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瞞天過海

密室外面,侍衛長很奇怪的瞅著“荷西”,他知道,平日里能自由進出暝閣密室的神祗只有黑暗之神與卡利女神。自從卡利接管了暗族的統治權后,她也就成了唯一可以通過這間密室的神祗。

眼前的男神在次元定居以后雖然曾進過密室一次,可那時也是在卡利女神的帶領之下。

見侍衛長有所顧慮,“荷西”笑笑:

“放心,我進去看看就出來。若不是為卡利辦事,我也懶得跑到這么冷清的地方來。”

侍衛長不動聲色地打量“荷西”。

見他一身絲綢睡袍罩身,也不再對他半信半疑。

他與他們女主人卡利的關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最近從人界返回后,卡利就鉆進他的寢宮一連數日未出,也不理族中事務。

如今看他這幅極不嚴肅的打扮,侍衛長料定女主人和他耳鬢廝磨過貪,實在懶得爬起來了,又放心不下密室這邊的情況,才派她的“男寵”過來檢查。

眼前這男人好歹也算是神祗,以他和卡利女神現在的關系,最好別輕易得罪他——

侍衛長心中暗自盤算著,抬起右臂對身邊的人做個手勢。

一名侍衛領命,轉動密室入口前方的仙女石雕基座,打開了密室石門的開關。

“咯咯嘣”——

伴著撲面的灰塵,石門打開了。

“請進!”

暗族的侍衛長對“荷西”肅然說道,將一盞錫花燭臺遞交給他。

“有勞了。”

“荷西”微笑著,一手擎著燭臺一手在半空中揚了揚,驅散滿眼浮塵后孤身走下入口的石階。

他帶領的三個下人沒有跟隨進入,而是恭身站立在石門邊緣等候。

“荷西”借助燭火的光亮直接抵達了密室的最中心地帶。揭開流蘇帷幔,他來到端放雅典娜寶石的石桌旁。

心情異常激動,他的雙眸緊緊獵視著桌上那方外形凸出的黑布,眸子的底色已在情不自禁中轉為茫茫的藍色。

他知道在那黑布下掩蓋著的就是雅典娜寶石。

好啊!太好啦!時隔多日,失而復得的寶貝終于又屬于我了——

“荷西”深深吸了幾口氣,放下燭臺,緊接的動作就是掀開了黑布。

頓時,圣光迎面而來,蟄痛了“荷西”瞪大張圓的兩眼。

奪目的光輝掃清了密室內一切陰暗的角落,唯獨斬不盡他的罪孽與欲望。

圣光的洗禮中,“荷西”無聲的邪笑起來……

等了不多時,看守暝閣的眾侍衛便看到“荷西”登著一節節石梯,自密室的最底處走出來,每一步都走得輕松優雅。

“請您等等!”

暗族的侍衛長上前擋住他,示意他留步,卻沒再有進一步的舉動。

“荷西”對面露難色的他笑笑,高舉雙臂對他說道:

“來吧,盡管檢查,搜仔細了!”

“額……不必了。”

侍衛長當即臉色更為尷尬,急忙將審視不停的目光從“荷西”身上撤離。

他想知道“荷西”是不是進入密室對里面的至寶動了手腳,無奈又沒得到獲準進入密室勘察的許可,所以只能在“荷西”身上搜索線索。

可是,在那件貼身的薄睡袍下藏匿一枚渾圓光

滑的水晶球,也是不可能的事——

“十分抱歉,職責所在,請您海涵。”

“我理解,你是好樣的!等女神醒了,麻煩告訴她一聲,研究生院有事,我必須在傍晚趕回去,所以離開次元幾天,讓她不必擔心。”

“好的。”

“荷西”笑得寬宏,對侍衛長說話的同時一對眼眸直視他,眼光別樣。

侍衛長不再躊躇,直接放行了“荷西”的隊列。

……

人界,雅典——

幾日以來,德莫斯都埋身于工作室和他所投資的兩家公司的諸多事務中。失去了諾亞的協助,他變得異常忙碌,為一系列生意的收尾奔波不停。

卡蕾忒則留在南區別墅里,應德莫斯的要求打點移民的行囊。

這天,德莫斯沒吃早飯就忙著外出了。聽他說,他已成功收回了投資的部分股份,并轉讓了自己的油畫工作室。今天一早,要趕去與買家簽合同。

看來,他是鐵心準備離開希臘了……

卡蕾忒望著他匆匆離開的背影,憂心地感嘆著。

既然如此,我……也絕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默默將別墅內打掃一新后,卡蕾忒沖了澡,換好一件嶄新的半袖連衣長裙便悄悄出了門。

利用“瞬間移動”的法術,她再次現身于科孚島的西崖公寓二十八號門前。

按下門鈴,為她開門的依舊是先前那位老女仆。

似是早就得到提示,知曉卡蕾忒會再來,這老婦人看到門外的女孩后并不感覺意外,皺紋堆積的蒼暮顏面上始終帶著親和的微笑。

默聲開了大門,她將卡蕾忒迎進了公寓。

客廳里,見到卡蕾忒時貝瑟芬妮愕然萬分,身子一軟從沙發上滑到地板上。

“卡蕾忒……卡蕾忒……為什么……為什么你還要來這里……”

