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逃離”決定

德莫斯獨自躺在一樓臥室,沉浸在諾亞身殞的哀痛中無法自拔。

前世今生的幕幕往事在他眼前爭相回放,恍如不同頻道的電影在同一時刻共同放映,繚亂的畫面攪得他頭昏腦漲,難眠難休。

天大亮時,他爬了起來,掙扎著走向廚房想要找杯水喝。路過飯廳,卻看到正在不停忙碌的卡蕾忒。

她束著一頭秀發,穿著極為普通的棉布襯衫和褲子,身上縛著長圍裙,正把一道道餐品端上餐桌。從飯廳忙到廚房,再從廚房忙到飯廳,手腳相當麻利。

德莫斯停下身的時候,卡蕾忒又端了壺新煮好的咖啡走出廚房。步子有些疾了,她的腳底突然打滑,一潑滾熱的咖啡溢出壺,全都濺到她的手背上。

“啊——”

就在她疼痛尖叫的同時,德莫斯已經趕上來,一把接過快要被她甩出手的咖啡壺。

“……德莫斯……謝謝你……”

卡蕾忒羞紅了臉,柔柔對他說了一聲,隨后垂下頭。

與“荷西”通過電話以后她就開始忙活這些生活的瑣事。

管家諾亞不在了,接下這攤事情并非情不得已。只是卡蕾忒認為,這些瑣事便是生活最真的本質,是能夠維系她與德莫斯之間親情與愛情的紐帶。

最后的相伴時光中,她只想認真做好這些事情,以此向德莫斯傳達自己對他的眷眷之情。

德莫斯迅速將咖啡壺放到餐桌上,拉起卡蕾忒直奔廚房的冷水管。擰開龍頭,他把她受傷的手捉到自來水下認真沖洗起來。

他的前胸緊貼她的后背,這樣一來,他們身體的距離就是零。

隔著兩層薄薄的衣衫,卡蕾忒能夠清楚感受到絲絲縷縷的暖熱。那是德莫斯身體的溫度,是一種能夠抵達心底的雄性力量,一種給予愛人的特有安全感。

心房像是被一波電流擊中,猝然微微地顫了幾顫。

卡蕾忒從冷水中撤回手,飛快在圍裙上抹了抹,幽幽轉身面對德莫斯。

他早就換了嶄新的衣服,洗去一身污濁。此時又恢復了英挺的外形,就是俊美的臉上氣色欠佳,漆黑的兩眸沒有神采,黑眼圈嚴重。

德莫斯的目光在卡蕾忒身上寸步不離,他細細地看她,看著衣著裝扮樸素無華的她。

他無可否認,無論神祗還是人類,從貴婦到主婦,卡蕾忒對每個角色的轉換都異常適應。

看著神色有些憔悴的她,德莫斯心頭忽而一軟。

也許,她并不是個完美的女人,但她卻是個非常優秀的女人,一個從不矯情做作,遇事寵辱不驚,逆來順受的女人——

就因為奸佞之徒使詐,自己竟然對這樣的女人心存怨恨,甚至一度濫施暴力,這是多么愚蠢的行為啊!

“別忙了,一早上就那么辛苦。休息會兒,我們一塊去吃早餐。”

德莫斯將卡蕾忒帶到餐桌邊,親手拉出餐椅,然后輕按她的兩肩,失意她坐下去。

卡蕾忒感覺有些受寵若驚。

坐到椅子上,她默默看著他抄起咖啡壺往骨瓷杯里倒進一些咖啡,兌入部分牛奶后又加進半塊方糖。

做完這些,他把這杯咖啡放到她的手邊。

他一向熟知她的飲食習慣,光是調咖啡的步驟,都做得準確無誤。

卡蕾忒的眼眶一陣發熱,心中感動不已。

好久以來,他都沒有向她傳達過這種綿綿的關切情意了——

德莫斯又為自己倒了一杯不加任何作料的黑咖啡,便坐到了卡蕾忒的對面。

早餐很豐盛。

煎蛋、火腿、扒魚、奶油玉米碎、蔬菜沙拉、土司以及全麥面包擺了滿滿一桌子。

德莫斯本身沒什么胃口,不過為了不令卡蕾忒掃興,他把每樣菜肴都往自己的餐碟里盛了一些。

想著近侍諾亞臨終前的遺愿,他決心從現在開始善待卡蕾忒,與她修復關系。

逝者已矣,生者的生活還要繼續。

不管未來是歡樂的還是痛苦的,會經歷幸福還是經歷不幸,他們都要坦然面對——

卡蕾忒確實是個善良的女孩。有時候,她會善良到做出為了別人不顧自己的傻事。

德莫斯想,以自己對她的了解,他相信只要為了朋友和親人,為了她所關心的和關心她的人,她定能做出舍己救人的事。

至此,也不難理解“荷西”,不,應該說是海王波賽頓為何會那般猖狂,屢次使出的詭計都會得逞了。

德莫斯此時無比憎恨自己。

這段時間里自己算是怨毒了卡蕾忒。

他恨她的“背叛”與“不貞”,昨天還把諾亞的死歸責與她的“不誠”。

他不顧一切尋求各種時機和手段向她發泄自己的負面情緒,卻對她的感受漠不關心。真相大白后的今天,他才真正感受到她的疾苦。

原來,她一直獨自面對著壓力,默默承受了他的凌虐和海王的逼迫。

那種有口難言的感覺,該有多痛?那種隱忍的過程,該有多么艱難?

