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章 仇人見面

德莫斯……德莫斯——

卡蕾忒猛然睜開雙眼。全身酸痛而冰冷,她勻速爬了起來,用一直手臂撐著昏沉沉的身軀。

身下方是寸大理石的方磚地面,原來,她自己就這樣一直睡在這么冰冷堅硬的磚地上。

卡蕾忒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躺在這塊磚地上失去知覺多長時間了,身體才會被它的石質表面硌得散架般的酸疼。直到現在,她的皮膚上那層因為受了寒而結出的雞皮疙瘩都沒有消退。全身異常乏力,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那般疲累。

卡蕾忒驚駭的轉頭,仔細審視著左右兩旁的環境。

晦暗的光線,高聳直接的雕紋大理石柱子,古老的圣獸石雕,以及眼熟的百米高的石拱。

這里是……難道……

她頓時渾身劇烈一抖,身上那層雞皮疙瘩即刻變得更為厚密、突兀了。

黑暗神殿!

她立刻想到自己現在所處的地點,尤其是看到身體正前方的百米外,正是那個沒有大門或者墻壁的阻隔,便與深邃的次元空間直接貫通的地方。

那是黑暗神殿的露臺!

在黑暗神殿生活有段時間的她,并沒忘記這個地方。準確說來,這里就是黑暗神殿的最頂層——東側配殿。

卡蕾忒恍惚記得剛才,自己曾做過一個很可怕的夢,夢到自己去了絕望無邊的地府,與眾多游魂們結隊行走在漫長的黃泉之路上。就在她向十八層地獄的入口接近的那個時刻,她遇到了德莫斯。他們一起與亡魂們搏斗,在拉他們下地獄的惡風中苦苦掙扎。最后,是德莫斯以自己的雙臂將她推離了地獄的入口……

可是,那一切真的只是夢嗎?

卡蕾忒神色黯然,放遠了憂愁的目光,對準前方露臺外面的次元空間看去,任憑從那里灌進來的次元冷風不斷掠過她的身體。

卡蕾忒清楚地記得自己在不久以前做過的事情。

那時候,她巧施計策進入海王在人界的府邸,以斷念魔壺封禁他的邪靈失敗,之后吞下了極樂毒藥“拉雷尼亞”……

如今,自己非但沒死,居然還跑來了黑暗神殿里?

聽黑暗神殿的侍從們說過,異次元的時空與冥府是相通的。

也許,黃泉路上的經歷都不是夢,而是發生過的事實。否則,在那個空間里永無終止的行進、與眾多游魂對戰、身遭業火懲戒以及與德莫斯面對面分離時的絕望感覺,又怎會如此的真實。

到了現在,卡蕾忒寧愿相信那一切的經歷都是真的。

突然之間,她的全身凝出了一層冷汗,腦中回想起德莫斯在地獄的入口推開她的同時,自己卻墜落下去的悲壯畫面。

“德莫斯!”

卡蕾忒不禁驚叫一聲,痛苦的以手掩面。

“你終于醒了,卡蕾忒!”

身背后傳來異常耳熟的女聲,聽起來狠嘚嘚的,毫不掩飾萬般的恨意。

卡利——

卡蕾忒當然認得那女聲的主人是誰,畢竟彼此之間的宿怨已經積累得太深,想忘都太難吧。

她急忙循聲轉身看去。配殿最里面一座巨型仙女石像腳下站著卡利,全身黑衣黑裙的短武裝,右手緊握“蟒金”斧的長柄,左手托著封有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正用冷毒犀利的眼神盯著卡蕾忒的每個舉動。

她的身邊,是兩頭蠢蠢欲動的長頸魔龍,它們不停甩著粗碩的箭頭狀尾巴,把肉墩墩的大屁股對著卡蕾忒。看情形,它們的興趣完全被頭頂上方的東西吸引住了。

卡蕾忒覺得奇怪,便將視線順著那兩個魔獸伸到極限的長脖子向上看

,頓時就被跳入兩眼的的畫面嚇得魂飛魄散。

就在視野正前向的不遠外有根雄偉的云石柱,柱子的最高處吊掛著人事不省的荷西。

此刻,他展著兩臂,被柱子上一對鐵索的鐵鉤穿過鎖骨懸掛在石柱上。他的頭頂上方是一盞燃得正旺的火燈。火燈的油盤里熱油滾得正沸,不斷傳出“噼里啪啦”油花炸開的聲響,離得老遠也能聽得非常清楚。

