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二章 訣別之夜(注意明日的更新)

一曲終了,他們兩個在人們空前熱烈的掌聲中止步。人群迅速散去,他們遵從紳士的禮節與風度,在精彩過后便收去留戀的眼光,不再打擾那對男女的獨處。

德莫斯舍不得放開卡蕾忒,久久將她微微息的身體環在兩臂之間,滿心都是激動與疼惜的情緒。

“卡蕾忒,你真是教我感動……我……”

他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內心。

卡蕾忒安靜地靠在他的胸前,與明朗輕盈的外表相比,此時她的心情卻是繁重無比的。

德莫斯,你可知道這是我最后一次起舞了——

她在心中默念:

這一曲只為你而舞!在我生命終結之前,把自己最美的身影留在這片浪漫的島嶼上,我要讓你永遠記住我,記住這個時刻!

這時,夕陽漸漸沉了下去,遠方的小島越來越黯。一片緋紅的余暉下,德莫斯與卡蕾忒還是忘情地相擁著。地上,兩個疊起的暗影安靜了整個世界。

心底里那寸感懷身受的脆弱在日落的剎那間如流水般傾瀉而出,全部涌進了圣托里尼的海灣。

一滴溫熱的淚珠滑出卡蕾忒低迷的眼,滴到德莫斯胸膛上隨即湮進了他的衣衫。

“卡蕾忒……”

他感受到她的異樣,卻沒多問,溫柔的手臂將她的身軀環得更緊。

卡蕾忒在他的懷抱里抬起頭,注視著遠處薄薄夜色下星星點點的燈火,心情隨著夕陽的隕落暗淡下去:

夕陽落去,黃昏結束了,我的生命也要結束了……

曾經,我與荷西同守日出,如今又與德莫斯同賞日落。日出日落好像我的愛情故事,有開頭也有結尾,卻自始至終都滿載著悲傷的顏色。

德莫斯與荷西,是我命運中兩個至關重要的男人。正是他們的出現,才使我平淡的生命充滿了太多的精彩和不凡。

我愛德莫斯,情愿為這份艱難的愛情交付自己的性命。我也愛荷西,因此絕不容任何人肆意踐踏那份比愛情更加寶貴的親情——

假如這個時代不屬于提坦神族,那么,就讓我親手了結那些野心家的罪惡吧……

卡蕾忒靜靜地展露出一許迷醉的笑顏,眸中的光亮被海上那片燈火通明映得撲朔迷離。

確實好美啊……

她在心底悲傷的感慨:

結束了,黃昏……諸神的黃昏……

入夜,當旅行的人群帶著各自不安分的心穿梭在圣島青石窄巷間的酒吧、咖啡館時,卡蕾忒和德莫斯便在燈火闌珊中悄然隱了身。

以“瞬間移動”返回雅典并不費太多時間。抵達南區別墅家中,恰好剛過子夜一點。

瘋耍了一天,兩個人都感覺身子有些疲憊了,可意識卻還處在非常興奮的狀態。腦中那些激情洋溢的畫面似乎永遠定格在了圣托里尼,定格在夕陽下相擁同舞的那一瞬間。

那時候,時空仿佛穿越回曾經的“甜蜜羅曼”號上,而他們就在訂婚游輪的甲板上,在眾多祝福的人們眼前幸福的起舞……

“去浴室沖澡吧,好好睡一覺。明天下午的飛機去大馬,時間還來得及。”

德莫斯湊上來,話里帶著極明顯的暗示。

“你先去……我敷個面膜。曬了一天太陽,臉干死了。”

卡蕾忒溫婉笑笑,躲過德莫斯汗津津的身子。

“好……”

德莫斯不情愿地答應著,獨自上了二樓。

卡蕾忒看他上去后便躲進一樓浴室,在穿衣鏡前慢慢卸下身上的桃色長裙,用幾許幽怨的眼神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里面是具優柔的曲線,彰顯著青春的活力與女性的嬌媚。精琢的左肩頭上,那

枚赤紅的火烙圖案依然清晰地存在著,好似躺在白稠凝乳上火樣的妖花,格外醒目。

它便是卡蕾忒有意躲開德莫斯的原因,她還不能讓他察覺到這個秘密。

德莫斯在二樓浴室洗過澡,沒換睡衣直接進了臥室,只在腰上圍了一方白色浴巾。

因為先前的誤會,他有段時間沒到這間睡房休息了。

剛坐上床沒半刻工夫,卡蕾忒也走進來。

“怎么這么快!臉做好了?”

德莫斯感覺有些詫異。

通常卡蕾忒為自己美容的話,從蒸臉到去死皮,潔面潔身再到貼膜,最后噴保養水,怎么也要折騰兩個半小時。

“唔,我又懶得做了,想想還是睡吧,反正到那邊安頓下來以后有的是時間。”

卡蕾忒緊張地拉了拉短袖睡裙的裙擺,上了床倒頭便睡,臨閉眼前還沒忘記把床頭燈調到最暗。

一團溫暖的氣息朝她擁上來。

“德莫斯……”

卡蕾忒情知是他,回身剛睜開眼,就被一張儒軟的嘴唇堵了口。

“德莫斯,我們……還是睡吧……”

她有些慌,輕輕掙扎。

“這么美的夜,你睡得著嗎?”

德莫斯對著她笑,聲調略帶曖昧。

“等一下……我……”

卡蕾忒再次被一雙男性的手臂抱住,很是有力,教她想要拒絕,卻無計可施。

“卡蕾忒,我知道之前是我的錯……原諒我……”

德莫斯摟住她顫顫發抖的身體,性感的兩唇貼著她的耳廓在她耳邊真心悔過,隨后又輕輕移動,進而再次吻住住她的唇。

先前的誤會,他很久都與她分房而眠,昨晚才搬回二樓臥室。那時他曾想著以實際行動和她重修感情,卻被她冷淡拒絕。之后,他沒再要求。

破鏡重圓就像縫合重創的傷口,要一針一線慢慢深入,總不能急于求成吧!

