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章 叫她“回頭”

卡蕾忒光著兩只腳,跟隨在那列隊伍的中間,繼續一步一步向著未知的前方走去。

暗沌迷茫的氛圍里,她慘白而淺薄的腳面皮膚被籠上一派灰沉的顏色,在閃爍如磷光般螢綠色的鬼火映襯下,折射出慘淡的青光。

腳下盡是些崎嶇的道路,尖而硬的石子如同刀鋒,突兀的排滿在整條路面上,形如真正的刀山。卡蕾忒一腳踩上去,卻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

心好像已被什么掏空了,卡蕾忒此時完全失去了主意。她邊走邊在空洞的內心仔細搜索,卻始終不知自己想要找尋的目標。

腦中是些模糊的人和往事,固然是真實的存在,還是虛無的假想,卡蕾忒已無從辨認。她的記憶彷如斷線的珍珠,任憑她如何努力,始終無法將支離破碎的片段重新串起。

我到底失去了什么……到底在尋找什么……

卡蕾忒不停自問,卻始終找不到答案。

她的世界,如今就像眼前所見到的情景一樣,晦暗、陰沉,完全觸及不到一絲希望。

她終于不再尋找了,變得安安靜靜了,一心一意只顧前進。她習慣了在浩蕩的隊伍里隨波逐流,重復著一個簡單卻無望的運動:行走。

看不到邊際暗夜天空里,剛才那個與她一直對話的男童的聲音靜下去了。可是就算是這樣,那個聲音的主人都像是躲在黑暗之中的某個角落,不現身卻時時關注著她的動向,生怕她會脫離了這列行進的隊伍。

前方二百米以外的地方就是一口百米寬的黑洞,深不見底。

這列行進的隊伍漸漸抵達了黑洞的邊緣,然而依然沒有想要停止前進的意思。

隊伍中的每一個人還在保持著默默行走著的動作,根本無視即將到來的險情。

隊伍距離黑洞越來越近,隊頭的第一個人一只腳終于踩上了黑洞的邊沿。他并沒有意識到危險就在眼前,接著在虛空之中抬起另一只腳……

剎時,他的身體失去了平衡,頭也不回的朝著無底的深洞跌落下去。而他全然沒有畏懼感,反而自然而然的展開雙臂,猶如出生的嬰兒懷著,無比虔誠,無比幸福的心情投入母親的懷抱,又像是一直涅槃的鳳鳥展開自由的羽翼,向著重生的大門翱翔而去——

如這般的,第二個人,第三個人……

隊伍還在行進中,人們一刻不停的跌進黑洞。排在卡蕾忒前面的人逐漸減少,而她的腳步距離那個無底洞也越來越近。

“卡蕾忒……”

她的背后,突然傳來一記呼喚,男性的聲音,卻是輕輕的,柔柔的。

是誰?誰在叫,喊的又是誰的名字……

卡蕾忒聽清了這個聲音,并不是剛才與自己對話的那個童音。盡管心有疑問,卻沒有理睬。

失去全部記憶的她,此刻根本記不得自己是誰,更對這個聲音的主人沒了半點印象。

她繼續面無表情的走自己的路,向著前方的無底黑洞挪近。

“卡蕾忒!”

又是這個聲音,在她身后

洪亮的響了起來。這一次,聲調明顯比剛才的高了好幾度。

是誰?……卡蕾忒……那到底是誰的名字……

卡蕾忒略略停了腳。可就是這次,腳底突然感覺到鉆心的疼痛。她露出難以承受的痛苦表情,不由自主的繼續行走下去。

“卡蕾忒!是我!你回頭看看我!”

還有五十米,她就要踏上黑洞的邊緣了,重復在她前面的那些人的命運。偏偏這時,剛才那個雄渾的聲音再次響起來,聽起來明顯比前兩次都焦急了些。

是誰……那個聲音是誰……他到底在喊誰……

卡蕾忒前進的步伐緩慢了許多,她突然有種沖動,想要回過頭好好看一看這個執著的男聲。

身下,腳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一個念頭極詭異的傳進了她的腦子里,使她意識到了,這種特殊的疼痛是對她的懲戒。只有摒除心中的雜念,全心全意走到終點,才會結束一切痛苦的折磨。

卡蕾忒只好放棄想要轉頭看的念頭,繼續心無旁騖的走路。

“卡蕾忒!請你回頭看我一眼!快啊!回過頭來!快回頭——”

那個聲音更加焦急了。失聲驚呼中,卻幾次三番提到了“回頭”,似乎“回頭”的動作于她或者是他有著極其重大的意義。

卡蕾忒忽的怔住了。

眼前的世界竟然變了,就在他那聲疾呼落下去的時候,她的視野里現出一片藍瀅瀅的顏色。

藍色的山,藍色的淺水,藍色的樹木和花草。縷縷清泉般的色彩仿佛強悍卻溫暖的力量,瞬間擊敗了這個未名世界里滿目荒夷的黑色,更摧毀了恐怖的石橋,驅散了壓抑的塵灰。

這道神圣的顏色也如溫柔的水滴,頃刻之間澆筑了卡蕾忒已經變空了的內心,為其填補了一片重要的缺失。

這是……這個地方……好眼熟——

卡蕾忒愕然停了身,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內心又在在不停的尋找起來,尋找那段異常重要的回憶。她急于想要知道答案,卻不知到哪里尋找。

“卡蕾忒!回頭!只有回頭才能找到出路!”

