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諾亞殞身

雨,漫無邊際地下著,并非如人們預期的那樣儼變瓢潑大雨,去化解午夜的悶煩空氣。它始終都下得瀝瀝啦啦,密密麻麻。

雅典西區一處狹長的平民巷里,德莫斯找到萎在墻角垃圾堆邊的近侍。

方才在酒吧消遣盡興之時,他突然接到諾亞的手機來電,知道事態嚴重后立即尋了過來。

“諾亞——”

看到他,德莫斯愕然,大叫著幾步跑了過去。腳下,是污水混著血水橫流的泥濘小道。

“怎么會這樣?告訴我,是誰!誰對你下的手?我不會輕饒了他!”

德莫斯悲痛且憤怒地問,扶起諾亞,將羸弱的他抱進自己懷中。

諾亞這時氣暈已如游絲般微細,每次呼吸時總是吸進的氣少,吐出的氣多。

艱難地開啟沒有血色的嘴唇,他回答德莫斯說,聲息飄忽,在落雨中很難捕捉:

“王……是諾亞沒用……害你為我擔心了……”

因為傷勢過重,諾亞原本就很白皙的臉皮此刻更顯慘白,全身上下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肉窟窿,有的已經干涸,有的還在往外滲血。他的衣褲被雨水徹底澆透了,濕淋淋的身子靠在德莫斯胸前不住發抖。

他抬起頭想要認真看看德莫斯的臉,可是人就在眼前,他的眸光卻早已渙散了,在尋覓多時后仍然無法鎖定目標。

德莫斯被眼前慘絕人寰的一幕觸動,劍眉跳動,神色哀切萬分,將諾亞摟的更緊,生怕隨時都會失去他似的。

“別怕……我馬上為你療傷續命!”

“王,不要了……”

諾亞顫巍巍抬起一只冰冷的手,拉住德莫斯正要施展力量的手臂,依偎在他身前虛弱地說著:

“大限已到,別再為諾亞毫無用處的身軀……浪費神力源了……”

“胡扯!不準這樣說——”

德莫斯焦怒吼了句,繼而也耐不住悲慟情緒的泛濫。

他撫著諾亞的頭,再說話時聲調完全走了樣,流露出非常凄傷的哭腔。

“不要離開我……求你!諾亞,我需要你……對不起……諾亞……是我對不起你……”

德莫斯的自責來自之前他賞賜近侍的那一耳光。此時此地想到那件往事,他的內心仿若被撕扯著,追悔而愧疚。

滿頭黑發被雨水無情地打濕,緊緊貼著德莫斯的頭顱,俊美有型的臉龐不斷有水滴露,分不清那些是雨水,那些是淚水。

諾亞在德莫斯懷中安然笑了笑,繼而又道:

“王……諾亞從來沒有怪過您,之所以留著最后一絲氣力……等待您的出現,就是要告訴您……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這時,諾亞抓著德莫斯臂膀的那只手掌徒然變得有力,唯獨說話越來越費勁,明顯上氣難接下氣。

“王……卡蕾忒王妃……是個好女人,您要……好好愛護她……千萬不要……辜負了她……”

“諾亞……”

“她……從沒有……背叛過您……她對您的心……對您的愛……始終未曾改變……是荷西……是海王……暗算你們的神祗……是海王!”

“什么?諾亞?你說什么?”

德莫斯聽得真切

,卻也聽得糊涂。他清清楚楚聽到諾亞說到荷西,可是接著又提及海王波賽頓,那個已經滅亡于大洋深底的神祗。

這是……怎么回事——

德莫斯大感驚惑,急急追問:

“諾亞,你到底在說什么?荷西……荷西與海王有什么關系?”

只見五官僵硬的諾亞在這刻臉色剎時轉變迅速,雙眼擴張到極限直勾勾看向遠方,眼中毅然燃起矍鑠的星采,浩浩蕩蕩的光芒令德莫斯為之驚嘆。

這光輝,莫不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諾亞帶著無限憤怒、無限不甘的表情決絕說道:

“荷西……就是海王,波塞頓!”

“什么!”

聽到這個震天消息,德莫斯簡直難以置信。

“這怎么可能?荷西……不過就是個凡人啊!”

“千真萬確!王……諾亞……剛剛與他交手,被他重傷……”

“……”

德莫斯腦頂像是遭到重重一記棒擊,他不知該說什么。

他從來都對自己的近侍深信不疑,堅信諾亞絕不會對他說謊,更何況是在生命即將終結的時刻。

思維飛速運轉著,德莫斯終于想通了一切。

他終于明白自己與卡蕾忒的感情之所以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她每每對他神色憂傷卻欲言又止的原因了。

德莫斯激靈打個寒戰,如夢方醒……

自己一直以來苦苦追尋的事件謎底、那個隱藏在暗處的陰謀制造者的身份……突然之間,真相大白了——

可是,這真相水落石出的代價太大了,竟是自己近侍的性命換來的啊!

