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六章 重建神國

希臘,科孚島,西崖公寓——

“什么?……我的……命?”

卡蕾忒瞬間仿佛遭受五雷轟頂一般,身體沉沉地定在哈迪斯側面位置的單人沙發上,星光閃現的眼眸里俱進被愕然與不解填滿。

“冥王……你……莫非……要我死?”

她張大了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哈迪斯,嗓音顫抖著再次向他確認,內心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太過激動而聽錯了他的話。

“沒錯!我確實是要你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交換‘斷念’魔壺的唯一條件!”

哈迪斯語氣十分肯定地回答她,淡然的笑容中精光畢現。

卡蕾忒的心一陣“突突”的亂跳,層層冰冷的虛汗逐漸從額間的肌膚毛孔中滲出來,慢慢打濕了額前的發簾,使其零亂地貼在她的額頭上。

她根本想不到哈迪斯開口閉口間竟能提出如此苛刻不實的條件。

沉默了半分多鐘,哈迪斯盯著卡蕾忒那張被汗水淋得濕漉漉的清麗容顏,冷笑問道:

“怎么?后悔了?”

微微偏一偏頭,他犀利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她的臉上,紋絲不移。

“可……為什么?……你究竟為什么非要我的命不可?”

卡蕾忒又努力壓了壓浮動不定的情緒,好一刻才試探著向冥王發出疑問。

這的確應該,就算死,自己總要死個明白才是啊——

哈迪斯的嘴角向兩邊翹得更為明顯了些,陰陰的笑容轉而變得極為詭異。

“你,對于雅典娜寶石的秘密、以及它和你還有德莫斯之間的關聯,到底知道多少呢?”

寶石……與我和德莫斯的秘密?

卡蕾忒對冥王表情懵懵地搖了搖頭。

先前在黑暗神殿里,別有用心的血之女神卡利曾對她道出她是解除雅典娜寶石封印的關鍵,唯有她對德莫斯最真實的愛才能令封印解除,這個秘密德莫斯也親口承認了。也正是因為暝閣的沖突,使她真正認識到自己與那枚蘊含強大提坦力量的寶石之間擁有那么傳奇的關系。

可現在哈迪斯卻說,與寶石有著關聯的神祗,竟然還有德莫斯!

他口中所說寶石與德莫斯的關聯,到底是不是指“我對他的愛”這個解封的關鍵?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冥王,請你……告訴我全部秘密吧!”

卡蕾忒顧不得獨自沉思,帶著驚惑不止的表情向哈迪斯懇求道,然后認真聽他接著說下去。

果然,哈迪斯并不喜歡浪費時間,見卡蕾忒的五官完全被驚惶與虔誠的神態定格,即刻便展開了陳述:

“神代,命運女神克羅托預知到提坦神族即將滅亡,神族的繁榮會被人類文明所取代,這個新舊交替的時期被她稱為‘諸神的黃昏’。同時, 她也預言提坦神族將于千年之后重生。因此,宙斯命令奧林帕斯眾神在沉眠前夕將自身神力源存于一枚寶石之內。另外,他對人類文明發展的迅猛勢頭早已心懷忌憚,又或者說,他心里對于人類這個種族的誕生實是極其痛恨的。因此本世紀重生后,他決心重建神族的繁榮……”

哈迪斯說到這里又一次故意停頓,兩點緊鎖于卡蕾忒滿副驚容上的澈綠眼眸不禁瞇了幾瞇,笑意依舊陰陰沉沉。

“重建神族的……繁榮……”

蕾忒驚詫卻也緊張非常,口中輕輕叨念著最關鍵那句話。突然,她的脊背竟自躥出一股莫名的涼意。

嗖——

這道冰涼的感覺好像一條身軀濕~軟冰滑的長蛇從她腰椎生出,然后沿著她那直直的脊梁迅速爬上她的兩肩,眨眼之間就繞縛了她的全身使她的肢體再難展動分毫。

似乎是受到哈迪斯那句話的指引,這時的卡蕾忒遙遙想到了太陽神的大祭司柏修。

卡蕾忒…我們,為什么會順應宙斯的意志,選擇在這個時刻覺醒——

這句奇怪的問話,便是奧林帕斯神祗們重生后抵達人界那會, 他突然向她提出的疑問。

直到現在,她對當時那種在他臉上呈現的嚴肅且略帶詭異的表情記憶都異為深刻。

難道……哈迪斯的話……正好回應了柏修的提問?重建神族繁榮,才是問題的答案?

不對,聽柏修提問的語氣……分明就是早已知道了答案——

重建提坦神族的繁榮時代,再建神國,這才是我們再次重生、轉世的原因嗎——

卡蕾忒揣思幾度,最終自我破解了疑云。可是,她的內心并沒有因為尋到答案而豁然開朗,反而無端陷入了另一團恐慌當中,心情也因此更顯沉重了。

重建神國,倘若事實果然如此,那就意味著人類現在的世界……

卡蕾忒怔怔坐著,憂憂內心不敢再想下去。

哈迪斯忽而斂起狡猾的笑容,神色愈發嚴肅起來。

已無需再多解釋,他從卡蕾忒臉上瞬移萬變的表情里看出此刻的她完全領悟了他剛才那一整段話的含義。

哈迪斯峻色接應一句:

“沒錯!在當世重新建立神祗的王國,勢必要對人界進行一次徹底的清剿,屆時人類文明將于這次顛覆中蕩然無存!”

