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章 強行逆天

卡蕾忒被那一群人困在包圍圈的最中央,難以前進。

那些人的手臂形似枯槁,褶皺的薄皮僅僅裹著一副沒有肉的細瘦的臂骨,可是內里卻異常有勁的,好像一條條剛柔并濟的鐵鎖鏈,牢牢的裹住卡蕾忒不斷掙動的身體,使她輕易動彈不得。

她就這樣被他們的骨爪五指手扯著拽著,強行向后方的無底黑洞的邊口拖去,一米一米的逐漸捱近。

地面上,枚枚尖聳的石礫正在無情的磨過卡蕾忒的兩腳,光禿禿的腳底~火辣而疼痛。嬌嫩的腳底皮膚被磨破了,鮮血淋在粗糙的石塊上,像朵朵迎風招展的紅花。

卡蕾忒桀桀抵抗著,透過密集的人墻空隙看向對面。那個俊美的黑衣男人也在堅持不懈著,激烈抗爭的同時,兩眼的目光不時投向她這里,切切深情中交疊著許多的憂慮。

卡蕾忒探出一條手臂向他伸去,心底涌出難以言喻的觸動。對面的陌生男人,每寸目光、每個神態、每一舉動都會讓她感覺溫柔。此時,她更渴望做的事情,便是用自己的這雙手臂去攀住他的身軀,用自己的十指去觸摸他似曾相識的容顏。

“卡蕾忒……卡蕾忒……”

黑衣男人在他那頭的包圍圈內苦苦掙扎著,眼神牢牢鎖定了她,對她發出一聲聲呼喚。

“放開我!讓我過去!我要去找他——”

此情此景,讓卡蕾忒想要失聲痛哭。她對卻阻撓自己前進的人們不停大喊大叫,依然寸步難行。

一襲凌虐的殺氣急速盤旋,從那黑衣男人的身體里沖天迸出。糾纏他的人群被他發出的強勢的殺傷之力震向四面八方。

再沒有阻撓他的外力了,他本該飛身向前,立馬沖到她的面前。可恰恰與之相反,此刻的他顯得異常疲憊,蠟黃的臉上不斷淌下條條道道的汗跡。身子一軟,他癱倒下去。

“不——”

卡蕾忒對他大喊一聲。肩上,那團火紅的烙印真的燃燒起來,熊熊火苗燒遍了卡蕾忒的全身,同時也將那些拽住她不放的人們點燃了。

他們立即放開了她,帶著滿身的火四下逃竄,或倒在地上瘋狂無序的翻滾,隨口發出“咿呀嗚嗚”哀嚎。

“卡蕾忒——”

聽到她在火中的哀鳴,黑衣男人強撐著綿軟的身軀,趔趔趄趄向前展開雙臂一撈。

他總算抱住了她。他們擁抱的瞬間,她那滿身的大火竟然神奇的滅去了。

浩長的隊伍又恢復了原有的寂靜,不前進也不再趕上前來圍攻卡蕾忒與黑衣男人。

隊列里的每個人都合上了兩眼,仿佛接受了某個命令,一時間進去了休眠的狀態里。

卡蕾忒感覺不可思議,她以為自己會在剛才的大火中喪命。可是一轉眼,自己已經躺在這個帥男的懷中了,而且周身上下竟然一點被火燒傷的痕跡都沒有,就連腳上的擦傷也不見了。

她不再恐懼,揚起頭顱凝視著他。

“……你…是誰?”

她那對充滿陌生感的眸光和疑問的口吻使黑衣男人心碎不已。黑瞳中,點點光輝慢慢匯聚成一道溫暖的水流,轉瞬奪出他的眼眶。

“你可以忘記我……”

黑衣男人看著卡蕾忒,苦澀的笑著對她說:

“但是,你不能忘記那個地方。卡蕾忒,快想!我們一起到過的地方是哪?那個‘共同的回憶’,把它找回來,快點把它找回來!”

“共同……回憶……”卡蕾忒喃喃重復著。

黑衣男人篤定的點點頭,然后仰面看著藍色穹頂的天空,似是正在暗示

著什么。

卡蕾忒也隨之抬頭,認真看著上方那一片蔚藍寧靜的色彩。

不多時,灰暗無神的眼眸在這一刻被它完全填據了,她的雙眼又恢復了原有的藍色,變得美麗清澈,變得神采奕奕。

“天涯……海角……”

她喃喃細語,已經完全記起了眼中這個世界的名字,它正是處于世界盡頭的地方,曾經承載了她與他的共同回憶的圣地。同時,她也記起了那個男人。

“你是德莫斯!”

她將兩道目光投回到眼前的黑衣男人臉上,激動的喊出他的名字:

“德莫斯!”

“太好了…卡蕾忒,你終于‘回頭’了,終于記起我了……”

“是!我記起你了!你是黑暗之神德莫斯,是卡蕾忒最愛…最愛的男人……”

卡蕾忒鼻翼泛酸不止,流著淚望著德莫斯,很是動情的對他說著。

德莫斯的表情與是和她相同的激動,他抬起一只手,想要認真撫摸她的臉龐。頭漸漸低向她,他用殷切的吻痕封住了她的嘴唇。

突然,卡蕾忒感覺不對勁。德莫斯似乎體力支持不住了。耳邊,他微吟了一聲,身子繼而向卡蕾忒懷中傾進去。

“德莫斯……德莫斯!你怎么樣了!”

卡蕾忒竭力想要扶住他,最終與他一同摔倒。

藍色的奇異世界如海市蜃樓般消失了。周圍的一切又沉入使人絕望的黑暗中。

“哼哼……”

天際空中,傳來之前那個男童滿是嘲諷的笑聲:

“你真是瘋得可以!黑暗之神,也不仔細想想!這邊與那邊形如世界的兩級,你在我的結界里動用法術,本來就會過快耗費體力,而你還將那邊的一草一木以‘移形換影’之術搬到這邊來,就不怕自損神力源嗎?”

