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冥王之心

冥王的話教卡蕾忒激動不已,將交疊的雙掌按在自己的前胸前,以壓制自己因為內心異常的感動而不斷澎湃起伏的胸口。

德莫斯……他竟是寶石的守護者——

神代初遇,他全然一副邪肆風流的形象,嚇壞了懵懂青澀的她!

人界再遇,他依舊本性難移,強迫、威逼、引誘各路手段使盡……

如今在冥王的解說中,他的身份卻一百八十度逆轉,居然一改被眾所周知的反派形象,成為了一個被神圣光環籠罩的護寶英雄!

一直以來,我只當他和那些仇恨圣山的神祗一樣,都覬覦著雅典娜寶石的力量。卻不知他擁攬寶石的真實目的,僅是在守護它的時刻里靜候著與我的再遇。在他暴戾乖張的性情背后,原來也有自己想要默守的情感角落……

恍而,卡蕾忒記起自己與德莫斯第二次在天涯海角相聚時,她躺在他的懷中向他問及過關于雅典娜寶石由來的秘密,而德莫斯當時的表情是那么嚴肅。

如今,她才真正理解當時他的臉上為何有種不可說的掙扎與苦悶神態。

德莫斯,你背負了如此艱巨的重任,義無反顧緘口獨自走下去的原因,竟是為了想要再見到我——

難怪, 他為了寶石、為了我可以不顧性命入海與海王力戰;也可以為了它、為了我與至親卡利女神反目……

正邪之間,他到底還隱沒著多少我不知道的神秘面孔,背負著多少我所不了解的驚奇秘密——

卡蕾忒的心緒在這刻總是迭迭難寧的。在她心海的中央,那將一潮一潮溫暖海浪撩起,化作她眼中點點滴滴溫熱的主角,始終都是那一身黑色華服、英挺而高貴的男人!

她真實感覺到,隨著雅典娜寶石遺失的真相被逐步揭開,那些經年隱藏于光影背后、永遠不為人知的秘密和陰謀就快浮出水面了。

“那幾個神祗又如何保證他們的計劃不出偏差?有時候籌謀再周細,總會有意外發生啊!”

卡蕾忒心底萬千感慨之余還是存有太多的疑問,當她平心靜氣下來時,仍然免不了向冥王哈迪斯繼續追問。

外面的夕陽完全沉落了,吝嗇地將最后一點余暉從泛金的天際撤去,使蒼穹盡被晚幕與星光所點染。

侍奉冥王的老女仆一聲不響出現在庭院之中,手持電子遙控器向四處按動幾下,為這所高檔公寓的各處空間打開了照明燈的開關。隨后,她又一聲不響快步離去,矍鑠的身影少傾便在院內消失了。

正聚精會神期待問題答復的卡蕾忒被客廳里驟然升起的光亮驚得渾身一擻,神色極不自然地抬抬頭,迅速向腦頂上方那盞華美的水晶吊燈望了望。

砌紋天花上,倒吊的水晶燈自上而下投出澈白的燈光,而哈迪斯的孩童身軀就沐澤在那團光芒中。身旁的筆直墻壁上映照出他細而長的黑色剪影,光與影的強烈沖擊為他的王尊氣質平添了更多的威懾之力。

“意外?怎么可能沒有意外發生?”

他盯緊卡蕾忒,鄭重回答道:

“要說在這場損人利己的謀劃里唯一發生的意外,恐怕就是你最終愛上德莫斯這件事!

“什么?”

卡蕾忒驚叫一聲,神色猝然繃緊。兩片嘴唇又微微蠕動了幾下,卻沒再發出任何響動。

在這至關重要的節骨眼上,她不敢輕易打斷冥王的演說。

“當初,那幾個神祗能以你的愛作為解除寶石封印的條件,就是看中你情屬特洛伊王子,一心想到人界尋找他的轉生。且不論后果如何,單憑這點,他們料定你斷然不會愛上肆無忌憚的德莫斯,

因此將全部賭注壓在你身上。如今你即已愛上德莫斯,致使他們的籌謀眼看快要落空了!那幾個神祗千算萬算最后還是疏漏了一點,以至看似不存在的解封秘鑰……最終還是出現了!”

“那么……那么……”

卡蕾忒開始口齒不清起來。

話到這里,她已經領悟到冥王何以在見面伊始向自己提出那么苛責的交換條件了。

這時,哈迪斯言談之間也變得更為直接:

“卡蕾忒使者,你應該明白那顆雅典娜寶石并非真正的圣物。雖然它外表唯美華麗,其內又蘊含了可以撼動宇宙的非凡力量,但它的本質卻如潘多拉魔盒一樣,乃是萬惡之源。在人界的這段日子,你不是也先后見識到海王與血之女神為了將它占為己有而使出的種種陰謀詭計了嗎?寶石一旦被開啟,人神兩界必逢大難。到那個時候,神祗們將墮入魔道,人類……更可能萬劫不復……”

說著說著,哈迪斯擰眉閉合了雙目,聲音漸沉下去。

卡蕾忒對著他呆呆瞪大兩個眼睛,淚水混著汗水縱橫密布,已經打濕了她的整張臉。

“我……明白了……冥王……我明白你想要我死的原因了……”

她的語音完全顫抖了,斷斷續續地,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無奈,甚至是恐懼。

“這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

哈迪斯面色生硬不改:

“你是寶石解封的關鍵,你對德莫斯的愛是寶石解封的秘鑰,你存在世上一天,對雅典娜寶石封印的解除都會構成威脅。為了人神兩界,為了萬物生靈,我必須要將那道封印徹底變為死印!”

