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一章 惡靈退散

人界,雅典,拉沃區海景別墅——

卡利怔怔看著仰面躺在一片積水與廢礫中的卡蕾忒,表情失魂落魄,似乎完全沒了主意。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恐懼。

為了雅典娜寶石,為了提坦神族的至高榮耀與王權,卡利可以說是費勁了周折,做出了太多的犧牲才換得了如今所擁有的一切。

眼下,寶石與解封的密鑰,這兩樣關乎成敗的不可少的元素終于如愿湊在了一處,無以匹敵的神力伸手可得,卻偏偏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橫生出這樣的枝節來!

卡利憤恨卻也懊惱,她真狠自己剛才怎么沒能看住卡蕾忒,為什么沒有想到她會使出這么一手?

也許,她和那剛剛自裁了的人類男子一樣,骨子里本就性烈。對他們而言,形同活尸般存在于世,或許會比死亡更加可怕吧……

卡利的身體在震撼之中發出微微的抖動,忽而雙膝一軟,她無可控制地癱在卡蕾忒的身旁。

“怎么辦?怎么辦……就這樣完蛋了?我所有的籌謀和付出,全都白費了?”

卡利失神的看著卡蕾忒已完全沒了血色的皮膚,呆呆地語無倫次起來:

“她不可以有事……德莫斯說過,封印解除的關鍵絕不能出事!怎么辦?到底應該怎么辦才好——”

卡利的情緒在萬般絕望中急轉直上,她只感到體內的熱血正在不斷沖涌,眼前一陣金星亂閃,她發瘋似的一陣大吼大叫起來。

“荷西”也湊在一邊,此刻早就撇了水晶球,為卡蕾忒做檢查。

看了看地上扔著的精油瓶,他又抓住卡蕾忒的一條手臂抬高。五指剛剛放松,她那涼得不算完全冰冷的手臂就似沒了韌性的繩索,從他指間滑到地板上。

重重咽下一口唾液,“荷西”狠狠瞪大眼睛。眼白甚為突出的蔚藍色眸底,兩個瞳仁因為極度的緊張而縮得極小。

“這小賤人不知喝了什么藥,元靈還沒完全脫離肉體。讓我用海族的‘辟水’術試試,看看能不能幫她將體內的毒化干凈!”

“荷西”說著抿了抿,又深深呼了口氣,便伸展右臂,將右掌在她前胸上放平。

少時,他的掌心中生出一片白晝的冷光,隨之迅速伸展,即刻就覆蓋了卡蕾忒的周身。

這層法光的作用專為封結她即將離殼的元靈,護佑她的肉體不會輕易腐敗。冷光靜靜流淌中,“荷西”突然神色一繃,右掌再次用力,將另一道清藍之光注入她的身體里。

“荷西”竭盡全力使用解數,豪不吝惜自己的神力源。

他也能意識到事態的嚴峻。

解封的密鑰就是卡蕾忒,如果她死了,寶石的封印再不可能打開,自己想要獨霸戰爭女神的神力,一舉統治全提坦神族的美夢就會變成泡影。

如今的“荷西”唯有悔恨。

早知現在,他就該在把這個小女人走進這群別墅的第一時刻,責令她為他解除寶石的封印。

哎!自己真是色膽包天啊!怎么就一時把持不住,反而忘記了正事呢?

都怪這小婊~子,是她故意勾引我,還想要先將我置于死地……

“荷西”一邊施展法術,一邊怒氣不迭的反復回想著。

正在這時,在他身邊的卡利突然爆出一聲驚叫:

“啊——你快住手!”

“荷西”聞聲,急忙停止法術。

眼前,卡蕾忒好似受到他的法術催引,頻繁抖動著兩個眼皮,彎長的睫毛顫顫巍巍。忽然,一股泛著血腥氣味的黑色的液體從她嘴里不停噴出來。

卡利一直焦急的在一旁觀望卡蕾忒的變化

。當她看到卡蕾忒口中噴出這些粘稠惡心的液體時,她疾厲呼喊,制止“荷西”繼續施法。

“這些是……什么東西?”她緊緊盯著那些液體,頭也不轉的質問他。

“荷西”也在目不轉睛的看著它們,待卡利問完,他的脊背一頹,屁股癱坐在地。

“沒辦法了……”他看著一動不動的卡蕾忒,神色蒼白的回答卡利:

“她吐血了……那是她渾身中毒后吐出的……血。我……無法解開她身體里毒……那是‘拉雷尼亞’!她喝進的毒藥是‘拉雷尼亞’,一種結合了冥府三川之水制成的奇毒。我的法術……根本無法控制冥府的水……”

“冥府……三川……”卡利聽后,異常絕望的喃喃重復了一句。

冥府三川,即除辛川、火川和忘川,那是冥王哈迪斯所統治的地府中最為著名的三條河川的名字。

卡利如今已對醫好卡蕾忒徹底不抱希望了。

她明白“荷西”的意思。

海王波賽頓的力量確實可以操控這世上的一切液體,甚至包括血液在內,使它們按照他的意愿千變萬化,生出無限力量。

但是這之中,只有一個地方的液體是他的能力鞭長莫及的,那就是亡靈的國度的水,那個存在于光鮮世界的底面的黑暗冥府。

“荷西”已經完全收了法術,扭臉看看地板上的水晶球。就在球的中央,那枚承載著魔力的藍寶石還在靜靜的須臾自傳,似乎對這世上任何的喜怒哀樂充耳不聞,只在自己的方寸世界里盡情享受。

卡利也不再輕易吭聲。她默默起立,踏著地板上的積水,徑直走到放置斷念魔壺的位置上止了步。

拿起魔壺,她彎動兩片性感嬌紅的嘴唇,陰聲道:

“如此說來,你……已經毫無用處了!”