偶爾,荷西被鐵鉤貫穿皮膚的地方都有鮮血滴落,石柱下方蟄伏的兩只魔龍立即會你爭我奪起來,張嘴搶先去接那幾滴掉落的人血,模樣十分貪婪。

卡蕾忒看的觸目驚心,卻也有幾分驚喜。

荷西還活著!他居然也被帶進黑暗神殿了?

這是卡蕾忒看到眼前的情況時的第一反應。

從那一對魔龍亢奮的反應她完全可以推斷出這個結論。

能被這兩只兇殘的魔獸當做餌食的,首先要是鮮活的食物才行。

再者,帶他與吞了毒藥的自己回到黑暗神殿的神祗必是卡利無疑。假如荷西真的死了,她又何必干嘛費勁把一具尸體帶回黑暗神殿?

眼下,看他被極其殘忍的手段吊在神殿里,卡蕾忒又在猜想寄居在他體內的海王邪靈的下場。

可是,種種疑問在她心中只是幾秒鐘的閃現。強敵畢竟就在眼前,她必須要集中精神,小心應對。

收了凌亂的心緒,卡蕾忒從地上站起來,目光移轉,重又與卡利的承接在一處。

“又見面了,卡利女神。”

她對卡利說,語氣從容不迫。

“是啊!終于……又見面了!”

卡利目不轉睛的看著卡蕾忒也回應了一句,嫵媚的臉上迭起一絲別具復雜的神色。

相互對話的同時,兩個女人的腦中都反復上演著往事情仇。

卡蕾忒最先想到慘遭毒手的掌司侍女阿黛,還有死去的諾亞,以及在血洗黑暗神殿中遇難的眾多侍從。

今天該是與仇敵彼此做了斷的時刻,任憑誰都無法再逃避——

而卡利想到的就是自己被心愛的男人再三冷落后遺棄的恥辱,還有自己無奈的失身。

可是,如今看著卡蕾忒的時候,卡利仿佛已經看到了至高無上的權利與自己近在遲尺。她認為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為馬上,她就會讓這個該死的情敵老老實實為自己打開雅典娜寶石的封印!

“卡蕾忒,乖乖打開這枚水晶球吧!趁那上面的男人還有口氣,只要你按我說的去做,我就會放了他,還有你!”

事已至此,卡利不愿再廢話,她伸開右臂以“蟒金”的斧頭點指一下懸掛荷西的石柱,口氣生硬的對卡蕾忒道。

卡蕾忒回答得也很干脆:

“別做夢了!”

卡利不再與她爭辯,口中發出幾聲含糊的聲調。

那兩條蹲在石柱下方的魔龍接到卡利的命令,立馬張牙舞爪,變得比剛才還要興奮。一只伸了前爪撓到石柱上,甩出長蛇般的紫紅舌頭靈活的纏住荷西的身軀。

“咯吱”一聲,荷西的身體被它拉得伸長了幾分,兩個鐵鉤穿插的部分鮮血迅速噴涌出來。

另一條魔龍把大腦袋歪過來,一把撞開它的同伴,搶著張嘴去接上面留下來的人血。

“荷西——”

卡蕾忒尖叫一聲,右手高舉,凌空喚出自己的武器“揮瀾”神杖。神杖帶著圣光萬象現身的同一時刻,卡蕾忒自己也更換為白色格斗裝束。

擎杖在手的第一時間,卡蕾忒便抖腕揮動杖上的圓盤,對準那魔獸的長舌頭發起攻擊。

銀光在昏暗的神殿里祭起一記刺眼的電閃,直直朝著那怪物凌厲的虐過去。

伴隨聲聲撕裂肝腸的哀嚎,它的舌頭被卡蕾忒的攻擊力從中斷切斷。它號叫著,快速左右抖動身軀,隨后頹然趴在地上,嘴里不停淌出紫色的血液。

“噗突”——

纏在荷西身上的半段龍舌剛剛從高處落到地上,不想竟被另一只魔龍一扭脖銜在口中,仰頭吞進了腹中。

卡蕾忒忍不住一陣惡心,不知這兩只魔獸在這神殿里究竟挨餓了多久,怎么連同類的皮肉都能吃的下?