和他失去的相比,她失去的、她付出的才更重更多……

想到這里,德莫斯低頭張口,將悶在胸中的一口氣長長吐出來。

對面,看到德莫斯拿起刀叉準備開動,卡蕾忒的心總算踏實多了。

雖然她承受過太多的不幸,如今只要接受一點關切的表達,或者得到一點溫情的傳遞,她就會內心釋然,以德報怨。

她就是那種非常容易滿足的小女人,那種知足常樂的精神,或許就是一種優秀可貴的本質——

“卡蕾忒……我準備帶你離開希臘,到東南亞隱居……即刻動身!”

德莫斯低頭盯著面前的餐碟,用手中的銀叉攪動兩下盤里的培根肉片,眉頭一動,把自己的決定鄭重其事說出口。

“……”

卡蕾忒被這個突然到來的消息搞愣了,久久注視著德莫斯,兩只美麗的藍眼睛里盡是詫異的光彩。

德莫斯進而解釋:

“我們要盡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我想過了,離開歐洲,只要不使用法術,無論是波塞頓還是卡利,想要在偌大世界中找到我們還是很困難的!”

卡蕾忒怔怔望著眼前的男人,臉上的表情越聚越為復雜。

她沒想到德莫斯會說出此番話來。

自從與“荷西”通過電話后,因他提示,她也對德莫斯接下來的行動有所擔憂。

失去了心愛的部下,又得知了始作俑者的真實身份,以德莫斯的性格斷然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可看如今的情形,他非但沒有想要報仇雪恨的決心,反而想要逃走。

雖然已經決定暗自動手對付海王,可是實質性的問題擺在眼前,她還是要詢問清楚。

“……其他人怎么辦?”

安靜地看了德莫斯一會兒,卡蕾忒端坐著問道。

“其他人……什么其他人?”

德莫斯淡淡地反問,嘆息的聲音似有似無。

他很清楚卡蕾忒問話的意思,卻也無可奈何。

“真

正的荷西,還有特里同!我們可以輕易離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是被海王困縛的人怎么辦?”

在卡蕾忒急切的追問下德莫斯頗顯局促,他依舊垂頭,攪動叉子的動作更為頻繁起來。

“德莫斯……”

“抱歉卡蕾忒,我管不了別人!”

終于,他停下手中單一不止的動作,簌地抬頭看向她,紋絲不移的幽黑目光似是正在向她傳達堅定無悔的決心。

“什么叫做……管不了……其他人?”

“我沒有能力去救你所說的那幾個人!”

德莫斯正色回答道,坦率而直接。

“……可是,那些人,那些正在遭受海王迫害的人,都是曾經給予我們幫助的人啊!”

一陣寂靜無聲的對視過后……

德莫斯將目光移向它處,不再去看卡蕾忒。

她的目光讓他難受不已,甚至有種想要抓狂的感覺。

那是種奇特的光輝,深沉,厚重,極具穿透之力,仿佛在向德莫斯投射過去的瞬間已經透過了他的皮囊直入心房,將他隱藏其中的筆筆心事看個通透。

“你要知道,我已經失去了太多。阿黛、諾亞、還有黑暗神殿眾多仆人的犧牲,真的讓我學會害怕了。卡蕾忒,我不想再失去你!”

德莫斯平靜的解釋著,臉色從僵板轉為悲涼。

卡蕾忒也很平靜,不做聲色地看著德莫斯,卻已聽不進他的辯解。

“德莫斯……你變了……”

猛然,她神色黯淡地開口說,聲音如細膩的絲滑過德莫斯耳畔。

“……我變了,難道你就沒變?”

半晌,德莫斯反問一句,涼薄的聲調聽上去更像是對卡蕾忒唇齒相譏。

邊說著,他邊干脆地放下手中的餐叉。

“鐺”——

銀叉撞上瓷盤的邊沿,放出一記堅硬的響聲。

“不知你承不承認,卡蕾忒,現在的你變得越來越感性了。你可以在乎那些人,可是,你的在乎僅僅應該在自己的能力范圍以內,超出它,一切行為便是愚蠢的表現。你知道嗎?你越感性,我才越要理性。太多血的教訓告訴我,擁有當下,只要管好自己才是生存王道!”

卡蕾忒聽得一陣膽戰心驚,無法贊同地輕搖了兩下頭。

突然,坐在對面的男人讓她感覺好陌生。

他那言語間所表現出的決絕,是不是該被理解為絕情的體現?此時的他是那樣冷漠自私,與她記憶中那個俠骨柔情、敢愛敢恨的黑暗之神簡直相差甚遠——

德莫斯,你到底怎么了?從前你身上那些果敢和冷厲的性格特性,如今都到哪去了——

“……我,還不能離開……”

眸光婆娑,卡蕾忒語氣凄寒地說。

這是實話,她已決定對冥王交付性命以了結一切恩怨,唯獨這些不能對德莫斯如實相告。

德莫斯卻把她的話理解為一種拒絕,推托。

“老實說,卡蕾忒,與你相愛一場,我究竟得到了什么?”

德莫斯的臉色沉了下去:

“為了你,一族的統治權、部下的追隨,甚至是至寶雅典娜寶石,我可以說不要就不要!因為那些比起你來根本不算重要。我只想擁有你,盡我的能力,盡一切辦法保護你,就足夠了!我不想到頭來,連你也要失去!難道這些還不夠嗎,卡蕾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