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七章 荷西之魂

“唔……荷西……”

卡蕾忒與身上的男人相互擁抱著,嬌膩的身軀似乎涂油了一般,光滑如珠,不停輾轉。

意識變得迷離,卡蕾忒忘情地張嘴,對他細語呼喚。

如今的她已經徹底喪失了自控能力,變得風情萬種,尤其是那雙朦朧的眼眸,半睡半醒之間眸光剪水,柔媚仿佛如同柔韌的細絲。

“我是荷西,確實是你的荷西……”

身上的男人竟在這時不知羞恥的回答著她,凝視她那一臉撩人的媚態,兩眼在這刻徒然瞪大,放射出貪婪無度的亮光。

“寶貝兒,我就是你的荷西,我們又在一起了。這次你再也無法逃開,我要定你了!”

“荷西,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想和你分開!”

卡蕾忒真的喝多了,已經分辨不出面前這個“荷西”正被一股雄獸般的狂戾氣息覆蓋著,根本不是她記憶最深處的淳良青年。

身體里,一種極是奇特的感覺席卷上來,或痛或癢,教她著實難耐。她感到這刻的自己是如此空虛的,極其渴望著一種渾實的力量,來纏緊自己綿柔無骨的軀體,填滿自己被噬得空洞了的靈魂。

酒勁使卡蕾忒變得瘋狂起來,尤其是聽到荷西肯定他自己身份時的聲音,她像是得到激勵,再不想掩飾自己此時的情感。

是,她只有荷西,她只要荷西——

卡蕾忒不顧一切的展開手臂,用力攀住身體上方的男性脊背,在和他風暴般兇猛的互吻中忘我的沉淪下去了……

記憶瞬間化作一汪渾濁無底的泥潭,而她不慎落了進去,在污穢的泥水中掙扎求索,卻始終無法成功逃上岸去。

迷惘的內心中除了荷西的身影外再無其他。

沒錯,是荷西回來了!荷西,從未離開過她!

卡蕾忒心里一遍又一遍對自己這樣說著。她與“荷西”緊緊擁在一起,從被吻演為現在與他激情的互吻,替彼此寬衣解帶。

她不清楚此時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意識界里唯一的渴望,即向荷西奉獻自己,無論是不是想要彌補對他的虧欠,現在的她,僅僅想做的事情,便是和他在失而復得的愛情中一同淪陷!

“滴答——滴答——”

溫暖的水滴落到卡蕾忒因激情的享受而變得熾熱的臉頰上。一滴,兩滴,三滴……水滴接連不斷的落下來,爾后在她臉上匯成一條細小的水溪,順著她的腮滾進她微微開啟的口中。

那是一種略略咸澀的味道。

卡蕾忒大感詫異,努力收了滯渙的眼神,凝眸向身體上面的“荷西”仔細瞅去。

他早已將自己的身體與脫得半露的她拉開好大一段距離,雙眼含淚地注視著她。

眼淚?難道剛才我所嘗到的咸咸的溫暖液體……竟然是荷西流下的眼淚?

頓時,卡蕾忒酒醒了一半。注意到自身的尷尬,她慌忙伸手,快速抓了裙子裹了身體,表情極為不解。

“卡蕾忒,快逃——”

“荷西”轉而目光定定,對半躺在沙發上的她發出警示,那副尤是認真的表情另她更為惶恐:

“什么?你……你是……”

他不是海王波塞頓嗎?怎么此時這樣子倒像是

變了另一個人?

卡蕾忒驚奇的暗自疑問。思維又恢復了,她立馬感覺眼前的“荷西”非常不對勁。

“荷西”看著她,神色焦急卻又難以掩藏款款深情。

“剛才,你中了那個惡魔的誘蠱術,趁現在我的意識還能克制住他的行為,你快離開這里!”

“荷西”解釋完,再次不安的催促著她。

誘蠱術?

卡蕾忒聽得真切。恍而還記得自己剛才的失態,難怪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語言行為,那種忽然渴望去放縱和墮落的真實原因,竟是中了波塞頓的法術……

卡蕾忒內心火氣,眉眼一沉,恨得咬牙切齒。

等等,眼前的這個男人,難道……

卡蕾忒顧不上發泄情緒,轉眸再次細看面前的他:

“……難道……你是……你是荷西……?”

卡蕾忒對眼前的他愕然張大了兩眸,極其難以置信。

她在他的面部表情中讀到的不再是如同先前那樣的狂肆,而是一種只對她才能流露出的濃濃相思與眷戀之情。

她急切的問他,激動異常的聲音在出口的剎那顫抖得完全沒了型:

“你是真正的荷西?”

“是我,寶貝!是我!”

對面,荷西含情地望著她,滿臉篤定且悲傷的神色。

“可是……可是……為什么你……”

卡蕾忒此時已經從酒醒的狀態轉為徹底的清醒了,也開始明白了真正的荷西突然能夠壓制波塞頓的靈魂,控回自己肉體的原因。

海王波塞頓與荷西兩個靈魂共用著同一具軀體,當一方壓制了另一方,使其靈魂陷入休眠狀態時,荷西的身體便被那個勝利的靈魂意識所操控。

剛才真的好險啊……

卡蕾忒內心百感交集,剛才如果不是真正的荷西出手想幫,自己此刻恐怕已遭了波塞頓的毒手!