背后那個聲音急得好像就快要哭出來,又一次給予她某種提示。

這次,卡蕾忒由衷在為那個聲音感動。就是這一點感動,促使她慢慢轉動身體,想要回過頭,認真看一看這個執著的男人。

身下,強烈的腳痛感覺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左肩上,燎灼之痛又在持續折磨她,使她備受煎熬。不僅如此,剛才輕裊如煙的身體突然像被注了鉛,一種奇異卻無形的力量在不知不覺時制約了她,叫她根本無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動。

“卡蕾忒!回頭!快!不顧一切回過頭來——”

那是他的鼓勵,急切而充滿無限深情。

卡蕾忒……那是我的名字嗎?……他是在叫我?

卡蕾忒終于被他的聲音點醒,一種想要打破阻撓的強烈渴望促使她真的開始按照他的懇請去做,不顧一切的使

出渾身力量,盡最大力氣與那束縛自己的力量對抗好一陣。

“卡蕾忒,加油!回過頭來!快,看我一眼!快看我一眼!”

耳邊,那個焦灼的男性聲音還在繼續著。

周圍,眾多的異景藍得分外耀眼起來,越來越飽滿的色澤好像瞬間運足電力的藍色彩燈。光輝爍爍流淌,源源不斷投射到卡蕾忒的周身,為她填充了決決的力量。

她的身體終于打破了禁錮,如愿調轉向后。

正后方,是一列長得完全不見尾的隊伍。因為她驟然停了行進的腳步,后邊的他們也都止了步。此刻,這列看不見頭尾的長隊就在那團溫柔的藍光籠罩中,靜靜地停止不前。

而在這列隊伍的旁邊,與卡蕾忒相隔幾十米的位置上,站著一個男人。

黑發、黑瞳、全身黑色的華服。無論外貌與身形,他的帥美與挺拔都是無可挑剔的。在他俊逸的臉上,始終掛著憂郁而焦灼的表情,漆黑的兩眸里,是些微晶瑩閃閃的亮光。

目光承接的一剎那,卡蕾忒意識到,剛才那個在她身后不停喊叫的人,就是他!

看到她終于排除萬難回了頭,那男人轉變得驚喜交加。

“黑暗之神!你身為提坦神祇,居然一意孤行,不守天道,就不怕遭受天譴!”

天際一方,之前的男童聲音再次汩汩傳蕩過來,厲言厲語之勢似是帶有無邊的憤怒。

卡蕾忒聽得內心一悚。

黑暗之神?他……是誰……

她迷茫的看著他,回憶不斷。每一幕扭曲的畫面里總有一個身影,明暗交際的同時,她卻始終看不清他的容顏。

是他嗎……那個身影,是不是眼前的他……

在她憂疑自問的那刻,他直接大步向前,朝她飛奔過來。

靜止的隊伍霎時如煮水般變得沸騰起來。剛才那些神態安詳的人們似乎受到無聲的操控,突然露出猙獰的面孔,一個個張牙舞爪,嘶吼聲聲不斷的向著那個俊美的男人直撲過去。有的拉起他的手臂,有的抱住他的大腿,有的攔腰也有的咬住他的脖子和脊背,都在全力阻撓他想要沖過去的行為。

“不!不要——”

卡蕾忒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也在同一時刻拔腿向他那頭跑過去。從見到他的真顏的時候,她對他就生出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她不想讓他被那些奇怪的人傷害他。

“滾開!給我滾開!……卡蕾忒——”

那黑衣的男人對剛才的男童聲音沒有回應,他頻頻揮動雙拳與那些圍困他的人們搏斗,邊打奮力朝卡蕾忒這邊接近。

她幡然醒悟,原來,他一直在叫的人是她!卡蕾忒,那便是她的名字——

肩痛更強了幾重,像是快要將她肢解的痛感已經延遍她的周身,而她始終沒有放棄想要靠近他的念頭。

隊伍里又有一些人紛紛圍了過來卡蕾忒,他們紛紛扯住卡蕾忒的身體,強行將她向著后方的深洞推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