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五章 心口不一

“德莫斯,你別再說了!”

抱怨之辭不絕于耳,使卡蕾忒心緒不寧。

“如果那個被波塞頓占據身軀的人不是荷西的話,你是不是就不會在意許多了?”

猝不及防的時候,德莫斯再次將爭論話題扯到那個身份敏感的男人身上。

“德莫斯!你……”

卡蕾忒登時訝然失色,銳利的眸光盯著德莫斯痛苦走形的臉,忿忿卻也難過。

在她異樣的眼神逼視中德莫斯逐漸恢復了冷靜,不再輕易做聲。

良久,他“嚯”地起身,離開餐桌前又堅定重申道:

“就這樣決定吧!我馬上趕去工作室料理手頭的事,再與各方生意股東請長假。你也收拾一下,我們及早動身!”

……

早餐,就這樣不歡而散——

卡蕾忒全身頹軟在餐椅上。

一場不算激烈的爭論,徹底趕走了她與德莫斯之間久已失去卻剛剛復蘇的真情。

也許,他們始終要與真實的愛情失之交臂。也許,這便是相愛相殺的宿命本質。

就算是神祗,就算他們兩個一直都在努力,卻始終無力將它改變!

確實怨不得德莫斯——

卡蕾忒心想。

人們常講,經歷越多改變越大。是太多的失去與不幸磨滅了黑暗之神的鋒芒,鑄就了德莫斯的膽怯。

他所表現出來的逃避和膽怯,也許正是來源于對她的珍視,對她的愛——

……

“荷西”回到次元的黑暗神殿時已是半夜。

他選擇這個不當不正的時間回來乃是有用意的。

與卡利在次元里廝混了幾個月,他對她的作息習慣已了如指掌。這時候的她通常已經睡熟了,自己可以成功避開和她照面的機會。

早上卡蕾忒致電他以后,他心里就樂開了花。

那個小女人終于肯離開德莫斯了!可真不容易啊!看來,殺幾個沒用的人太有必要了。不那么做,還真嚇不住她——

不過……

這時,“荷西”心中多多少少也存在些疑慮。

卡蕾忒雖算不上是足智多謀的女人,可關鍵時刻也能耍點詭計。當初在海底神殿時,她不就是為救同伴和德莫斯使了一招“苦肉計”嘛……

想起往事,獰邪的笑容在“荷西”清俊的顏面上驟然升起。

管她呢!反正她愿意投懷送抱,不如先將她占到手里再說。以特里同和她男朋友為人質的話,她應該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沿著走廊拐過轉角,“荷西”進入一所殿堂。

這就是卡利專門為他準備的寢宮,當她不愿與他“同床”的時候,他便在這里休息。

因為失去了原裝的神肉身,身為海王的他不得已借助了普通人類的身軀完成重生,然而這樣一來自己的法力便大幅降低。

沒有能力在海底托建自己的神殿的話,只能受寄人籬下之苦。

都怪德莫斯和卡蕾忒!那個可惡的小女人到手以后,看我怎么拾掇她——

“荷西”邊走邊想,邊想邊恨。

走進寢宮,里面的黑衣侍衛們隨即立正低頭,向“荷西”行迎接禮。

“荷西”望望兩旁,朝其中一個侍衛勾勾手指。那侍衛領意,向他走近。

“挑十幾個信得過的人和我一起

動身去人界,今后就在海景別墅落腳,對留在次元里的人一定要把住口風!”

“荷西”壓低聲音,與那侍衛交頭接耳的時候細細吩咐道。

“是!”

侍衛重重一點頭,對“荷西”的意思心領神會。

“記住,要悄悄撤離,千萬別驚動那個娘們!”

“荷西”還不放心,又對侍衛補了一句,并下意識朝殿外的方向甩撇撇頭。

“屬下明白!”

黑衣侍衛鄭重其事回應。

“荷西”很滿意,驕傲地抬頭,眼尾的余光卻被殿門那面一裊靈動漂浮的黑云吸引住。凝聚目光仔細看去,他頓時暗吃了一驚。

那并非是什么黑云,而是血之女神卡利!

不知何時,她悄然側身立在“荷西”寢宮的門外,環抱雙臂默視著殿里的動靜。一對紫眸頻頻閃現出機警敏銳的光芒,在漆暗的神殿里極為顯目。

慵懶的次元風穿堂而來,經過她的身體時舞動了她那滿頭濃密卷曲的長發以及身上那襲朧紗般黑色的長裙大擺。不經意間看去,倒真像是一抹搖曳在暗夜之中的墨色云朵。

可惡,剛才自己和下人們說的話該不會都被她聽到吧?

此時“荷西”頗為心驚,因為自己與那黑衣侍衛談論時提到的“娘們”,恰恰就是指卡利。

“卡利?你還沒睡?”

