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三章 取消婚約(新)

雅典,南區別墅——

卡蕾忒沖過澡后,坐在臥室的燈鏡妝臺前靜靜地梳妝打扮。

淡涂粉底,淺掃眉尾,絳點櫻唇……時間不算太久的拾掇過后,她放了手中的粉刷,認真端詳著鏡中的自己。

她本就生得很美,粉黛精修后,嬌俏的容顏更添出一番能夠攝人魂魄的神韻。呼了口氣,她拿起放在妝臺左角上的一掛鉆石精油瓶,將它細長的珠鏈繞在手臂上懸高。

打琢這掛精油瓶的材料是塊價格不菲的十克拉鉆石,是她和德莫斯訂婚后他送她的禮物。

卡蕾忒看著那只形狀扁圓的精油瓶在自己頭頂上空悠然的搖擺著,一來一去之間在透明的空氣里劃出璀亮的光芒。

沉默幾秒,她手腕一翻,把它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從容起身離開妝臺,卡蕾忒走到衣柜前停身,打開柜門,從里面取出一套自己早已選好的粉藍色及地長裙換在身上。

海王的長子特里同曾經告訴過她,神代,她的生身之母忒提斯女神非常中意粉藍色的禮服裙,無論它的款式怎樣,是裸肩或是敞背,是拖地裙擺的還是露腿短擺,裙料的顏色總也脫離不開雅致的粉藍。

不僅如此,她尤愛在裙擺周圍綴上細絡的白鉆。這樣,她每走起一步,裙子都會隨著身體的搖擺閃亮發光,煞是引人注目。

卡蕾忒故意要學母親那樣的裝扮風格,因為海洋女神忒提斯算得上是海王波塞頓神代時一段求不得的情殤。自己既然想要制伏機智陰險的他的話,只有借助他的陳年“情殤”才能瓦解他的戒備之心。

全都收拾好了,卡蕾忒慢步走到床前,看著床上的德莫斯正在沉沉的酣眠的樣子,她的神色變得綿軟而平靜。

剛剛,激情過后,她在他身上施加了效力最強的迷幻法術,足夠他睡上半個多月。

半個月的時間足夠了,卡蕾忒想。半個月以后法力失效時德莫斯會自然而醒,到那個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俯身下去,卡蕾忒替德莫斯掖了掖覆身的薄被,隨后躺在他的邊側。她擁著他的身軀,閉目沉思的神情盈上無限的眷戀。

“德莫斯,我要和你永別了……”

隱忍哀傷,她在心中對他默念:

“我愛你,也被你的愛時時感動著,我堅信你我的這份愛終會化為支撐我取得必勝的力量。我將帶著那些每一幕都有你的記憶趕赴戰場!別了,我的愛!”

走出臥室的那刻,卡蕾忒在門口停了停身。

她最后一次回身看看德莫斯,看看這個與她相守了半年光陰卻恍若已經歷了一世的沉浮起落,是她生命中唯一不可缺少的那個男人。

之后,卡蕾忒穩步走下樓梯。客廳里,她抬起頭,認真注視著視線前方的墻上的一副油畫。

是那束紅火艷麗的玫瑰,德莫斯親手繪制、被裝裱在古銅的長方畫框里的求婚信物,寓意他們兩個的愛情如同這畫中的玫瑰花,永遠都盛放似火,沒有枯萎之時。

卡蕾忒對著畫中的玫瑰無聲的笑起來,神色篤定。接著,她下意識抬起手,緊緊攥住垂在胸前的鉆石精油瓶。

在它容積不大的空間里正有一抹墨黑的液體在靜靜流淌著。那液體并非香氛,而是可以在即刻間了斷她的性命的劇毒“拉雷尼亞”,只要一滴,它就會直接送她再下地府。

眸光繞場一周,似乎想要將自己的眼睛在此時此地里

看到的一切都在記憶中永遠封存。最終,卡蕾忒的表情從不舍變為徹底的決絕。拿起手機,她撥通了一個娛樂媒體的辦公電話:

“你好,是××媒體嗎?我是卡蕾忒·拉其奧,現在想借助貴媒體對外宣播一條消息……”

——

雅典,拉沃區的海景別墅里,“荷西”正站在一間臥室的窗前,面對屋外的天邊初生的太陽默然不語。就在他那根豎直的右手食指上,穩穩豎立著一枚渾圓剔透的水晶球。

這時,“荷西”輕輕地勾動著食指,那枚水晶球便在它的食指上有節奏的滾來滾去。。“荷西”降低目光,透過清晰的水晶球表面一眼看到它的中心,那里,正是一方光輝奇異的藍寶石。

“荷西”的目光隨著寶石在水晶球內緩慢的自轉而移動著,他玩味的笑著,貪婪無度的神態已經不需要加以任何的遮飾。

他是提坦神族中統治海界的王,他的眼中,這光輝荏苒的神圣藍寶石簡直就是無上王權的象征,是助他平步青云、直達圣山奧林帕斯最高權椅的階梯。

看著寶石,“荷西”的表情無比陶醉著,腦中被各種遐想的畫面填滿,要么他神氣活現,手握光芒四射的黃金權杖,身披華服坐擁全神之神的金椅,面對一眾奧林帕斯神祗發號施令,要么他左擁右抱,無數美女傍身入懷。

浮想隨著對美色的期翼沿展而去,腦中自然而然地想到一個和寶石有著至關聯系的女人——卡蕾忒!

