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章 邪惡依舊

“荷西——”

卡蕾忒發出又一次絕望的驚呼,兩眼淚如泉涌。變得模糊的視野中只有,那團紅色,那團有荷西的血浸染的紅色。

卡利呆呆站著紋絲不動,目光一直投射在那個倒地的年輕男人身上,久久不能離開。

就在方才,她眼睜睜的看他付諸全力以頭撞到墻上,她難以想象地張大了雙眼,綻出無比震驚的表情。隨后內心一空,直立的后背向下頹了頹,仿佛全身的力氣被有什么東西抽走了大半。

卡利并不理解,為何一個極普通的人類寧愿選擇自行了斷,也不愿意被他人操控了自己的身心和意識?作神祗,擁有常人無法擁有的力量與財富難道不好?塵世間,難道活著比死亡更痛苦嗎?他拼勁撞墻結束自己生命的勇氣,究竟來自哪里……

恍而,眼睛酸澀不適,那是因為她許久看著一個地方,不肯眨動造成的。她急忙動動雙眸,把視線垂向正努力向他靠攏的卡蕾忒身上。

對,那種力量,無畏犧牲自己的勇氣,全都源自于她啊!正是他對卡蕾忒恒古不變的愛,才促使他的意識擁有從海王的控制下依然可以覺醒,面對死亡卻表現從容吧——

愛情,真是一種最為強大的力量……愛與被愛,到底是種什么樣的感覺?

卡利茫然若失,因為她自己最清楚,一直以來,自己從未擁有過愛情……

卡利張開艷紅的嬌唇,輕輕抽動兩下,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紫眸轉瞬不再清澈,變得黯沉無華。

“……卡蕾忒,你果然是個不祥的女人,我并沒有看錯你……”

想了幾秒,她還是忍不住說出話來,平靜的語氣聽上去蒼白無力。

“愛你,肯為你付出的男人,無論是誰,都會被厄運纏身,從前是德莫斯,現在……又是這中國人……”

卡利并不清楚自己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對卡蕾忒放出這句話的,總之她現在的心情異常賭復雜,道不清究竟是怨恨、嫉妒或者其他別的。

卡蕾忒已經挨到荷西近前,跪在一地鮮血中抱起荷西漸涼的身軀。看著他那皮開肉綻的額頭,她失聲痛哭起來,對卡利刻薄的言辭不做任何反駁。

卡蕾忒從沒料到事情會發展為今天這樣的結局。自數月之前無奈分手后,再沒有聯系卻被自己一直記掛于心的荷西終于出現在她的眼前了,用熟悉的聲音和她傾訴,以熟悉的神態注視著她。接著一轉眼,他就在她眼前自裁。

一切來得太快,似夢,又不是夢——

卡蕾忒哭個不停,越發痛恨自己的無能!無論是神代那時,還是此時此刻,她都沒有能力保護他,也許,她不該享有他如此炙烈而忠誠的愛……

哭聲中,懷中的荷西突然動了動身軀,似是被電流擊中,身子劇烈的顫抖了兩下。接著,他簌地睜開已經閉合了的眼睛。

卡蕾忒隨即止住悲戚,詫然無聲的看著剛才變成尸體的荷西突然掙來她的懷抱,一骨碌挺身坐了起來。

卡利也嚇得尖叫一下,飽

滿的臉上顏色大變,她結結巴巴地問:

“你,你,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笨蛋!是我!”

蘇醒后的“荷西”顯得非常急躁,向卡利投去一個不耐煩的白眼,抬手抹了抹滿臉的血。

“哎呦!真他媽疼!”手剛剛糊了把臉,他就很夸張的叫起來:“這愚蠢的人類,居然把好端端的臉盤子搞得破相了!”

“你是波塞頓?你……居然沒事?”

卡利詫異。

“那女人蠢笨,沒想到她的相好比她還要笨,以為自盡就擺脫我的控制。現在,這身軀還不是等于白送了我?只可以頭上多了個這么大的疤,害我還要浪費法力去修補!”

“荷西”很是得意的說著。

卡蕾忒緩緩抬起頭,失神地望著又是一臉邪戾表情的“荷西”,眼前驟然黑下去。她直覺天旋地轉,若不是手臂死死撐著地板,身體險些趴倒。

海王波塞頓依舊寄居在荷西的身體里,他沒有得到任何懲治,完全活的好好的,而真正的荷西,白白犧牲了自己……

“荷西”咒怨夠了,便把一手按住額頭正欲施展法術療傷,卻被卡利喝住:

“行了!別在小事上磨蹭,眼前大事要緊!快把雅典娜寶石……給我交出來吧!”

說著,她向他攤開左手,將五根手指來回動了幾動,挑釁著盯住他。

“荷西”的臉色登時僵住了,白皙的臉剎那變得更白。愣神兩秒,他對她陪笑道:

“哎呀,寶貝兒利利,你放心吧!寶石我自然藏得嚴嚴實實。替你辦事我自當盡心竭力。我這就拿出它,讓這小婊~子解開封印,把寶石雙手奉獻給你!”