“什么?”

“荷西”感覺詫異,卡利說的話沒頭沒尾,更沒有稱謂,因而他并不清楚她那是對誰而言。

將目光移到卡利那邊時,“荷西”當即驚駭不小。

她已經抱壺當胸,一手正在掀開壺上圓形的銀蓋子。

“卡利!你想做什么?”

“荷西”嚇得五官挪移,鐵灰的臉上冷汗滴滴答答不斷往下落。他的眼睛因極度愕怖而睜到了極限,險些就快要掉出兩個眼眶。

“當然是送你去你該去的地方!”

“不要!卡利!利利!你聽我解釋……”

“留著你的謊話,進壺對鬼說去吧!”

卡利惡毒的說,臉上桀桀怪笑不止。紫眸內精光利閃,握著壺蓋的手向上一提,果斷地打開了斷念魔壺的蓋子。

她必須給予邪惡的海王應有的懲罰!

先前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德莫斯與奧林帕斯諸神,卡利不得已與海王波塞頓結盟。就算心里清楚他和自己并不是一個心眼,可是本著同樣的目標,只要不影響她的利益,卡利都會對波塞頓的所作所為睜一眼閉一眼。原因簡單直接:她需要同伴,需要聯盟!

沒想到,那么快他就露出了狐貍尾巴,居然偷梁換柱用假寶石盜走了真寶石,并瞞著她把卡蕾忒帶到自己身邊,分明已經觸及了她的底線。

現在,能夠解開寶石封印的關鍵已死,封印成為了死印,恐怕歷數全提坦神祗,也沒誰擁有回天之術,或者讓時間倒流的招數了。

波塞頓確實沒用了,務必立時被消減,刻不容緩——

“滅靈——”

卡利憑空決然高呼一記,雙手攥進斷念魔壺的圓耳,將魔壺舉過頭頂。

“不!不要!我不要進去——”

“荷西”見狀不妙,

轉身拔腿想要逃出別墅。

與此同時,颶風打著漩渦從斷念魔壺里傾巢而出,如一面可以遮辟天日山川的大網,再次全勢朝向“荷西”拋灑過去。

“不要!求求你——”

“荷西”的身體在猛烈的風勢下已無法隨意移動。他叫囂著,哀求著,全都無濟于事。

不一刻,一裊黑色的濁氣貫出他的身軀,隨著那陣聲勢迅猛的紫色風暴,一古腦兒全都回到了斷念魔壺里面。

風過,荷西的身體好像一張飄零的絹布,搖搖晃晃幾下,最終跌落塵埃。

卡利一聲不響地合上魔壺的蓋子。

周遭完全寂靜下去,只有魔壺里面傳來“乒乒乓乓”的亂響。恍是那個心懷不甘的惡靈,在里面仍舊不能安分,使用蠻力拼命撞擊堅厚的壺壁。

對此,卡利僅僅綻出一個絕艷卻冷蔑的笑顏。

隱了魔壺,卡利重新捧起失而復得的水晶球,反反復復看過,確認再無問題,才召喚法術,將它收入自己的身體。

神色嚴峻地看看地上的卡蕾忒,又側頭望一眼人事不省的荷西。

卡利不肯相信,身為提坦神族后裔的卡蕾忒竟能這么輕易地被一瓶毒藥滅殺。

必須謹慎行事,這次再不容自己有任何的閃失了——

此刻的她完全冷靜下來,湊近了荷西,她伸手在他脖子上摸了幾下。

神經分明還有微弱的跳動!他沒死,還有氣。

很好——

多番仔細揣測,突然一個主意從卡利歹肆的心中竄出頭來。

“哼!卡蕾忒,別以為區區冥府的毒藥就可幫你解脫!有我卡利在,你別想得到好死!就算真是死了,我也要把你這具尸體搬回黑暗神殿!”

卡利直直瞪著緊閉兩眼的卡蕾忒,口吻無比怨毒地發泄完,就一手抓住她的裙襟,一手提起荷西,瞬間展開空間轉移的本事。眨眼間,他們三個的身形就在這棟別墅里同時消失了。

然而百密終有一疏。

卡利只顧想著寶石,以及和寶石相關的人和事,卻沒留意廚房那里面早就發生了不尋常

的變化。

在海王波賽頓的元靈進入魔壺的瞬間,廚房那頭傳出來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響。

由于海王的力量得到消減,他在人界所施用的法術自行解除,被他變身為成了小魚的特里同終于變回了翩翩少年的形象。他那皮開肉綻的身子在驟然變大的過程中一下子撐破了脆弱的玻璃罐。

可是那個時候,外面客廳里的響動更大,不僅如此,剛剛變回原型的特里同力量還未所恢復,自身神力源的氣息微弱得好像細絲,這就是他躲在廚房卻沒被卡利發現的真正原因。

特里同一直貓在廚房,小心聆聽外面的動靜。

卡蕾忒……冥府……!

恢復了五感的他將卡利的賭咒聽得清清楚楚。

老實說,得知卡蕾忒有難的第一時間,特里同很想即刻沖出去,與迫害她的敵人拼個你死我活。但是看看周身的傷痕,特里同只得將內心的沖動強行克制下去。

現如今的自己異常虛若,連召喚法器的能力都沒有,又如何上前和勁敵血之女神搏斗?

倒不如,留著自己的性命,伺機出去找幫手——

特里同狠咬著牙,雙手捂嘴隱忍著悲痛的聲音,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出來。

又等了不多久,卡利才以瞬間轉移離開了。特里同又歇了幾秒鐘,仔細想過,便忍著傷口的疼痛掙扎著站起身,東搖西晃走出了廚房……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