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九章 再次訣別

卡利現身之后,立時伸出左手,朝卡蕾忒腳下做出一個鷹抓的姿勢,地上的斷念魔壺隨即浮到空中,銀壺和蓋子自行合體后飛速投到她的掌中。

“魔壺——”

卡蕾忒驚叫,正要撲身去搶奪法寶,卡利右臂一抬,將手里“蟒金”鋒利的斧刃對準她,威嚇道:

“別動!”

卡利今日是有備而來。幾天以前,他黑暗神殿無意中掀翻了“暝閣”的石桌,才發現那枚封印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已被人調了包。

卡利當即想到了那個始作俑者肯定海王波塞頓,可以說和海族聯手至今,她一直對他心存戒備,只是礙于情場失意,身心寂寞空虛,因而貪歡時多少對他存在些僥幸心理。

她一直打算利用他出手懲治了背叛自己的德莫斯,等寶石封印被解除以后,再一舉消滅卡蕾忒和波塞頓!萬萬沒有想到啊,那個自私邪惡的海王,居然一聲不響的提前動了手……

了結了那個失職的侍衛長的性命,卡利親自來到人界,在暗處追尋“荷西”的行蹤。終于,他與卡蕾忒的法術對戰為她提供了定位,結果她剛剛追來,就趕上卡蕾忒喚出斷念魔壺封靈的那一幕。

卡利非常聰明,還沒奪回雅典娜寶石之前,她還不能打破與海王波賽頓的同盟關系,畢竟她還不知道他把寶石到底藏在了哪里。也正是這個原因,促使她在魔壺剛剛被開啟的一剎那立即出手,救了波塞頓一命。

卡利傲然抬頭,全身黑色的武裝與白色肌膚相稱得當,格外妖嬈。微微側頭盯準卡卡蕾忒,一對魅力四射的紫眸掠過幾點凜寒的光芒,好像兩個燈泡受到了突然的電力刺激,瞬間提升了百倍的亮度。

因為雅典娜寶石與異次元的支配權,她背著德莫斯血洗黑暗神殿,爾后與卡蕾忒和德莫斯直接動手直到這次見面已過去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對卡利來講,確實是匆匆卻又漫長的。她尤其不能忘記那個女人,那個另她失去一切,每每想起就恨得咬牙切齒的女人。

如今,那個女人就在她的眼前,不禁再度勾起了卡利對往事心傷的記憶。

她咬緊了銀牙,兩眼怨毒地盯著不敢妄動的卡蕾忒,聲音冷厲無情:

“什么‘血之女神’?你應該稱我為‘黑暗之神’!我現在是王!是統治異次元與暗族唯一的王——”

老實說,聽到“血之女神”的封號時卡利感覺渾身不爽。她的咆哮,只是為了掩蓋自己此時內心的凄涼。

到底還是高處不勝寒啊!那種站在頂峰,人前無限風光,背后卻對影凄涼的真實感受,只有品味了它的自己才最為清楚。

“卡利?利利?……你來了……呵呵……哦呵呵……”

“荷西”看到卡利現身,俊臉頓時生出無比驚惶的神色,干笑了兩聲,悄悄躲到她的身后,抹了抹頭上的熱汗。

剛才真是有驚無險啊!他想,要不是這娘們出現及時,此刻的自己早就被收到魔壺里去了。

“利利,你怎么才來啊?剛才可多虧了你,否則我就那小婊~子算計了!”

“荷西”在卡利身后搖頭擺尾,佯裝感激。

“哼哼……難道你在怨我來晚了?!可是,和你廝守了那么久,我可一直都不知道你在人界買房置車的事情,不僅如此,你居然瞞著我把這女人帶到這來,陪你一起滾單舉高……”

卡利冷聲悠揚的說著,邊說邊側頭斜睨一眼“荷西”,眼神充滿鄙夷之態。接著,她又扭正頭顱,獵視著卡蕾忒。

“哎呀,我的好利利,你不要總懷疑我的好心嘛!先前你為暗族操勞過度,現在作了我的女人,我就還許你一個安逸的生活嘛,所以才瞞著你出來,等寶石封印解除了,好給你一個驚喜啊!”

卡利邊盯著卡蕾忒的每個舉動邊聽“荷西”的解釋。待他說完,她只是不動聲色的輕瞥了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卡蕾忒桀桀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神色哀慟,無助。

卡利與“荷西”的對話她聽得非常真切。

“廝守”……

這個用詞讓她渾身一顫,內心沒來由的絞痛起來。

波塞頓與卡利不僅聯手了,還自然而然地睡在一起,可是,承載他那邪惡元靈的肉體分明就是屬于荷西的啊!

卡蕾忒清楚,假如荷西本人的意識復蘇的話,他肯定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突然之間,她感覺他受了極大的侮辱,她為此而悲痛,垂了頭緊攥了拳頭,隱忍著抽泣的聲音。

她異常恨著那個蠢笨、魯莽的自己!

解決救特里同未果,如今收縛海王的邪靈時又被敵人奪走了克敵制勝的斷念魔壺。接二連三的失敗已經將她所有的銳氣徹底挫凈,眼下的她完全失去了方向,沒了任何主意。

這時,“荷西”得了勢,他挺了腰板到卡蕾忒眼前,猝不及防間甩了幾巴掌過去。

“賤貨!臭婊子!居然還想整死老子!來呀,我給你好看——”

“啪——啪——啪”……

兩記脆響過后,卡蕾忒被他打翻在地上,接著身上也挨了好幾腳。白皙的臉龐立即腫得發紫,她顧不得擦干嘴角的鮮血,只是支撐著坐起來用手指捋捋凌亂的鬢發,舉首捂著被踢疼的小腹狠狠瞪向施暴者。

“荷西”還未解氣,抬起手掌還要繼續暴力。

“不服是嗎?還敢瞪我!瞪他媽什么瞪!”

