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斷念魔壺

卡蕾忒被女仆人引領著進入公寓一樓的大客廳,隨后見到了正襟凜坐在寬敞的復古風團花絲絨長沙發上的男童,以及側身端坐在他身畔的那娜,即冥后貝瑟芬妮。

女仆人在茶桌前止步,對兩位主人微微鞠躬示意,隨即全身退了下去。

“卡蕾忒,你來了。”

那娜起身,快步向著她這邊走過來,珠粉紗裙的齊膝荷葉大裙擺伴著步伐發出曳曳的抖動,在夏季的傍晚舞出一抹沁人的清涼。

走到卡蕾忒身前,貝瑟芬妮攜了她的手,關切地擰起眉頭對她說:

“你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不太好……最近怎么樣?”

“謝謝,還可以。”

卡蕾忒感激地朝冥后笑笑,繼而微微移動視線,看向對面長沙發上男童。

“卡蕾忒使者,歡迎光臨寒舍。”

兩對目光承接在一塊的時刻,那個外形只有八、九歲大的男童含笑對卡蕾忒說著,笑容中滿載著他的童真年紀不該具有的狡黠神情,而他全身更流露出成年君王所獨有的威儀與貴氣。

幾秒過后,卡蕾忒開啟干澀的薄唇,直視男童表情鄭重地回應他道:

“承蒙接見,冥王……哈迪斯!”

“你太客氣了,坐吧!”

西崖公寓客廳里,男童形象的冥王哈迪斯淺然笑著對卡蕾忒說,又隨意地歪歪頭,意思是要她過來坐到旁側的客位單人沙發。

卡蕾忒淡定地走過去,落了坐。這時候,先前為她引路的女仆人又折回客廳中,為三位神祗奉上茶點。

這所公寓本是冥王那身為政界官員的人類父親在科孚島買下的私人房產。不為旅游季出租賺錢,只為工作閑暇到島上度假,或釣魚或欣賞日出日落時放松休閑所用。

平日,這里只留幾名男女家仆駐守。當然這些仆人當中也混有從神代起就服侍冥王冥后、如今再次轉生的神的侍者,例如那位殷勤的老女仆。

主人不在的日子里,這所公寓的眾仆人除了要進行每日的環境清潔,維護和保養電力、天然氣、其他生活硬件設施外便自娛自樂。

每個月他們都能按時拿到工作報酬,工資一分不少外,逢節慶日還有紅包和不定期獎賞,因此生活也是安逸滿足。

客廳里,貝瑟芬妮獨自立在茶桌邊不言不語,沉默的樣子完全和昔日那個爽朗活潑、愛說愛鬧的紅發美少女判若兩人。

此刻的她正將一對如水明眸對準卡蕾忒,清皙的面容暗暗影射出憂心忡忡的神色。

大漠聯手對抗妖后海倫后一別已半年有余,時過境遷,如今的卡蕾忒已不是當初那個身著短衣熱褲、于飛雪熱浪之中手持揮瀾神杖叱咤的英勇女孩。

眼中,她一襲夏款七分袖白色香風系的套裙,上衣前襟和兜口處綴的珠鉆爍爍其花,美不勝收。袖口配和下裝短裙的裙擺,俱是滾著茂密的短流蘇,樣子新穎別致。

她落落大方地坐在冥王的旁側,隨手將掌中的玫色鱷紋漆皮手包放在茶桌的一角。

無論武裝還是紅裝,她都是那么獨具美感,無論各種裝扮都更不會對她骨子里帶出的剛強勁頭有一絲一毫的減損。

這么優雅端莊的淑女,難怪黑暗之神都對她情有獨鐘……可是,當初的她對荷西大哥的感情

,也是固若磐石的啊——

貝瑟芬妮的記憶再次跳回了曾經的撒哈拉沙漠。清晰的畫面里,那個性堅強的女孩正揮著手中的神杖,為了想要保護的愛人而拼力苦戰。風中,她的一頭金發盈盈飄舞著,迎著她那毅然決然的神色。

那時候,那個人類青年荷西才是她想要留住自己性命的理由,是她渴望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貝瑟芬妮?……貝瑟芬妮!”

哈迪斯口氣威凜的呼喚聲終于令正沉陷在追憶往事的冥后猛然驚醒。

“啊!王……”

她將目光投向長沙發正中位置的男童,表情中顯出幾分恐慌之意。

“和卡蕾忒使者見過后你可以回你的房間了,我不希望你留在這里,在一會的交談中又插手干擾到她的思路。”

“可是……王……”

“回房去!”哈迪斯不等她說完便臉色一陰厲聲命令道。

貝瑟芬妮眼眶有些微紅,看著哈迪斯顫抖兩下櫻桃小口,最終跺腳飛奔而去。

不一會兒,從樓上的某處傳來了“咣當”的劇烈摔門聲,貝瑟芬妮已經進了房間,那響動自然是她賭氣使勁閉緊房門的聲音。

卡蕾忒奇怪地望著貝瑟芬妮丟下她自己跑了,接著又將疑惑的表情轉向了哈迪斯。

她很納悶。

看剛才的情形,這對神祗夫妻分明是在鬧別扭,而且不知何故,冥王竟當著客人的面讓自己的妻子下不來臺。

難道世間有關冥王極疼老婆的傳言都是假的?

