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八章 魔壺封靈

卡蕾忒與海王之間的法術對戰全程只發生在眨眼的分秒間。

就在她高舉右臂成功解除了他的波塞頓的水索的同時,她的左臂也沒閑著。左掌向下,從地上掀起一幕水簾,化作一襲凜厲刀鋒拋向迎面撲來的眾多保鏢。

眾人眼前,白光戾現,形如一柄曲線飽滿的彎刀徑直掠向滿副黑衣的保鏢打手,叱咤間掛著冷森森的寒意。

那時呲牙咧嘴的保鏢當中總有眼拙反應稍慢的,他們很不幸地中招,被卡蕾忒兇厲的一式攻擊力切中手臂,大腿或者胸膛。

頓時,慘烈的哀嚎在別墅的四面八方響徹開來,好似洪水此消彼長,源源不絕。

打手中也有些眼疾身快的,看到那招來者不善的攻擊時全力傾身避過,更有甚者揮動手中利器,以體內異能者的力量迎頭承接住卡蕾忒的攻勢。兩方力量展開猛烈的對抗,彼此互不想讓,誰也不肯先行讓步。很快,量股對抗的力量相互摩擦,頻頻閃現火星光芒灼疼了他們的雙眼。緊接著“轟隆”一聲撼人的震響過后,兩方勢力才結束抗衡。

震蕩與哀鳴的聲音逐漸落下去,整棟別墅內一時半刻再無半點響動。徹底死寂的空氣中,隨處都可聞到令人想要嘔吐出來嘔的血腥味道。

卡蕾忒一向仁善,就算與敵手交鋒對戰,也極少使用必殺之技術。然而今日一出手就用上狠辣致命的招數,確實情非得已。時間緊迫,她必須省出更多精力對抗力量強盛的海王!

別墅里到處都是淋漓的血液,恍如一座充滿死亡氣息的墳墓,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富麗輝煌。

再次壓制了荷西的意識、使他的身軀為自己的意識所操控的海王波塞頓眼見自己的人被卡蕾忒發招虐殺大半,而他剛剛花大價錢置辦的新家也被毀于一旦,登時暴跳如雷,無盡戾氣從體內一迸而發。

“彭彭彭——”

金屬爆破的聲響一記緊挨一記,絡繹不絕的傳遞在別墅里的每寸空間。

這棟豪華的府邸內,所有的水都在同一時間響應了海王的法術召喚,紛紛掙出金屬管道,噴涌聲控,聲勢壯觀形如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噴泉。

水流在上空聚為偌大的水渦,擺著巨龍般粗壯半透的身軀在天花下方好一番張牙舞爪,爾后銀白的利尾猛然一甩,號叫著朝卡蕾忒俯沖下來。

卡蕾忒在結界中面色沉穩,不慌也不忙,更沒想過要去那里閃躲一刻。

素腕平地翻轉,滿地的水被她輕松控于掌心之中,再一使力,就變幻成另一條水龍迎頭直上,向那條飛奔而至水龍直撞過去。

“乓”——

兩個龍頭狠狠撞在一起,即而同歸于盡,全都褪為柔軟透明的水滴,從高高的天花上傾盆直下。

水滴在卡蕾忒的法術控制下千變萬化,從半空降落的那刻又轉為刀刃似的鋒利,一刻不休砸向那些僅存的海族侍衛。

“噗嗤——噗嗤——”

“啊——”

“哇呀——”

一時間,慘烈的尖叫、肉體被刺穿的悶響再次填滿整了整個別墅。

是時候了——

卡蕾忒瞅準這個時間,再次聚力。她準備召喚斷念魔壺,立時封了海王的惡靈。

“荷西”仍舊不肯善罷甘休,揮臂又施法術。血水中驟然結出一面血腥的紅網,他準用用它標注卡蕾忒的身軀,伺機朝逼她就范。

忽地,他的身體一緊,腰以上的部位狠狠向后方扭去,與支在地板上的兩條腿形成一個方向反差極大的姿勢。這樣,這種異常不協調的視覺反差教人看了渾身不舒服,立時心生無限詭異與恐怖的感覺。

“滾蛋!你又來阻止我嗎!滾!待我收拾了她,再來對付你——”

“荷西”滿面猙獰邪惡的表情,那被是海王波塞頓的元靈控了意識。這句話剛說完,他的表情又是迅速一變,顯出極其的英勇與決絕,憤恨地高聲道:

“魔鬼,趕快離開我的身體!否則,我和你同歸于盡——”

這才是荷西真正的意識,他再度覺醒,從海王的操控下與他艱難的爭奪著原本屬于自己的身體。

就這樣,荷西的外表繼續在兇惡冷肆與堅毅決然之間來回轉換,他不時狂躁自語,身體在激烈的自我抗爭中摔倒、爬起來,再摔倒……

不尋常的瑩綠色光亮憑空而起,像是一面特為有力的巨大屏障,隔在他與卡蕾忒的身體之間,瞬間止住了荷西失控的行為。

待異光滅去,荷西看到卡蕾忒已經屹立在他的對面,絕色面容上的表情格外嚴肅,繃得看不到一絲笑意。她的手中,正穩穩舉著一柄造型奇特的長頸雙耳壺。

“那是……什么鬼!”

