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八章 無間業火(三十七章已修文)

“不必擔心,使者,你在我的引領下剛剛經歷了十八層地獄。”

冥宇間,隨著哈迪斯豁然響起的洪音,卡蕾忒只覺身體下降的速度減緩了許多。

“十八層……地獄?”她不解地重復自語。

“沒錯,拔舌地獄、剪刀地獄、鐵樹地獄、蒸籠地獄、油煎地獄、銅柱地獄、冰山地獄、石坑地獄、血池地獄等十八處懲治罪惡靈魂之地,自古以來便是我所統治的冥府坐擁的十八層地獄!”

這時,卡蕾忒倒吊的身體不再向下方墜落。

輕盈地懸浮在宇宙中,內心總算安穩下來。雖然看不到哈迪斯的真身隱在何處,可聽到他的聲音,她頓時感覺踏實不少,剛才種種的恐懼與作嘔心情,統統被一掃而光。

“冥王,接下來我們去哪?”

“地獄的第十九層!”

哈迪斯的話音剛落,卡蕾忒全身又急劇墜落。

心臟像是失重那樣忽地一沉,她頓時嚇得閉緊了兩眼,聆聽著呼呼的風聲擦過耳邊。

憋氣少傾,她再也忍耐不住,張大嘴再次發出長長的叫聲:

“啊——”

……

“卡蕾忒使者,你還好嗎?”

耳畔,冥王哈迪斯的聲調平和如初,句句問話透著層層回音,似是無限的貫穿力量轉瞬擊破了冥冥中的幽暗與沉淪,將卡蕾忒從全部絕望和恐懼中解救出來。

試探著一點點張開兩眸,這刻,眸色盡被眼前的世界徹底染紅。

天空、河流是紅色的,遠處高低連綿像是群山的起伏是紅色的。

腳下好似沒有土地,只有一片無休的、絢爛的紅色花海。比起天、河,甚至是這個世界的其他萬物,這些數不盡的奇異花朵似乎紅得更為明艷,那種奪目的色彩就像是鮮血一般,妖冶得隨時都會淋漓欲滴。

眼前的世界也很熱,那種熱度仿若一把正在燒灼不熄的火,瘋狂、熾烈卻殘酷無情。

“這里……好美……”

卡蕾忒憑空輕語,完全清醒過來。

低頭看,她意識到自己此刻正靜靜站立在那片火紅的花海間,兩個足裸已被半高而稠密的花株淹沒。

逆風迎面,吹起漫天飲不盡的花香。濃郁的香氣與空氣里火燒火燎的燥澀混合著撲擴而來,如是一種極具魔力的氣息。

卡蕾忒迷茫地注視著腳下那片血色的花朵,輕輕蹲身下去,采了一朵捏在手中。

長而細的花莖上,形似彎蜷龍爪的花冠艷如殘陽染血,紅得醒目,紅得凄絕。

“這里確實很美,但也很孤獨……”

冥王哈迪斯在與卡蕾忒幾步之遙的花海中現身,看她對著手中的紅花出神,便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這是彼岸花,只在亡靈國度盛開的花朵。它還有另一個名字,曼珠沙華……使者,相信你也聽說過它的由來。”

“曼珠……沙華……”

卡蕾忒喃喃重復著,眸光暗下去,她悲傷地合了眼。

身為愛神的大使者,司控世間男女的情感與愛情,她怎會不知道彼岸花的典故?

注視掌心那抹耀眼的血紅,她像是親眼見到了那對執手不分、為了愛而奮不顧身的戀人身影——曼珠、沙華。

那如火一樣絢美卻哀傷的顏色,正在向卡蕾忒娓娓訴說著那對男女燃燒不滅的愛情,如烈火般虔誠且熱烈,絕望而幸福!