“荷西”嘴上說盡好聽話的那時,心里已經在不停打著小算盤。

原先,他耍盡各種陰謀手段逼迫卡蕾忒就范,眼見時機成熟后又瞞著卡利偷偷以假水晶球偷梁換柱,從暝閣密室中盜走了真寶貝,是想等卡蕾忒解開寶石封印后獨占寶石。

如今,他要怨只能怨自己好色誤事。自己自己一時貪念性起,經不住卡蕾忒的誘惑才使事情最終演變為這樣。如今,既已瞞不住卡利了,也只好與她繼續合作。

沒奈何,“荷西”暫時先放棄療傷的念頭,右掌凌空托起使出法力。幾道橙紅的暖光在這只掌心中央現出,盤旋著相互扭在一處。暖光滅去,他的掌上便現出了那枚鎖著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

卡利重重點頭,違心地夸贊道:

“很好!波塞頓,立馬叫那賤人打開封印!”

再次與那閃著光輝的雅典娜寶石見面時,卡利的心情自是恨得可以。

盡管她清楚波塞頓故意在自己背后搗鬼,妄圖獨霸寶石,但是,眼下封印還未解除,寶石還不能被順利取出來,自己必須好好掩蓋真實的情緒,千萬不能讓波塞頓察覺到自己的怒意。

待封印一開,取出寶石后,我就……

哼哼……

卡利邊想著,邊面無表情地直視

“荷西”,眸光再度驟然降溫,變得陰冷凝重。她的左手,已經偷偷地將斷念魔壺的圓耳攥得更緊了!

“荷西”此刻對卡利表現得言聽計從,畢竟他也對解除封印非常感興趣,甚至還在心里暗自盤算著,等一會兒成功從水晶球里雅典娜寶石后,自己立馬和卡利翻臉的事。

他快步走到卡蕾忒眼前,二話不說就蹲身下去,用左手的五根鋼爪狠狠扯住她已經凌亂了的長發,將她的頭使勁提了起來。

“唔!”

卡蕾忒呻吟一聲,五官被疼痛感所支配,緊緊縮成了一團。她翻起眼眸瞪住“荷西”,神態怨毒卻無奈。

“荷西”右手托著水晶球朝卡蕾忒面前伸過去,拽住卡蕾忒的長發的左手又下了幾分力氣,神色兇惡地對她威脅道:

“過來!解開寶石的封印!快——”

卡蕾忒一言不發,也沒有照吩咐采取任何行動,她倔強地將頭扭到一邊,既不看他也不看他手上的水晶球。

“臭婊~子!賤貨——”

“荷西”高聲叫罵一句,左手奮力向前推,將卡蕾忒的頭慣到堅硬的地板上,緊接著抬起腿,一個皮鞋腳踢中她的腰。

卡蕾忒痛苦地強忍著,抿緊的嘴唇在沉默無聲中使勁張大,一口鮮血噴在地上。

卡利早已耐不住性子了,她提著蟒金斧頭沖過來,冷硬的斧頭在地板上直接拖行,“啦……啦……”的摩擦聲不停。教人聽了難受。

“快!解開封印,否則我叫你好看!”

卡利對卡蕾忒異常狠戾的說完,見她的表現依舊不冷不熱,便側揚起兩片嬌唇,笑容異常妖媚:

“卡蕾忒,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為自己身為解除封印的關鍵,我不敢把你如何?假如你真是這么想的話可就大錯特錯了。從前你我之間有太多的過節,如今你又犯到我卡利的手里,若還是不肯乖乖聽話,我自然有很多妙招對付你。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讓你去死。我會把你帶回黑暗神殿去,那里整人卻不能讓人速死的刑具有太多太多了。實在不想費事的話,我也可以把你做成另一個人彘,再或者,扒光你的衣服,把你送給我的那些男侍衛們,相信曾經做過他們王妃的女人,肯會成為他們絕好的發泄工具!哈哈……哈哈哈……”

卡利邊說邊往天桀桀怪笑起來,一對紫眸的戾眼越發變得爍亮。這時的她,將訴說刑罰當成是一種口頭的宣泄行為,她仿佛已經親眼看到卡蕾忒正在承受著她所說的那一系列懲罰,因而怨恨的心終于在報復中淺嘗到一絲滿足。

“呵呵……呵呵呵……”

卡蕾忒也在笑,和卡利那高亢得沒有任何節制的聲音比起來,她的笑聲微微戚戚,基本上被對方的肆意聲音完全壓制下去了。

卡蕾忒神色凄迷的盯著地板上的某個點,眼神空洞。

荷西,別怕……我不會讓你孤單上路……

心中默念著,她慢慢移手,觸到了胸前那掛閃亮的鉆石精油瓶……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