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最后通牒

“什么?”

卡蕾忒訝然瞪大雙眼,擔憂而疑惑。

莫非……剛才那場夢……是某種啟示嗎?

“諾亞……諾亞他……?”

“他死了!”

聽了德莫斯的回答,卡蕾忒立時驚愕萬分,倒抽一口冷氣后又退了兩步才重新站穩身形。

“不可能……這不可能……早上他還……”

“不可能?”

德莫斯支楞起脖子,悲哀的表情逐漸摻入一絲惱恨:

“他就死在我的懷中,是我剛剛親手埋葬了他,這有什么不可能?殺他的神祗……是海王,波塞頓!”

“!”

卡蕾忒以手掩口,恐懼與慌張的神色無以名狀。

“你……德莫斯……你都知道了?”

“是啊……我才知道……倘不是諾亞犧牲了自己……我還要被你蒙在鼓里一輩子……”德莫斯聲色漸輕,神情凄迷:

“荷西就是海王,你早就知道……卻不告訴我?你為何要向我隱瞞真相……?”

“我……我……我不是有意的……德莫斯,你相信我……”

卡蕾忒的雙眼已被淚水占滿。

視野中,德莫斯以無神的眸光死死抵住她,使她躲無可躲。那種虛脫無力的眼神,那種傷情向她所表達的控訴,遠比任何憤怒的體現都來得更直接,更強烈。

卡蕾忒看他看得心碎,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咿咿嗚嗚”哭出了聲。

“你不肯對我講實情,是怕我對付波塞頓時……對荷西不利,是不是?”

“德莫斯……”

被德莫斯突然變得鋒利的目光緊鎖,卡蕾忒頓時心驚膽戰。

她不知該如何回答德莫斯。

頭腦智慧、心智成熟的他確實對她的想法了如指掌。一直以來,她都在乎荷西的肉身,生怕神祗之間的恩恩怨怨影響到他的性命安危。可是,正是這看似與愛情無關的難題,直接影響了她與德莫斯之間的感情!

“呵……”

眼見卡蕾忒急得直冒熱汗,卻又對他啞口無言,德莫斯凄凄的冷笑了一聲。

“卡蕾忒,平心而論我待你如何?從人界再遇直到現在,你想到的、想不到的,能給你的不能給你的……我都會想方設法滿足你、取悅你。我沒有其他想法,很簡單一句,你是陪我患難與共的妻子,我愛你,我要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生活。可是直到今天……直到諾亞離去……我才真正明白……你對我并非拋出一片真心……對我,你連夫妻之間最起碼的信任都給予不了……你所真正在乎的人,還是荷西?”

德莫斯怔怔望著卡蕾忒,聲調悲涼的傾訴著內心的不平。話越往后聲音越低,逐漸地,他自己已無法再繼續訴說,喉嚨里似乎有種東西憋住了呼吸,他深深吞了口氣。

卡蕾忒慚愧不已,抽泣著搖頭解釋: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故意向你隱瞞!波塞頓的元靈控制了荷西的肉身,他還囚困了特里同,他用他們來威脅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德莫斯,我不能眼看荷西與特里同遭受毒手,我不能讓他們死!你能懂嗎?你能理解我嗎……”

事已至此,她無法再做保留,干脆向德莫斯和盤托出實情

“難道諾亞就該死嗎——”

凄厲的吼聲“嘎”地截斷卡蕾忒悲悲切切的陳述,全身一個激烈哆嗦后,她不敢再發出一絲聲息。

她完全沒想到,誠懇的解釋會成為情緒激化的發泄口,最終招致德莫斯憤怒的爆發。

德莫斯抬起灌鉛的兩腿,蹣跚著向著卡蕾忒挺近幾步。緩緩舉起一只手臂指向窗外,他表情蒼白的盯住她淚痕遍布的美臉,悲憤交加地慢慢說道:

“諾亞是我最愛的部下,一直跟我出生入死,追隨我的前世今生。青春的年紀,卻連一次戀愛也沒認真地談過……就因為橫死,作為主人,我連一個體面的葬禮……都無法給他!”

德莫斯哽咽了,鼻子一翕一動,情緒波動反復極大。

言畢,他再也說不出話,大步沖進一樓的臥室,鎖緊了門。

“德莫斯!德莫斯——”

卡蕾忒哭叫著沖了過去,在他的房門前撲倒。她使勁拍打木門,里面的他依舊不愿開門。

門外,卡蕾忒已哭得戚戚哀哀,聲嘶力竭。

“對不起……對不起……嗚嗚……諾亞……對不起……”