卡蕾忒把花兒托起,小心翼翼地,生怕將它嬌柔的花莖折斷。她用一側臉頰輕輕蹭蹭它的花瓣,神情無比愛憐。

一直和“死亡”

無緣相見,因而她并沒見過彼岸花的真顏。今時看到那簇火紅的時候,她才感覺自己見識到了真正的美。

亡靈國度所開出的花兒,沾染到死亡的氣息,居然美得這么誘惑,這么邪……還有它的名字,無論是“彼岸花”

還是“曼珠沙華”,都像是一首凄婉的詩句,教人過耳難忘——

睜眼對著前方花海中的哈迪斯發問時,卡蕾忒卻將目光放得更遠,完全沒有看向他。

“彼岸花開,生無再來……想必這里就是你要帶我來的第十九層地獄吧……”

“對,超越十八層地獄的第十九層空間,被冥族稱為‘無間’的極地,這里就是你我即將簽訂靈魂契約的地方。”

哈迪斯慢慢回答,聲音略微沉緩,不肯輕易流露一絲情緒。

“冥王,你應該也相信宿命吧?”

卡蕾忒接著問,神色依然平靜,聲音卻是凄凄涼涼。

哈迪斯沒再回答,望著她,靜止的身姿和淡漠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

卡蕾忒垂頭復看手中的彼岸花,被遍野紅色襯托得有些蒼白的臉上綻出一抹悲傷的笑容: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這種有葉無花、有花無葉的命運就像是我與德莫斯的愛情寫照。光明與黑暗,相生相克,相愛卻又相殺……”

卡蕾忒緩慢說著,像是在對冥王傾訴,也像是自語。最后,她哽住了,無法再繼續。

一行眼淚兀然滑下來,于漫無邊際的赤紅色映照下折出通體的紅光,仿若是斑斑點點的血淚掛在腮邊。

眉心動動后,整張童臉又轉回蠟制品般的面孔,表情僵硬得再也一動不動。

“使者,人神兩界的未來,萬物生靈的存亡如今都系于你一人身上,這點,希望你能明白……”

哈迪斯凝視卡蕾忒肅然說完,神情漸重。

灼熱的風卷起一陣彼岸花香,肆無忌憚地鉆進哈迪斯的鼻孔。

嗅著這滿是誘惑的花香,哈迪斯終于情不自禁地想要回憶,重拾那些被他刻意拋進遺忘深淵里的記憶碎片。

碎片里的世界永遠充滿血腥和暴力,壯烈如眼前的花海之色。記憶中,骨肉相殘、手足背叛,那就是僅為至高無上的王權,為了全神之神的寶座,在提坦神祗間演繹不息的悲劇!

太多的不幸教會了哈迪斯如何掩藏自身、掩飾心事,于是他只身離開了奧林帕斯躲進地府。

終日,睜眼閉眼只見亡魂。每一生靈,無論善惡都難逃一死,簡單而公正。身死后化靈,無論善行罪孽,冥府都會給予相應業報。

因為背負過,所以才會懂得,較之那個外表華麗,內在卻是暗箭難防的極樂世界,亡魂之國雖然陰腐,卻是干凈至極、自在至極的天地。

并非自己鐵石心腸,偏要對眼前風華絕代的女孩痛下殺手。自己更不是個多疑善變的神祗,句句言語間還要重復提及靈魂契約和封印關鍵,向柔弱的她施壓。他只是不喜表達,不愿暴露自己的內心。

他知道,因傷痛而封閉的內心一旦敞開,很可能會再受傷;因傷痛而變麻木的神經一旦恢復知覺,首先便會產生更傷更痛的感覺。

卡蕾忒坐在花海間淺笑,美艷而傷感:

“請你不必擔憂,冥王,事已至此,我必然不會再改決定。就算努力過,宿命也是無法改變的啊!我與德莫斯,就像是曼珠與沙華,始終無法攜手同行……”

哈迪斯一聲淺嘆,將憋在胸中的悶氣悄悄釋放出來,漠然的童顏上漸漸攏起了一絲憂愁。

“作為冥王,我必須告

訴你,無間之地是超脫冥府十八層地獄、與塵世作徹底了斷的地方。入此地者,靈魂不受十八獄之刑,不在五行亦不入六道。你以提坦神祗的元靈與我做靈魂契約,身滅后的元靈便會永留此地,每每承受無間業火煎熬,卻不生,不息,不破,不滅!”