因為和冥王不算太有交情,于他人界的府上又屬初來乍到,卡蕾忒對他的家事也不好過問。

她的尷尬表情引來了哈迪斯的注意,他抿嘴一笑:

“見笑了,使者。貝瑟芬妮的脾氣還是和神代那會一樣,比較任性。”

“哪里!能夠如愿見到你還要多謝她的幫忙,是我的事麻煩到你們兩位了。”

“你謝她?謝她什么?說實話她的本意并不想你我見面。如果不是她,你也許會在更早的時候見到我。”

“……?”

卡蕾忒聽得一頭霧水,哈迪斯的意思,分明是說貝瑟芬妮根本不愿意讓他與自己會面。

想來丑陋的性緋聞曝光后,自己首次向貝瑟芬妮請求冥王的支援后確實等了很多天都未得她的回復,原來是她誠心不愿幫自己的忙。

“貝瑟芬妮……為何要那么做?”

聯想冥后先前曾經熱心救助自己多次,此時卡蕾忒對哈迪斯的話感到難以置信。

“一會你就能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哈迪斯高高挑起兩個眉梢,雙眼望定卡蕾忒答道。孩童顏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溢出一許精滑之色。

“卡蕾忒使者,我明白你來找我是為何事。”

卡蕾忒聞言眼睛一亮,高高懸起的心終于落回了原位。

她相信哈迪斯所言不虛,他之所以身在暗處卻對天下事掌握俱悉的原因,便是擁有地獄犬葛貝洛斯。

它是一只有著三顆頭、狗的外形以及龍的尾巴的巨型怪物。神代~開始他就負責守衛地獄大門,阻止活人誤入冥界,也防止冥府的亡靈前往人間。

此外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職能,便是用它那與

眾不同的六只耳朵“聽世”!

在葛貝洛斯身上,三個狗頭分別代表宇宙的過去、現在、未來,而長在每個頭上的那對耳朵就用來聆聽相應時期之事。

當它感覺疲倦的時候,它會讓自己的三顆頭交替休息,選擇它們中的一個或者兩個進入睡眠,而至少保持有一個頭是清醒的狀態。

終年,它都以這種方法毫不懈怠地堅守冥府的大門,且將天下之事無一遺漏地盡收耳中,并在冥府之王對某事百悟不得其解的時候以心語傳遞的方式告之他真相。

亞洲的中土神話文明里,人們稱地獄犬葛貝洛斯為“諦聽”,眾多奇幻類型的作品里都引用

了它的形象。

卡蕾忒慶幸此番自己與冥王的面談還算順利。哈迪斯在言談方面既沒繞彎子,又沒對她顯露他那傲慢矯情的性子。

也許,哈迪斯本身對海王私自侵占人類肉體寄靈重生的事也是心存忌諱的吧——

想到這里,卡蕾忒也坦誠直言:

“既然如此,煩請冥王給予我引領邪神之靈、解救無辜人類的方法。”

哈迪斯直視卡蕾忒,兩道瞳光銳利如電,全部無遮無攔地凝聚在她神色切盼的整張臉上。良久,他正色開口:

“海王波賽頓今世被你與黑暗之神聯手消減,肉身既滅但怨念未除,元神借人類男子荷西的身體實現重生,其卑劣行徑于提坦神族的戒律中已構成重罪,依冥府對亡靈的約管條例而言也不可輕饒。自古對待這些不肯遵從天命的靈魂,冥府有一道法器可以將其鎮壓,那便是被稱為‘斷念’的魔壺!”

“斷念……魔壺?”

卡蕾忒喃喃重復起這個名字,她早已聽冥王的闡述聽得出了神,不知不覺瞪大蔚明的雙眼。

“‘斷念’魔壺是冥界至寶,專收陽壽已盡卻因心存執念不肯入冥府或輪回之道的惡魂,對神祗的元靈也不例外。因此,才被稱之為‘斷念’。如若你想將海王的邪靈從那人類男子的身體里引出還不會傷及到那男人性命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到魔壺。”

“好!那么請你借我魔壺一用吧——”

哈迪斯話音剛落卡蕾忒就激動地喊起來,穩坐著的身子已經離開沙發跳得老高,樣子極其迫不及待。

終于找到可以消滅海王邪靈的方法了,機會不容錯過。只要得到魔壺,她所受的全部污蔑與委屈就可昭雪,所有遭到海王迫害的神祗、人類,包括她自身都會得到救贖——

哈迪斯定身一笑:

“別急,相信你知道冥府的規矩,我哈迪斯的東西可沒有白白借去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卡蕾忒因為太過興奮顯得有些語無倫次,可馬上她又意識到自己在冥王面前的失態。臉略略一紅,她重新坐回沙發,調整呼吸和情緒后,嚴肅道:

“無論以什么條件作交換我都答應你!只求你借我斷念魔壺!!”

“哦?是嗎?真的什么條件都答應我嗎?”

兩點精光從哈迪斯幽綠的眸底滑過,他全身安坐在長沙發的正中位置一動未動。孩童般的臉上,那絲狡猾的笑意更為陰濃了一重。

“如果是……你的命呢?”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