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五章 用你的嘴(別想歪哦)

看著罐里的小魚,卡蕾忒內心一顫,悲傷得險些要落下眼淚。

可是眼下卻不是飲痛的最佳時刻。

卡蕾忒提醒自己穩住情緒,快速的擦了擦兩眼,然后探出雙手把那玻璃罐捧了起來。

警惕的看看兩旁,還是沒人,她趕緊抱著它匆匆離開樓梯口。又在客廳里迷茫的晃了一圈,她帶著玻璃罐跑進了廚房,背影鬼鬼祟祟的。

剛才在客廳里轉悠的時候,卡蕾忒在腦中已經盤算好自己如何搭救特里同的方法。

她知道,像這種海景別墅的廚房,下水管道肯定會連著通往大海的水渠。如果放膽把小魚化身的特里同倒進廚房的下水管道里的話,或許他可以從地下水渠直接游回大海。

再過一會兒,她就要尋找最佳時機召喚斷念魔壺。前程無法估量,但是為了喚回真正的荷西,她會竭盡全力戰斗。

既然已經找到了特里同,不如先救一個是一個。而且,看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挨不住了多久了——

卡蕾忒不再猶豫,抬手掀開玻璃罐上的木塞。

一股泛著腥味的濁氣撲鼻而來,卡蕾忒急忙降低視線,從罐子口的上方直直向著臟水里看進去。

那條沒有鱗片的小魚已經全身發白腫脹,裸露的魚肉外表粘連著絲絲拉拉的皮肉纖維,教人難以卒目。

卡蕾忒伸長脖子,重重的呼吸一下,借以減輕積壓在咽喉處的悶痛感。眼眶里有種難耐的酸脹感,接著漲起一襲暖潮。

倘不是為她,這小魚化身的海族大王子便不會承受這樣慘無人道的痛苦。這時的他,本該像個普通的人類高中生那般坐在陽光明媚的教室里聽課學習,或者與一幫死黨混在一塊,穿梭在校園寬敞的籃球場上揮汗如雨,享受周遭女生無比愛慕的鼓掌叫好。

“特里同,回歸海洋吧!你自由了——”

振奮卻傷感的對著罐中那條瀕死的小魚輕聲說了一句,卡蕾忒將手中的罐子慢慢傾斜,準備把里面的水和魚一起倒進水池中央的金屬水眼。

“你在干什么呢!”

冰冷的聲音猝然在卡蕾忒身后響起來,驚得她全身劇烈一顫,險些抖落了手中的玻璃罐子。

“荷西”已經走到卡蕾忒的背后,眼眸微移一個小角度,他看清了她手中舉著的東西。唇角彎起,他發出一記邪傲的笑聲。

“我……我……”

卡蕾忒驚惶得語無倫次,她開始意識到,這擺在客廳里的玻璃罐也許正是海王故意試探她的道具。而她救友心切,竟然輕易上了鉤。

“我……看水太臟了……想給它換換水……”

卡蕾忒緊張得大氣不敢使勁喘一下,驚恐地瞪著罐里的小魚,頭也不轉的回答著。語音漸漸變輕,聲音的底氣明顯不足。

“放下它!”“荷西”冷厲的說,像是命令。

心臟就快蹦出了嗓子眼了,卡蕾忒急得通身冒汗。沒奈何,她只好放下手里的東西。

內心“呼呦”一提,她感覺自己正被身后的“荷西”擁緊。此刻,那兩條堅實的手臂正沿著她的細腰緩慢向上……

“波塞頓!”

卡蕾忒感覺到他溫度有些冰冷的面頰緊貼著她的

臉龐,攜著一種甚為不安分的雄性氣息。上身的某個部分正在遭受著攻擊,她實在難以忍受,驚叫著開始掙扎。

身體被蠻力扳轉,和他面對面的那刻,她看到一對目光,矍亮而銳利,內里隱藏著無限憤怒。

卡蕾忒不想在此時惹急波塞頓。只得信口自圓自說:

“求你……別在這里!我……我怕!”

“笑話!在我懷里,你怕什么?”

“荷西”將卡蕾忒的慫樣看在眼中,雙眸中的寒意瞬時退去好幾度。雙手扶著她的肩膀,他再次湊近。

“它……它在看我!”

卡蕾忒故意找轍,食指一指身旁的玻璃罐,裝出甚為夸張的表情:

“你看它的死魚眼啊!正直直盯著我呢”

“呵呵,真可愛!他不就是特里同嗎?之前和你的關系那么要好,如今他在你的身邊,你居然會感到害怕?”

“荷西”挑起眉梢斜眼笑看臉色煞白的卡蕾忒,表情特為不屑。

“正……正因為他是特里同,是你的兒子啊,我才會感到別扭。我不想讓他看到我和他的父親正在……正在親熱!”

“他可是被我親手封了五感的,根本看不到你,更感覺不到你的存在。在他的盲眼前做這種事,肯定會異常刺激吧!”

“荷西”越說越興奮,又有些抑制不住。卡蕾忒沿著瓷釉的水池邊沿連連躲閃,心里開始算計著要不要在此時召喚斷念魔壺。

“住手!不要!太變態了!”

