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四章 情殤誘惑

“王,卡蕾忒是不是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了?”

科孚島的西崖公寓里面,冥后貝瑟芬妮臉色驚恐地問身旁的冥王哈迪斯。

剛剛,她從娛樂電臺突然插播的新聞里得知卡蕾忒與德莫斯解除了婚約的撼人后臉色立變。

哈迪斯沒有做出任何回答,徑直走出臥室,他現在天臺的邊緣放遠雙眸,面如止水的孩童臉龐上隱現浮動著款款的傷愁。

卡蕾忒啊,你對德莫斯所做的一切,真是用心良苦了……

哈迪斯的內心完全能夠理解卡蕾忒借助媒體對外宣布解除婚約的行為。

她之所以費勁周折,非要搞破釜沉舟的那套做法,就是要讓德莫斯徹底恨上她。也只有這樣,日后可以獨自存活在這個世上的他才不會感覺寂寞和悲痛!何況,利用媒體也是對德莫斯的一種保護。輿論壓力所致,海王畢竟還要顧及自己那個亞洲人類的身份,斷不敢對德莫斯如何——

……

荷西”開著他的白色賓利跑車很快駛進了雅典以西的拉沃別墅區。到了半山腰,他把車子停在一棟三層別墅的大院外面。兩名黑衣保鏢迎上來,替他和卡蕾忒打開了車門。

“請吧,女主人,今后,我和他們都將是你的仆人!來,快進你的宮殿參觀參觀!”

“荷西”說笑間先行下了車,攜起卡蕾忒的手將她引領出車廂,爾后與她手挽手她走進別墅。

淺藍色的墻面、白色海洋風的華美家具,將寬敞而明亮的別墅空間打造得格外雅致、富麗。

客廳的東面,整張墻體都被一面巨型的嵌入式玻璃海族箱占據,高度直通吊頂的天花。水族箱里面,彩色珊瑚、翠綠海藻清晰可見。各類魚蟹貝類在氧氣泵所噴制出的氣泡水紋間穿梭自由,隨心所欲地游蕩嬉戲,儼然就是一個絢美堂皇的海底世界。

卡蕾忒在水族箱前緩緩地移動腳步,眸光細細掃過玻璃對面的每一條觀賞魚。很遺憾,目前,她還沒找到那條被海王變身為小魚并殘忍剝鱗的特里同。

他居然不在水族箱里面,難道說……

卡蕾忒此時揪心不已,她實在不敢再亂想下去。她的心里開始懷疑曾經幾度救助過自己的藍顏摯友是不是已經遭了他父親的毒手……

“怎么了?你在找什么?”

“荷西”聲息皆無地湊過來,突然對著失神的她問道,立刻驚得卡蕾忒在回神的同時全身抖了幾抖。

順著她的目光,他向水族箱內望了望,隨即嘴角上揚,別有用意地默聲笑起來。

卡蕾忒對他那種異樣的表情有所警覺。為免他懷疑,她立刻擺出一副玲瓏誘惑的樣子,挑起彎長濃密的睫毛,兩只水眸好似嫣嫣的桃花。

舉起一只手輕輕放在他的胸膛上,她向他又挨近一步奉承道:

“沒什么啊!我只是驚訝,沒想到借用了別人身份的你,能在短暫的時間里積累起那么多的財富,變得比德莫斯更為加富有,讓我都不知道到底該稱呼你為‘荷西’,還是‘海王’更好……”

“隨你,寶貝兒……”

“荷西”對卡蕾忒的暗示心領神會,受用的笑過,

他從鼻梁上慢慢取下那副扮酷的零度數眼鏡,一對被一汪藍色徹底覆蓋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她的小臉。

忽然,他低了頭,臉距離她的越來越近:

“你愿意怎么稱呼,都可以……”

聲調曖昧地說完,他用吻封住她的唇。

卡蕾忒駭然,對“荷西”的吻沒有做出任何熱烈的回應,但是她也沒有絲毫的抗拒,身體就這樣被他的兩個手臂緊緊地環著,直僵僵的一動不敢再動。

也許,海王不僅是在白白占便宜,他這種做法,更多還是在試探……

卡蕾忒內心揣度著,最后還是決定忍一時之氣。目前還沒找到特里同,她還不能立即動手召喚斷念魔壺。

“荷西”在卡蕾忒的唇上吻了一氣,終于放開了她。她不滿地把頭扭到一邊,裝作極難為情的樣子蹙眉抱怨:

“真是的,你好壞……”

“荷西”滿臉堆笑,拉住她哄著:

“干嘛不好意思?你馬上就是我的女人了,總不能連我的親吻都接受不了吧。走,我帶你在這別墅四處參觀一下……”

……

一整天,“荷西”的手機都被各個媒體記者打來的電話騷擾不停。他被搞得煩躁不已,從拒接到逐一按斷,最后又不得不關閉了手機。之后沒多久,海景別墅里的座機鈴聲也開始沒完沒了的響起來。