那個外表嬌嬈的小女人也算是楚楚動人了,如果以最苛刻的審美觀點去判斷的話,她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美根本就是無可挑剔的。

雖說為了解開雅典娜的封印,自己要與解除封印的關鍵多多過招。可就算沒有這層原因,他也絕不會錯過這等絕色的美女,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會想辦法拿下她。

想著在海底神殿里她被放倒在餐桌上,不久前又一次落入陷阱,被脫得精光扔上床的幾幕往事,“荷西”不禁皺皺眉,身上升起一襲難耐的生理反應。

哼!等著瞧吧卡蕾忒,我不信你每次都能交來好運——

心里咒了卡蕾忒一會兒,“荷西”轉移了投在水晶球中的視線,開始漫無目標地轉眼看向窗外的遠山。

“王!”

一個著裝現代的黑衣保鏢出現在“荷西”敞開的臥室門外,只對里面的他稱呼一聲,卻未敢貿然走進來。

“荷西”托著水晶球的右手上徒然現出幾圈橙明的亮光,少時那光輝便將水晶球整體吞沒。

隱去寶物,“荷西”收了法術使橙光滅去,這才轉身面對保鏢:

“進來!”

“王,我為您帶來一條消息,您看……”

保鏢走近過來,諂媚地掏出手機,打開一個網頁鏈接,又在屏幕上點了兩點后將手機交到“荷西”手中。

屏幕里是一段新聞文字:

一小時前,身陷緋聞風波的拉其奧名媛致電某媒體,宣稱與未婚夫正式解除婚約,隨后大膽向前男友發出復合懇請……

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啊——

“荷西”看得內心一動,急忙扶了扶鏡架,隨后點開文字最后方的音頻標志,等了兩秒,接著就聽到了里面傳出一個很柔和也很堅定的聲音:

“我是卡蕾忒·拉其奧,現在,我要向公眾宣布,本人與油畫大師塞維爾.布萊克先生的婚約已于今日正式取消,本人立時搬出南區別墅

。請你們原諒,我至今無法忘記曾經的那個人,無法割舍對他的感情。荷西,聽到我的聲音了嗎?來接我吧!我將在西碼頭等待你的到來,萬眾矚目下,你我不見不散!”

這段文字最后就是大眾發來的評論,僅僅一小時的短暫時間便已經引來了無數的謾罵留言。

然而“荷西”對此已不再關心,他異常興奮地吩咐身旁的黑衣保鏢:

“備車!去西碼頭——”

……

——

卡蕾忒手拉行李箱出現在雅典海岸西碼頭的時候,“荷西”已經帶著他的白色賓利跑車等在那里了。

兩對目光承接到一起的那刻,卡蕾忒神色鎮定地向他走過去,淡妝修飾的容顏上尋不到一絲笑容,那副清冷的模樣看上去竟有幾分冶艷,很是勾人。

“通過媒體向我高調示愛,這算是給我驚喜嗎?”

“荷西”接過行李箱,將卡蕾忒摟到懷中,狡笑著問她。

“當然是驚喜,你不是也喜歡出人意料嗎?”

卡蕾忒看著他答,雙眸中閃出一抹精光。

“行,行!美人給的驚喜,我怎能不收?”

“荷西”狡猾地笑起來,對面,卡蕾忒正看他看得心碎。

讓她想來內心便因歉疚而疼痛的男人又站在她的眼前,五官俊美依舊,舉止神態卻已找不到從前那般的率真,而是被一股強肆的邪氣盤踞著。

他就要擺脫惡靈的控制重獲自由了!以她的死換他的自由——

“荷西”也在凝視她,極有穿透力量的目光在她臉上仔細地找尋著什么。

“德莫斯呢,他在哪?怎么會這么大方,這么就把你拱手送給我了?快帶我登門向他道聲謝吧,如何?”

“何必呢,波塞頓?他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殺個廢人和解除雅典娜寶石的封印相比,對你而言哪個才最重要?”

聽到這里,卡蕾忒臉色一沉,對“荷西”晦暗地瞇了瞇眸。

這是一場不動聲色卻又激烈異常的心理角斗。

卡蕾忒清楚,此時的海王更想要動手除掉德莫斯這個心頭大患,無論他剛才的話出于誠心還是有意試探,自己這面都要將立場決絕表現出來。

她就是要讓海王知道,如果他敢動德莫斯,自己決對不會為他解除寶石的封印。造作或是遮掩,很可能會使陰險的海王因為多疑,立刻對德莫斯下黑手。

然而“荷西”也不傻,看到卡蕾忒滿臉不悅,立馬陪笑道:

“我只是開個玩笑,美女在懷,誰還有功夫理他?況且你沒事喊來那么多記者,我還怕惹麻煩呢。其實對我而言,德莫斯的性命與雅典娜寶石都不重要……”

他又用力攬一攬卡蕾忒,降低聲音在她耳邊接著說:

“睡你……才最重要!來吧寶貝兒,趁那些討厭的記者還沒追來,我們上車!”

他松開她,把她行李箱的提竿收起后將行李箱整個塞進車箱。

眼下為免夜長夢多,“荷西”決定先事事依從了卡蕾忒,好讓她替他解開雅典娜寶石的封印。只要寶石到手,除掉那小賤人與德莫斯,豈不是分分鐘的事?

卡蕾忒現在“荷西”身后,默默看著他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臉色瞬間一凜,森森殺意如同曇花般在綻放的下一秒便閃逝得無影無蹤。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