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一章 圣地獻舞

“卡蕾忒,我準備帶你去大馬定居,那里也有很多美麗的海島和沙灘。相信我,很快你就會習慣那里的生活。”

德莫斯嘗試用男性的溫柔去說服卡蕾忒同意和他動身離開的想法,可她卻一個頭搖頭堅持她自己的主張:

“只是一天,我只想讓你陪我去圣托里尼一天,好不好?你曾經說過,我們在那里將有一場盛大的婚禮。我不想帶著遺憾離開家鄉,德莫斯,我想讓這次旅程為我們圓一個共同的夢。”

卡蕾忒凝視德莫斯的兩眼央求不停,楚楚的眸光瞬間貫穿了他的黑瞳,直直射在他的心頭,激起了千思萬緒,百轉回腸。

他終于心疼地抬起一手撫著她的頭,作出讓步:

“好,明早我們出發,就去圣托里尼!”

……

清晨,開往圣托里尼的早船在萬里無云的天空下駛出海港。

站在船弦,徐徐的海風終于吹走了德莫斯臉上沉積許久的霧霾。

賞著蔚藍的海景,他享受到一絲沁人心脾的舒適感覺。

難怪身為提坦神祗的卡蕾忒寧愿舍棄“瞬間移動”的本事也要把時間花在這艘慢船上盡七個多小時。有如此良辰美景作陪,時間的耗費還是太值了!

身心太久沒有好好放松放松了,今日定要和卡蕾忒好好玩才行——

陽光下的德莫斯笑得像個孩子般爛漫無邪,一會為卡蕾忒端果盤,一會又給她拿來好吃的蛋糕切片,樣子頗是殷勤。

卡蕾忒站在游輪的甲板上兩手扶著鎖鏈護欄,沒有太多的話。和享樂中的德莫斯相比,那過于安寧的神態反顯得有些凝重。

遠觀大海的這刻,也是心事最為復雜的時刻。

這是她第三次登上開往圣托里尼的游輪。

第一次,是被德莫斯軟硬兼施地硬拽來參加他前女友的婚禮;第二次就是自己與德莫斯的訂婚典禮。

兩次,同樣的航程卻在中途因為各種不幸事件而夭折,始終沒能走到理想的終點……

那就是一種預示吧?

卡蕾忒自問,不禁聯想起自己的命運。

她感覺自己就像腳下這艘從港口開出來、正在全力駛向圣地的游輪,懷著懵懂與期翼離開奧林帕斯,全身心探求著夢的終點,渴望著屬于自己的真愛與幸福。然而命運的航程不盡人意,總是有太多的艱舛作祟。

似乎,再多反復,也無法抵達終點……

“喝點水。”

德莫斯走到卡蕾忒身邊,把手中一杯純凈水遞給她。

“呃……謝謝…”

沉思被眼前突然出現的玻璃杯截斷,卡蕾忒一驚,才收了恍惚的神思接過水杯。

德莫斯又降低目光打量了她一刻,有些擔憂地問她:

“熱不熱?”

他的不解來自今天卡蕾忒為她自己挑選的衣服。

那是一件波西米亞風的桃色拖地裙,胸襟上釘了一片五彩繽紛的瓔珞彩珠。

裙子本身無可厚非,只是它有兩只長長的闊口喇叭袖,在盛夏的海上,就不得不引起德莫斯的擔憂了。

他甚至又在懷疑,卡蕾忒是不是身上哪里不舒服,所以站在太陽底下都在怕冷。

“哦……沒事……我只是怕曬黑皮膚嘛……”

卡蕾忒答,為掩飾自己不自然的表情,她慌忙舉起杯子緊喝了

幾口水。

可能是心理作用,被德莫斯這么一問,她感覺自己左肩頭上突然疼了起來。那感覺簡直就是被烈火燒烤著,痛得越來越強,越來越難以忍受。

難道是那朵立約的火烙……?

卡蕾忒覺得自己的左肩好像被一團烈火點燃,恐懼的扭頭往那里看,所幸她的身子還好好的,哪里都沒著明火。

“你怎么了,卡蕾忒?”德莫斯發覺她的舉止好怪異。

“唔……沒什么……”

卡蕾忒伸出右手緊張地按了按左肩,然后側了身避開德莫斯關切的目光。

目光再次投向大海,她的心思很是繁重:

德莫斯,我向你隱瞞了和冥王訂立靈魂契約之事。我愛你,信任你,所以不想你因我會離去而再次承受離別之苦。

日后某一天你終會得知全部真相,到那時,你會原諒我的自私與殘忍嗎?

相伴不到一年,你我攜手走過的崎嶇道路上有淚有笑,無論回憶是苦是甜,都是值得我用生命去守護的珍寶——

……

午后,開往圣托里尼的游輪終于抵達終點。

下了船,卡蕾忒和德莫斯前往當地的小鎮伊亞,去觀看世界上最美的日落。

美麗的圣托里尼總是愛琴海最迷人的地方,在那個世界,人們可以觀賞到最迷人的落日,最壯闊的海景,也可領略到最感人至深的愛情。任憑光陰荏苒、時代變遷,也無法磨滅它那如明珠般璀璨的光芒。