“荷西……荷西!”

卡蕾忒瞬間落下兩行熱淚,她無法再壓抑自己的感情,呼喊著他的名字從沙發上直起上半身,準備一撲扎進他的胸懷中。

就在這個時刻,荷西突然臉色大變,俊臉被猙獰如魔的表情完全覆蓋住。他狠狠的說,似乎在自言自語道:

“混賬東西!關鍵時刻,又是你出來搗蛋!宰了你!看我不宰了你——”

荷西似乎中了什么魔障,身體不停的左右搖擺,動作一刻不停。他伸出十根慘白的手指,自己撕扯起自己的頭發,隨后自己又狠掐起自己的皮膚,好像自己在和自己較勁,自己在與自己抗爭。

很快,他在過激的掙扎中跌下了沙發,但是他很快就從地板上桀桀的爬起來,對自己大聲嚷叫:

“惡魔,滾出我的身體!我不準你利用我傷害卡蕾忒。再作惡,我就與你同歸于盡!”

“媽的!我是神,我要你奉獻身體你竟然還敢反抗!我要消減了你的魂!”

卡蕾忒虛脫地躲在沙發一角,眼睜睜看著“荷西”魔怔似的自說自打起來,一會兒在堅硬的實木地板上摸爬滾打,一會兒又艱難地站立起來,身體東搖西晃,趔趄來回。

“卡蕾忒,快走……”

荷西對蜷在沙發上的卡蕾忒再次發生提示

,接著,他的身體倒在地上,滾了一個來回,用自己的左手擊打自己的右手,隨后一手捏住自己的咽喉。他在掙扎的同時費力的扭頭,恍似無限阻力正在阻止他的努力。

真正的荷西還在與海王波塞頓的靈魂在同一具身軀里作激烈的斗爭。

時機到了,刻不容緩——

卡蕾忒看準機會,決定立刻召喚斷念魔壺現身,封了海王的惡靈,解救真的荷西。

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伴著數名男性高低不齊的喊叫聲。

別墅里的異常響動驚動了海族的一眾保鏢,他們紛紛從涌到了客廳里,準備護駕。

卡蕾忒迅速整好衣裙跳下沙發,展動左臂做出一個波浪翻滾的姿勢。

一陣“咯啦啦”的脆響,客廳東面,巨型水族箱的玻璃開始龜裂,大小不等的裂紋迅速沿展,很快便結成了一面巨大的蛛網,撲滿了整面玻璃墻。

就在保鏢打手們手持利器沖進客廳的瞬間,卡蕾忒振臂一呼,那面裂紋密布的玻璃墻剎時“轟”的一聲破碎開來,里面的水不停想外面涌,帶著玻璃裂片,以及箱內眾多水草觀賞魚蝦,聲勢壯觀如同掀起一面海浪。

卡蕾忒打算一鼓作氣,因此雙臂交疊施展法術。整箱清水立時化為一面冰墻,將躍躍欲試的保鏢擋在別墅外面。

正要凝聚意念召喚斷念魔壺現身,冰墻突然自行崩塌,就在卡蕾忒大感不妙之際,冰墻在下一秒就化身為堅韌的水索直撲全力以赴的卡蕾忒。

“小賤人!我弄死你——”

“荷西”此時五官挪移,張大兩眼對卡蕾忒破口咒罵。

他的身軀再次被海王的靈魂控制住,化身為邪肆的惡魔,除了一對眸子還保持著幽深的藍顏色外,兩只眼的眼白部分已經充滿猩紅的血色。

冰為水所幻化,因而卡蕾忒以冰雪見長的極北法術可以被控水海王波賽頓解除。

荷西——

卡蕾忒內心頗為擔憂。

剛剛,她怔怔看著真正的荷西以自己的意識與波塞頓的元靈爭斗不停,奮力阻止他對她的侵犯。

可是眼下,他的身軀再次受海王所控,已經聽不到他在說話,看不到他的任何反抗舉動,這令卡蕾忒開始揪心。

不知此刻真正的荷西處境怎樣,想到這里,她不禁為他緊捏了一把汗。

被海王波賽頓的法術所操控的水索已然撲到卡蕾忒的眼前。耳邊,海族的侍衛們已經如同巢蟻般從別墅外面涌進了客廳,一水的黑衣,密密匝匝,看得卡蕾忒眼暈。

來不及多想別的了,她暫時收了憂慮多愁的心,展開法術與海族一眾對抗。

卡蕾忒將體內全部神力源提升到頂點,繼而周身被一層五色明光護體。

海王的水索已至面前,她在自己布下的結界里沉穩的出招,展開右臂用手向那水索指去。

而它仿若識見了自己的主人,頃刻變得馴服,被卡蕾忒套上她的食指的那刻變得一動不動,形狀既不收緊也不擴張,像極了一具被乖乖的小獸一樣沒了狂性。在她的食指蟄伏沒幾秒,它就迅速灘為一捧清水,從卡蕾忒的指縫間流落下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