“荷西”氣瘋了,雖然他也清楚責任不在下人們身上,卻還是把所有保鏢侍從罵了個狗血淋頭。之后,他又命人拔掉全部電話線,并在別墅四周嚴密死守,防止記者偷拍。

傍晚,警報終于解除了,“荷西”的精神也有所放松。信步走出別墅,他在庭院里找到了卡蕾忒。這個時候,她就坐在一棵青藤樹下的吊椅秋千上休息。

千米見方的庭院里種植著多種名貴灌木和花卉,環境清幽且別。茵茵綠屏中,道道被鵝卵石鋪墊而成的蜿蜒小路四通八達,路面上撲滿了色澤艷麗的紅毯,使這所高檔別墅更顯堂皇氣派。

卡蕾忒坐在秋千的吊椅上,光著兩只纖白的腳丫。方才,她就這樣在庭院里散步。有厚厚的紅毯墊地,她根本不需擔心自己細嫩的腳底會被堅硬的鵝卵石硌疼。

叼著吸管飲了兩口薄荷色的碳酸飲料,她將手中飾有紫色丁香花與紅色櫻桃果的玻璃高杯交給身旁的一個黑衣保鏢,接著動動身體。另一個保鏢立馬會意,快步轉到她的身后,伸手推起秋千的吊椅。

卡蕾忒的身體與秋千一起,在空中前后搖曳著。周圍的風將她身上粉藍色的紗裙吹得飄舞起來,而她脖子上的鉆石精油瓶和一只足踝上的k金腳鏈也在閃光不止,將她襯托得甚為美輪美奐。

“荷西”皺了皺眉,口中上下牙齒微微張開,“咝”的,輕發出一記訝異的聲響。。

視野中,那正沉浸在秋千的曳動下的粉藍色長裙,倒讓他想起了一段悠古的往事。記憶中,她的面容正向眼前這個可人兒一般,神情慵慵淡淡,滿臉無欲無求。

“荷西”強迫自己停止對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回憶,卻又無法控制自己的意識,再不能將自己全部的視線從蕩漾的秋千上輕易挪開。

心頭生出些麻麻的、異癢的感覺,“荷西”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凸起的喉結在咽道外的皮膚下滾了個來回。

又站了一會兒,他悄悄招呼一個黑衣保鏢靠近過來,壓低聲音在他耳邊囑咐幾句。保鏢像是領了什么命令,匆匆進了別墅。

“荷西”又向卡蕾忒那邊狠狠盯了幾秒鐘,隨后也轉過身,一聲不響地走回別墅中。

卡蕾忒在庭院里納涼了好久,都沒等到“荷西”出來陪她。又待了幾分鐘,她也走進了別墅。

剛才她在秋千上并不是為了消遣,而是為了靜靜心,將自己的計劃再次前前后后濾個清楚。

不能再等了,必須先找到特里同。他被狠毒的波塞頓變成小魚,肯定就藏在這所別墅某個不經意的角落里。

一邊心亂的琢磨著,卡蕾忒一邊來到客廳。

居然沒有一個人!既見不到“荷西”,也看不到剛才守在這里的兩個黑衣保鏢。

整個寬敞的客廳像是刻意為迎接她而事先做了安排,除了那面玻璃水族墻里氧氣泵正在釋放出微弱的泵響,以及流動的水流所發出的“汩汩”水聲,幾乎聽不到其他聲響。

卡蕾忒感覺眼前的環境太不正常了,為此她的心中開始緊張不安起來。可是無論如何,行動絕不能一拖再拖了。

只要再多拖一分鐘,真正的荷西與被生剝了鱗的特里同都會多出一分的危險,沒準連她自己都會在陰險奸詐的海王面前露出馬腳——

卡蕾忒拿好主意,決定趁著這會沒人的工夫好好找找特里同的蹤影。一旦找到他,自己就要再找辦法將他救出別墅。

可惡,波塞頓竟然用法術封了他的五感。這樣一來,我不僅無法用意念波聯系他,更無法感知到他那微乎其微的神力源氣息所在的方位。

卡蕾忒在客廳里邊走邊想,邊想邊四處看。

客廳沒有,她準備沿著回旋形狀的樓梯上樓尋找。

可是……誰知道波塞頓會不會就在上邊的某個房間里……

卡蕾忒站在樓梯口愣愣神,逐漸被自己聯想出的各種糟糕事情嚇壞了膽。她的心臟“咚咚咚”越跳越急,額頭也冒出了許多冷汗。

眸光信掃,卡蕾忒驟然發現一個用于碼放花卉的白理石花架子,就放在樓梯口拐角的墻邊。

那上面擺著的東西,不正是自己焦急找尋著的目標嗎——

卡蕾忒激動地就快要喊叫出來,她慌忙用手捂住張大的嘴巴,把起伏不定的情緒強壓回身體里。

她突然拔起腿,飛快沖向那個雕刻著藤花圖形的花架子,隨后在它前面急急剎住腳步。

那架子上面正放著個異常眼熟的玻璃罐子,那就是她一直焦急尋找著的目標。

特里同!沒錯,真的是特里同!我總算找到你了——

卡蕾忒兩眼向那玻璃罐里面看去,她看到了那條被扒光金鱗的小魚,正動也不動地側身浮在空間不大的半罐濁水里。

不妙,他堅持不了多久了!如果再等半天,說不定他就肚皮朝天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