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六章 被灌醉了

卡蕾忒往手中的圓盤里添進了幾樣精致的菜肴,當然也包括那道招惹“荷西”火起的“乳油火雞”。隨后,她一手操起光閃閃的銀叉子,小心翼翼的一口接一口喂給他吃。

“荷西”邊吃邊盯著卡蕾忒看,帶著極是滿意的微笑。

然而,在為“荷西”做這些事的時候,卡蕾忒的心里也在生出另一種無比邪惡的想法。

她真是恨不得一叉子杵進他的嘴里,直接將波塞頓的咽喉刺穿,如果他還是之前那幅邪美的原裝真身,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如同一只寄生獸般躲在荷西的身體里……

卡蕾忒繼續服侍著“荷西”,表面不動任何聲色,心底卻在暗自盤算著對策。

這棟別墅的外面就把守著一眾海族的侍衛和保鏢。卡蕾忒想,假如驚動保鏢,真動起手來的那時她就顯得力單勢孤,再對付力量強大的海王未必可以全力以赴。

一旦被動起來,到時候既奪不回荷西的肉身,恐怕就連她自己也會受制于波塞頓的魔掌之下。

到底,應該如何尋找機會下手……

若有所思的時候,她完全沒有留意到“荷西”此時瞬息變化的面部表情。

“我們繼續喝酒……”

神色霎時一暗,他沉聲道:“我要你……接著喂我……”

他的聲音有些異樣。一句話剛剛說完,卡蕾忒的內心突然生出非常奇特的感覺,恍如是瞬間變得空白,變得不知所謂。

她在“荷西”的雙腿上怔怔直起脊背,然后放了兩手中的餐叉和食盤。纖指一挑,她再次拿起裝著紅酒的玻璃杯。

我……到底在做什么……

卡蕾忒沒來由地自問。

她這時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的任何心情,任何情緒,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為身邊的男人做這些事。身體像是別人的,完全由不得自己。

“寶貝兒,高興嗎?你喜不喜歡這樣你伺候我?”

“荷西”神色復雜,看著她問。

“是!我喜歡……非常喜歡……”

卡蕾忒被自己嗲嗲的回答聲音嚇了好大一跳,那種聲調讓她意識到此刻的自己竟然是這么的風情萬種。

她舉高手里的酒杯豪爽的含起一大口,接著將被酒液點得煞為嬌潤的櫻唇往“荷西”的嘴上送去。

咽下卡蕾忒親口奉上的美酒,“荷西”將雙眸瞇為兩條細縫,光閃明亮的藍色眸光別具復雜,像是賞玩,又像是在審視。

“沒什么,只是……想~要……”

卡蕾忒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回答。

“荷西”聽后斜嘴一笑,接過她手中的酒杯然后將余下的杯中物頃刻之間全部吞下了肚。

“呵呵,真是有意思!現在我們來玩個游戲吧,一起拼酒如何?”

“荷西”臉上滑過一絲狡黠的笑意,接著也拿起一只空杯。

就這樣,這對男女在餐桌上推杯換盞,喝空了整瓶紅酒后,又吩咐仆人拿來兩瓶品種不同的酒,以及一小桶冰塊。

這種經歷對于卡蕾忒來講,簡直就是一場異常慘烈的折磨。

了解自己的酒量,本身并不算大,而且又屬于那種“一杯倒”的敏感體質。而且最壞的是,此刻的她對于海王的建議竟然無心回絕。就像是著了魔,她根本不想要去回絕。

紅酒性溫,但是后勁也極強。空著腹幾杯灌進肚子以后,她很快便感覺頭昏腦漲,后脖頸沒來由的一陣酸痛。

“荷西”將身軀有些綿軟的卡蕾忒放到距離自己最近的餐椅上,伸手抓過兩個方杯,又打開一瓶干邑,將貝形酒瓶里的琥珀色液體往兩個方杯中各倒進一些。

兌入冰塊,他把其中的一杯推到卡蕾忒手邊,狡猾的笑道:

“來吧,還沒結束哦。我們繼續喝!”

卡蕾忒直勾勾看著眼前的方形酒杯,神色有些難受。

說實話她已經力不從心了,但是為了順利實施計劃,她不得不緊咬牙關,抓起酒杯一仰面,迅速將杯子里的酒液咽進肚子里。

“荷西”單手端杯,就坐在卡蕾忒的身邊。他沉默地看她在無奈之中飲下又一杯酒,唇角隨即微微牽動,盛出一抹輕薄的毒笑。

卡蕾忒已經記不清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杯酒了。反正就在那瓶干邑也見了底后,“荷西”又為她換上另一種酒。