然而來不及多想,她攥牢了掌中神杖,繼續發動攻擊。

那條吞了同伴舌頭的魔龍展開寬大的翅膀飛了上來,在卡蕾忒頭頂上空來回盤旋。

看它飛來飛去卡蕾忒一陣心煩,揮舞手中神杖展開攻擊。一時間,無數銀光密如氣彈,相互交叉像支大網向著它撲過去,叫它擋不可擋,避無處避。

那龍果然挨中攻擊。

可它天生皮糙肉厚,再者卡蕾忒對它本著一試身手之心,沒下太強的法力,因而當它身受攻擊厚后,結滿肥肉繭的深綠龍皮上只是裂出道道傷口,并不危及它的性命。

魔龍在半空叫聲震天,恍是被卡蕾忒的攻擊激怒。擺尾又旋轉一周,突然挺直脖子,張開腥盆大嘴最著仰面朝天的她就是一口烈火噴出來。

火還未近的她的身體,就被一面肉眼看不見的空氣墻壁反射回來,如數燒在了那只龍的身上。

它在火中掙身嘶鳴了幾聲,最終墜落下來,砸得沉厚的理石磚地上下震顫了多時。

卡蕾忒趕在地面抖動的時候奔跑過去,在臥倒的魔龍旁邊雙手豎起神杖。

霎時虹光沖天,“揮瀾”響應侍主的意愿,杖尾鋒芒必現,眨眼之間向著下方無限延長,筆直刺穿了魔龍的心臟。那怪物的四肢蹬踹了不多時,頭向旁邊一歪,沒了呼吸。

轉瞬,他的尸體竟然僵化成為一尊石雕。

卡蕾忒猛然記起,就在露臺外面直聳沖天的立柱兩旁,就有一對翼龍的巨型雕像。想必就是眼前的這對,被卡利的法術催化因此才有了生命,變成了殺人的工具。

卡蕾忒收了法術,將神杖恢復了平常的尺寸。

還未來得及喘口氣,另一只魔龍便朝著她張口撲來。剛剛被她削去一半長舌,又見同伴被她殺死,這只魔龍變得兇狠異常,直接抖擻碩大的尾巴披著風聲朝卡蕾忒橫掃而來。

卡蕾忒憑空跳起躲過一擊,那怪物又奮起一爪撲過去。

卡蕾忒感覺惡風向自己拋來的時候,在半空扭身的弧度有些小了點,被那怪物一爪子挨到左臂,身子當即被掀得更高。

卡蕾忒疼得慘叫,帶著一胳膊的傷摔到地上。

魔龍被卡蕾忒手臂上流出的鮮血激得狂性大發,仰頭發出瘋野的吼聲。它再此舉了一只前爪,兇惡的按向倒地的她。

卡蕾忒火起。 她知道如果這魔龍的一爪子落到自己身上,自己不死也會被拍成肉餅。

她可不想把自己的時間和浪費在和這種低級的魔獸搏斗上,她必須剩下更多精力對付卡利。

想到這,就在眼前的巨爪離她越來越近的那時,她果斷舉起“揮瀾”神杖。

圍聚與那魔龍與卡蕾忒周圍的空氣轉眼驟降,已低過冰點的溫度把它當場凍僵。它抬起的大爪眼看快要落到卡蕾忒的頭頂,就已經一動不能再動了。

卡蕾忒抓緊時間,一杖飛去,直中那只冰龍的咽喉要害。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