德莫斯完全沉浸在和卡蕾忒相互擁抱的時刻,頭都不屑抬起一下,他神色淡淡的回應上空的童音:

“哈迪斯,卡蕾忒既已‘回頭’,你應該遵守約定,放我們回去了吧?”

“約定?我可不記得和你有過什么約定!”

空中,男童的語峰一變,寒得逼人。

“德莫斯!難道……難道這里是……”

卡蕾忒的臉色驚恐萬狀。現在,她已經恢復了全部記憶,因而認得出浮在空中的那個童音。

“噓……”

德莫斯很及時的出手捂住她的嘴,生生截住了她那還沒來得及吐口的后半句話。

“不要說出來!別怕,卡蕾忒,我這就帶你回該回的地方!”

“該回的地方?”

男童的聲音發出幾聲冷笑:

“黑暗之神,我勸你不要天真了。念在提坦同族的份上,我才容忍你至今,你別太不識抬舉!卡蕾忒早已與我立約在先,如今還未履行約定,怎能因為一時‘回頭’便要背約?”

德莫斯再不管許多,奮然挺身而立,拉起卡蕾忒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剛才攻擊過他們兩個的隊伍再次喧鬧起來。人群在同一時刻瞪圓了兩眼,黑壓壓得一片密如烏云,全部向著德莫斯和卡蕾忒傾巢圍擊過來。

德莫斯嘴角溢出一聲怒喝,一手摟著卡蕾忒,一手用力揮舞出去,發出一記撼動天河的攻擊波。

冷傲刺眼的黑紫光波筆直向前急沖,將敵人如數卷進它的攻擊范圍里。

“轟隆”——

劇烈的震蕩過后,所有人都不見了。鬼火舞照下的幽綠空中只能看得到數不盡的焦黑狀碎片在飄揚不斷。經涼風一吹,

它們馬上成群結隊盤旋一周,接著密密扎扎的飛向了邃暗的遠方。

男童的聲音演化為無以名狀的怒號:

“黑暗之神,你為免欺人太甚了!我的地盤豈能讓你們這對麻煩的神祗壞了規矩——”

話音剛落,德莫斯與卡蕾忒腳下的渾黑路面上掀起一陣怪異的旋風,恍似受人操控的巨大力量,妄想將他們兩個分開。

“德莫斯——”

卡蕾忒驚叫著。她的身體已經被這陣巨風卷在當中。她的后半身懸浮在在盤旋的風壁里,眼看就快被它徹底侵吞。

“別怕!卡蕾忒,我抓牢你了!我馬上會帶你離開!”

德莫斯的兩臂奮力攥緊了卡蕾忒的手腕,身體向后方倒退,想要把她拉出旋風。但因那邪風的力量太過肆意,他的退后始終舉步維艱。

童音又不失時機的趕來湊熱鬧,句句都是惡毒的冷嘲熱諷:

“別再自己和自己較勁了,黑暗之神!這就是卡蕾忒命數,任何神祗都不能幫她渡劫!強行逆天,后果必然萬劫不復——”

“哼……”德莫斯對此抱以不屑的淡笑,他神色決決的回答,話到最后情緒隨之爆發到了頂級,咆哮得聲嘶力竭:

“什么天道!什么狗屁命數!為了自己愛的女人,就算與天地爭斗,與世界為敵,又有什么不可——”

男童不再與之搭話。這時,風勢驟然加大,擴散的力量將德莫斯的身體也包在當中。而他無所畏懼,反而緊環住她,懷著無比珍視的心情。

“德莫斯……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卡蕾忒在德莫斯懷中一邊掙扎一邊哭叫。她感覺兩人的身體正不可控制的向著后方那面黑洞移行。她想要擺脫他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她不能讓他也被一同卷進去。

如今,恢復了記憶的她知道那個男童的聲音正是源于冥王哈迪斯,而自己已經與他簽訂了靈魂契約。現在的自己已然走在了漫長的黃泉路上,而身后方的黑洞,就是通往十八層地獄的入口。

依照契約,自己就該穿過十八地獄直達第十九層空間“無間”,可是,德莫斯絕不能跟來!

然而她越是推他,身體越被他擁緊。

“我不會放開你!我說過,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都不會放開你!”

德莫斯的聲音凄絕。

“德莫斯!求你了!”

卡蕾忒感覺自己的腳面已經觸到半邊虛空的前沿上,她不禁嚇得臉色慘白。

德莫斯用力護著她,在急轉的風速中拼盡全力扭動身軀,。

卡蕾忒眼前一變,再次定身時,才發現自己與德莫斯連在一起的身形已經轉完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半圓。

此刻,自己的腳趾已經可以觸到真實的地面。而那個站在黑洞邊緣的人,竟然是德莫斯!

“回去吧……”他深情的望定她,攜著欣慰的淺笑:

“卡蕾忒,你是愛與光明的使者,不該留在黑暗的地府,回到充滿希望的世界吧——”

德莫斯展開結實的臂膀,在兩腳脫離洞口的瞬間托了起卡蕾忒的身子,把她狠狠拋向空中。

力是相互作用的。

他拋她遠離黑洞的那個時刻,自己卻被黑洞吞噬。他墜進了洞中,臉朝著黑氣沉沉的半空,面對著卡蕾忒痛哭流涕的臉龐。

“德莫斯——”

看著他向著黑洞跌去,卡蕾忒哭著伸出手想要拉他,卻與他失之交臂。她大聲喊叫,身體卻越飄越遠……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