卡蕾忒根本不知道這種烈酒的名字,她唯一能夠感受到它的口感,喝起來就像之前她在“冬日”地下酒吧里嘗到的杏仁味的烏佐那般,苦澀而兇烈,令她只喝進一口便支撐不住了。

她的視線變得徹底迷離起來,腦袋一歪,便趴倒在餐桌一角,用自己的胳膊墊著頭顱開始昏昏睡去。

“荷西”悄然無聲地斂起一臉虛偽的笑容,放下酒杯,慢慢從主位的餐椅上站了起來。

徑直走到客廳里,他找來組合音響的遙控器,對準音箱的接收鈕按了幾下。

提琴樂消失了,音箱里放出一段曲調優揚的圓舞曲,如潺潺澈澈的清水在客廳里的每寸空氣中旖旎繞旋,恍似無限的曖昧和誘惑。

“荷西”折回,匆匆撥響擺在餐桌上的電子叫鈴。很快,一名侍從快步走到他的身旁,對他低頭哈腰:

“王,請您吩咐。”

“去!把夫人的鞋找來,替她穿上。”

“是。”

仆人答應完立刻照吩咐去做事。不一刻,他手里拎著一雙金色纏帶風格的高跟鞋趕了回來。將鞋子穿到卡蕾忒的兩腳上,這名懂得眉高眼低的侍從趕忙疾步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荷西”走近有些人事不省的卡蕾忒,一只手放在她的頭頂憐惜地來回撫了撫,似有似無的軟語了句:

“怎么這么容易就喝醉了?一點意思都沒有!這也怪我,身為海王,統治這世上一切液態的神祗,我可是千杯不醉的啊!呵呵,你呀,還真是傻得可愛!”

“荷西”說完彎背下去,從椅子上拉起卡蕾忒虛若無骨的身體,輕輕搖了搖她。

“寶貝兒,親愛的,快醒醒!陪我跳舞吧!”

“荷西”說著,伸出了手,把卡蕾忒的小蠻腰拷得牢牢的,不顧她的意愿,踩著舞曲的節拍,果斷挪動著腳步。

卡蕾忒這時的意識昏沉沉的,耳朵

里盡是著擾人的聲響,“嗡嗡……嗡嗡……”,一刻不停地刺激著她的耳膜。

她的全身仿若一根軟綿綿的面條,完全靠在“荷西”懷中,沒了反抗的力氣,更沒了反抗的想法,只能任由“荷西”隨意擺弄。

幾乎零距離的兩個身軀你挨著我,我挨著你,隨著樂曲的韻律糾纏廝磨,異樣的感受使卡蕾忒面紅耳赤起來,像是逐漸陷入一個芒惘的迷陣中,分不清指引自己的方向,找不到救贖自己的出口。

“荷西”肯定是在故意整治卡蕾忒。

空間寬廣的客廳里,他挽著她的身體,在樂曲的協奏中不停轉出一個接一個的滿圓。

卡蕾忒的感覺越來越糟糕。

一整天,她都沒吃下多少食物,如今空蕩蕩的腸胃里裹進幾樣種類不同的洋酒,就像是一團團烈火在她的腹中激烈爭斗著。渾身的皮膚愈發黏~膩厚重,熱辣的汗液不時從汗毛里向外冒出來。

卡蕾忒只覺五臟六腑都在強烈燃燒著,胸口一緊,她張了張口,就快要嘔吐出來。

“唔!停……停下來!我好難受!”

卡蕾忒痛苦地擰緊了眉,不斷央求著:

“求你了!別這樣,別再這樣!放開我!”

“哼哼,求我沒用哦!要求,還是求你自己吧——”

“荷西”看著狼狽不堪的卡蕾忒怪異的笑出了聲,舞步明顯放慢下來,他終于不再帶著她在客廳的木地板上瘋轉。

緩緩移步,他把她引領到沙發邊上。

卡蕾忒突然感覺身體失衡地向后倒去,恐懼地深深吞進一口空氣,她摔在沙發上,因暈乎而變得輕飄的身軀被沙發的軟墊微微彈了兩彈。

酒精熏疼了她的喉嚨,她干張著嘴喊不出多大的聲音。她努力抗衡著濃而重的睡意,強迫自己睜著眼,警惕海王隨時都有可能進行的侵犯。

“荷西”果然正在朝她接近,攜著居高臨下的姿態,面帶冰封且不屑的笑意,向她投來專注的目光,犀利如兩柄銳而薄的刀片,可以在瞬間將她刮皮剔骨。

“你……想要做什么……”

卡蕾忒在沙發上埋身,艱難地問向“荷西”。

“寶貝兒,你真是喝多了,怎么反問起我來了?”

“荷西”一邊戲謔地回答,一邊松了松襯衣領口處的紐扣,然后欺身過來:

“不是你主動找我投懷送抱的嗎?喝了酒,難道全都忘光了是嗎?現在好戲才剛剛開始,難道你就后悔了不成?”

“不……不是……不要……”

卡蕾忒音色迷離的叫起來,強忍昏悶的頭痛,在“荷西”身下做無力的反抗。

“荷西”的表現則是不緊不慢,使侵犯看上去更像是一種火熱的索求。

酒精被激情點燃,在持續升溫的體熱中從羸弱的身體里完全蒸發了出來。

“不……不行……”

隨著意識的逐漸模糊,卡蕾忒的反抗越變越為遲鈍。她的思想還陷在那個沒有出口的迷宮里,因此她記不清此刻是在哪里,又正在發生著什么。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