藍白相間的天地里,藍是那么徹底,白又如此耀眼,融合了神圣與浪漫的氣息,讓無數旅人為之神魂顛倒。

伊亞鎮成為日落最佳觀賞地點的原因是那里舉世聞名的天然陡壁地形。

卡蕾忒和德莫斯挽了手,沿著一節節石階從山腳緩緩向上,一路直達山頂的觀景平臺。

海風溫柔地繾綣于海面,輕撫著小路旁邊潔白風車的葉輪,推動風車緩緩轉動,低低發出“吱吱呀”的聲響。

依山而立的白色房屋垂著五彩斑斕的時令花卉,成為了這片時空里最是諧美的點綴。

終于到達目的地了。

這就是圣托里尼,無數戀人心目中幸福開始的地方……我來了!終于來到這里了——

卡蕾忒激動地站在峭高的觀景平臺最前處,一把拉下鼻梁上的太陽墨鏡。頃刻間,她的雙眼就被那種毋庸置疑的天然美色震撼了。

“到那里坐坐吧,距離日落還有一段時間。”

德莫斯手指平臺西側的餐廳,在旁邊提醒。

這時的陽光不算太驕傲,照在人身上雖然沒有什么火辣辣的感覺,但那白花花的光亮總讓人感覺幾分頭暈目眩。

他想坐在那邊的沿海餐廳中便喝茶邊陪卡蕾忒等待日落,只為躲躲此刻的陽光。再晚點,那里恐怕就會擠滿了等待著觀看日落的旅人。  

“不,我要站在這里等!”

卡蕾忒回答,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微笑,雙眼直直望著前方,依舊舍不得將目光輕易扭開半點。

來時,她在游輪上吃飽了也喝足了,眼下再不想吃任何東西。

德莫斯只好笑著搖搖頭,不再強求。靜了心,轉眼遠眺,他很快也被眼前渾然天成的景致感染了。

“這個世界真美……”

卡蕾忒欣賞著海景,突然頗為動情地贊嘆了

一句,眼瞳中那抹純藍色澤被圣托里尼的海水渲染得更濃,滿臉都是無比留戀的癡情。

人類世界,歷經時空轉換才沉淀出的千古文明,她的光輝、她的絕美不能被邪惡力量攫取——

使命感從心底油然生出,卡蕾忒的表情在無比沉淪中逐漸變得毅然起來。

德莫斯沒有留意到卡蕾忒的神色變化,顯然,他也沒完全領悟她那句話的真正含義。

“是啊,這里真美……”

他由衷附和著,單純地以為她剛才所說的“世界”僅僅是指圣托里尼這片海域。

眼底映滿的是這片美麗的海,腦中遙想的是“天涯海角”的曼妙舞者。于是,他再次情不自禁地贊許道:

“卡蕾忒,你也很美,尤其是你那時翩翩起舞的樣子……”

她應聲扭頭看他,決然的眼神隱現著一絲異樣的光芒。她輕笑著問:

“現在,想看我跳舞嗎?”

德莫斯一愣,隨后笑著回答:“榮幸之至!”

卡蕾忒走到平臺正中間,展開眉頭,帶著飽滿的精氣神輕舒歌喉,哼起一段古老曲調的同時探出細長的雙臂,舞起靈動的步伐。

德莫斯確實被驚艷到了,兩眸緊隨卡蕾忒移動的身形,半寸都難離開。

她的姿態仙然婀娜,表演熱情而投入。時而玉腕翻轉,細腰扭動,時而變幻步伐,踏出一串緊湊明快的節奏。寬大裙擺跟隨她旋轉的身段搖曳而起,不停綻出一朵接一朵的桃花。

觀光的人群漸漸駐足,越積越多,他們自覺形成一個圓形的人墻圍住卡蕾忒和德莫斯。

他們看到一個肌膚勝雪的絕美女孩繞在一個面貌英挺男人身邊盡情熱舞,兩對眼神熱辣地交相呼應,大膽傳達著彼此心中那份執守的愛慕之情。

許是餐館老板受到感染,將廳里正在播放的抒情音樂改為了外放。

伴隨陣陣抑揚的旋律,人們的情緒更為高漲。

“哦!對了!是他們!那對上了緋聞頭條的準新人!”

人群里終于有人認出了卡蕾忒和德莫斯,隨后引發一陣竊竊私議。一個女孩拿起手機,將鏡頭悄悄對準了熱舞的卡蕾忒,卻被身邊的男孩善意的阻止了。

在場的眾人都被卡蕾忒的舞姿打動了,他們由衷相信,眼前的這對新人已經經受住暴風的洗禮,真正迎來屬于他們兩個的愛情新生。

他們終于不再對那準新娘犯下的“錯”耿耿于懷,他們接受了她,為她的忘我感動。

熱烈的掌聲一浪緊接一浪,最后變為均勻的伴奏,與喇叭的配樂聲和在一起,使卡蕾忒的表演更加賣力。

德莫斯看得神馳,逐漸迎了上去。

今日的他摒棄了正板的西服套裝,換為休閑樣式的短袖黑T恤與淺灰長褲。

他不再是黑暗之神,而卡蕾忒也不是愛與光明的使者,他們與那些圍觀者相同,是蕓蕓眾生中一對平凡得再不能平凡的小人物。

觀看的人群再次爆發一陣激烈的掌聲。持久的響聲里,德莫斯挽住卡蕾忒的柳腰,與她一同起步。

四目相對,無聲的眼神交流勝似口中千言萬語,剎那間便可泯去一切宿怨恩仇。一曲海上圓舞曲,使兩顆彼此遠離的心再次靠緊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