哈迪斯一邊正色說,一邊繼續留意卡蕾忒的表情變化。

“沒問題!請即刻與我訂約吧!”

卡蕾忒認真聽過,隨后鄭重其事地說,決絕的語氣全無半點驚恐與猶疑。

擦干淚跡,她自花海中起身,神態平靜地面對冥王哈迪斯。

“好!我們現在開始吧。”

哈迪斯重重點頭,表情凜然,穩步向前走了幾步,與卡蕾忒五指距離間停身。瞬時,一層熒綠色的光芒從他身體里升出來,緊密地覆蓋了他的周身每處,好像一副神秘嚴實的鎧甲。

那層綠光如同卡蕾忒在十八層地獄里見到的鬼火的光芒,極其刺眼,極其陰森。

哈迪斯在光芒籠罩下抬起兩手,掌心平行對準前方的卡蕾忒:

“愛與光明的使者,今日汝以提坦神祗之靈與吾訂約,身死后之靈魂將永留冥府十九獄‘無間’,受業火劫難,從此不在三界以內,不入五行,不受六道輪回!”

話落,哈迪斯的兩掌發出一股強力,全面朝卡蕾忒直推過去。

受這股力量的作用卡蕾忒上身后仰,向遍野的彼岸花海倒去。

身體剛剛沒入花海的那刻,紅花轉而變為了熊熊的烈火。灼熱的火舌像是要吞噬一切,肆意擴張著兇狠的爪牙,牢牢困住卡蕾忒的玲瓏身軀,使她在火中桀桀翻滾、掙扎卻不可輕易脫離。

眨眼工夫,這個被稱為“無間”的世界已經淪為一個熔爐,躥紅的火苗無處不在,分不清哪些是天,哪些是河流或是遠山。

卡蕾忒感覺全身都在燃燒,灼熱而清晰的痛感存在著,那是爆發般的絞裂疼痛,煎熬著她的肉體和靈魂。

這就是……無間業火之劫嗎?

卡蕾忒眼中只能看到一片火海……

她絕望地張嘴想要喊叫,吸進與呼出的全部都是燎灼的氣焰。她在失聲流淚,淚水未及奪出眼眶就已被烈火燒干。

漸漸地,卡蕾忒感覺自身沒那么痛了,身體正在變輕,像是已經和火焰熔為了一體……

迷離中,兩個男人的身影在她腦海里交替出現著,都攜著溫柔的笑顏……

呵!德莫斯……荷西……

卡蕾忒心中呢喃。

原諒我,德莫斯。我真心想要陪你繼續走下去,陪你像人類夫妻那般執手白頭,生生不離。可是彼此付出太多,失去太多,終敵不過宿命的殘酷。相愛相殺,假如命運只準你我一人獨活,我情愿死去的那個……是我——

荷西,今世我為你而來,最終卻負你而去!欠你的,我將以命來還。這次,我會以死擊敗邪神,令你恢復從前的善良……

哈迪斯靜靜立于滿世熾紅的火焰中,體外那層熒光護甲為他抵擋了業火的燒灼,令他全身受不到一絲傷害。

看到卡蕾忒的身軀逐漸被業火吞沒,堅硬的神情頹然軟化。煽燃不止的火焰中,哈迪斯那雙幽冷的綠眸閃爍出悲憫的光輝,眸中盛納的圖像僅有火中的卡蕾忒凝在唇畔的淺笑。

哈迪斯感覺那抹盛放于赤紅業火中的笑容好像搖搖的彼岸花,美得絕艷,也美得哀傷……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