后即刻合正為一。

“呵呵呵呵……卡蕾忒,心浮氣躁的臭丫頭,好好嘗嘗僵尸血液的味道吧!”

耳旁,是卡利低沉陰郁的冷笑。

卡蕾忒聞聽此言,表情當時就變得大為痛苦,左手捂住口鼻將身子繼續提高一節高度。

但是這招完全沒什么效用。因為只要她騰空的身體升高一節,那污血幻化的駭浪就會立刻漲出更高的一記。這噩夢般的情形不難讓卡蕾忒聯想起荷西曾經教她的一句中國諺語: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沒奈何,她只好將身體降回到理石地面上。果然,浪頭也隨之落下去,鋪在卡利身體下方的地面上,匯化作一條條墨色寬廣的大河,攜著“湍湍汩汩”的撼人響聲襲過筆直的走廊邊沿,越過一道道高聳的大理石立柱,徑直朝卡蕾忒殺了過去。

卡蕾忒急急退后,一步接著一步。詭異的河水還在挺進向前,眼看就要將她逼向露臺。

卡蕾忒慌忙以手再掩口鼻才不致嗆得干咳干嘔。再看那滿目的粘稠的墨浪微微跌宕浮動,似乎隱忍著狂躁的情緒,激流也愈淌愈快,吞掉了一具又一具的僵尸碎肢,挺挺向她站立的位置開過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