她兩手抱頭,驚得語無倫次。

冥王哈迪斯坐在另一側,神態卻不似冥后那般失常,稚氣的童顏上始終保持鎮定從容之色。與上次會談相比,他此刻的表情不再精光畢現,而是于沉默之中隱露出些微的惆悵。

“你還是來了,使者。”

將貝瑟芬妮扶起來,手拍她的肩膀讓她恢復正常后,哈迪斯才對卡蕾忒招呼道,語氣淡然無瀾。

卡蕾忒看著他,平靜地點一下頭:

“是,我想好了。今日前來便與冥王簽訂靈魂契約,奉取斷念魔壺!”

“好,你都考慮清楚了?”

冥王哈迪斯從容起身,繞開茶桌走到卡蕾忒近前,舉頭看向她,再次與她確認。

卡蕾忒平靜地點一點頭,回答:

“考慮好了,再無后悔!”

“跟我來!”

哈迪斯不再多說,轉身背對她,繼而朝公寓里間走去。

卡蕾忒緊隨其后,哪料剛走了兩步,冥后貝瑟芬妮就沖過來,急急伸手攥住了她的兩臂用力推她向后,以阻止她的前行。

“不要去!卡蕾忒,你真的想好了嗎?你根本不懂簽訂靈魂契約意味著什么啊!”

卡蕾忒凝視眼前急躁不安的紅發女孩,神色安靜而欣然,那抹在唇畔牽動的淺笑全無半點恐慌之態,反而更像是一許勇敢燦爛的朝陽之光。

“謝謝

你,我的好姐妹。我不會再改變意圖,既然再來勢必帶走斷念魔壺,與邪神作最后了斷。至于自己,倘若我的犧牲可為提坦神祗間的恩怨化上休止符的話,那我死得其所!”

“卡蕾忒……”

貝瑟芬妮已無話可說,兩手的力道漸輕,最終再無法阻止卡蕾忒的決意。

“可以走了嗎?”

冥王站在幾米之外催促,疑問的語氣一出口就帶著暗淡的感傷。

卡蕾忒急忙跟了幾步追上他。

又走了好一會兒,她心里的感覺越來越奇怪。

這腳下的路,似乎永遠沒有盡頭啊——

卡蕾忒走著走著感覺腳步越來越緩,越來越沉,她真的走得很累了。

擦擦額頭上的熱汗,放眼看著前進中的冥王。

他始終保持勻速行進的步伐,舉手投足間鎮定自若。

明明只是和他在公寓里面行走,為何他始終都在直行?似乎從來都沒拐彎呢?這公寓的空間到底有多大啊?

卡蕾忒內心狐疑不止。

突然,冥王哈迪斯停了身。

卡蕾忒只顧低頭思索,卻沒留意冥王止步的動作,因此差點和他撞到一塊。

“啊!對不起——”

她驚叫一聲,凝神定睛向前看去,頓時愕錯得張大了嘴巴,半天也無法合攏。

眼前,竟出現一片茫茫浩瀚的宇宙。

神秘的深藍之內間或了莊重的黑色,這便是它獨特的迷人色彩。無邊無際中,無論是點點螢火的孤星還是光團浮朧的星群,都顯得異常渺小。無邊無際中,也寫盡了蒼穹與星漢的孤獨。

卡蕾忒又低頭看腳下,自己正站在寥廓的宇宙中,鞋底和一片蒼幕之色正親密的接觸在一起。雖然腳下那種踩踏堅硬地面的感覺依舊真實存在著,可此時此刻她所看到景象,分明只是腳踏虛空。

卡蕾忒完全被眼前神奇的景致震驚了。

眼光橫掃,她有種想要痛哭發泄的沖動。

她還是頭一次如此親近這神秘無垠的世界。

相比德莫斯曾經統治的次元,這個世界才更為廣泛,也更為寂寞。置身其中,也仿佛陷入時間的經緯里不能來去自由。感受著它的廣闊與孤獨,任誰都會覺得過去、現在與未來已不再重要了——

垂目再看哈迪斯,他也立于天宇之間,任團團星云流過身邊。星辰穿梭在他的左右,光芒璀璨撲朔,似鉆石的火彩又似綻開的禮花,為他那矮小卻屹立不搖的身形徒增天威。

“冥王,這是哪?”

卡蕾忒對著蒼茫宇宙深深呼吸一口氣,向哈迪斯發問。

“別怕,我會指引你到達靈魂立約之地。”

聽出卡蕾忒問話里暴露無遺的緊張情緒,冥王慢慢回身面對她,面色如常:

“那么,現在開始了,隨我去吧,使者!”

哈迪斯臉色忽而嚴肅,探出右掌對卡蕾忒憑空一抓。

立時,她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朝自己撲過來,而她的身軀受到這種力量的牽縛已無法輕易再動分毫。

意識一陣恍惚, 腳下兀自失去支撐,卡蕾忒腦袋朝下向著宇宙的最深處墜落下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