今天這一宿甚為關鍵,德莫斯決定主動出擊。圣托里尼的共舞,他已經感受到卡蕾忒向他傳達的綿綿情意,他一定要抓住這個浪漫時機。他相信,她的內心實際上也在向他渴求著。

卡蕾忒的嘴唇一直被德莫斯的吻占有著,玲瓏身軀在他的索求中輾轉,終難承受那種如癡如狂的火熱。

防守意識失陷了,她再難控制身體里眾多亢奮細胞的游走,展開手臂攀住上面那段雄渾的脊背……

忘我沉淪中,她完全沒感到全身一涼,直到德莫斯驚異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這是什么?你何時去紋身了?”

“……!”

卡蕾忒當即清醒過來,發現德莫斯已經直起身,一只手的四個指腹正小心翼翼撫著她的左肩。

他,已經看到那枚火烙了——

“這圖案是什么?好像一朵彼岸花啊!好美好奇特!”

德莫斯看得眼前一亮,完全被那妖紅的印記迷住了兩眼。

“什么啊!不是……是我……隨便紋上的……”

卡蕾忒驚惶失措,支支吾吾地回答,接著也從睡床上坐起來。

和冥王訂約以后,她就在衣著裝扮上十分在意,就連睡衣選擇也絕不馬虎,生怕被德莫斯發現她身體上的異常。可現在,還是被他發現了。

德莫斯笑得很沉醉:

“干嘛不告訴我?我和你一起紋,紋在我的右肩頭上,這樣一來正好湊成情侶紋身,我牽著你的手走路時,這兩朵花也可挨在一塊兒,呵呵……”

他笑得很幸福,而卡蕾忒的心卻在這時無比疼痛。

“傻瓜!”

她看著德莫斯,心疼地罵了他一聲,眼中映

滿的影像只有他真摯的笑容。

鼻翼酸酸地起伏,她猛地扎進他的懷中,殷切地親吻他。他被打動了,擁了她臥倒……

激情爆發的時刻猶如囤積的洪水突然泄閘,迅猛得無可收拾。

他們瘋狂的進行,熱切的回應對方。

燎亢的火焰像是從他們的體內沖天蔓延出來,那枚形色妖異的火烙印記,也像是被烈火點燃一般,在雪白的肌膚上映得更紅……

——

德莫斯喘著氣與卡蕾忒拉開一段距離。

激情過后,她靜靜躺在他的胸膛,耳邊是他真實的心跳,在她近在咫尺的視線里,他對她的愛細膩而清晰。

眸光在她盛于幽暗燈光里的身軀上流連反復,他再次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多么美麗神圣的身體啊,一度卻承受了他太多的折磨和暴力——

“對不起,卡蕾忒……對不起……對不起……”

突然,他抱住她,將頭靠在她的胸前,放聲哭泣的樣子好像個正在懺悔過錯的小孩子。

卡蕾忒靜靜地摟著他,任憑他發泄,如慈母般聆聽著他的悲鳴。

良久,他的情緒穩定下來,不再作聲,躺在她的懷中迷茫地睜著眼。

“德莫斯……”

這次,換卡蕾忒對他有所傾訴了。

她抱住他的頭,將十根手指埋進他的黑發里。帶著安靜的神色對空淺笑道:

“我愛你,德莫斯,我最最愛的男人就是你。這一世,有些等待,有些尋找,無非只為一次相見。遇見了,壓在心底的石頭就可以放下,除此再無其他……”

“卡蕾忒……”

德莫斯的眼眸重新煽亮起一團明艷的黑火,他已經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于是激動中認真聽她繼續說下去:

“該道歉的人其實是我,是我對那段情感真諦覺悟得太晚,才促使你我之間諸多誤會產生,令我們原本應該很幸福的生活陷入糟糕的境地。我是多么傻,直到今天才領悟到,你才是與我形影不離的緣分,注定出現在我的生命中,與我共同生活、存在下去。這一世我要等待的人,其實是你!”

“卡蕾忒,別再說了……”

話題太沉重了,德莫斯不想再繼續,不想讓它破壞好不容易找回的溫馨氣氛。

可是卡蕾忒不肯接受建議,仍然訴說不停。

“我曾經答應你,無論遇到什么事都不會和你分開,會伴著你做一對尋常的人類夫妻,假如某一天食言的話,請你原諒我的不得已。我希望你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像當初的黑暗之神那樣,驕傲地活下去,保持內心善良、高貴的本色……”

“卡蕾忒?”

德莫斯越發感覺不對勁,目光兩兩相接,他看到一股清澈的暖泉,正盤踞在卡蕾忒眼中,蕩漾著就快奪出她的眼眶。

“德莫斯,就算你是一個人的話,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卡蕾忒又將這句話重復一遍,再次出口的時候語氣明顯堅勁了許多,好像是不能違背的命令,令德莫斯臉色詫然。

“卡蕾忒,你到底是……”

問話未完,他已感覺全身無力,眼簾不可控制地降下去。

迷離的視野里,身下的卡蕾忒全身蒙出一澤清冷的白光。無數光斑從那白光中生出來,形態大小不等卻無比奪目。

它們朝德莫斯撲過來,凌厲勢頭好似發起致命攻擊。

光斑繞旋間,德莫斯感覺自己的意識像是脫離了身體,變得越來越模糊……

最終,他倒在卡蕾忒溫暖的懷中,沉沉睡去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