盡管心虛,“荷西”臉上卻沒做出任何表露。他裝出一副很關心她的樣子,笑容淡定地迎上去。

卡利也在笑,笑得傲嬌而寒冷,與她那冶艷的容顏搭配得如此恰當,仿若冰山上盛開的雪蓮,高貴且神秘,絕世而獨立。

“你好久都沒回神殿了,我很是掛念,哪還有心思睡覺。”

卡利紅唇一勾,嫣笑更濃,再一扭身,脊背已靠進“荷西”懷里。

“寂寞了吧?好哦,今夜保證滿足你!”

“荷西”邪邪笑著,兩臂一舉便橫托起卡利的身子。

“你們幾個,都退下去吧!”他接著又命令殿內的一眾下人。

侍衛保鏢們不敢耽擱,列隊紛紛離去,將隱私時間留給了這對男女。

“聽說你把諾亞殺了?”

卡利躺在“荷西”懷中,神色享受之時兀然問了一句,兩點眸光一瞬間緊緊盯牢他不放,凌厲之中似乎別有用心。

“……是啊!我出手把他除掉了。你不是一向都討厭德莫斯身邊那條狗嗎?”

“荷西”的表情只凝固了半秒鐘便迅速解封,他攜著春風得意的微笑看著卡利回答。

“為我?還是為你自己?”卡利笑意驟冷,繼續問。

“什么嘛!當然是為我們!”

“荷西”嘴上說得輕松,心中卻不盡然,他清楚血之女神到底有多么難纏。

為了雅典娜寶石,為了對抗奧林帕斯,他與卡利通過肉體茍合的方式達成了海族與暗族的合作關系。可這種締結只是暫時的,他和卡利都明白,他們絕不可能相互信任對方。

眼下,自己正準備偷偷離開次元,獨占雅典娜寶石的計劃還不能讓她知道——

“荷西”打定主意,抱著卡利快步走進內室。剛把她放上床,他便取下鼻梁上的假眼鏡,準備猛撲上去。

卡利疊起雙腿坐在床畔,犀利的目光在“荷西”全身之間游離,那副不緊不慢的姿態更像是在挑逗他

,勾引他。

“荷西”呼吸越發急促起來,他站在卡利面前幾下便卸下領帶,接著脫下上身的襯衫。

這時卡利迅速伸出一只玉臂,猛然拉住他的腰帶將他朝她眼前使勁拽了拽。

“干嘛?你就急成這樣?”

“荷西”被卡利不加掩飾的生硬動作搞得更加興奮,正要自己動手去解,卻見她直起腰身,撩人的媚態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波塞頓,你最好老實點,別和我玩心眼!”

卡利面寒如霜,直視“荷西”厲聲厲氣對他說道。

“你……還是信不過我?”

他很清楚她話里所指的是什么,因而也毫不避諱。

“你對諾亞下手,分明就是想要采取進一步行動!從現在開始,你做任何事前先要通知我。如果再敢向我隱瞞,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呵呵……好啊……對我不客氣……”

“荷西”注視著卡利一張氣充的妙臉非但不氣,反而更為放肆,纖俊的五官此時已是狂邪泛濫:

“那我倒要領教一二,我的女神,你究竟怎么對我不客氣!快來,用你的身體告訴我吧——”

“荷西”說著一手放到卡利胸前扯開紗裙的衣襟,繼而將她推倒。

一聲沉吟過后,卡利躺在床的中央一動不動,微合兩眸期待著,神態無比陶醉。

到底還是個女人,收拾兩下就能糊弄過去了——

“荷西”看著卡利難以自持的樣子暗自慶幸,隨后撲過去……

燭火跳動中,那兩個映照在古墻石壁上凹凸有致的黑影時而交纏,時而重疊,姿態變幻甚為激烈……

——

異次元,黑暗神殿——

“荷西”側身看看身邊的卡利。幾番快活之后,此時她已經沉沉睡著了。

這sao娘們,表面看著像只母老虎,實際上卻是外強中干,缺愛得很——

“荷西”咬牙,盯著睡相妖媚的她邪邪一笑,心里暗道:

天助我也,看來時機成熟了——

“荷西”起身披了件睡袍,轉身出了寢宮。

宮門外面,剛才與“荷西”竊竊私語的黑衣侍衛早就帶了兩個打手守在那里,看見主人出來了,急忙圍上去。

“王,都安排好了,我讓十個弟兄先去了人界!”

“干的好!你們三個隨我去密室,等我們回合后即刻離開黑暗神殿。這事辦完,你們統統有賞!”

“謝王抬愛!”

“別說了,我們快走!”

“荷西”帶著三個下人疾步趕往“暝閣”密室。

入口外面,把守密室重地的暗族侍衛們還在,站姿一絲不茍。

提坦至寶關系重大,自然要有人不分晝夜去看管,因而暗族的侍衛隊在一日三餐,吃飯睡覺的時間都會交替換崗執勤。

“弟兄們辛苦了!”

“荷西”兩手插進睡衣的衣兜里,闊步走上前去,與暗族的侍衛們很是隨意地打著招呼:

“卡利女神身體不適,所以讓我過來巡視。如果確認沒事的話,我也好回去休息。”

“您是要進密室嗎?”管事的侍衛長問“荷西”。

他很是意外。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