哈迪斯的童稚五官微微抽搐著,他緊緊抿嘴,別扭的模樣似乎正在極力克制著某種情緒的爆發。

伴隨“噠噠噠”的亂步聲,貝瑟芬妮疾如一陣小小的旋風從二樓某處的房間徑直掀進了客廳。眨眼間,她已將翩然身形穩穩扎在卡蕾忒的身邊。

“卡蕾忒,不要聽冥王的蠱惑!”

貝瑟芬妮用雙只手急急扯住卡蕾忒的一只胳膊,臉色惶惶地安慰她道:

“一定有辦法!請你相信我,一定還有其他辦法救荷西大哥!千萬不要犧牲自己!”

“貝瑟芬妮,謝謝你……”

先前沒搞清狀況,卡蕾忒對貝瑟芬妮有所誤會,還以為她存心不想幫助自己。如今真相大白了,她也認識到冥后確實用心良苦。

卡蕾忒很受感動,勉強收起臉上的悲傷,對貝瑟芬妮綻出淡淡的微笑,輕聲傳遞著感激之情。

貝瑟芬妮雙眼一動不動地望著卡蕾忒,看到她那笑容明顯是從自己的兩腮間生擠出來的,簡直與最難看的苦笑相差無幾。

突然貝瑟芬妮展臂緊緊摟住了卡蕾忒,隨即“哇”地,自己先張開嘴哭出了聲。

“傻瓜……卡蕾忒……嗚嗚……你就是個女孩子……嗚嗚……沒事……逞什么強嘛……嗚嗚……”

身為眾神之神宙斯與大地女神迪梅爾的女兒,貝瑟芬妮天生是個不折不扣的樂天派,性格嘻嘻哈哈、大大咧咧。

即使有過被冥王強行搶入冥府納娶為妻的經歷,倒也得他的寵愛,從沒受過任何委屈。她過著快樂玩耍的日子,從神代一直到現代,還沒被什么事情惹得如此痛哭失聲過。

哈迪斯站在一旁看看正在抽泣的冥后,又看看面色漸漸轉得麻木的卡蕾忒。耳濡目染此情此景,那張冷鐵依舊的稚幼面孔下似有無數暗流正在湍涌著。

嘴巴干張了一會兒工夫,他壓抑著聲音慢慢說道:

“卡蕾忒使者,此事關系重大,你可

回去思慮幾日再做決定。若要換得斷念魔壺,務必交出你的性命,與我訂立生死契約……”

“王!我求你別再說了!”貝瑟芬妮哭著嚷了起來:

“別再給卡蕾忒施加壓力!你可曾想過她的感受?她是個好女孩,善良的女孩,從來沒有傷害過誰!不該由她承擔一切啊!”

哈迪斯長長吐了口氣,悶鈍的氣息到了結尾處更像是一絲無奈的感嘆。

卡蕾忒已從貝瑟芬妮同情的懷抱中脫身,窄窄歪歪站起來,她將色澤晦暗的目光垂向矮小的哈迪斯,語音顫顫,縹緲如煙:

“冥王,請給我時間安排一下。幾天后,我會再回到這里,以自己的性命……換你的斷念魔壺。”

“好,沒問題!我馬上吩咐冥府奉出至寶,在此恭候使者!”

冥王直直盯著她,語氣決絕,兩對眼神在交流中已締結了約定。

卡蕾忒機械地轉了身,步履蹣跚地向著門口的方向走過去,沒有道謝也沒有告別。

受冥王召見,本來滿懷希望趕來西崖公寓,卻不想這一見面竟使自己被判了死刑。即使自己的內心世界再強大,這種迅雷不及掩耳的變故對她來講都會是難以承受的打擊!

之前有很多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卡蕾忒已經不再對它心懷畏懼。只是想到自己就快死了,她感到自己還有很多事想要做,還有太多人想要見……

德莫斯,就是她最最想要見見的人——

“卡蕾忒?卡蕾忒……”

哭得滿臉是淚的貝瑟芬妮有些不知所措,只知道在卡蕾忒身后一個勁叫著她的名字。

卡蕾忒頹著脊背一路蹭到門口,呆滯的面容上無悲無喜,無笑也無淚。兀然腳底一軟,她的身子歪向了旁邊。

“卡蕾忒!”

貝瑟芬妮尖叫了一嗓子,正準備跑去扶住她,只見她單手撐著墻自行挺身而起,接著使勁推開門走入庭院。

目送卡蕾忒被老女仆送出公寓的大門后,淚光稀疏的貝瑟芬妮跪倒在客廳的地板上,繼續泣不成聲。

“嗚嗚……王,你好過分……為什么……偏要卡蕾忒來承擔……神祗們犯錯……搞不定……就要一個女孩來承擔……你們太殘忍啦……”

“你以為我想這樣是嗎——”

哭哭啼啼的責怨終于激得哈迪斯滿腔火起,當空一記咆哮戛然結束了冥后的數落。

在貝瑟芬妮神情惶恐的凝望中,哈迪斯“嚯”地背過身去,不愿讓她看到此刻寫在自己臉上的悲愴之色。

他緊攥了五指,一拳結結實實砸在身側的石墻上,卻對那種鉆骨的疼痛無動于衷。

半晌,哈迪斯才以傷感的聲調緩慢傾訴道:

“你以為身為冥王的我想要為難一個纖弱的女子嗎?那樣做我真的很開心嗎?可是不那樣還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寶石的封印說什么都不能開啟,為了眼前的世界,為了徹底鎖死雅典娜寶石,我哈迪斯……情愿充當一個惡人!”

貝瑟芬妮含淚看著冥王已無話可說,幽幽低下頭,兩眸里納滿的透明水滴盡情拋向了地板。

“我們……為什么要轉生?……到底為什么……要再次轉生……”

她極小聲地念叨著,像是在問冥王,又像是在自問。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