“喂!波塞頓你夠了!別弄傷她!”

卡利看著“荷西”打了一氣才一聲斷喝,想要止住“荷西”的狂躁。

卡蕾忒善于使用花招,確實該受點教訓。但是考慮到寶石封印的關鍵,卡利目前還不想讓卡蕾忒有什么好歹。

“荷西”現在哪里肯聽得進去,他只知道五分鐘前,自己身為提坦神祗、作為海族之王的尊嚴和面子差點因這絕艷的小女人敗光,不僅自己的人都被她殺光斬盡了,自己剛剛置辦的新家也毀于她的法術之下。

兩巴掌哪能使他完全解氣?他恨不得馬上暴揍她一頓,在她疼痛不堪的呻~吟中使盡手段蹂~躪她,最后再結果她的性命。

只不過眼下卡利在場,腦中的念頭只能是不切實際的空想罷了。

“荷西”又一次高舉起手臂,像個即將發射的炮彈準備落到卡蕾忒的身上。猛的,他再次感覺到身體的異樣。

四肢完全不聽自己使喚了,他高高舉著右臂,努力想要落下去,卻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動。

“可……可惡……你居然……還不死心!”

“荷西”一面繼續用力,一面斷斷續續自語起來,臉上的表情糾結而痛苦。

“不準!我不準你再傷害她!”

他突然又冒出一句話,接著伸出左手拉住那條舉高的手臂,拼命向自己懷里拉。

卡利在一旁看得吃驚,和他睡了許久,她可從沒見過這么驚心動魄的一幕,眼眸隨他癲狂的舉動所牽引,左右閃轉不停,她不禁氣急敗壞地叫起來:

“波塞頓?波塞頓!你

到底在干什么!”

“是他!那個……中國人……”

“荷西”艱難地回答完,身體不停東奔西撞。

卡蕾忒跪倒在地,目不轉睛看著荷西,不時替他捏了把汗。

“荷西”自我瘋癲了一刻,身體兀頹下去。但他很快又坐起來,表情忽地一變,五官鎖緊,像是正在極力克制著什么。

“荷西?荷西……”

卡蕾忒從他的神態里完全可以感受到是他又回來了,眼淚止不住流淌,她強忍周身的疼痛,匍匐著前進,緩慢朝他爬過去。

“卡蕾忒……”

他溫暖的回應著她,也爬著向她一點點靠近。他強行克制著體內那個不斷橫沖直撞,妄想再度沖出來的邪惡意識,表情艱難地她靠近。

距離在慢慢縮短。他們幾乎同時伸著手臂,將五根手指的指尖慢慢觸到一起……

他們終于拉住了彼此。

“荷西……荷西!嗚嗚……”

彼此相擁的時刻里,卡蕾忒哭得泣不成聲。她又見到了曾經的人,感受到曾經無比親切和溫暖的體熱。他的心跳還是那么有力,他的音容笑貌此刻不再是記憶,而是那么清晰、真實的存在。

在她和他之間,總有種很特殊的情感在維系著兩人微妙的關系,這也是她的情感在此時此地得以爆發的真實原因。

荷西與卡蕾忒相互拉開一段距離,他兩眼含著點點滴滴的水光,戀戀不舍的望著她,將往昔的溫情再次表現了出來。

“卡蕾忒,我終于又見到你了!用自己的眼睛見到了美麗的你!”

他動情的對她傾訴著,用柔軟的指腹撫著她濕漉漉的臉龐,為她抹凈嘴角的血痕。

“對不起,荷西!對不起……”

卡蕾忒的頭在他溫暖的手掌之間來回搖擺。分手后,她不敢想象有朝一日還能和他見面。如今真的再見時,激動的她似乎也會流著眼淚重復著充滿萬千歉疚和悔意的這句。

“不要這樣,卡蕾忒,我一直都理解你所做的一切。我愛你,可我不想讓自己的這份愛成為你的牽絆。卡蕾忒,再見你的時光真的好美,也好短暫……”

荷西說到一半突然停下,神色慢慢發生了轉移。

卡蕾忒訝然。眼前,荷西的表情很奇特,很復雜,堅毅,不舍中隱含著來不及表露徹底的長情,彷如在很多年前的曾經,她就與這樣的表情見過了面。

赫克托——

卡蕾忒驚愕無比。當腦中簌地閃過這個名字時,她也鬼使神差地回憶起了神代特洛伊亡國時,那個充滿血腥,充滿殺戮的訣別時刻。

“卡蕾忒,我不會再拖累你!我不會再讓魔鬼控制我的身體!”

決絕的聲音使卡蕾忒驚出一身冷汗。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她感覺荷西也如神代的赫克托那般,正在對她告別。也就是這時,她的身體被他強有力的雙手推出開。

他再度推開了她,像神代的那個時候一樣……

“荷西——”

卡蕾忒來不及站起來就放聲凄厲的大呼,怔怔看著他奔跑的背影。

荷西沒有止步,他飛快沖向一面立墻,如一根離弦的飛箭撞向沉甸甸的水泥墻。

“咚——”

鈍響過后,藍墻被殷紅的血染紅了大半。荷西的身體變得軟綿綿的,好似一片脆弱的紙倒在血泊中,再也不能動彈。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