她口中不停叫嚷,最終還是被“荷西”成功逮住了。

抬起右掌,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卡蕾忒的尖下巴。

“別動它!給它換水……那是下人該干的活,小心……別臟了你的手!”

“荷西”聲調幽幽的對卡蕾忒說著,陰冷逼視的目光與抑揚變換的聲調似乎是一種險惡的暗示。

見她表現得不知所措,他放開她,凜冽的表情隨之冰融。他對她含笑道:

“晚餐準備好了,走吧,一起去。”

……

卡蕾忒隨“荷西”來到別墅的飯廳。陳設整潔有序的空間里飄揚著輕松的小提琴音樂,優雅的氛圍中彌漫著飯菜與調味料的香氣。

到了餐桌旁邊,他卻不讓她入座,而是先行坐在了主位上。

“過來,寶貝兒,到我這來。”

“荷西”朝卡蕾忒展開手臂,做出歡迎的姿勢,示意她坐到他的腿上去。

因為剛才拯救特里同的行動有所失敗,卡蕾忒此刻開始擔心,害怕狡猾的海王波塞頓已經對她警覺起來。如今為瓦解他的戒備心,尋找時機召出魔壺封了他的惡靈,卡蕾忒決定以退為進,先假意順從了他。

想到這里,她從容地邁步,慢慢向他湊近。小腰翩翩一扭,她已經坐到他的腿上,接著抿動嬌唇,對他嫣色一笑。

“荷西”呼了口氣,顯然對卡蕾忒富有挑逗意味的難為情模樣十分受用。一只手掌在她的后背摩挲著,他看著她說道,目不轉睛的神態極是蠱惑:

“我要你……喂我喝酒……”

卡蕾忒付之一笑,沒想到海王提出的要求這么低。

也好,省的麻煩

,不如敷衍敷衍他……

卡蕾忒扭身挑起桌上一只盛有少半杯紅酒的寬肚玻璃酒杯,將杯子口送到他的唇邊。她眨了眨眼,眸光荏苒,虔誠而魅惑。

“荷西”對她的賣力表演不甚滿意,他在沉默中搖起了頭。

卡蕾忒頓時一愣,不知這可惡的神祗又要整出什么鬼主意。

“荷西”的笑容已經變得十分陰晦暗起來,仰頭對她努努嘴唇,提示道:

“不是用酒杯,而是……用你的小嘴……”

什么!豈有此理——

卡蕾忒不禁內心一驚,額頭的皮膚毛孔漸漸滲出密密絡絡的汗珠。她對海王提出這么個荒謬而變態的要求身感惡心,根本不想像個傀儡那樣甘心受他的擺布。

卡蕾忒舉杯遲疑著,手腕微抖間,杯子里的降紅色的酒液也跟著細碎的顫動起來。

這有失尊嚴的要求,到底要不要答應……

兩眸中倒映的圖像盡是一張充滿冷肆壞笑的臉,它的主人是“荷西”,卻不是真正的荷西!

卡蕾忒終于揚脖,把一口紅酒含在自己口中。

她要救回荷西,就不能再計較自己的得失——

心房“咚咚咚”跳得儼然沒了節拍,帶著凌亂不堪的心情,卡蕾忒側頭湊近荷西年輕的俊臉,然后眼睛一閉心一橫,很用力的將沾滿酒香的柔唇貼到“荷西”的嘴上。

“荷西”反手扣了她的后腦,使她的嘴唇再難輕松的逃開。他慢慢吸干她口中的酒,把它們如數咽進自己的肚子里,然后反客為主,繼續貪戀地吻著她。

“唔……不要……”

卡蕾忒沉吟一聲,玲瓏之軀在“荷西”懷里扭捏輾轉。她想掙脫他的纏吻,卻不敢做太大的反抗。

嘴唇就這樣被他許久的占有著,這讓她感覺異常難受,胃里甚至翻江倒海起來,有種想要嘔吐的沖動。

“咕嚕——咕嚕——”

異樣的響動似乎驚到了“荷西”,他放了扣在卡蕾忒后腦上的手。分開的瞬間,他和卡蕾忒不約而同向著那個聲音的源頭看去。

是兩個仆從裝扮的男侍。一個推著個金屬餐車,一個在他身邊隨行。

“荷西”登時陰了臉,冷漠的看著他們兩個在餐桌邊停身,一個揭開餐車上的銀白半圓形蓋子,一個借機將蓋子下的銀盤子端上餐桌。

“王,這是最后一道菜,乳油火雞。”

侍者說著,又拿起餐車上的一副銀刀叉,手腳麻利地將整只火雞大卸八塊。

“夠了!放下東西,立馬給我滾蛋!”

“荷西”早已煩的要命了,強忍怒火看著對兩個礙眼的侍者忙活完,才瞇眸對他們低聲吼了一句。

“額……請您慢用。”

兩個侍者尷尬地面面相覷,頗為委屈地對“荷西”弓了弓身,爾后推起餐車灰溜溜逃走了。

卡蕾忒看著“荷西”一臉燥怒不羈的神情,不覺感到好笑。海王生性好色,對她幾次三番都未得手,也難怪猴急成這樣。

“算了,別為那些人影響我們用餐的心情。來,我喂你吃。”

卡蕾忒對“荷西”妖嬈笑過,展臂去拿桌上的骨瓷碟子。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