“王……諾亞……把想要對你講的……都說出來了,總算……了無遺憾了……”

仿佛完成了最后的心愿,一口氣不來,諾亞的身體漸漸變輕變軟,體溫也越發涼下去……

“諾亞……諾亞……”

德莫斯心痛地呼喚他,但也無力回天。

“王……今生能夠繼續為您效力……是諾亞的榮幸,下一世……下一世……”

德莫斯收起悲聲,仔細傾聽近侍逐漸飄遠的聲音,始終等待著那最后半句未說完全的話語。

可是等待多時,懷中的男孩都沒能再發出一聲。

“啪”——

那只抓在德莫斯臂上的手掌沉沉頹落下去。

德莫斯的神色似乎永遠定格在追緬的大悲中,濕紅的鼻頭浮動不止,喉結上下滾動,內里“嗚嗚咽咽”,蘊含著混沌的悲泣。

多時后,雨夜的窄巷里渾然爆發出一襲滾雷般的哀嚎:

“諾亞——”

伴著雨聲,卡蕾忒失眠了整晚。

下午去一樓的時候,她發現諾亞竟然不在別墅里,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何時離開的。

這倒真是怪了,一點不符合那孩子做事的風格嘛——

起初,卡蕾忒對此并沒往心里去。她清楚沒有特殊原因,諾亞絕不會不支會自己一聲便離開公寓,一定是去替德莫斯辦什么緊急公事去了。

直到晚間下起連綿不絕的細雨時,卡蕾忒才心神不寧起來。

致電諾亞,手機信號無法接通。很快

,她開始為他擔心起來。

就這樣,卡蕾忒一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忐忑的等待著諾亞回歸。

時過子夜,她開始犯困。

多日以來,她沒能得到充足的休息,身心俱疲,體力幾近透支。

卡蕾忒到廚房調了杯淡咖啡,端出來又回到客廳里邊喝邊繼續等。

時間總是一分一秒過得很快。安靜的氛圍下,色調適度的照明燈光亮都顯得格外晃眼。

卡蕾忒倚在沙發一側,一手扶著大腿上的咖啡杯,一手支撐著困倦的頭顱,神色焦急而恍惚。

“吱呀”——

不久后,冗長且詭異的推門聲傳進卡蕾忒的耳中,抬頭望去,她正看到立身在客廳門口的諾亞。

只見他站在一團團煙霧與跳動的磷火中,披身是血,全身上下不知被何種利器所傷成了一個肉篩子,整體形象令人不忍卒目。

“諾亞!你……你怎么了?”

卡蕾忒被眼前恐怖的一幕嚇得毛骨悚然,結結巴巴向他問去。

諾亞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站立在她的對面,慘白的臉色泛著陰森的青光,神色悲憫地望著她。

“諾亞——”

卡蕾忒憂心如焚,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準備趕上去。

誰知剛向前邁了一步卻腳底踩空,卡蕾忒的身軀極速向黑暗的深淵墜去……

“咔啦”的輕脆響動使她忒急急睜開雙眼。

此時的自己依然置身在別墅的客廳里。

看到地板上碎成兩半的瓷杯和灑出來的咖啡,卡蕾忒才意識到剛才那只是個噩夢,自己不知何時在沙發上打起了盹,身子一動才打翻了咖啡杯。

額頭、后背全是虛汗,她一邊擦腦門一邊側目朝壁鐘上看。

表盤的時針直指羅馬數字“4”。

已經凌晨四點了,諾亞還沒有回來。

為何,心中會有如此不安的悸動呢……

卡蕾忒蹙眉憂慮起來,雙掌緊張的扣在一起,早已無心收拾地板上的瓷杯碎片。

別墅外面,醒目的閃電撕開即將破曉的夜空,接著是混悶的雷響。

卡蕾忒頓時心驚肉跳。

大門被推開了,一道黑影走進客廳,渾身是血站在卡蕾忒的眼前,情形和那駭人的夢境居然如此相同。

“啊——”

卡蕾忒尖叫了一嗓子,捂著臉癱軟在沙發里。

戰戰兢兢透過手指的縫隙向他瞅去,她發現那人卻是德莫斯。

他頹背站在客廳一進門的地方,精力虛弱的樣子似乎再也邁不動腳步,濕透的黑發和身子還在不停地向下淌著雨水。

“德……德莫斯?德莫斯!”

卡蕾忒驚叫著跳下沙發,快步向他奔過去,卻被他染滿全身的鮮血嚇得在他面前急剎了步伐。

她看到他同樣慘白的一張臉上橫布了慘痛不忍的神色,冰冷的面皮以及渙然的雙眸中潮濕積聚,像是雨水,也像淚水。

“這身鮮血……不是我的……”

對視一刻,德莫斯幽幽自答道,語氣緩慢且沉重:

“這血……是諾亞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