身形動動,他改變了姿態,從長沙發上起身,繞開茶桌慢慢踱步到客廳邊側一扇落地大窗前。

透過明凈的窗玻璃放眼遠觀庭院里清新雅綠的景致,他倒背兩手、昂首挺胸的派頭看上去確實富有成年君王的威風。

他接著說道:

“在全神之神宙斯的計劃中,想要成功興族的話恰恰需要借助族中力量僅次于他的戰爭女神雅典娜的力量。為使蒼生免受浩劫之災,奧林帕斯諸神覺醒后,幾位神祗設計將雅典娜的神力源寶石盜走并存于一枚水晶球內悄悄帶離了圣山,準備將其交給一個與圣山隔絕并全無野心的神祗看護。經過一番苦苦爭論與嚴格遴選之后,他們最終選擇了一位神祗,那就是……黑暗之神,德莫斯!”

話到此處哈迪斯猛然扭轉上半身,狠狠盯住身軀已如塑像般變得僵硬的卡蕾忒,閃電目光好似利劍剎那間自她空白的腦中橫貫而過。

兩個神祗就這么緘默地對視著……

時間滴滴答答,分分秒秒地逝去。它在寂靜無聲的空間里,伴隨卡蕾忒不斷滾下額頭的冷汗的腳步,頭也不回地流淌著。

“德莫斯其實是……寶石的守護者?”

卡蕾忒很難評判冥王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她用雙手下力抱住頭,任混漲發痛的它在她潮濕冰寒的雙掌間桀桀晃動。

……可是,為什么……為什么,偏偏會是他……?”

良久,她才停止擺頭否定,大腦逐漸恢復了思考能力,不禁臉

色驚恐卻又痛苦地問起來。

“因為那些神祗清楚,無論結局如何,德莫斯都不會真正得到寶石的力量!”

西崖公寓客廳里,哈迪斯如實回答著卡蕾忒的提問。他一面認真解釋,一面將身體完全轉回來,和她臉對著臉。

“遠古神代,與奧林帕斯結怨并招致貶罰的神祗們曾屢次以結盟的形式進犯圣山,欲報仇雪恥。雖不斷遭受鎮壓但復仇之心依舊未變,就算轉生人界也心懷這樣的惡念。對這樣的神祗自然不能委以看護雅典娜寶石的重任。而德莫斯與眾不同,他因侵犯你而受宙斯重罰,神代被趕入次元棲身后非但不見任何反叛舉動,而且也不和他族神祗聯手威脅圣山,于是,才被看做是守護寶石的最佳選擇!”

為使恐愕無度的卡蕾忒思維跟上自己言談的節奏,哈迪斯話到這里繼續停整一刻。這段時間里,卡蕾忒卻忍不住接著提問:

“可是……可是德莫斯會接受那幾個神祗的請求嗎?他受奧林帕斯神祗排擠,內心早有怨恨,為何還要幫助他們?”

“那是因為,那幾個神祗當時將你作為了守護寶石的交換條件!”

“什么?”

“重生后,那幾位神祗將雅典娜寶石盜出并合力為盛納寶石的水晶球加固,使其表面變得異常勞靠,堅不可摧。為防萬一,其中一名神祗還為那枚水晶球下了道封印,相當于為外殼堅固的保險箱再裝了把鎖。解除封印的秘鑰想必使者你已經知道了,那便是你對德莫斯最真實的愛!之后,他們中的一個攜著水晶球找到德莫斯,請他接受寶石的守護任務。若他接受,不久后便會在雅典見到隨諸神抵達人界的你。作為更殷厚的誘餌,她還將寶石封印的秘密告訴了他,德莫斯如果有能力解除封印的話,更可自取雅典娜寶石,獨占戰爭女神的力量。再后來的事使者你也都知道了,你到人界雅典后所遇之事,全都順著那幾個神祗的設想而發生著。卡蕾忒,無論怎樣,德莫斯他都是為了想要再次見到你,才接受了守護寶石的任務!”

哈迪斯這次解釋的語速盡量放得最為緩慢,為卡蕾忒留出恰當的空隙時間清濾思路。

待他講完,卡蕾忒已將流光閃爍的目光降低,轉而不再注視對面站立著的冥王,而是看向了她與他身體之間的茶桌某一角。

所有驚恐與惶惑的表情逐漸從她清麗可人的面龐上淡退,好像在碧波清池里激蕩著的漣漪層層擴展開又消散而去。

這時,她的五官籠上一派傷彌復雜的神色。

當初我接到趕赴人界為戰爭女神尋找寶石的命令后還在心里慶幸自己的幸運。正為重生后如何找機會與轉世的赫克托相聚發愁,不料這機會就自己送上了門。

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種幸運竟然是一場交易……

我為了赫克托而來,竟命中注定要與德莫斯相遇——

什么是命運,什么又是緣分?冥冥之中,誰主宰,誰又被主宰……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