“荷西”搖晃一下身子,氣急敗壞的叫嚷起來。這時的他明顯感覺到那柄壺的壺身上有種旋踞著某種說不出的詭異力量,他想沖過去看個究竟,卻也不敢貿然前行。

仔細聽去,他還聽到那壺正在發出一種似有似無的響聲,像是一群人聲音極低的竊竊私語,又似月圓當夜悉冷的微風劃過高聳荒蕪的平原。

“你手里拿的……拿的東西,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荷西”怔怔瞪著卡蕾忒,驚愕地重復問了句。冷冰冰的汗珠從他額頭一側滑了下去,他依舊直瞅那詭異無比的雙耳銀壺,顧不得抬手把汗擦拭。

“這是專門為打敗你而準備的武器——斷念魔壺!波塞頓,徹底了斷你罪惡的野心,到壺里來吧!”

對面,卡蕾忒擰眉朗聲說道,神色嚴肅。她知道此時對她發出疑問的“荷西”還是海王波賽頓。

話音剛落,她就將一只手扣到壺頂葉狀條紋的蓋子上,準備揭開蓋子。

“荷西”的表情從驚恐轉為冷酷,他惡狠狠得怪笑道:

“你想打敗我?好啊!來吧!讓我先毀了這個的肉身——”

只聽“撲、撲、撲”幾聲,荷西清俊的臉龐出現幾道銳利的血印,一股強力突然從他的體內肆無忌憚向外竄出,而他那脆弱的皮囊根本經不住這種力量的重壓,四肢和驅干的皮膚不斷破出無數長短不一的血口子。

血水肆意蔓延,在荷西周身結成條條道道的血河,爾后順流向下,沿著他的兩腿流到地上。

“不要啊!”

卡蕾忒大驚失色,海王妄想作“魚死網破”之掙的行已經搞得陣腳慌亂。來不及多想,她用力揭開了斷念魔壺的蓋子。

魔壺身上,長翼怪獸的寶石雙眼兀自森光一現,恍是在響應卡蕾忒的感召。接著,又一記“呼”的濁悶的聲音從壺底傳出來,像是沉睡中的人被突然吵醒,噴出一聲隱憤的鼻息。

濃烈的紫煙瞬間從魔壺里飛出來,帶著猶如困獸出籠般的歡吼聲直直沖向上空,又在撞到天花的剎那尤似禮花四散蹦開,迅速占據了整個別墅的空間。

紫霧在地板與天花之間沉沉浮浮數秒,即刻又化為力量強勁的旋風,以摧枯拉朽之勢撲向已經看傻了的“荷西”。

這是……什么……到底是……

荷西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完全呆住了,只會無法自拔的瞪大了愕怖的雙眼,看著面前聲勢浩大的旋風。

“波塞頓,惡靈!現在萬念俱滅,乖乖給我入壺吧!”

卡蕾忒怨毒地沉聲一句,對準“荷西”的目光尤為狠厲。

“荷西”想用瞬間轉移的法術逃脫制裁,可為時已晚。他的全身已被某種力量控住,無法移動。紫色風暴飛馳而來,裹緊了他。他感覺自己正被這股邪門的力量生生向身體外拉拽。他的意識越發混亂,越發不受自己控制。

“不……不要……不要哇!”

旋風洗禮中,“荷西”終于恐懼的仰面,發出聲嘶力竭的疾呼。

卡蕾忒單手緊提魔壺的一只圓耳,另一手攥牢魔壺的蓋子。內心竊喜,因為她切實看到了傳說中的冥府至寶的威力到底是多么強大。這種喜悅,甚至全面掩蓋了自己對即將離世所衍生的悲哀之情。

我就要勝利了!就要成功解救荷西了——

她正無比激動的想著,也就是這時,視野中徒然閃過一道凌勢的金光。

就在卡蕾忒本能察覺到殺機的那個時刻,伴隨“卡啦”一聲尖銳的響聲,她忽覺手中一輕,斷念魔壺已經不在她的手上了。

旋風消失了,紫霧消失了,嘶吼聲消失了……

卡蕾忒低頭看著腳下被擊落掉地的魔壺,看著壺身上的魔獸已經變得光彩暗淡的寶石兩眼,頓時心房像失重一樣,變得虛脫,變得有些不知所措。

“卡蕾忒,你我又見面了——”

耳邊傳來熟悉的女性聲音,卡蕾忒當即像被人打了一悶棍那樣,身體毫無控制的劇烈趔趄一下。

無奈而驚恐慢慢抬頭,她將愕錯的目光聚集在距離她不算太遠的女神祗臉上,聲音顫抖:

“卡利……血之女神,是你……”

眼前高傲站立的女人正是卡利,身著一襲便于行動的墨黑短裙和半靴,散著一頭波浪青絲,挺胸昂頭的姿態確實有種女王的風范。她的右手正提著“蟒金斧”的長柄,鋒利的斧頭倒立支撐在堅實的地板上。

方才,正是她以手中的武器偷襲了專神于封靈的卡蕾忒,將能夠制約海王元靈的法寶擊落,才在最關鍵的時刻幫了他一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