雨下了一夜,在破曉黎明之前終于停止,徹底洗凈了滿天的霧氣與陰霾。

天大亮了——

南區別墅內,盡管陽光穿透玻璃窗投進了房間,卻驅不盡別墅內陰沉的氣息。庭院的綠色灌木叢間鳥語蟲鳴,然而也無法改變別墅里死寂般奇靜的氛圍。

靠在德莫斯的房門前好一陣過后,卡蕾忒才緩緩起了身,廖廖落落地收拾著地板上的咖啡漬和瓷渣。隨后,她來到諾亞生前居住的臥室,推開門走了進去。

卡蕾忒將開門的動作做到最輕。

至今,她都很難接受那孩子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

立在他臥室門前的那刻,她甚至還在自欺欺人,腦中幻想著他一直安好無恙,此時只是躺在房間里酣睡。

因此,她才要輕手輕腳地走進去,生怕任何一點動靜都會擾醒他似的。

房間里,家具和生活用品簡單而整潔。

空氣中似乎彌漫著淡淡的清新氣味,那就是諾亞身上的氣息,是一種殘留在潔凈的衣物中的洗衣液混合男士護膚品所散發的雅香。

難以相信,那個忠實可信的孩子就這樣走了……

憶著他的音容笑貌,卡蕾忒的雙眼再次被淚水浸濕了。

腦中突然想到什么,她收了悲哀的思緒,快步離開諾亞房間,爾后“噔噔噔”一路上了二樓。

卡蕾忒在臥室里拿起手機,果斷撥通了“荷西”的號碼。

“干嘛啊寶貝?一大早就找我?”

提示音沒響多久信號就被接通了,話筒那頭的“荷西”語氣聽起來異常驚喜:

“你想我了?不到七點就迫不及待打給我!怎么,我們約不約?”

“是你殺了諾亞?”

卡蕾忒對“荷西”的挑逗置之不理,開口就問得直接了當。

“諾亞?那個玩飛刀的小鬼嗎?呵呵……”

那頭,“荷西”壞笑了兩聲,戲謔地長呼口氣,才道:

“他還是在臨死前見到你們了……沒辦法,看來我這邊的戲再也演不下去了…

…”

“快說!你為何要殺死他!”

卡蕾忒又憤然逼問了句。

“是他先向我挑釁的,對他下手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那孩子對德莫斯的忠心還真是令人感動呢!”

“……”

卡蕾忒內心一陣悲傷,險些又要哭出聲。“荷西”的解釋并不太算清晰,可卡蕾忒這時已經大致猜出了諾亞主動出擊的動機。也正是因此,此刻的她更覺哀傷,更覺自己虧欠了諾亞。

“這都要怪你,卡蕾忒!”

“荷西”在手機那頭等了一會兒,聽不到動靜后便繼續說道:

“我早就讓你放棄德莫斯,是你不肯才造成現在的局面。現在,我們來說正經事吧!你打算什么時候跟我?你再猶豫一天,也許還會有人死傷,說不定下一個……就輪到德莫斯了!”

“!”

心跳徒然增快,“突突”地節奏愈發紊亂無章。

也許,“荷西”說得并沒有錯——

卡蕾忒想。

雖然他剛才那句話分明是往她心傷上撒鹽的做法,而她也不想讓自己的思維輕易受到海王言談的蠱惑。可是她知道,此刻的自己確實因為諾亞的死而萬般自責。

先前,明明已經答應冥王哈迪斯,以自己的性命交換制裁波塞頓元靈的魔壺。都是自己的優柔寡斷,是自己對于生命的貪戀之心、以及對德莫斯的不舍之情作怪,才使諾亞白白送了性命。

如今,局面已經完全被動了——

如今的自己,真的已經走投無路了——

“你……不要再傷害無辜了……”

無奈,卡蕾忒唯有向“荷西”乞求。

“到我懷里來啊!我就住在新購置的海景別墅里,現在還躺在被窩里沒起來呢!想叫我不再害人,這完全取決于你的表現。”

“……好!我會離開德莫斯……”

“……當真?”

“荷西”有些詫異。

“是!我已經決定離開他,我會留在你身邊,為你解除雅典娜寶石的封印……”

卡蕾忒聲音顫顫,可憐兮兮。

“這就對了!寶貝兒。那你什么時候過來?說個地方,我過去接你,剛剛買了新車,可以帶你到處兜兜風。”

“管家剛死,德莫斯這邊還有一些事……請允許我……再陪他兩天……”

“切!干嘛干嘛,還舍不得他?”

聽出卡蕾忒在手機這面淌著發抖的哭音,“荷西”的口氣透出不滿的情緒:

“你誠心讓我吃醋是嗎?別再猶豫了,只有試過才知道,我的功夫可不比他差,甚至比他更棒!嘿嘿……”

“別再說了,我掛了!”

聽筒那邊傳出“荷西”的獰笑聲,情知他又在意~淫,卡蕾忒紅著臉叫嚷了句,就要掛斷。

“等等!”

“荷西”叫住她:

“現在德莫斯已經知道真相了,盯緊他,別讓他找我麻煩。倘若為了自保傷到他,你可別怪我哦!”

“放心吧,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卡蕾忒說完不再耽誤,匆匆掛了機。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